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个阴冷的日子,天暗暗的,暗的让人感到不安.  
    曾经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安.  
    但是,我现在明白了.  
    那是因为我多行不义必自毙.  
    老天爷也有预感的!

那天,  
    偶正在公司偷偷上网,突然头上一声霹雳炸响:"你在干什么?"  
    "我,我,在网上查资料……"我来不及关掉页面,战战兢兢的站起来,颤抖着声音答道.  
    老板劈头盖脸的训道:"少给我来这套!上班时间给我专心点,再让我查到你上网我炒了你!"  
    训完,老板转身欲走.  
    我悬得高高的小心肝正要归位,  
    突然老板折了回来,径直坐到我的电脑面前.  
    然后,我看到老板的脸色渐渐的如死猪一样,开始涨红,发青,发黑,甚至开始发臭.  
    老板霍地站起来,悲愤的声音在整个公司的上空回荡:  
    "你丫竟然看贴不回贴?!"  
    "你怎么能够看贴不回贴?!"  
      
      
    鱿鱼,鱿鱼……我终于尝到味道了……

被炒了鱿鱼的偶悲伤地在街上晃荡,一直到天渐渐的黑下来,偶还不知道往何处去.  
    漫无目的地晃荡到某处,抬头一看,  
    *,"任你上"网吧.  
    门口一个比蛊惑仔还要蛊惑的的美女对我抛个媚眼,于是偶就晕乎乎地飘了进去……  
      
    网吧里的人真多,偶拣了仅剩的一个位置坐下,  
    打开一个BBS继续看偶今天在公司没看完的鬼故事,看完,顺手关掉了网页.  
    接着,  
    偶看见屏幕上映出一个发抖的身影,正站在偶的背后.  
    一种诡异的即将爆炸的感觉在我的周围弥漫开来.  
    我回头,刚开始殷勤无比的美女一手端着一杯饮料,一手指着我,  
    极力压抑着的愤怒使得她浑身不停地发着抖.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让她这样的愤怒.  
    "你走!出去!我们网吧没有你这种看贴不回贴的家伙!"  
    这是我今天听到的第二声炸雷了.  
    再接着,偶能感到网吧里的人站了一个起来,又站了一个起来,再站了一个人起来……  
    所有的目光齐刷刷地聚集在我的身上,我开始感到一种万箭穿心的痛楚.  
      
    然后,无数火山爆发般充满力量和杀伤力的拳头朝我的身上头上落了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我只知道我醒来后鲜血淋漓地躺在一条臭水沟边上.  
    两个好心人在离我100米以外的地方嘀咕了半天,  
    召唤来了我最需要的,敬爱的人民警察110同志和救死扶伤的120同志.  
      
    在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110同志和蔼的询问我为什么会被打成这样.  
    我说,是一个网吧的蛊惑仔.  
    110同志知道了情况后义正词严地宣布他们一定会把那些打人的家伙全部关到监狱里去,让我感动得一把一把的.  
    然后,110同志又问他们为什么动手打我.  
    我的目光黯淡了下来,伤心地说:"我不过就是看贴没回贴而已……"  
    刹那间,已经被扎上担架的我感到了担架的震动.  
    一切都停止了,一切都凝固了.  
    110同志和120同志们的表情慢慢的冷下来,冷下来,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见他们的眼里渐渐的盈满了泪花——  
    可不,我这么惨,仅仅因为没有回贴,难道不值得同情吗?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110同志发话了:  
    "对不起,咱们局里有规定,对看贴不回贴的家伙一律当做人类垃圾处理……你,你这么惨了,放你一马吧."  
    说完,110同志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的天空再一次塌了下来,唯一的希望,就是美丽的白衣天使120同志了.  
    可是,可是,还没等我艰难地转头向天使们发话,  
    我只觉得身体一轻,风呼呼地从身边刮过,  
    我在黑暗的空中划出一道笨重的弧线,  
    飞向了臭水沟……

我还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淹死没有,但是天使愤恨的尖叫和咒骂还在耳边回荡:  
    "竟然是个看贴不回贴的!天啊!他应该下地狱!"  
      
    我知道,自己在网络上的确是一个潜水员.  
    但我怎么也不能接受,  
    作为资深潜水员的我竟然会淹死在水中.  
    *,难道真的是报应么?  
      
    但是我似乎的确已经死了,因为我已经看到了牛头马面.

"起来,起来,走走走!"  
      
    于是偶带着一身的淤泥和臭味来到了地狱.  
    牛头马面押着偶从奈何桥上经过的时候,  
    传说中的孟婆端着一碗汤向偶走过来:  
    "小伙子,喝了吧,将前世一切不愉快的记忆全部抹去……"  
      
    望着孟婆慈祥的面容,我不禁悲从中来:  
    "不!我一定不能忘记自己是怎么死的!我要报复!下辈子我还看贴不回贴!"  
      
    最后一个字刚吐出口,只听的整个阴司地狱传来阵阵隐约的咆哮声,  
    桥下的忘川河水狂浪突起,撼得桥身都开始摇动,  
    而这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  
    面前的孟婆怒目圆睁,  
    手中那碗滚烫的孟婆汤高高举起,  
    直向我的面门扣了下来……  
      
    终于来到了阎王面前,我已经遍体鳞伤,面目全非.

判官呈上了生死薄,阎王翻了翻,皱着眉头道:  
    "阳寿未尽啊?怎么就抓来了?"  
    看着阎王威严的面容,  
    我突然好像终于明白了看贴不回贴似乎真的是一件非常无耻和丢脸的事.  
    我突然不想让阎王知道了.  
    但是,牛头马面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我敢保证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听到过那样恐怖得让我绝望的声音.  
      
    "他看贴不回贴!!!"  
      
      
      
    这是我在离开地狱前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我已经不想去回忆我是怎么样离开地狱的了,  
    那是我这一生中最恐怖和最悲惨的经历,  
    甚至连我生前的被打被抛弃都算不得什么.

什么?  
    我现在在哪里?  
    我,我确实已经死了,阎王把我未尽的阳寿都给了看贴会回贴的同志  
    而我,  
    地狱不要我,  
    人间也不要我,  
    我就这么游荡在荒郊野外,  
    偶尔的爬上网来看看.  
    这一次,我下定决心,  
    把自己的悲惨经历公之于众.  
      
    同志们!  
    千万不要重蹈我的覆辙!  
    记住!  
      
      
    看贴一定要回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