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冰是睡着的水(续铁血没上的)

cruise.f 收藏 45 2019
导读:[转帖]冰是睡着的水(续铁血没上的)

王斌心里不是很舒服,想着什么事情在走神。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出来,难道是没倒过来时差?快到加油站有个热狗店,徐公道摸摸肚子:"在客人家吃饭永远也吃不饱,我去买个热狗吃--你要不要?"王斌摇摇头神色有点紧张,徐公道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别瞎紧张,没事习惯了就好。我去了。"王斌停下车,徐公道下车走进热狗店。王斌继续开车拐进前面的加油站,排在队伍后面等待加油。

山坡上,上官晴的右眼贴着狙击镜在逐个辨认着。车流很缓慢,她可以清晰辨认不怕错过。没有发现啸狼的踪迹,她清楚记着时间段,应该是大致没错,战略狙击需要的就是耐心,再耐心……她慢慢移动着步枪,从每一辆车前面滑过。她的枪随便地滑过一个戴墨镜的脸,突然她停住了。枪口迅速滑回去,是一个戴墨镜穿着黑色西服白色衬衣没打领带的年轻人,在车里默默地等待着,不时地跟着挪一下。

上官晴的呼吸几乎都停止了--没有语言可以表达她现在的感觉,只能说是在一瞬间呆滞了。

王斌把车停好,打开车门下车接着打开油箱盖。他跟工人说几句,工人拿着油泵开始加油。王斌站在车边,摘下墨镜看着阳光想着什么。他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仿佛这个地方他以前来过似的,可是他真的没有来过啊?到底怎么回事呢?

上官晴看着他摘下墨镜,刻度下面他年轻的脸轮廓分明,眼神忧郁。风呼地从她眼前吹过,带走一滴无声落下的眼泪。她的嘴唇轻启,擦去被风吹出的眼泪重新贴在狙击镜上。

王斌的视线随便扫过周围,没发现什么异常。他重新戴上墨镜,掏出钱给工人准备重新上车。风吹过来,一滴水珠落在他的脸颊上。他诧异地摸摸脸上的湿润,看向风吹来的方向。一片山坡,杂草和树林,什么都没有。

徐公道拿着两个热狗从后面走过来,一个戴着棒球帽卖报的男孩蹬着自行车过来跟在他身边叫卖着。徐公道在加油站外面停下了,伸手掏零钱招呼他过来买报。男孩蹬着自行车过来下车,拿出一份报纸。徐公道递钱给他--

棒球帽遮住了孩子的脸,上官晴在他们"接头"的一瞬间冷峻开枪了。

噗!一颗弹头旋转着钻出消音器,在空中径直飞向那个男孩的胸膛。徐公道惊讶地看着那个男孩猝然仰面栽倒,棒球帽飞出去一头金发甩出来咣当连车带人倒在地上。血就从胸膛流出来,男孩睁着蓝色的眼睛似乎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斌在那一瞬间已经反应过来,用英语高喊着:"全部卧倒!"他冲过去用身体盖住徐公道按在地下,伸手试试男孩的脖子动脉:"我们走!"他拉着徐公道低姿跑向自己的车。

上官晴的眼睛还贴着瞄准镜--天啊!这个孩子会是"故人"?!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