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企业家到绑匪头目

sss2005sss 收藏 1 133
导读:从女企业家到绑匪头目

从女企业家到绑匪头目

这是一起特大系列绑架勒索案。绑匪连续疯狂绑架私企老板,作案7起,其中成功绑架5起,2起未遂,涉案金额达百万元。一个个温州老板被列在“黑名单”上。他们懵懵懂懂,不知道已为鱼肉。

更可怕的是,绑匪头目竟然是一个29岁的女老板,在当地是一个口碑较好的乡镇企业家,她从不拖欠工人工资,并被镇里选为妇女代表。还是出名的孝女,隔三岔五就会去看望父母。

撰稿/杨 江(记者) 吴 杰

人质差点被活埋

一个多月后,回想起差点被绑匪活埋的经历,50多岁的温州市龙湾区天河镇某开关电器厂郑老板仍是心有余悸。

8月2日中午,开关电器厂来了一男一女要求订货,郑老板当时不在,女子就留下了手机号码。郑老板回厂得知后,在晚上6点打电话叫那名女子到厂里看样品。女子看完样品后却称自己不熟悉道路,要郑送她到天河加油站。

郑老板不知是计,马上答应了。孰料,一出门就被几个男子押上了一辆面包车,他的嘴巴被毛巾堵住,眼睛被用毛巾遮住后再用胶带粘住,手脚也都被牢牢捆住。

女子随即上了一辆红色的本田轿车,很快,两辆车消失在夜幕中……

晚上11点,迟迟不见丈夫回来,郑老板的妻子慌忙向龙湾警方报案。第二天下午,郑妻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你丈夫已被我们绑架,马上准备32万元,不然你丈夫就死定了。”

“经过侦查,龙湾当地一个名叫张雪松、外号阿本的刑满释放人员有重大怀疑。”龙湾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胡建忠介绍。

32岁的张雪松曾在1990年因伤害致死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04年,张减刑释放出狱后在瑞安开设了赌窝,他还放起高利贷,企图依此发财,未料却“亏到海底”。

“最终,我们确定同省衢州市一名与张雪松关系密切的女子余贤芬策划了这起绑架案,人质已被绑匪转移至衢州。”

“我们赶到衢州,发现余贤芬竟然是当地一个颇有名气的女企业家,她在衢州的玻璃纤维厂有100多间厂房。她把人质转移了。”胡建忠介绍。

8月4日下午,余贤芬等绑匪将郑老板转移至一高山上的废矿井里,这是衢州市一偏远山区内已废弃的矿山,荒无人烟,地势陡峭,可以俯视山下一举一动。

余贤芬挖了一个坑,将郑推进矿坑准备活埋。双眼被蒙、手脚被捆住的郑老板从矿坑周边不断落下的砂石中意识到不妙,“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现在在福建,你到底给不给钱?不给,就将你埋掉。”余贤芬喝道。“我愿意给,可一下子这么多钱,我没有。”在郑的苦苦哀求下,余贤芬答应让郑老板给家里人打电话,但只能说普通话。

由于郑的家人表示一时无法将钱筹齐,余贤芬让郑老板写欠条作为以后要钱的凭证,落款时间为2004年9月20日。

余贤芬事后一直不肯承认绑架,她诡辩:“郑赌博欠了我们赌债,几次找他,他都溜了,所以只好将他绑来了。”余贤芬还把自己编造成“救世主”,声称郑某爱赌钱,自己只不过是想给他一个教训。

郑写完欠条已是傍晚,余贤芬叫同伙将他从坑中拉上来,开车前往市区的饭店。

就在余贤芬带领9名绑匪吃饭之际,警方将他们一网打尽,并在停车场的一辆面包车的行李箱里解救出郑老板。

此时的郑某浑身是伤,奄奄一息,他抱住警察号啕大哭,“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在被绑架的40多个小时内,余贤芬没有给他一滴水、一粒米,有的只是拳打脚踢。

匪首竟是企业家!

郑老板没有料到,他的被解救竟牵出了一起由余贤芬策划的专门针对温州老板的特大系列绑架勒索案。

胡建忠介绍,29岁的余贤芬因为自己的企业资金周转不灵,竟然纠集了9名黑恶势力团伙,自7月21日起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在龙湾、瑞安连续疯狂绑架私企老板,作案7起,其中成功绑架5起,2起未遂,涉案金额达百万元。

龙湾区公安分局一些警察感叹,以往绑架勒索温州老板的多是外省贫困地区的不法分子,余贤芬这样的“富人绑架富人”甚是罕见。

令温州警方惊讶的是,在衢州湖南镇,余贤芬是个口碑较好的乡镇企业家,年纪轻轻就办起了两家玻璃纤维厂,她从不拖欠工人工资,并被镇里选为妇女代表。

而这个差点活埋人质的女绑匪在家乡竟是一个出名的孝女,虽然和父母分开住,但她隔三岔五就会买些东西去看望父母,每逢过年过节都不忘给父母买点补品。

余贤芬中专毕业后就开始做皮装生意,赚了不少钱,这期间她认识了一名外地男子,两人很快同居。23岁那年,她用自己赚来的钱出资60万元买下了当地一家原本由日本人办的工厂,开起了玻纤厂,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成了当地知名的女企业家。

两年前,余贤芬和男友生了一个女儿。2004年她为男友出钱,让其到新疆做生意,但令她备受打击的是,男友到新疆后又和其他女人好上了,从此杳无音讯。

余贤芬将女儿托给母亲照顾,又到山东办了一家玻璃纤维厂。由于经营不善,余贤芬的两家厂都陷入了资金周转不灵的困境,感情和事业上受到双重打击的余贤芬,情绪一直很低落,一年多来一直苦苦筹钱。

今年5-6月间,张雪松打电话给余贤芬,提出绑架的想法,余贤芬认为这是弄钱的好机会,不久便和山东的新男友来到张雪松在瑞安的赌场,一起预谋绑架。

余贤芬到衢州一租赁公司租了一辆红色本田轿车作为作案工具。7月21日,在余贤芬的一手策划下,纠集几名青年,她和男友以及张雪松将瑞安市某村的村长“阿亮”绑架至衢州,勒索50万元。

在长达5天的关押中,余贤芬等人没有给人质一粒米、一滴水,并对人质进行了残忍的殴打,致使人质腿部骨折,还威胁人质家属不准报案。经过多次协商,余贤芬在收到人质家属的16万元赎金后,才将人质放回。

第一次绑架成功让余贤芬尝到了甜头,她开始盯梢温州下属瑞安市的一些私企老板,企图继续作案,但有两次由于碰不上受害人,绑架未遂。

余贤芬并不罢休,她通过自己在山东时的社会关系,在山东临朐雇来8名社会男子,声称事成后会给每人几万元钱。她还自称“余姐”,组建了职业化绑架勒索集团,开始了自己所谓的“挣钱之路”。

7月26日,她派8名男子开一辆七座面包车从山东直驶瑞安。27日,余贤芬绑架团伙到了海城庄某家里要求“还钱”,庄不在家,在余的淫威下,庄某于第二天将1.5万元汇到余的账户上。

同一天下午,这一团伙用同样残忍的手段绑架了30多岁的龙湾私企老板“阿华”,余贤芬自己开车将其绑到衢州,勒索了6万元。

30日,该团伙又将龙湾区一个名叫“阿洪”的男子绑至瑞安一座山头,敲诈勒索1万元。

余贤芬屡屡得手,作案越加猖狂,因此,绑架郑老板时开出了32万元的赎金。

多面女匪

胡建忠介绍,对于绑架勒索而来的20多万元,余贤芬给了8名男子每人几千元,张雪松1.5万元,其余都被余贤芬收入囊中。

余贤芬被抓获时,她的笔记本里还详细列着下一步要绑架的人的名单、车牌、家庭住址,“都是温州商人!”

胡建忠告诉记者,因为做了多年生意,在绑架过程中,余贤芬还充分利用自己生意场做生意的方式,给受害人开出一个赎金的数额,再与人质家人讨价还价。

在温州市看守所,记者见到了这个身高不到一米六、长相平平的女子。

记者:你为什么到温州来绑架老板?

余贤芬:我比较好面子,如果在衢州作案,被抓到很丢人,所以就到温州来了。再说,温州人有钱,爱露富,喜欢炫耀,你看街上开的都是宝马、奔驰。

记者:为什么要把人活埋?

余贤芬:不是活埋,不过是吓吓他,这些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吓他就会交钱了。

记者:你为何从一个知名女企业家成为一个心狠手辣的绑架团伙头目?是不是与男朋友骗了你的钱有关?

余贤芬:有一定关系,我对他付出那么多,到头来却换来这样的下场,不甘心。我的资金链断了。

记者:你的团伙里只有你一个女人,那些男人都只听你一个人的话,你怎么做到的?

余贤芬:我很关照他们,吃喝玩乐都满足他们。其次,我会策划,思维比较清楚。再说,我做过生意,懂得生意人的心理。

记者:你对家人有什么期望?

余贤芬:我对不起我的女儿,我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流泪)……我希望父亲能把我的玻璃纤维厂维持下去,我出去后,还要把这厂给办下去。

来源:新民周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