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凭什么读研究生



       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授、著名导演郑洞天日前接受采访时透露,当年以优异成绩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的赵薇近日已顺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研究生班,即将重返母校,成为导演专业的研究生班学员。
明星读研似乎已称不上什么新闻了。黄磊1994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同年考取该校第一批表演系研究生班。冯巩2001年成为我国第一位拥有硕士学位的相声演员。郁钧剑200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艺术学系文化艺术管理专业研究生课程进修班。至于体育名人在退役之后直接读研的就更多,前不久刘翔就闹个读研的大新闻。

不过时代不同了,当年彭丽媛以歌唱演员的身份考取全国第一个音乐硕士,曾经引起多少人的羡慕和钦佩。而2000年巩俐被北京大学研究生自修班破格录取,选修社会学专业,一度成为当年年底最热门的娱乐新闻。公众的态度,在少许的艳羡之外,更多的是贬斥和鄙夷。究其根源,大概并不在于巩俐读研本身,而在于那个破格二字----明星就可以如此破格?他们本已得到太多太多!而在现有的研究生招生体制内,绝少有人可以通过自己的特长和过硬的本事获得这种待遇。当年毫无名气的钱钟书在数学零分的情况下仍然被清华予以录取,凭的是过硬的古文功底和文学修养,而现在获得这种殊遇的则多为文体明星。人们对文体名人的心理,更多的猎奇式的关注,而缺少钦服式的崇敬。对他们的这种“破格”,则往往会招致公众的贬斥。

即如赵薇这次读研,就没有透露出具体的录取方式,电影学院可能有与众不同的招生体制,但是对明星与普通人的区别对待还是容易招致非议。据透露,赵薇报考的导演研究生班,介于研究生进修班与全日制研究生之间。这就意味着赵薇并不必一直待在学校里死读书,而完全可能不影响她的拍戏事业,这样的半工半读与时下官员们花钱买来的高学历到底有何不同,还真看不出来。

国家的研究生招考应该是一项非常严肃的工作,近几年来的考研热而导致的考研大军,使研究生考试甚至成为比高考更难过的关口,多少人为考研白头啊。而当这些人正用十倍于他人的努力浇铸自己的考研梦时,明星们却可以轻松的在赚钱的同时即获得同一资格,这实质上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形势下对资源配置的另类不公,归根结底还是出自根深蒂固的特权思想。你可以说明星们达到了你们的招生标准,但是连日本军旗也分不清的素质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未来硕士水平?蒙谁呀!

据说北大校长许智宏日前提出建议,要改变现在的研究生招生模式,高校有更多的自主权。如果真的能够实现,那也不失为一个对莘莘学子相对公平的办法,尽管高校自主招生可能会有更多的黑幕。但是,在拥有某种研究能力或特长的普通人得不到这种破格待遇的时候,明星们凭借名气就能获得殊遇显然是最大的不公平。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种竞争经济,同时也是规则经济,因此,它要求社会成员普遍以公民资格和身份参与市场竞争和利益分配,这就排除了血缘伦理和等级身份,形成了权利义务与利益的有机联结。这样,市场经济通行的公平与效率、竞争与合作、自由与平等及公共精神等新型经济伦理,以及体现资源优化配置、权利义务广泛性、一致性和平等性的各项市场经济规则制度,都需要公民从个人与国家、自我与社会的关系中予以内化和认同,进而认清自己在社会中的地位、使命和责任。只有这些价值取向通过公民意识获得了充分的意识形态性,才能为市场经济提供必要的文化价值观念基础。

但是,如明星入学一类的“殊遇事件”,实际如同官员腐败、行业垄断的不正之风、先富者的倒行逆施一样影响着公众的这种内化和认同,一个似乎是不知不觉中形成的不良风气:包二奶,甚至是官员包二奶,都似乎已不再是丑闻和丢脸事,而正成为有本事和有面子的证明,就是这种影响下的产物,长期这样下去,我们的社会将走向何种地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