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十节

感谢众书友的票票,再接再厉!谢谢!地址:http://book.sohu.com/s2005/junshi.shtml

“我操!想玩死我们,我们可是新兵!”司马紧张的差点把枪掉到地上,仔细的考虑了一会突然问道:“如果我们不去会不会上军事法庭?”

“会!绝对会!”鸿飞想想电影上的情节说道:“听说过执行战场纪律吗?如果我们不去大概会被枪毙吧?”

“我操!我的大好青春就这样完了!”司马沮丧的把枪一扔双手抱头蹲下了,就好像真的要被枪毙一样。

“我们进去,匪徒有枪我们也有枪,生死一半对一半!不进去说不定会被枪毙不说,老兵们因为我们的过失牺牲了,我们的良心一辈子不得安宁!”鸿飞站起来问道:“你去不去?都是三尺高的汉子,我就不信他能吃了我!”

“去就去,让老兵们看看,我们不比他们差!”司马堵气似的站起来整理装备。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和自我打气,两名新刀终于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溜出车间摸到塔形建筑物的入口两侧隐蔽起来,呼哧呼哧的喘了一通粗气。鸿飞想了想,突然把手枪拽出来顶上火插到内腰带上,又把枪通条卸下来别到后腰上。司马纳闷的低声问鸿飞:“你搞什么鬼?”

鸿飞伸手比划了八字,低声说道:“防止被俘的招数,老八路教的!”

“扯淡!”司马撇撇嘴,猛一挥手两个人同时现身。

底层空荡荡的,连个鬼影子也没有。鸿飞、司马长舒一口气,从墙后闪出来举枪进入房间,搜索着向靠墙的楼梯移动。

“咣当!”四处乱看的司马一脚踩空摔倒到楼梯上,把几块碎砖头碰了下来。砖头砸在水泥地板上发出“巨响”,把两个人吓的翻身卧倒,翻滚着移动到一堆碎砖后隐蔽起来紧张直喘粗气,但建筑物里很快恢复墓穴般的安静。两个人这才小心翼翼的爬起来举枪搜索一番,顺着楼梯爬上二楼。

二楼的建筑布局和一楼不同,虽然也是一个大厅,但地板正中位置上有一个圆形的大洞,与一楼的大厅相通,好像原来在这里安装过什么大型的设备。左侧靠墙位置,有一排没有顶子的小房间。

鸿飞指指房间,掩护司马移动到右侧举枪封锁房间出口和楼梯口。等司马完成动作,他无声的移动过去背靠在门边墙壁上,连作几个深呼吸平息一下呯呯乱跳的心脏,猛地闪到门口枪口指向房间。房间里空空如也,穿窗而过的寒风吹得鸿飞浑身冰凉。他这才发现,冷汗已经把内衣湿透了。

一路搜索下去,经过的房间全是空的,鸿飞有些大意起来甚至回过头看看司马是不是全神贯注的掩护他。最后一个房间,房门正对着大厅,外墙早也倒塌,可以直接看到楼外的厂区。这样的房间根本无法隐蔽,鸿飞举枪直接冲进去,只发现了一大堆乱草,扑面而来的寒风吹得他打了个冷颤。

“该死的风!”鸿飞转身想走,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那里不对劲。又一阵寒风吹过,几片草叶从他身边飞过。

“草!草堆为什么没有被寒风吹散?”鸿飞一激灵,刚想操枪回身。那堆草已经整个的跳起来,一支五四手枪穿过纷飞的草叶直接顶在鸿飞的后脑勺上:“不准动!放下枪!”

鸿飞全身的血液仿佛一下子凝固了,后脑勺上的枪口让他明白什么叫作恐惧。

“放下枪!”硬梆梆的枪口挑下鸿飞的头盔,顺手在后脑勺上敲了一下,头皮上立刻鼓起一个大包。鸿飞硬挺着没动,匪徒抬手又是一下:“我让你放下枪,听见没有?”

“你大爷的!当老子的头是木鱼那,敲什么敲!”鸿飞看到司马也被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匪徒用枪逼住了,只好提着枪背带慢慢的把自动步枪放到地上。

“你大爷的!我喜欢!”匪徒顺手又给了鸿飞一下:“你他妈的在给我呲牙,我一枪崩了你!”

“来呀!不开枪,你就是大姑娘的养的!”鸿飞话说得硬气,可双腿还是颤抖起来。

“他说的什么意思?”匪徒摸摸鸿飞的手枪套:“手枪呢?”

“你真是头猪!”逼住司马的匪徒哈哈大笑起来:“他骂你是个私生子!”

“你他妈的!”匪徒一个横肘击,撞的鸿飞脑袋里轰轰响,他接着逼问道:“手枪呢?”

鸿飞的倔脾气上来了,心头怒火直冒心想:娘的,死就死了,被人打得像个猪头似的算什么?匪徒可不管这些,枪口一动鸿飞的后脑上又多了一个“鸡蛋”:“你聋了,我问你手枪呢?”

“他没带……”司马话音未落,软肋上重重的挨了一拳,疼得差点闭过气去。

“你们住手……”

逼住司马的匪徒冷笑着打断鸿飞:“不住手怎么样?”说着,在司马的软肋上又是两下,鸿飞被气炸了肺:“我操你妈的,你这个杂种……”

“骂!我让你骂!”匪徒真的把鸿飞的后脑勺当成木鱼了。

连番刺痛突然让鸿飞清醒过来,匪徒只是用枪指住了他,并没有控制他身体的其他部分,机会来了!

匪徒枪管再次下落的时候,鸿飞突然侧头同时急退一步,匪徒握枪的右手一下子伸过鸿飞的肩膀。鸿飞毫不犹豫的抓住那只大手一个过肩摔,把匪徒从身后扔到身前,他不按照擒敌要求拧臂夺枪,而是握紧拳头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匪徒的脑袋就是一拳。

这边的突发情况,让对面的匪徒一愣,司马乘机一仰头躲过指在头上的枪口与匪徒撕打成一团。

鸿飞死命的在匪徒手腕上跺了一脚踢飞手枪,左手抽出内腰带上的手枪右手提着枪通条,两米多宽的大洞他一个箭步跃了过去直扑匪徒。

“当!”的一声枪响,司马的身体立刻一僵,不动了!鸿飞只觉得心头一股怒火火箭一般的撞进脑子里,什么恐惧什么害怕全没有了,他双眼血红只有一个想法:报仇!

“我操你祖宗的!”鸿飞怒吼着操枪想打,匪徒的反应更快,一脚踢在鸿飞的左手腕上,手枪脱手而飞。漆黑一片的大厅里,匪徒只看见鸿飞挥拳没有看清他手里还握着的东西,毫不在意的急退一步准备进攻。但枪通条带着尖利的破空声,啪的一声打在他的脸上血花四溅。匪徒立刻泪眼朦胧视线模糊,没等负痛声出口,下巴上又重重的挨了一拳。匪徒仰面跌倒,猛地看见一个硕大的拳头带着风声像一列高速行驶的列车直奔面门而来。

“啪!”拳头击打脸颊的声音清脆,匪徒脑袋里轰的一声巨响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操你妈的!”陷入疯狂状态的鸿飞,抡圆的枪通条“鞭尸”,打了两下觉得不解气,拣起手枪想击毙匪徒。

“住手!”一个人把鸿飞拦腰抱住,鸿飞定睛一看大骇:“司马?你、你、你不是……”

“我没事儿!这好像是演习!”

“演习?”鸿飞扭头对着大洞打了一枪“呯!”没有弹着点,而且手枪也挂机了。

怎么回事?鸿飞手忙脚乱的卸下弹匣,退出的子弹全部是教练弹。翻出所有的弹匣细看,除了第一发是能打响的空包弹其余的全部是橡胶底火的教练弹。

“我操,上当了!”两个人一下子从被逼出潜能的极度亢奋的战斗状态中清醒过来,四肢无力的瘫在地上一个劲儿的喘粗气,心跳得像擂鼓一样!

半晌,司马突然跳起来一溜烟的跑到两名匪徒身边伸手摸摸鼻孔,抢过电台喊道:“前出组呼叫尖刀2!我们活捉两名匪徒!”

“哦!”电台那头的声音很是惊讶:“原地待命,控制好匪徒,我们马上赶到!”

一场精心策划的演习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其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两名曾是尖刀现在是排长扮演的匪徒,一个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反应另一个被枪通条抽的满脸开花,而且双双被打晕了过去。

“匪徒”有苦说不出,只好对着团首长发泄怨气,甚至谈到了媳妇问题,那名被鸿飞抽了一枪通条的“匪徒”,其媳妇战役刚刚扫清外围,脸面问题还是很重要的。

二班的尖刀们笑嘻嘻的精神振奋,两名新刀给他们争足了面子,曹卫军更是意气奋发对着团长一个劲儿的拍胸脯,看那意思就是拍上四名匪徒来也不够鸿飞收拾得。

逼出潜能其实就是透支体力,此刻完全从紧张状态中恢复过来的两名新刀,浑身无力的缩在吉普车里休息。两个人回想刚才演习的情景,越想越害怕,司马连续提出了三个生死攸关的大问题:一、搏斗中如果从大洞里掉下去怎么办?二、被枪打伤了怎么办(空包弹的火药气体在五米内是有杀伤力的)?三、打急了眼使用匕首等武器的后果有谁来承担(幸亏鸿飞用的是枪通条)?

鸿飞告诉他,演习中是允许出现伤亡的,不过团年终考核的时候会受到影响。司马忿忿不平的说这是那战士的生命开玩笑,像这种形式的演习以后应该通通禁止。

这时,吉普车后门被打开了,曹卫军探头进来以少有的笑脸说道:“司马的建议不错!我代你向团长反应一下!”

“免了吧!”司马脸绿了,慌忙改口说:“分队长,饶我这一次,我保证以后不再发牢骚了!”

“没问题!”曹卫军一口答应,对着鸿飞说道:“小伙子不赖呀,一口气干倒两个!知道吗,他们曾经也是尖刀!”

“分队长,你饶了吧!”鸿飞苦着脸实话实说:“我现在还全身无力呢,他们只是大意了才被我钻了空子!”

“你是爆发出潜能,克服恐惧心理才能打倒他们的!”曹卫军见鸿飞连连点头,接着说道:“知道为什么吗?”

鸿飞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当时我看到司马被打倒了,突然间就不害怕了,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干掉匪徒!”

“记住一句话,这是上过战场的老兵留下的!今天你们已经体会到了!”曹卫军盯着两个人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战场上的士兵,有时是为战友而战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