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多纳强过十个古利特[转帖]

谨以此文献给马拉多纳,献给逝去的年代


前言:前段日子,偶尔到足球评论者的荷兰版翻看帖子,看到老狼译文里有一篇帖子,《古力特笑谈荷甲ABC》,到“M”这个字母时,他说道:“马度罗?Nee man,马拉多纳! !a, Ma-ra-do-na!!他和荷甲有什么关系?当然有!荷甲的每个球员都要以他的水平为终生奋斗目标!马拉多纳是足球史上最伟大的。而且他本人也是个很可爱的人。在意甲,每次和他比赛我都会觉得有意思。尽管我很崇拜他,但在球场上我尽力想战胜他,而且屡屡得手。现在很多年青人不了解他,但我要告诉你们:马拉多纳比十个古力特都要强!”

前几天去街上买了本《足球周刊》,里面有个文,叫《新马拉多纳,生日快乐》,我突然想起来,10月30日,马拉多纳的生日快要到了,媒体已经开始为他祝贺生日了!

情感所致,我打算试着打一篇马拉多纳的文章,回忆他的一些点点滴滴。


题记:我没有华丽的词藻,可是......我爱他,他就是一个真实的存在。

我在80年代末就开始看意甲比赛了。那时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屁孩,那时我们这个小镇也没有人关注足球赛。可是,我就是喜欢看足球集锦,都不知道每个球队的球衣是什么颜色的。那时,还不老的外婆在楼下烧午饭。为了省电,风箱一下一下的。我独自在二楼的后间对着黑白电视机。在电视上看到米兰球衣的颜色已经是93-94赛季了。

那是一个物质贫乏的年代。意甲的直播还没有,集锦每周都放。佛洛伦萨叫佛洛伦蒂那,桑普多利亚叫珊瑚多利亚。记得刚开始有一年国际米兰一直领先AC米兰夺冠,现在打开足球杂志,才知道是遥远的88—89赛季,我居然是有幸见到大国际时代的那一批人。可是一切还是模糊,那个逝去的年代,那些消失的背影。

马拉多纳,却一直在的。集锦里放得最多的一个人。印象最深的是他一次次被对方防守球员象伐木一样放倒后默默地起来重新开球,有时对裁判的判罚不满,他的可怜巴巴的眼神,标志性的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或者将手指握紧、上下摆动,使人觉得他是世界上最让人同情的人。只有野蛮地放倒他才能停止他的前进和表演。很多时候场上的那个黑衣法官也明显厌倦了,对一些粗野的动作视而不见。马拉多纳令人尊敬的另一个原因,我看过的所有镜头,他从来不会埋怨对手,无论对手对他有多粗暴。他的职业精神和体谅他人,我从未见到过相同的。

有次下半场开始,中圈开球,他接球后一脚吊向对方球门,球的角度很刁,直挂球门死角,守门员站在那里目瞪口呆。这只是场上的第二脚球。颠峰时期的马拉多纳,说是“神”也不过分,他在场上似乎没有什么做不到的。过人,传球,分球,射门,很多动作是在表演杂技,却顺其自然、毫无突兀之感。他对于整体的作用,最明显的是他的传球了。有位足球名宿曾经说过:“优秀的球员传球的线路,看台上的观众能看见的,球场上的他也能看到,并且第一时间精准地传出来。而马拉多纳一传球,全部的人都会说,看啊,竟然还有这样绝妙的线路!”

好好地看球,是90—91赛季了。那时的那不勒斯在意甲已经是落日黄昏,可是他和佐拉的双前锋依然熠熠生辉。那些经典的配合和任意球,那些报纸上他关心照顾队友、无私传授球技的事迹,都会令我感动。佐拉是个非常爱学习的好球员,他和马拉多纳一起的时间让他一生受益非浅。很多时候,我喜欢佐拉,是从他身上能看到马拉多纳的影子,一样身材同出一辙的球风。费拉拉,那个曾经的那不勒斯的年轻后卫,至今说起马拉多纳还是一脸的崇敬。可是,为什么美丽的时刻总是短暂的,我甚至来不及好好回味,他在坎帕尼亚大区的首府、因为他而被奉为足球名城的港口只踢了半个赛季。

他走后,那不勒斯一蹶不振,球员流失。后来来了神奇的封塞卡,可是只是一个防反时非常有用的球员,终究不能一人救球队于水火。征战乙级联赛、财政破产降入丙级,目前财政运转开始有良好势头的那不勒斯期待新生。毫无疑问,如果他们出现在意甲赛场,我还是那支蓝色水手的忠实拥趸中的一员。现在,能听到这个俱乐部的一点声音都能让我莫名地兴奋。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消失了。后来才知道被国际足联禁赛。再次见到他时是在94年世界杯。我想那是所有马拉多纳球迷的节日。阿根廷世界杯预选赛0:5惨败给拥有阿斯普里拉、林孔和巴尔德拉马的哥伦比亚,整个国家都在呼唤马拉多纳。他出现了,在淘汰澳大利亚的生死战中出现了。然后就出现在了美国。光看前半段,那支拥有球王的队伍是阿根廷历史上最好的国家队,三条线强盛得令人无语。所有的语言都好象失去了意义。5:0,希腊的防线象是纸糊的。小组赛首轮,他进球后朝场边的摄像机镜头咆哮的那一刻,世界上所有的球迷都见证了他的回归。是的,看看吧,他身后随他跑过来的,第一个是巴蒂,后面的还有雷东多,他们还年轻,正是他们长发飘飘的年代,正是长发飘飘的阿根廷,正是在中国拥有成千上万支持者的阿根廷国家队的球迷的节日。

2:1力克尼日利亚,他助攻风之子的那一球真是漂亮。任意球快发,卡尼吉亚心有灵犀地插上带球打门中的,“稚嫩”的非洲雄鹰们一脸的茫然。除了鼎盛的球员构成、核心球员和完美的技战术,阿根廷人还能依赖马拉多纳这个“老江湖”的经验呢。那时,我虽然不会说阿根廷就是冠军,可是坚信,这支南美的球队肯定走得很远很远,远到玫瑰碗大球场吧。

可是,我是多么不幸运的一个人呐。早在马拉多纳进入美国,他的肆无忌惮的言论,美国报纸已经公开把他列为不受美国人欢迎的人物。当对他单独的突击药检成阳性,他被驱逐出了这个国家,没有了凝聚力的蓝白球衣的军团迅速告别了世界杯的舞台。从此我痛恨美国,痛恨这个龌龊的、睚眦必报的国家。然后是无休止的禁赛。马拉多纳开始了又一轮的磨难。可是,他当时已经33岁了,禁赛4年,事实上他已经提前告别了足坛。我的马拉多纳,我等来的就是这样一个大起大落的结果么?你可以说这就是人生,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现实。这样的现实未免太残酷了。

(我的手有些颤抖。点起了一根烟,静静地抽了一口。)

然后,复出的时候是在纽维尔老男孩,他是球员,接着又当教练了。呵呵,他的执教成绩惨不忍睹。他是天生的球员,可是不是天生的教练。他的性格不适合当教练。他拜访古巴,是卡斯特罗的嘉宾。他头戴格瓦拉的帽子和古巴最高领导人合影。他的私生子跑到阿根廷见他,他拒之门外。他和这个私生子的母亲官司打输了他拒绝交赡养费,他说意大利法律对他这个阿根廷人无效。可是他私底下还是托人把钱交给他,说不要说钱是他给的。去意大利,这个儿子来看他,他和他一起呆了很长时间,但是要别的人也在。他的儿子长得真象他,也天生能踢一脚好球。

他在本国做节目嘉宾时透露86年世界杯给巴西球员“掺了药”的饮料,导致布兰科等人场上头晕目眩、提不起劲的事实。他公开说一辈子不踏进美国的国土。他接连去古巴度假。他周游各国。他和妻子的经济官司缠身。他放纵私生活和食欲。他的减肥计划似乎从来没有成功的希望。

突然,有那么一段时间过后,他回来了。带着一个做球员时相似的身体。“清秀”的马拉多纳,真是久违了。他的减肥居然成功。发誓他六个月没有碰过毒品了。他说要感谢克劳蒂亚和女儿们。他的“十号之夜”是阿根廷收视率最高的节目。


后记:我没有看过他用“丑陋”的上帝之手和“美妙”的世纪最佳进球击败过英格兰人,也没能完整地看过他一人把阿根廷带入意大利世界杯决赛的神奇“连续剧”,对他“草根”博卡对抗“高贵”河床“的英雄业绩不发表意见。我只能把我对他的回忆串连起来。我爱这个真实的马拉多纳。因为他是“凡人”。一个球场上有神奇演出的“凡人”,代表着一个普通人的球星梦。

不过,最爱的和最值得怀念的还是那个球场上的马拉多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