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在真实的夹缝中杜撰历史----读<旧时杜鹃>有感!

受人之托,乃有此文,亦自悟也!----太史政


战争的残酷自不多说,能在战争中体味出常人体味不出的忧患,对于一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来说,尤其难得。

林用昭经常回味过去,与政不谋而和。在回忆往事时,自然是因为现实的不如意。倭难当头,国共依然如故的相抗萧墙之内,甚而一党之内,军队与军统之间左右互搏。而自己不过是“上峰”的争权道具,不时来个升迁,亦或增把军刀。尚且只有放任自由,孤军奋战于新四军之内的份,可谓辛苦。

高楼危不可攀,周子昆可谓无辜;选择左,还是选择右,这的确是个问题,这也并非是个大问题。战争的残酷,看来甚至是儿戏。

尘世固然可憎,匹夫又能何为?家国遭难,自然愤而起义,故江浙土匪亦可为用。天目山深,不及仇恨;龙井茶淡,无论生命?

一幕幕往事,过去了便是历史。一各个历史事件,过去了依旧是历史。所以,每做一件事,每说一句话,甚或每写一个字,等做完了、说完了、写完了,便是历史。所以,你干了愚蠢的事,造成后果了,那也便是历史;所以,你再想收回说过的话,重干做错的事,已然不能。既然不能,便只有时时回忆,时时叹息,时时感伤。

当一切已成过往,战争的残酷何在?当一切已成历史,国共的矛盾何用?惟有山水不变,惟有家国不变,惟有生命繁衍,所以王毓华与林用昭之结合亦算大功。

 

我不想用如何华丽的语言给此文品论,因为没有那文笔;我也不想用如何赞赏的语气给此文表扬,因为以前几乎没怎么看过此类把历史上的战争写的如此真实的小说。

文字内外,始终有着一种欲贯穿全局的氛围,所谓伏笔。

战斗场面激烈,描写地真实却又不累赘,所谓简洁。

林用昭并非一般人们头脑中的军人,所谓另类。

自认为此小说无论从取材还是描写都与燕垒生的《天行健》相去无二。又特别是主人公林用昭,与《天》中楚休红十分相似。都是在军队的中层职务中默默地坚持着自己的理念,都喜欢回忆往事,都对政治无甚好感。

所不同的,《天》似乎恢弘之中压抑;《旧时杜鹃》写的是真实的夹缝中杜撰的历史,自然已经看透一切。(2005112日晚上2158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