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要是离了婚

我没有孩子,所以孩子问题并不存在,说起这个话题就比较轻松了。

离婚后,我除了房子什么都不要,钱和车子通通给他,或者,他如果不同意这个条件,那就拿走一笔首付的钱,买个一楼的房子,要带院子的那种,把院子封起来,自己慢慢还贷款。

装修好房子,先请个长假,来一次全国范围的旅行,资费问题忽略不计,到时候自有办法,也可以边走边打工。这次旅行,能徒步尽量徒步,就当作散心吧,最好是初春,从寒冷的城市开始,新疆的天山,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先生很忙,答应后从来没有兑现,所以只好和他离婚后再去,那时我的心情还没有调适清楚,去天山观雪,在和天最近的地方吹风,然后去天池划船、垂钓,有几分孤舟蓑笠的意趣。那个季节巴音布鲁克草原的草应该还在枯萎,我可以坐在光秃秃的草原号啕大哭,也可以放声大叫,享受自然界的博大胸怀和感受自己的渺小。在楼兰古城唱歌,观看商道中林林总总的人群。

西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就当作第二站吧,徒步恐怕不行了,飞吧,从云端踩到仙境,说到西藏不能不去布达拉宫,不知那时候布达拉宫是不是对外开放,我要五体投地一步步拜上去,爬上布达拉宫的至高点纵情呼吸,伸伸手摸摸深蓝色的天,去大昭寺找喇嘛学当地语言,然后肆意骑着赛马驰骋在辽阔草原,唿哨着和当地人飞来驰去。

这时心情好多了,脸被涂上健康的太阳色,看看牦牛洗澡撒欢,用雪山化下的溪水洗脸,然后住在帐篷里,围鲜艳的围裙。

离开西藏四月份参加云南泼水节,旅行之初一定不要忘记带着西双版纳的巨幅披肩,悬着流苏的那种,穿着花布大裙子,闲散的留恋于小桥流水之中,当地人很热情,只要你愿意可以和任何人攀谈,泼水节一面泼水一面跳舞,时而打成一片时而手足相贴,融合于那方山水之中。

到达四川已经是春末了,我对那个城市有着非凡的留恋,其他地方去不去两可,唯独青城山是不得不去的,是故地重游也是千里寻梦,青城山四周的树和草郁郁葱葱,洋溢着生命力,我一步一步慢慢行走,抬头是烟云缭绕的仙风道骨,低头是漫无边际的茫茫深山,我要踏上当初的足迹,那时许愿的道观还在,虽然愿望如此遥远,但我还是要拜上一拜,记得嗅一嗅那里的清烟,试试是否真的可以让自己变得澄清。

那些往事随着青城山的香火变得云淡风起,变得渺茫、遥远,曾经的追求和梦想都缩小成一个微不足道的点,天地骤然变宽,烦恼变得好小。

然后我还要去很多地方,现在还没想好,随机好了。

终于回到天津,我的家乡,天气很好,天很蓝、云很淡,我把开心、点点儿、拉拉和嘎嘎接回来,还要买一只暹罗猫,这种猫是我一直非常倾心的,瘦瘦的、慢慢的、冷冷的,外衣有几分诡异的颜色,胆子很小,极其美丽。再弄一只大个儿的苏格兰牧羊犬看门,好了,我这就可以开始漫长的收藏之旅了,我要把所有看到的流浪猫狗全部接回家,每天清早,屋门打开,封闭的院子中牵七扯八的一大群生命浩浩荡荡的争相跑过来,我埋在他们之间俨然就是个领袖,那么多生命需要我,多美妙的感觉,先生不愿意照顾我,那就让我把爱给它们吧。

我想我不会再婚,寂寞但不孤独的生活在家中,不一定没有陪伴,也不必再逃避那个倾心于我的小男生,如果他对动物不过敏且有爱心有耐心,那请过来吧,和我生活不需试探与猜忌,我要把他培养成最帅最有型最绅士的黄金男子,然后再把他踢出去,被一群女孩子追得忘了我。

呵呵,咱要是离了婚,有那么多事情可以做,生活还是很美好,我可以选择衰老或者继续年轻作我的不老妖精,上帝之手很公正,取走一样很快又会补偿另一样,或许得到比失去要多很多,渐渐的,心态平和,幸福感油然而生。

这就是我离婚后的梦想,嘿嘿,不过这些现在看来只能是玩笑,我不会真的轻易离婚,找到爱人不容易,要好好珍惜,生活待我不薄,日子过得很好,一切尽在掌握,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离婚只是我忽悠的话题,纯属娱乐,别拍砖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