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的自白 

我,潘金莲,就是被称为“千古第一淫妇”的那位。对于世俗我无话可说,当然也是无能为力的。
在我的世界里,共有三个男人。至于后来一些所谓的作家所说的那些事和我并没有半点瓜葛。我感到非常郁闷:为什么要把所有男盗女娼的加到我的头上?算啦!不提这些了,还是看一下他们吧!
 一、武大郎
郎哥,我的丈夫,我们和一般的夫妻没有多大的区别,说实话,他是一个很实在、很负责的男人,有了这样一个男人,我并没有什么感叹的!男人无丑相,我对这话并没有什么异议,但我的郎哥实在是长相太羞涩了,如果他只是外表丑也就算啦!他身体上的缺陷我就不能再大肆渲染了,否则有人会说我是吊死鬼卖淫——死不要脸!他的话也很经典,比如我问他:“你会爱我一生一世么?”其实,我对这位丈夫是很放心,这样问只是想让他说爱我。相信他是因为:他没钱,虽然他也是一个商人,但满脑子的小农思想,只要每天挣的够吃就行了,如果学会扩大再生产,开个“武大郎”牌炊饼店,再设几个连锁店,我相信以其悠久的历史,纯正的口味,一定会赢得顾客的青睐的,就是让我出任形象代言人也可以的;没色,假如举行投票,选帅哥的话估计如果我不选他,没有哪个女子选的;没嘴,这就牵涉到刚才我问的问题。他的回答让我瞪眼:“那你就先我死去。”某天夜晚,我特意营造一个浪漫的氛围,又让他喝了一点二锅头,我说:“你有话跟我说么?”“有”出奇得爽快!我当时看他树皮般的脸上有了一些红晕,心中窃喜:现在总要说些好听的吧!“我要和你困觉!”我靠,历史总是有着惊人的相似,二十世纪初阿Q对吴妈也说了同样的话,他们的结局也相仿,阿Q被人用刀砍死,大郎被毒死,当然不是我,而是那个西门庆。就这样,我的第一个男人离开了我。
 二、打虎英雄
这天,大郎带回一个英姿飒爽的男子,大郎告诉我这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看见他,我的确产生一些冲动,他的那股男子汉气息是武大郎绝不可能具有的,而我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因为他不属于我,对不能得到的何必强求呢!在我翻阅书籍时,看见一本说,武松,也就是我的小叔子其实是深爱我的,能为我苦等多年最后我由于宋江的缘故,不愿毁掉他的英雄一生就跳水自杀。我很佩服作者的思维能力,在一笑之余,也承认其中的合理之处:自从看见他的第一眼,我就发现他已经爱上我,并从一开始就在意淫着我,这并不是诽谤。男人在骨子里都是好色的,只是控制能力好坏而已,自制力差的就是纨绔子弟,强的就是大圣人。对我,也就是他的嫂子,他并不会无动于衷的。后来,他搬来和我们同住,这也说明他心里也有种接近我的想法,难道他会强烈要求和我们同住,所以我首先提出。他搬来也有好处,看见官差出入我家,去买洗面奶的时候也能便宜一些,更实际的老虎不敢来。在他要出差时,安排武大的那含沙射影的话,我也没有太大的反应。是人,就能看出我和武大的强烈反差。我很愤慨:为什么人们老是看到一些有差别的男女在一起就要胡乱猜疑,以为别有所图或者根本不会长远。就如同冯骥才笔下的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其实事实就是那么简单的!面对自己的小叔子这样对我,我的心也要碎了……大概英雄都要表现得无情一些来摆酷。怪不得,他的那些梁山死党个个光棍(除了那三个非男,我已经无法用女来说她们了),我就不相信他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不躲在被窝手淫!
 三、西门庆
第一次看见他时,就对他产生一种反感。那种色咪咪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是玩女人的高手,试问:“我可能喜欢他么?和武大在一起,我尚能维持简单的生活,和他在一起,我能得到什么?”兰陵笑笑生肯定是个被女人多次甩的性压抑者,所以写出那部《金瓶梅》来侮辱女性,其实他不了解女人,被人甩也是正常的!后来王婆曾经劝我,我才不会上她的当。西门庆不知是西门吹雪的第几代传人,也有一些武侠思想,更多是卑鄙:派人毒死大郎——而且以我的名义!后来我从了他更多是想让武松把他杀了,同时也希望二郎能理解我的苦衷。出乎我的意料,武松也一口咬定是我害死武大,我鄙视他的这种做法,明明爱我却把不能得到的毁掉。我选择了不作解释,走向死亡,因为我是女人,历史是属于男人的,女人只能作为玩弄的对象,我的泪在滴,不是为我,而是为女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