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区的夜晚静悄悄(致大勇及军区全体战友)!!!

深夜,很深,很深的夜。大家还都在加班。突然,走廊里传来仲夏的一声惨叫。不,更准确的说是嚎叫。野兽濒临死亡时的嚎叫:“大勇走了。。。。。。。。。”虽然公司的隔音特别好,但这突如其来的叫声还是把大家吓了一跳。



“靠,这小子不干活,又闹什么猫呢?”海事组的瞎吵自语到。向走廊探出了脑袋。“怎么个情况?”



“大勇走了。”



“小点声,别惊了我的马,那可是大勇的最爱
”大勇的御用马夫也出来了。“什么?大勇走了?去哪了?是结婚吗?”



“大勇要结婚?和谁啊?”装装傻呵呵的问。



“大勇结婚啊,有喜酒喝了。哈哈。咱天下是不是也能混个伴郎什么的啊”



“哎呀,不是,是大勇不要我们了,他走了。唔唔唔。。。。。。”



“仲夏,你别急,慢慢说,有什么事狼我扛了”



“是这样的,我刚泡了一小蜜,手头紧想和大勇要点金子花花,就去他办公室找他,结果他不在。墙上有一首诗。办公桌上还留了一封信。你们看。”说着,仲夏把大勇的那封信拿了出来,让大家看。



看完信大家都傻眼了。尤其是狼和瞎吵,两个人的眼睛一个冒蓝光,一个冒绿光。



“走,咱们去他办公室看看。”装装提议。



大家来到大勇的办公室,空空的。只有雪白的墙壁上,那几行大勇张牙舞爪的字:



    帅呆的我走了,正如我帅呆的来;

我帅呆的招手,tmd不用和我说拜拜!

那铁血的军评,是我心中的最爱;

论坛里的往事,在我的心头徘徊。

仲夏他的卷毛,是否仍旧迎风飘摆;

那在田野的晚稻,长势是否依然不赖?

那旮旯下的小草,也许还在,

哦,也不能忘了我的马夫,吹捧忘词时那一脸的无奈。

装装?拿一杆破枪,总是和我说他特别爱财,

临走偷串香蕉,搁在兜里可别放坏。

不要伤心我去了,帅呆的我不在乎离别;

群里虽然我的猪头沉没,但沉默那是再会的期待。

帅呆的我走了,正如我帅呆的来;

我帅呆的摸了摸鼻涕,心中无限的感慨。--大勇



“大勇怎么能这样呢?”

“说走就走啊,有什么事不能和大家说啊”

“小子,你把我们弄来了,你想拍拍屁股就走,没门。”

“对,连窗户都没有。”

“得想主意把他弄回来。”

大家纷纷说道。

“全连停听我说一句啊。”瞎吵道“既然大勇给咱们留了诗,那咱们就照葫芦画瓢,也给他弄上几个。在把墙拆了,给他空运过去。让他看看。他一日不回,咱们就写诗不停,拆墙不止。我看他能忍心让怎么把公司拆了不?”





“也行啊,都来吧,等都写好了,让装装找几个民工拆了。拿老鹰运去。”



“怎么体力活总是我啊?”装装一脸的阶级斗争表情。



“我仲夏第一个。”说着,仲夏就在墙上写到:

深夜里,大勇去,仲夏慌,叫声兄弟,别忙,别忙!



“看我的。让你走。”装装边写边叨咕。

:世无常,莫义气,不值当,喊声哥们,思量,思量!



“我代表狼族的兄弟姐妹们来一个”红狼说。

:群狼千里思君归。日子长了毛变灰。

你若当真不回来,派个母狼把你追。



“还有我马夫呢。”

:你的马儿现很肥,他们早就想下嘴。

晚回一日很危险,真要吃了,你亏不亏?



“该我了吧?还是我提议的呢。”瞎吵看他们下手快,有点不愿意了。“你们那也叫诗?还是看我的。”

:啊!亲爱的大勇,你快回来吧!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这时,只见从人群之中一道亮光闪过。

“哎呀,谁打我头?谁?谁用鞋垫子打我?是你,臭天下你最不讲究。”

众人一阵暴笑。一扫先前沉闷的气愤。



“靠,你看看你写的,那叫什么玩意?还怪我打你”

“切,你不懂,我刚才是调节气氛。这个才是我要写的。”

:铁骑阵阵如惊雷,血衣轻舞冷风吹。

大将执掌千军印,勇保江山戍边陲!



“怎么样?不错吧?”



“我给你买个哨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晚稻上来了。



“干什么?”瞎吵有点迷糊了。



“让你吹啊?那多响啊”



“我。。。。。。晕。都别拉我啊。太伤自尊了!”



“行了,别闹了,还有正事呢。”

。。。。。。。。。。



已经是凌晨了,但公司内部的大楼里,灯依然亮着。同志们,写诗,拆墙的工作还在继续!



大勇,你可不能等同志们把墙都拆完了才回来,那又要领大家睡马路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