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二十三回明确点出:贾宝玉乃“荣国府十二三岁的公子。”这说明,贾宝玉刚过了儿童之期,不过是位小小少年。

话说那一日正当三月中浣,正是桃红柳绿、落叶缤纷的仲春时节,宝玉携了一套《会真记》走到沁芳闸桥边的桃花树下,细细阅读了起来。正读到“落红成阵”时,一阵大风过来,树上桃花吹落一地,也就在此时,听耳边有人说道:“你干吗呢?看的是什么书?”宝玉抬头一看原来是林妹妹款款走来,慌得藏之不迭,口中说道:“不过是《中庸》、《大学》,我可从来不看课外书籍。”林妹妹那可是个冰雪聪明之人,元春省亲时,宝玉写不出五言律“杏帘在望”,林妹妹只低头略一思索,便吟成一律掷予宝玉。结果,这首诗经主考官贾元春小姐亲自审阅,勇夺第一。闲话少叙,且表当时林黛玉笑着说道:“哼,你休想瞒着俺搞小动作,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吧。”那贾宝玉无奈(贾先生一遇到“水做的女儿”向来是无奈的),只得乖乖把书递了过去,一边说:“好妹妹,若论你,我是不怕的,而且你要看了,连饭也不想吃。”黛玉将书从头看去,越看越爱看,不到一顿饭功夫,将十出俱已看完。

本来,写到这还好——落花、美人、好书,可宝玉却道:“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这句话可是实打实的调情话儿,要是现代的阳光女孩听了这话,大多会大大方方地嫣然一笑,然后娇声道:“做你的春秋美梦去吧。”可是林妹妹娜受过这般调戏,只见她两腮通红,带怒含嗔地指着宝玉道:“你非礼我,我告舅舅去。”宝玉听罢,吓得汗如雨下赶忙拦住说道:“好妹妹,千万饶我这一回。”并发誓诅咒地说自己再也不敢了。林妹妹“嗤”的一声笑了:“呸,原来你是苗儿不秀,银样蜡枪头。”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林妹妹嫌贾宝玉有贼心没贼胆儿。由此我们不难看出,林妹妹和宝哥哥其实是一条心,于是,早恋发生了。

这场早恋的结果是,成就了一出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悲剧——黛玉焚稿断痴情,魂归离恨天;宝玉呢,索性剃了个大光头,当和尚去了。嘿嘿,在下悉心苦读《红楼梦》数十载,终于发现了《红楼梦》的一个重要社会意义:就是用活生生的事例,劝告普天下所有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千万千万不可早恋。宝黛早恋的惨痛教训一定要认真汲取,警钟长鸣!
(陈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