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受昨天下午电视剧的影响,一个晚上都是睁着眼睛渡过。回到公司强打着精神过完了一个上午,到了下午实在是受不了。看到老大不在,偷偷的在闭上眼睡会。迷迷糊糊的睡下,忽然一阵摇晃:‘快醒醒’啊!是不是老大回来了,睡前要秋MM看到老大回来时叫我。

咦不对啊,就算秋MM昨晚唱KTV,也不可能唱到这么粗糙的声来呀,而且好像是男声哎,啊,是老大~~我死定了……

还没睁开就投降:“老大,我昨晚一晚没睡,只是打了个小磕睡而已,你不要记过啊。”“你说什么呀,陆人甲。”陆人甲?谁是陆人甲?旁边那个是谁呀?睁开一看。愣了,赫然发觉好几张大脸正离我不到数寸的距离--哇哇哇,有没有搞错?公司什么时候冒出了这么多男人?还是,我在睡梦中被神不知鬼不觉地绑架了?呆了,脑子还在混乱中……坐起来以后,顺势往四周看去--被绑架後的第一件事,要尽量收集四周有利於自己的资讯。

我的眼角一瞄,首先看见自己正坐在绿地上,心里微微错愕,再将视线放长-‘我的天!’我脱口,差点要伸手接住我暴凸的眼珠了。四周--是幻觉吧? 马匹、野地,帐蓬、大旗,以及穿著古代军装的男人们!因为我震惊到说不出话来,脑中呈一片空白状态,无法用极其优美的文字来形容景象,所以请大家自行组合以上排列,用大脑幻想一下。

陆人甲,我们可是好心叫醒你,不然你睡过头了,误了时辰,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啊!”“我……”用力眨了眨眼,再用力眨了眨眼,景物依旧在,人事也不肯离开啊。“你在对我们抛媚眼吗?”虽然我平时皮是挺厚的,但是在这种环境下,要怎么皮厚起来呢?“妈的,猪头,你认为这是抛媚眼吗??”以快要疯掉的思绪,不经意垂下视线,这一瞧,又吓死人了! 我竟然穿著跟他们一模一样的军装!!!!!!这是哪里来的角色扮演? 角色扮演的制装费很贵耶,谁要帮我付? 还是……我吞了吞口水,感觉到一股恶寒毫不迟疑地钻进我的体内。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老天,你在不在家啊,在家的话,麻烦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然后马上,立刻给我恢复正常~~~

“他发疯啦!”被我的恐怖的表情吓得躲在树丛後面,没人敢上前,显然怕极我。该怕的是我吧?是我吧!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但是面对现实还是挺重要的,也挺现实的,我半眯著眼,掀了掀唇,才低声客气问道:“请问……这里是军营?我是军人?”

“是啊,陆人甲,这里是军营,你是军人,随时为国出征,你……是不是撞伤头了?撞伤头不要紧,可不要伤到脸啊!”晕倒,一觉醒来变成军人,而且还是个女扮男装的军人,花木兰???不是吧,这么奇特的遭遇这也能让我碰上。“陆人甲,我们不得不提醒你,你再不整装,小心将军抓你把柄,逼你当他的贴身小厮啊!他觊觎你很久了,偏你不信,还当他是堂堂正正大将军呢!”

陆人甲?”我抽动嘴角,适应力极强地说道:“叫我木兰吧! 陆人甲陆人甲乱叫,乱没临场感啊!”看,有时连我都佩服自己的处变不惊。呵呵……

“木兰?”众男齐声讶道。我点点头,随口应道:“花木兰啊,可不是木兰花喔。”“可是……花木兰在那里啊—”躲在树丛後的众男,指向我的右手边,我转头一看,看见右边的军营里走来一个穿著军服的……男人? “他--就是花木兰?”我顿感不可思议。“是啊,他就是花木兰!” “啊,原来军营里有两个花木兰啊……”我自问自答。“陆人甲,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这军营里,姓花的,只有一个,就是他啊。“啊?那……那我呢?”我指著自己。“你?你当然就叫陆人甲!”陆人甲?!天啊!

狂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