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河南高速公路一名普通收费员,干这个岗位10多年了,感觉是越来越不好干了!
    刚进单位时高速公路还是一种新生事物,我能为自己从事高速公路建设和管理而服务很是自豪!10年了 高速公路是越修越长,领导是越跑越多.
   我省因高速公路建设挟款私逃的和被捕入狱的共有3个厅长 2任高管局局长.
   我们的日子是越来越不好过了,什么记重收费,什么迎接各级领导检查越来越多.
   具本人不完全统计每年迎接各项固定检查30多回每回为迎检,我们要提前半个月搞大扫除,要求车道里都不能有油泥,整个站区不能有烟头纸屑,每次检查一般提前半个月进入状态.上夜班的不能下夜班,下夜班的白天到站.
   本单位夜班有严格规定当班期间不能睡觉,当日晚7点---次日早八点 每个收费亭都有严格的监控系统,录音、录象、发现睡觉者重罚,最长时间我曾经为打扫卫生36个小时在站打扫卫生。
   没有睡觉  当班期间不能带通讯工具,违者有人被罚过1000块钱;一个班13个小时,一个班组一般8-9人,8个车道要求不管有没有车要全开;记重收费天天和过往司机言语纠缠,都想过磅过的少点,拿点钱 可是规矩是死的,他们也没什么别的办法过多少就是要交多少,他们不交我们收费员下班是要交的,于是或明或暗的我们就被骂。
   骂我们我们也不敢还嘴,领导说了要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要笑脸相迎。
   逢年过节大家都在走亲访友 我们都是一个人孤单单坐在收费厅里苦熬。忘记说了,厅子里不能看书听歌抽烟,反正什么都不能干。
  我们经常放行,不过那人情不是我们的。领导说“就是我亲爹从这过我也要收钱”,但对待各种有特权的车辆,我们领导说了要灵活掌握,怎么灵活他是没说。
   大概是有事了“是我的责任, 没事了他落个人情”的意思 。10年了单位在发展 人员是一批一批的进, 大都是各个领导的亲戚朋友。天天说我们收费员是一线 ,一线苦人员少,可是来点新人就去好的部门了,慢慢长夜我都熬十年了 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