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我是佛前另一只鱼

好久没来了,久收到91枚金币,不知该说什么好!实在愧不敢当啊!因此先转一篇朋友的文字供大家欣赏吧!

我是佛前另一只鱼

 

他说,何不看开,何不放下?

我低头不语,风从身体里穿过,巨大的空洞的回响。

他会不明白么?

若看的开,若放的下,我,已成了他。

 

仿佛与生俱来,我就伏在他的脚下。莲花座上他是众生顶礼膜拜的佛,而我,不过是神案上一段呆木。梵唱青灯,耿耿长夜,我陪着他看尽红尘百态,世间万象,看芸芸众生于无边苦海中挣扎流离然而鲜有回头。

欲望,所有的欲望都是赤裸的。

蒲团上跪着的,有些不过是想要活下去,而有些,想要的未免太多了。

日复一日,居然有些倦了呢。

 

他总是微笑的,那样低垂着眼帘,谦卑而又高傲的笑,坚强而又软弱的笑。常常抬头看他的笑,就像偶尔看到庙宇一角的天空一样,蓝色的笑,忧郁的笑,涟漪般从嘴角泛开到耳根。风轻轻地吹着,远远的,宝塔檐角悬挂的风铃,即便是痛苦也听的抒情。

日日看他笑,倒也没觉得腻烦。他是精致的呀。

和尚说,色即是空,空既是色。

 

当然了,和尚们总是在说话,最好说的是,我佛慈悲。

慈悲么?

那么多人在求他,我哦,未曾见他走下莲座去救哪一个啊。

莫非。。。。。。

 

和尚们敲打我的时候,我总是努力地希望自己默不吭声。

总听他们说到轮回,说到劫数,也许我千万次的轮回,不过是逃不掉这段劫数,还好这敲打我已习惯,没什么大不了。

我终究是一段呆木呵。

我不知道我的劫数还没到。

 

那天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又和往常有了太多的太大的不同。

依旧的檀香,依旧的风,依旧的他依旧的我。

可那檀香点的太多,风吹的太诡异,烟雾曼妙的身姿贴上了佛的金身。

依旧的我懒洋洋地抬起头,看到依旧的他的微笑。

烟是如此的缠绵,而他的微笑,又是如此的暧昧。

那一刻,我的心好象被什么击中,我听到巨大的空洞的回响,完全地彻底地呆在那里了。这日日看过的微笑,忽然在那个瞬间变了颜色。

一种,风情的颜色。

于是我明白了,所谓的劫数,也许就是这样的一个静谧的午后,我,被一种东西击中了。

我知道我是木头,我是空心。

我纵泥人,也有土性。我纵空心,也有一腔幽怨。

 

我开始回忆,开始想象。和尚说万事万物皆有因有果,那么何为因何为果?

莫非前世?

也许前世,我是眉眼青涩的邻家妹妹,他是稚气未脱的隔壁哥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年少的心事酝酿成一段解不开的结,欲说还休。然而战事风起云动,他征兵远走,我被逼嫁人,花轿里清泪湿了红袖。翌日他金戈铁马衣锦还乡,心心记挂的人儿早已为他人妇。为了这守不住的承诺,此生我只能伏在他脚下。

也许前世,我是斜倚绣楼的风尘女子,他是赴京赶考的清贫举子。我身陷泥沼无力自拔,他有心相助却一贫如洗。送他,默默地送他到大路口,看他背影渐行渐远,看自己相思成灾动了真情终于缠绵入骨一病不起。他红花顶戴归来,我破席一卷入土,擦肩而过已是阴阳两隔。

为了这不甘的前世,今生我不愿与他分开``````哪怕我只能伏在他脚下。

也许前世,我是青衣布裙的民间女子,他是纵马飞奔的世家公子,惊马奔驰我不知所措,眼看身陷险境之时被他揽于马背。他的呼吸乱了,他的心跳疾了,我的发香萦绕我的腮红娇俏,我粗衣布裙下身段娇好,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他放我下马然后不发一言掉转马头离去。残阳如血啊,就那样把我一生的回忆染红.为了这段痴痴的等待,今生我,不要与他距离那么遥远。

也许前世,我是万千宠爱的皇妃,他是地位卑微的御前侍卫.我爱上他弓马娴熟英姿勃发,我爱上他眉间眼角忧郁淡淡,可是我身边是衰老的帝王和糜烂的宫廷,我和他之间是庭上堂下咫尺天涯.远远地我看着他,我的舞姿只为他曼妙我的歌声只为他动情我的心只为他跳动而我的身体却只能属于君王.今生我不要他的仰望,我宁愿,仰望着他的笑容.

也许前世,我是他义弟的糟糠之妻,他是我丈夫的八拜之交,家宴上我出来敬酒,低垂头微颔首莲步轻移粉面含羞,一个清浅的笑容比那酒更醉人……他醉在了我的笑容里,却醒在了没有我的白天,死在了本该刺进我丈夫胸膛的剑下.一个铁血汉子郁积了的情愫在这一世终于成全他的高高在上,我的低低守侯.

也许前世,他是戎马倥偬的邻国大,我是偏安一隅的小国公主,铁蹄下生灵涂炭,他们的军队冲进了我们的皇宫.我红衣红裙长发委地,纵火点燃这华丽而又可笑的皇家气象.他来了,他只看到我在一片火海中高傲地舞蹈,用最后的生命青春和美丽.一切都化为灰烬了,匆匆的一瞥,世事的轮回,原来冤家亦可相守相伴从最初到最后……

也许前世……

 

日日地为自己编织着故事,心思也不知转了几千遍呵.抬头看他只觉得模糊,仿佛前世今生该忘记的不该忘记的都在那莲花座上堆积如山.

寺里的和尚都感觉到了呢,小和尚说,我无以前清脆之音.

怎么清脆的起来呢,只有缱锩,只有情思,只有滑过的似水流年只有我的痴心一片.

他笑的一如常,毒药呵真是毒药,毒发就无可救药.

 

那夜姹紫嫣红开遍,却原来都将付于断井颓垣.

却听的他叹息,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怎么在叹息?

哀伤的叹息,惋惜的叹息.

他说,前世真的那么重要么?

原来他是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呢.

,他知道,我却不知道.

他说,前世.

前世我只是一棵生在路边的树,平凡的和一切的树没有什么两样,他是日日路过的少年,意气风发青衫秀雅衣魅飘飘若乘风来去,到书馆去读书.他有一缕阳光一样的笑容,他有精致的不象话的笑容

于是我这棵傻傻的树,恋上这个凡间的少年,恋上他的笑容.

他日日来去,居然也不曾在我的树阴下乘凉.雨来了,我的叶子哗哗的不安的渴望,他竟然一句也没有听到,只是一路奔跑着回家去了.邻家妹妹依旧默默地等他经过,他和她眉眼不经意地扫过,我这棵树的痴情成了谁谁谁的传说.

我开始沉默,我开始生长,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我想开花,我做到了呢,我有了一树的花苞,那满满的是我的盼望,我的真心.

花开的那天,怎么等也不见他来,我那满树的盛装都等的有些不耐烦.远远地他来了,他不曾着青衫,他和他的花轿新娘都是红色,那喜庆的红色那耀眼的红色那热闹的红色那伤心的红色.

花瓣纷纷落下.

翌日,我枯死.

其实树也有心的

,有谁会在乎一棵树的心?

 

于是这一世我不想要心,我是空心,可是我逃不过他的劫数,我终于还是输了.

 

又一次听到碎裂的声音,低下头,看见自己的身体碎裂,就在神案上,就在他脚下.

最后看一眼,他还是,带着笑容的.

我终于明白.

自始至终,他的笑都不曾为我绽放.

我的爱情,终于成了一场,华丽而荒唐的想象.

 

我又将坠入轮回.

 

愿下一世,我无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