一部还没结束的连载小说的主人公 ---保罗.马尔蒂尼
苏轼在《江城子》里是这样写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刘德华的十年则是彷佛无时不见面,今天你人儿但不见,记忆仍是暖,记忆仍是和暖……

十年既然如此,那二十年呢?甚至是四十年呢?

在时光面前,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但是在足球里,时光却是脆弱的。时光机倒转到二十年前的某个下午。曾经的米兰功臣利德霍尔姆派上了一个一头短发,稚气未脱的阳光男孩上场。

无论是谁,利德霍尔姆的继任者无疑是幸福的。利德霍尔姆给他的接任者留下了很多宝贵的财富。攻防框架,简洁明快的风格,加利、马塞罗、埃瓦尼等猛将,还有就是里程碑的小马尔蒂尼,虽然那个赛季他只有1次的出场记录。那年,小马尔蒂尼只有16岁。那时的米兰,在无边的黑暗尽头,还时不时的让人嗅到往日的腐糜。不过,腐糜之后折射着小马的青春和阳光。

那年,小马尔蒂尼登上了欧洲,不过只是去踢了联盟杯。20年,小马尔蒂尼经历了法里纳时代。在那个时代,黑暗和联盟杯这样的词语总是在和米兰这个伟大的词眼徘徊。他17岁,徘徊于主力替补之间,冷漠的眼神,温情的自残和洛可可主义残酷的吻。那是法里尼时代的最后时刻,人们还清晰地记得,是这个阳光男孩带来的曙光,像给昏暗房间点燃束烟花,瞬间使生命绚丽起来,但曙光的突然消逝却是割腕的疼痛无法比拟的。20年,小马尔蒂尼感受了贝鲁斯科尼王朝。这个时代,在绿荫场上,米兰和小马尔蒂尼就是火山,活力、唱歌、跳舞、欢笑、射门是我们的关键词,也是我们尽情挥洒和宣泄。这个时代,我们冠军,我们一次次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

20年,小马尔蒂尼的身边从原来的巴雷西、毛罗塔索蒂到帕努齐、非利普加利、德塞利;由雷齐格、博加德再到萨拉、恩戈蒂;又罗克儒尼奥尔、西米奇到现在的卡福、内斯塔、斯塔姆,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他永远都是圣西罗上空的天使,米兰永远的王子。

20年,米兰悲欢离合,有喜有忧。萨基和卡佩罗的10年,米兰王朝无坚不摧,攻无不克……小马尔蒂尼是开创王朝南征北战的王子,他防守的左路,让多少右边锋一愁莫展,他助攻以后,多少右边卫为之鬼哭狼嚎;再10年,米兰王朝重建的10年,小马尔蒂尼则是骑士,是米兰王朝的国王,他已经移至中路,多少青年才俊或者老辣的前锋在他面前屡屡折戟沉砂。小马尔蒂尼既是昔日米兰王朝的王子,昔日王朝的见证者,他又是今日米兰王朝的国王,今日王朝的开拓者。

20年,在红尘中爱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执子之手是一种境界,相濡以沫是一种境界,生死相许也是一种境界,谁能肯定地说哪种最更高呢?致死不愈的忠诚总让一些东西变得更加传奇。如潮来潮去的物质世界,周而复始的轮回实在是太多。就像若干一单又一单的天价转会,但是这个都与小马尔蒂尼无关。不是小马尔蒂尼的才能不济,而是都知道,打听小马尔蒂尼是一场枉然,忠诚让他选择持续,任何转会对他来说,都是枉然,因为,小马尔蒂尼是欧洲传奇中最后的忠诚。正是这股忠诚,让他遭受了无尽的唾骂。都说小马尔蒂尼水平不行,连安真换都防不住,但是,没人会想起他对意大利国家队的蓝色球衣的忠诚,所以带伤上场。没人记得帕努齐的解围失误,没人记得居然带着老婆布拉西去参加大赛的拖地,还假摔。为了忠诚,小马尔蒂尼带伤上阵还默默的抗着许多骂声。不过这又能咋样呢?他叫Maldini,第一个字是M,milan,最后一个字是I,italy!小马尔蒂尼永远的忠诚对象。

20年了,36岁了,小马尔蒂尼一切都有了,终身成就奖他也拿了。他还需要什么呢?有人说是世界杯,有人说是欧洲金球。事实上,小马尔蒂尼没有一个需要实现的梦想,原因很简单,因为小马尔蒂尼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他自己的梦想,他依然想赢得一切,他依然想在圣西罗大声的庆祝。

20年。人都道韶华易逝,逝去如水不复返。但是……2003年,老马尔蒂尼和小马尔蒂尼一起带着冠军杯,代表AC米兰去了意大利米兰市的市政厅,接受了市长阿尔贝蒂尼颁发的勋章。现在的老马尔蒂尼依然矍铄的四处寻找着新的天才,小马尔蒂尼则还是靠着自己出色的才能,刷新一个又一个的记录,扮演着米兰卫士的角色,小小马尔蒂尼正茁壮成长,他的明天依旧属于光辉的米兰,谁说不是呢?

我的故事讲完了,但是光辉的小说正在继续谱写着,小说的主人公(I),米兰(M)和意大利(I)的忠诚(L)的全能(A)的后卫(D),正刷新着一项项的新记录(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