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年,北大特别风行超短裙,而且一个比一个穿得短。校领导见了认为极不雅观,贴出布告欲严厉禁止。谁知布告一贴出,就掀起了轩然大波。
最先作出反应的是中文系的女生,她们在宣传栏的报眼位置写了一首打油诗:几千师生齐争吵,只因裙子太短小。具体情况怎么样,宣传栏里有报道。
第二个发表声明的是年年都亏损的校医务室,他们写道:感冒的病原体是一种病毒,“绝非寒冷”
第三个站出来并作出强烈抗议的是校女生部,她们精心制作了一大横幅,悬挂在宣传栏上,上面贴着9个吹塑纸剪成的大字:我们要解放,不要束缚。
校图书馆历来是学校的先进集体,这次自然也不甘落后,把图书馆老丢书的苦恼写在了宣传栏上:让超短裙流行起来吧,我们的眼睛需要休息。
你能写难道我不能写?食堂经过再三考虑,也在栏上涂了一句:其实短裙与排骨一样它们都会缩水。待中午休息,各系也纷纷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美术系写道:维纳斯证明适度的缺少会更加美丽。
环保系写道:难道地球变暖是假的?!
数学系写道:因为允许1米长的长方形存在,所以0。3米长的正方形存在也是合理的。
历史系写道:貂婵的美并不因吕布、关羽的不同眼光而改变。
物理系写道:布是不雅的绝缘体,空气同样也是。
法律系写道:法律禁止的只是原告由超短裙萌发的邪念,而非被告所穿的超短裙。
经贸系写道:不管校方给所有男生推销有色眼镜,还是给所有女生推销黑色长袜,我们都想入股。
生物系写道:人与猩猩的根本区别不是裙子的长短,而是看见长裙与短裙能否作不同的想象。
体育系写道:只有穿长裤的守门员,而没有穿短裤的锋和卫,还能叫足球队吗?
政治系写道:从长裙到短裙,再到超短裙,这恰恰是民主集中制最有力的体现。
公共关系系写道:降低谈判对手的目光这正是我们四年寒窗苦读所追求的。
最后,特困生联合会也耐不住寂寞,在宣传栏上写道:给我们更多的资助吧,你看,我们这衣不遮体的样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