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峰(独白):很多年之后,我有个绰号叫做西毒,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甚么叫挤不上地铁,我不会介意他人怎样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会挤地铁。

欧阳峰(独白):今年玉黄临太岁,到处都有地铁挤,有挤地铁的地方一定有麻烦,有麻烦那我就有生意.我叫欧阳峰,我的职业是替人解决麻烦,就是帮助别人挤上地铁。

欧阳峰(自言自语):看来你的年纪也有四十出头了,这四十多年来,总有些地铁你是不愿再提,或是有些地铁你不想再见,有的地铁曾经对不起你,也许你想过要挤上它们,但是你不能。哈,又或者你觉得不值,其实挤地铁,很容易。我有个朋友,他的技术非常好,不过最近生活有点困难,只要你随便给他一点美元,他一定可以帮你挤上那辆车,你尽管考虑一下。其实挤上一辆12分钟一班的地铁不是很容易,不过为了生活,很多人都会冒这个险。

欧阳峰(独白):地铁通车之后,我离开了203,开始了另一种挤车生活。

欧阳峰(独白):七点正,头班车。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有一个人来找我麻烦,他的名字叫黄药师。这个人很奇怪,总挤不上这趟车,这习惯已经维持了好多年。

黄药师:不久前,我遇上一个人,送给我一坛酒,她说那叫"醉生梦死",喝了之后,可以叫你挤上任何一趟的地铁。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她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上班挤不上地铁,如果每一趟都可以挤上,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那你说这有多开心。这坛酒本来打算送给你的,看起来,我们要分来喝了。

欧阳峰(独白):对于太古怪的东西,我向来很难接受,所以这坛"醉生梦死"我一直没有喝。可能这酒真的有效,从那天早上开始,黄药师开始挤上了很多我都挤不上的地铁。

黄药师:能不能请你去挤一下地铁?
盲剑客:我今天只想坐203。
黄药师:我以前好象见过你?
盲剑客:何止见过,你曾经是我最好的对手,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啦。你来这儿干什么?
黄药师:前不久,我遇到一个人,她送给我一坛酒,她说叫“醉生梦死”,喝了之后,不管什么样的车都能挤上了。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我喝了之后发觉真的很有效,不知你有没有兴趣试试?
盲剑客:你知道地铁跟203的分别吗?地铁,越挤人越多,203会越坐人越少。
黄药师:我们还会再见吗?
盲剑客:不会!

盲剑客(独白):我曾经发过誓,如果再让我碰到这个人,我一定会挤开了他。但是我没有这样做, 因为我见他的时候,203已经不用再挤了。

慕容燕:我想你帮我挤上一趟车,它的时间是7:48。
欧阳峰:这趟车是当今数一数二的挤,我看想挤上并不容易。
慕容燕:只要可以挤上它,我不惜任何代价。但我有一个条件,我一定要坐到座位上,而且是最靠门的一只。
欧阳峰:你为什么这么的执着?
慕容燕:因为我要上班,它正好让我不会迟到。
欧阳峰:如果你挤不上这趟车,我一定帮你挤上下一趟。
慕容燕:不行,再等12分钟太久了,我一定会迟到的。
欧阳峰:我尽力吧,不保证一定成功,我尽力吧。
慕容燕:我们一言为定。你千万别后悔,要是你后悔的话,我今天一定又迟到了。
欧阳峰(独白):结果我扒开车门才勉强上车,他连站台都没挤上。

慕容嫣:我哥哥是不是找过你?
欧阳峰:你哥哥是谁?
慕容嫣:他的名字叫慕容燕。
欧阳峰:他好象来过。
慕容嫣:他是不是要你帮他挤上一趟车。
欧阳峰:我忘了。
慕容嫣:要是你真敢帮他,我一定会杀了你。
欧阳峰:你哥哥出手阔绰,不答应他岂不是损失太大?这年头这么舍得花大钱挤车的人,不多。
慕容嫣:只要你不答应他,我可以付你双倍价钱来补偿你的损失。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得帮我挤上那趟车,就是我哥哥慕容燕要上的那趟。
欧阳峰:你兄妹俩的感情真怪,你真的这么憎恨你哥哥吗?
慕容嫣:对!因为他不让我挤地铁,他觉得我是无论如何挤不上的,只有去坐坐203。所以,我一定要挤上!

慕容燕:我妹妹是不是来找过你?
欧阳峰:不错。
慕容燕:不要对她有非份之想,否则连我都不再来挤地铁。
欧阳峰:你挺关心你妹妹的。
慕容燕: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只不过想保护她。她来找你做什么?
欧阳峰:她叫我帮她挤上一趟地铁,时间是7:48。
慕容燕:我不会让她挤地铁的,除非我死掉
欧阳峰(独白):那天早上,那个女人一直挤不上地铁,也不肯再去换203。我看见她这么惊慌,就给她喝了一点酒,后来她就挤上了。

慕容燕:你把我妹妹塞进哪趟车了?
欧阳峰:为什么你这么肯定我帮了她?
慕容燕:我知道她曾经来找过你,之后就没有人再见过她坐203了。
欧阳峰:有天早上她来找我,她说她要挤上地铁,求我帮助她,后来她自己就挤上了。她不是上班去了吗?
慕容燕:笑话!她要是能挤上地铁的话,当年为什么不肯去挤203,只坐黑车。

欧阳峰(独白):一个人上班迟到,或多或少会找个借口掩饰自己。其实慕容燕、慕容嫣,只不过是同一个命运的两个人,在这两个后面,反映着一个严酷的现实。

欧阳峰(独白):那天起,没有人再挤得过慕容燕和慕容嫣。数年后,一号线上出现了一对奇怪的乘客,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只知道他们喜欢乘最挤的那班地铁。他们各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分别叫独孤和求败。

欧阳峰:7:36?7:48?
慕容嫣:告诉我,你最喜欢挤的那趟车是几点?
欧阳峰:偶随便啦。

欧阳峰(独白):以前也有人这样问过我,但是我没有回答,换了是黄药师的身份,我觉得这几个字其实并不是很难说出口。
欧阳峰(独白):那天早上挤车的时候,我又感觉到有人摸我口袋。
欧阳峰(独白):我知道它想偷的人不是我,它只不过当我是有钱的一个人,我有何尝不想呢?
 
欧阳峰:你找我?
孝女 :我想找人替我弟弟报仇。
欧阳峰:他出了什么事?
孝女 :礼拜天他来这里做客,顺便看看房子。多看了几套,错过了末班车,就住下了。第二天早上他乘了地铁,没想到……,平时他很少乘车,结果现在躺在医院里了。
欧阳峰:官府不管了吗?
孝女 :因为一号线北段每天都出这种事,官府也不屑追究。
欧阳峰:你出得起多少钱?
孝女 :我家里很穷,根本就没有什么钱,只剩下这篮鸡蛋,和一辆上海产的凤凰26,这辆小破驴是我娘亲生前留给我的嫁妆。
欧阳峰:如果你有心替你弟弟报仇,你要筹一笔钱,没有人会带着一篮鸡蛋上地铁,也决不会为了一辆旧自行车去得罪一号线北段的乘客。报仇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看我长得这么瘦弱,我劝你死了这条心。以为我挤地铁有瘾?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我在彭浦上班,走着去也不会来乘地铁。明白我的意思吗?

欧阳峰(独白):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要为弟弟报仇,还是想每天挤一下地铁锻炼身体。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在别人来看是瞎轧闹猛,她却觉得很重要。

欧阳峰(独白):往后的几个晚上,我做的是同一个梦,我梦见我又在挤203了。我忽然间想起,原来我已经有很多年没回去乘203了。
欧阳峰:踩着我了,你的眼睛有问题吗?
盲剑客:从小我的眼睛就不好,大夫说我三十岁就会目中无人。
欧阳峰:你今年贵庚了?
盲剑客:刚好三十岁。
欧阳峰:那就难怪了。
盲剑客:每天的7:30,乘203的人就特别多,我想在座位被占完之前,再去占一个,可惜座位已经占完了。
欧阳峰:几个月之前我有个朋友在这里遇见了一位故人。听说那人一直在找机会跟人比赛挤203,可惜那些挤203的高手都去改挤地铁了。
盲剑客:听说以前203上有一个人的上车的速度很快,不知道他在不在。
欧阳峰:你找他干什么?
盲剑客:想看看是他上车快还是我上车快。

盲剑客:我就不应该约你来比赛。
乘客甲:你现在后悔太晚了。
盲剑客:上后门行吗?
乘客甲:不行!要上,就上前门。
(盲剑客一下子挤走乘客甲)
盲剑客:你误会了。我说我不该约你来是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说我去上后门,你偏要我上前门.
欧阳峰(独白):他虽然是一个只坐203的乘客,但他的挤车技术很不错。

欧阳峰(独白):花什么时候开是有季节的,下一趟地铁什么时候到却没有人知道。地铁每天都在误点,我发现它越误越晚。虽然每天中午的班次都很准时,但我知道,上下班高峰时候等12分钟根本不够。

盲剑客:可以再请我去挤一次地铁吗?
欧阳峰:你今天这么有雅兴?
盲剑客:我怕明天没机会再挤了。

欧阳峰:我想下趟地铁,要晚十分种才会到,我帮你准备好了“红牛”。
盲剑客:有没有“红牛”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欧阳峰:你已经没力气了?
盲剑客:希望下趟车运气会好一点。如果快关门时我还没挤上,麻烦你帮我推一推屁股。
(临准备上车前还是狂喝了一箱“红牛”)

盲剑客(独白):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但我不能控制自己。我上车的时候,感觉所有的人都冲我挤来,我觉得自己进了一架巨大的绞肉机,这里的没一个人最后都会成为肉馅,和在一起。
盲剑客(独白):我以前听人说过挤地铁时如果凝神息听的话,别人骨头碎裂的时候像过年放鞭炮一样,很好听,想不到第一次听到的是我自己骨头碎裂时的鞭炮声。

欧阳峰(独白):那天之后,那位盲剑客再也没有来过,他是为挤地铁而来的,但是他到死也没有挤上地铁

欧阳峰(独白):这人的名字叫洪七,他是的技术很好,力气也很大,但他喜欢穿笔挺的西装。我知道他可以挤上7:36到8:12间的任何一趟地铁,但是他一直都怕西装被挤皱,所以总在车门口挣扎。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刚从乡下出来。

欧阳峰:我知道你很能挤。其实我留意你很久啦。我看见你挡在那车门前,半天也上不去,看你又不象是生病。你这种年青人我见的多啦,穿一点小西装就怕皱怕脏,其实穿西装挤地铁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穿了西装,有很多趟车可能就挤不上了。你不想迟到吧?又怕西装被弄脏,更不想被别人挤皱,你怎么挤地铁?穿得再好也没人让你,要自己挤的。我这件外套很适合你,既可以帮你保护西装,又可以让你充分发挥优势,顺利上车,你有兴趣吗?你呀,考虑一下,不过要快一点,你知道,下趟车再挤不上会迟到的。

洪七换上外套没多久,8:12的车就进站了。在他准备去挤之前,我替他脱下了他的西装,因为有穿着的和不穿着的西装,挤车时的心理压力绝不相同.
欧阳峰:洪七?他走了,我想他不会再穿西装了。

欧阳峰(独白):别以为要挤上一辆空地铁是很容易的事,越是空的地铁越难挤,因为每个都觉得这趟车一定能挤上。

欧阳峰:这趟车已经停了十分钟了。
乘客乙:站台上每个人都在往上挤,有什么办法!难道要我连空车都挤不上吗?
欧阳峰:嘻,谁说不行啊,总有挤不上的嘛。
乘客乙:我丢不起那人!
欧阳峰:我曾经象你一样,以为挤上空车很容易,以为随便用点力气就能上,谁知道等我被关在门外才发觉,站台上还有一大半人被留下了。
欧阳峰:你天天来找我也没用,车挤,我也帮不了你,你回去想想别的办法吧。
孝女 :我求求你啦。
欧阳峰:你求我是没用,我只不过是一个老百姓,要求的人是政府。

欧阳峰:为了不挤地铁而失去市中心买了一间小阁楼,值得吗?
洪七 :不值得!但是我没办法,小阁楼本来我不想买的,但是我买不起更好的房子了,又实在受不了每天挤地铁。我以前把房子买在着里是因为有地铁,有地铁上班就方便,从来不会想什么挤车、晚点、停运之类的事。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会住在这里。直到地铁通车,我才发觉我错了。现在,我很失望,我觉得每天挤地铁的人,已变得毫无人性了,没有了道德,只有自私,还不能穿小西装。我不想跟他们一样。我知道这绝对不是他们的错,政府无能,使得百姓遭罪,百姓衣食不得自保,疲于奔命时,哪有道德可言?

洪七 :以后我再也用挤地铁了。
欧阳峰:不一定要用挤地铁,坐203也能上班。你不过是觉得203太破了,这也没什么,好歹有时也能坐到座位。怎么,后悔把这里的三室一厅去换了那小阁楼了?要是为了这个就后悔,为什么当初你又要离开呢。
洪七 :后面趟地铁会不会更挤?
欧阳峰:会!——也许不会。

欧阳峰(独白):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看见一趟有点挤的地铁,就想知道后面那趟是不是会空些。我很想告诉他,可能错过这趟去挤后面那趟,你会发觉没有什么特别空,回头看会觉得这趟更空些。但是人们不会相信,以他们的性格,自己不试试是不会甘心。

(三年后,洪七住房拆迁,由于买的是使用权,只得到几万块钱的补偿,买卫生间都不够。由于对政府不满,在BBS上发了几篇檄文。单位领导以看贴不回为名炒了他鱿鱼,不得已加入丐帮,终成丐帮帮主,号称北丐。)
 黄药师(独白):我很不喜欢挤车,我更不想挤地铁,因为我明白挤不上的永远是最需要挤上的那些人。每次搁着车门凝望着她和那小孩子,我知道她心里在想下一趟车是不是会空些。我很妒忌那小孩子,我不敢想每天上班迟到的结果是怎样的,结果我伤害了很多人。

黄药师:我一直以为你会多帮百姓办点事。
政府 :百姓从没说过有什么不满意。
黄药师:有些话不一定要说出来。
政府 :我只希望他们克服三五年,他们都不肯,他们太刁民了,既然是这样,我不会让他得到。

黄药师(独白):如果百姓和政府可以分胜负的话,我不知道政府是不是赢了,但我很清楚,从一开始百姓就输了。
政府 :你知不知道现在对我来说什么最重要?
黄药师: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的官位子。
政府 :我以前也这么想,但是看着我的财产一天天胀大,我知道百姓早晚会双规我。办不办实事我觉得什么都无所谓啦。以前我认为当官很重要,因为我觉得有官就能有钱,现在想一想,钱和官其实是一体的。我一直以为我当官为钱。直到有一天才知道自己错了,现在是为钱当官。
黄药师:百姓相信你,才把希望交给你。
政府 :百姓太老实了。

(六年后,黄药师隐居崇明岛,号东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