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开 [原创]

昨日黄花 收藏 35 1391
导读:栀子花开 [原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栀子花开

    眉儿来信了,眉儿娘看着信高兴的不得了:眉儿去年上了大学,这个月她放暑假要回家了。
    眉儿是秋天的生日,生下她的第六天傍晚,眉儿爹接眉儿娘和闺女出院回家,一进门就见小院的瓜豆架子和院墙上爬满了白色和马兰花色的眉豆花,墙根那几株蔷薇花也开得正艳。一抹斜阳照在那一蔟蔟粉嘟嘟的花冠上,把个小院映得姹紫嫣红热热闹闹煞是好看。眉儿爹说:“咱闺女就叫眉儿吧。”眉儿娘揭开怀里的花布被,看看熟睡的小闺女那张红扑扑的小脸,又看了看满架子满院墙的眉豆花和蔷薇花:“她爹,咱眉儿长大了准是个俊闺女。”
    耕种收割,秋去冬来。庄稼日子过的快,一晃二十年过去了,眉儿上了大学。庄户人家要供个大学生不是件容易事,眉儿上重点高中那几年的学费杂用就把家里的积蓄花了一半。该去大学报到了,眉儿知道家里没攒下多少钱,怕爹娘着急,她对爹娘说:“爹娘别犯愁,放寒暑假的时候我做家教打两份工挣钱交学费。”眉儿娘笑着说:“眉儿,我和你爹的身子骨还结实,都能下地干活。昨个你爹上村委会商量着包了两亩山地,等春天栽上树苗,夏天就能卖钱了,你只管好好念书去。”
    眉儿放暑假回来了。早晨六点眉儿就被窗外无花果树上的画眉鸟啾啾的叫声吵醒了。她起身到院子里的压水井压出半脸盆凉凉的山泉水洗完脸,听听家里静悄悄的没动静,就喊了声:爹,娘。就听眉儿爹在街门外应着:“眉儿起来了?”眉儿迎出大门外,她爹扛着一捆树苗上山回来了。“爹,俺娘那?”“你娘推上小车坐了进城的汽车赶早市去了。”这一夏天,眉儿的爹娘每天清晨三点就起身,上山摘上两篓子半开没开的栀子花苞、摘上一篓子眉豆进城赶早市。
    第二天一清早眉儿就起身跟着爹娘上山了。眉儿家的两亩山地栽满了栀子花幼树苗。正是栀子花开的季节,远远看过去半坡的花蕊一片洁白,栀子花的清香随着晨风飘满了半座山。眉儿走进齐腰深的栀子花从,摘着朵朵半开的花苞轻轻地放进兜起的围裙,装满了一兜走到地头,再一朵朵的轻轻放进一尺多深的大柳条篓子里。两个时辰后,两只柳条篓子装上了大半篓栀子花苞。
    眉儿爹和往日一样去几个村赶集卖栀子树苗,眉儿跟着娘用小车推上两只篓子去村头上了进城的班车。司机在班车顶上捆结实了大家的小推车和装瓜果的柳条篓子。车上坐满了进城的乡亲们,娘说这几年乡亲们眼界开阔了,进城的班车也方便,大伙常把自己家地里吃不了的蔬菜瓜果带进城里的早市去卖几个零花钱。
    早市上人来人往,整条马路上到处都是叫卖声和讨价换价声。眉儿和她娘放下手里的小推车把柳条篓子摆上了摊位,眉儿娘撩起衣襟上的手巾擦着额头的汗喊了声:“卖栀子花了,五毛钱两朵闻着香喝着清口的栀子花。”
    眉儿娘揭开盖在花苞上的那块洁白的湿布,露出了绿蒂白苞的栀子花。赶早市的人们听见喊声围过来,你两朵我四朵的递过钱提着装着栀子花的小塑料袋买菜去了。天亮了,摊位旁的马路上,上班的人们逐渐多了起来,上班的姑娘们穿着各种款式的裙子走得匆忙。眉儿看看走路的姑娘们,转身去不远处的小店买来一瓶矿泉水倒进自己喝水的玻璃杯,在玻璃杯里放进了两朵栀子花,眉儿娘又拿起一朵栀子花,用细线栓住花蒂把花挂在眉儿的衣扣上。
    眉儿微笑着看着上班的姑娘们,她擎起装着栀子花茶的玻璃杯亮开了甜甜的嗓音:“五毛钱泡一杯清香的栀子花茶,解渴养颜唇齿留香。”这一声引来了赶路上班的姑娘们,眉儿娘笑盈盈的忙活着收钱,眉儿利落的把栀子花装进塑料袋递给买花的姑娘们,夏日里的晨风吹动着眉儿的衣襟,那朵系着细线的栀子花随风舞动着,路边的芙蓉树条拂过眉儿和她娘两张笑脸,芙蓉花粉红的花蕊映着她们身上洁白的栀子花。眉儿那双眼睛笑得像弯弯的眉豆荚。
   太阳照到东边半空了,眉儿和娘提上空空的柳条篓子坐车回了家。
    开学了,眉儿带上卖花卖树苗的钱回学校交了学费,几天后眉儿又来了信,信上说:“爹、娘,寒假俺就不回家了,老师说要帮眉儿找份临时工作打工挣点钱。等明年夏天俺还回家和娘一起去城里赶早市卖栀子花和眉豆。”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