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江湖之<<琴的故事>>


得,得得
一骑在官道上急弛,驿使不停扬鞭策马,尘土飞扬卷起,已近天极府界了。
蓦地,一声嘶吼,马失前踢,斜斜倒下。那驿使翻身跃起,在空中一个转折,人已轻巧落地。驿马本是百里挑一的名驹,千百里路跑下来也不曾有闪失,如今失踢显是有人暗袭。那驿使也颇有功夫,人未落地已是操刀在手。那驿使刚站稳,青影一闪,有两柄剑已前后刺到。偷袭者竟似已计算好,绊马,出剑一气呵成。驿使举刀格开前面那剑,身子斜里一倒,躲开后面那剑。两青衣偷袭者不料驿使有如此应变,相视一顾,腾身便上,驿使倒在地上应战终不似站着灵便,数招之下,已露败象。两青衣汉子倒也不痛下杀手,只是一味缠斗。驿使见势不利,格开几剑,停刀猛然道:“住手!”一青衣汉子却不停手,一指疾点驿使檀中穴,驿使顿时委顿在地,单刀脱手。但口中能言,道:“你们要的是什么?。”另一青衣汉子,在他怀中一探,一物在手,便相视一笑。
汉子展开手中之管状物,拍开火漆,露出一黄绢。抖开黄绢,上面写道:“龙月前,殿试一甲第三名。”两人呆了半晌,惨然道:“龙月前果然中了!”两人跃上驿马,绝尘而去。驿使在地也自奇怪,心道:“我这样报功名也是头一遭。龙月前中了又怎地呢?”心惊之下兀自对两青衣汉子骂口不绝。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
天极府是中州大省,物阜民丰,商贾云集。府尹李志更是治理奇才,十年前自他上任后便惩贪除弊,奖善扶良,百姓安居乐业,一片繁荣盛景。李志也由四品府尹升到了正二品。
*
这一日闲暇,李府尹正和夫人在后堂听养女抚琴唱词。小阕自幼失亲,是李府尹上任天极途中,适逢山西大旱,乡民离家,李府尹见其孤苦,正好膝下无子女,于是就收养了。小阕自小便对音律极有天赋,数年来在宫商名士调教下抚琴之名已声蛮阖州。时有“月词阕曲”之称,那“月词”自说的是天极府龙月前。
*
小阕抚的是一曲《眼儿媚》,当她唱到“嬉戏村姑亦娇憨,着意碍马首,云鬓粘草,素面沾泥,流转明眸。”时,府尹抚掌对夫人笑道:“你看月前为阕儿写的,好!”夫人亦笑道:“阕儿,这是你和月前去乡下所见么?”小阕晕红了脸不答。他倒不是在想那天和龙月前去乡下游玩情形,而是在想:“月前上京一月不知道怎样了?”龙月前之父菊轩和李志是世交,龙月前和小阕也是自小玩伴,两家也有结秦晋之意。
*
见小阕娇羞,李府尹笑对夫人道:“哪时告老还乡,我们也去郊游一番。”夫人嗔道:“你呀,是舍不得那官位和你那百姓。”府尹见夫人这么说,哈哈大笑。小阕也乐道:“爹娘有此意,小女一定奏曲侍奉。”夫人见说的高兴脱口接着道:“我家的琴才不好呢,啥时候叫月前带他家的‘斑斓’来给小阕一用。”听得夫人说起名琴“斑斓”,府尹脸一沉,低声喝道:“你说什么?”夫人和府尹成婚以来,从没红过脸,那龙李两家和那“斑斓”琴有一段不堪的往事,夫人依稀听说过,现听府尹这么厉声说喝住,夫人情知失言便不再言语。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
小阕听得夫人说“斑斓”两字,心中一惊,再听得那琴是在龙家则更是吃惊不小。三人正各想自己的心事,只听得外面小吏来报:“京城田驿使到。”
*
田驿使给两青衣人点倒之后,动弹不的,好在官道往来人甚众,于是见人便叫,请人扶起,那个青衣汉子点穴手法不重,几时辰后自解,便寻路来到天极府府第。田驿使把前后事情一说,李府尹有喜有惊,喜的是龙月前真中了探花,惊的是那两青衣汉子到底要干什么呢?李府尹用戒尺比画了一下,问田驿使道:“他们出手是这样么?”田驿使心下骇然,想不到天极府尹竟是一等的行家,便道:“回大人,正是这剑招。”李府尹沉吟半晌,自言道:“是山西言家剑法。”
*
数日后,李府尹正看公案,小吏上呈京城快报道:“今科秦状元回省途中,遇刺,重伤。今科顾榜眼回省途中,遇刺,只因榜眼是湖北武林世家出身,只身击退刺客。凶手据榜眼道为山西言家剑。”李府尹吃惊之余,心道:“怎这么巧,都是今科三甲,月前怎没消息,不知怎的了?”于是传令下去,沿官道上京寻龙月前。
*
在李府尹得知京城快报时,龙月前已回到了天极府。
*
龙月前自小洒脱不羁,对功名不甚在意,他上京应试又一目的是各处游玩,殿试完没看结果,便下江南去。是以没有沿官道走。也就躲开了刺客一击。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
回天极府,龙月前没到家,直去了李府小阕那里。李府家人一见龙月前,对探花郎恭喜不迭,去回报主人。
*
小阕一见龙月前,急问:“大哥,你家有琴名‘斑斓’么?”龙月前只是奇怪,心想小阕怎不问我去京的情形呢?便随口道:“是啊,你看我在江南给你买的饰物。”说着便把一珠花掏出来,比着小阕的发鬟,自赞道:“好看!”
*
小阕身子一斜避开,红了脸,追问道:“你以前怎不和我说那琴呢?”龙月前笑道:“我家可不止这琴好,还有其他好东西,我也要一一向你说?你是怎么啦,老是问那琴?”小阕嗔道:“不和你玩笑,你先说说那琴吧。”
*
龙月前听得小阕这么一说,想起了那称做“斑斓”的琴,心里也有些奇怪,道:“是啊,我父亲不知道怎的,把那琴放在琴房,我家可没人会抚琴,父亲教我诗文,他自己却从不倚声填词。你要看那琴么?你什么时候去我家弹给我听?”
*
听龙月前这么一说,小阕眉宇间微露忧色。龙月前见状,对小阕说道:“妹子,你今天不舒服么?”小阕微笑道:“没什么,这珠花真好看。”龙月前摆弄着珠花,笑道:“花那有你好看。”小阕见龙月前心里惦记她,满心喜欢。伸手拉着龙月前,道:“大哥!”俩人相视而笑,心意相通。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
过了几天,龙府开席宴宾。龙菊轩自儿子中了探花后,亲朋友邻恭贺络绎不绝,心里很是高兴。这天更是里外招呼。听得家人高呼:“李府尹到!”赶忙下阶迎接。龙李两家本是世交,兼之龙月前现在高中探花,李府尹便有意提起两家的婚事,是以说好趁这时节定下吉日。
*
趁着李府尹龙菊轩和众宾客说话时,龙月前拉着小阕来到后院。因那天小阕和龙月前提起“斑斓”琴的事,龙月前记在心里,他和小阕一说,小阕也有看琴之意就欣然前往。
*
来到琴室,龙月前揭开覆盖的锦帕。好一支古琴!那琴身褐沉高古,殷红渗入肌理,琴头两篆字“斑斓”,琴弦非金非铁。龙月前指着琴对小阕说:“就是这了。”小阕眼眶微红,沉吟不语。龙月前到也不留意,说道:“你试试吧。”
*
小阕端坐琴旁,“仙翁,仙翁。”调好音界。龙月前粗通音律,初只听小阕的琴声温柔委婉,后显曲折凄清,再到后来竟变凄厉,直如子规啼夜月,又似悲鸟号枯木,闻者惊心,听者掉泪。小阕在“斑斓”上居然奏出如此声音!龙月前本就是豁达之人听了到也不觉什么,不过他注意到小阕神色有异,怕生心魔,惊喝道:“妹子,怎作‘断肠声’曲?你不会有事吧?”小阕抬头,已是泪痕莹莹。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
小阕正欲答话,忽听前堂喧哗声大作,似有惊人变故。小阕心头一震,龙月前道:“我们出去看看。”话没说完,一人抢入琴室,寒光一闪,竟是一柄利剑直指龙月前。
*
刺客一招“白虹经天”闪电般的击出,龙月前不加思索,抓起桌上的“斑斓”琴来格挡,不料那剑直洞穿琴身,去势不缓。旁边小阕侧身将龙月前一推,如此一来,她自身却是迎上了剑头。刺客大惊,“啊!”了一声,这一来,龙月前和小阕已看清来人。一个叫道“哥哥”,一个叫道“程小闲”。
*
程小闲见伤了小阕,拔剑在手,小阕倒在龙月前怀内,鲜血洒上了“斑斓”,血遇琴即入,更见殷红,这难道是一口魔琴!程小闲提剑再刺,忽觉身后剑风凌厉,便反手一剑,回首应战。龙月前看清来人正是李府尹,心下一宽,再看小阕,已是伤入心口。
*
原来程小闲是与龙月前同科举子,他是山西人氏,生性聪明但从小家遇变故,幼时寄居他人家,故而行事很是偏激,这次未能名忝三甲,更是心生愤恨,胸怀怨气,便想到如能除去今科前几名,那落第后的他岂不是能补缺么?情急之下他也不管是上策下策了。所以在发榜之前四处劫杀三甲,程小闲自以为以他的武功杀几个文人自是手到擒来,那知伤了秦状元后却遇上极厉害的顾榜眼,而那天在追寻龙月前到李府时,意外地发现小阕是他失散的妹妹,是以那天没有下手,后来兄妹相认,才知道和他家遭受变故有关的名琴“斑斓”在龙家,程小闲这次上京也查出了父亲的死因与“斑斓”有关。小阕知道哥哥此行的目的,出言想劝,但程小闲自是不听。小阕知道要生事变,故一直忧心憧憧。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
程小闲先伤了龙菊轩,再来后院刺杀龙月前,那知道刺伤自己妹妹,心里悲痛。见后院围捕之人渐多,对手武功更胜自己,他一记“三手连环”直击李府尹,想逼开对手,夺路而逃。李府尹几招下来,已知对手武功略逊,那里肯休,提剑迎上。李府尹避开来剑,手中更是不饶,剑势凌厉,缠得程小闲竟无脱身之计。
*
程小闲见势不妙,长叹一声,举剑竟朝自己刺下。此时龙菊轩也已赶到,大喝:“不可!”李府尹见程小闲要自戕,长剑刺向程小闲手腕,电光火石间,程小闲手腕吃痛,力已不及,只在脖子划开一道血口,并没深入。李府尹随即一指点去,程小闲顿时倒地。
*
龙菊轩扶伤对李府尹道:“你看他象谁?”李府尹这才注意到程小闲的面容,惊道:“你是程子清的孩子。”程小闲倒在地上,傲然道:“我就是!”这时小阕已悠悠醒转,叫道:“哥哥!”,龙月前看着眼前变化情形,心里大讶。
*
龙菊轩和李志十余年前同赴京城赶考,去京途中结识了举子程子清。三人言谈之下甚是投机,交谈之下知道三人中只有李志尚未娶亲,龙有一子,程有一子一女。程子清是山西乐师,龙菊轩却是填词好手,程龙两人更是惺惺相惜,一路上词曲和协。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不几日到京,离赶考还有些日子。他们三人择店住下,苦读诗书。一日,龙菊轩那着一包东西兴匆匆赶来,对两人道:“兄弟,我在韵致堂买了口好琴。”那琴正是“斑斓”。李志对此道不通,看了之后不以为意。程子清看了那琴,竟是如遇故知,调弹之下,却只奏那凄凉之声。
*
程子清自见了“斑斓”之后,竟忘日抚琴,龙菊轩听得那琴音有异,也劝程子清。但程竟是不听,程子清一心要学那子期,伯牙的韵事,说什么要写一曲他的“高山流水”。要龙菊轩为他填词,龙菊轩见他如此,知道已生心魔,暗自摇头。那里知道,就在大试前三天晚上,程子清因曲子未成,心中憾恨,心力憔悴,竟呕血琴上。龙,李两人急送救治,奈医生道已是膏肓,当夜身亡。缘于此事,龙菊轩自知因己而起,也就无心功名。殿试下来只有李志入第。
*
龙李两人回省时去过山西程家,但山西大旱,程子清妻儿已离家去京城寻夫,得知程子清遇琴而死,伤心之余就回了娘家言府。两人遍寻未遇,失意而归。龙菊轩回家后也无心词曲,将琴供在琴室,以作留念,自己一心教子。李志却当了天极府尹。
*
龙菊轩忍痛对李府尹说道:“李府尹,你放过程小闲吧。”李府尹正色道:“他杀人伤人,若不羁囚,天下怎服,虽是故人之子,也只能如此。”李府尹因心痛小阕,恼那程小闲无道,竟然不让一毫。龙菊轩叹息摇头,心里极是黯然。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
小阕紧握龙月前手,对程小闲轻声道:“哥哥,你不要再错了。”便再无言语。程小闲跪坐地上,思想前因后果,已是泪流满面。
*
数月后,龙月前在小阕坟前将那“斑斓”焚了,呆立半晌。心中猛然想起了“诗经”中两句: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以前仿金庸先生的风格写就,只是长了些,各位有兴致阅尽,在下便感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