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期——感动中的美丽,那些在军评的日子

    来军评有一些时间了,记得刚认识大勇的时候是在环球的群里,大勇问我你当斑竹没有,我说没有,我还在这混着呢。他说那你来军评吧。于是我就稀里糊涂的来到了军评。

    我们军评的版主都在一个qq群里,这里面的气氛既亲切又活泼,总是热热闹闹,大家亲如兄弟。这里每天都充满了笑声,大家都喜欢戏谑玩笑,大勇便成了大家每天固定调侃的目标。我们是一个团结的集体,我们总是每一个快乐都和大家一起分享,每一份忧愁都和大家一起分担。每当有新的兄弟加进来,大家都会热烈欢迎。

    军评里面人才很多,还有一些现役军人。鲨鱼还是全国大学生辩论赛团体第二名的成员,后来鲨鱼去了美国,我们都很难过,大勇说版主的位子会一直给他留着,鲨鱼也答应在那边安顿好就会再回铁血和我们一起。

    代代是报社记者,后来这小子抛下我们当演员去了,来请假的时候说找了编剧找了导演,就差他这个领衔男主角了,我们都后悔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让他多签几个名,万一要是哪天他成了影视歌舞A五栖国际巨星,我们也可以帮他卖卖黄碟沾沾光啊。代代走后大勇非常不服,他说:论性感与容貌,我比代代强那么一点点,怎么没有导演来发现我呢,甲甲建议到:别灰心啊,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去演动物世界嘛。大勇暴汗。

    晚稻是军评里的统计员,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我们有烦恼的时候她总会在第一时间发来安慰的语言,结果把我们惯坏了,心情不好就直接在群里叫:晚稻在吗?

    装装是个捣蛋鬼,有次仿冒晚稻的ID注册了晚稻2OO5的帐号,逢人就嚷嚷:看看我的帐号,拉风吧,快去看看啊,我们都很奇怪他注册的帐号怎么可能跟晚稻的一模一样,结果去看了发现这家伙把数字00改成了字母OO,还真是以假乱真,不过就是工分惨了点,才几个工分,估计能把晚稻气个半死。

    军评还有很多兄弟,比如千年虫,做图高手,有次我们乘他不在,把他在某次行动中描述成身受重伤,住进了BT医院;后来又偷偷把他评为军评首席马夫,估计他现在想起来都会暴汗终身。香蕉,一个大才子,恶搞很有想象力,天马行空。甲甲,身上每个细胞都装满了幽默的蛋白质。冬虫,军人,胖乎乎的脸蛋,总是用一双闪着绿光的眼睛凝视着远方,特有内涵的那种。阿拉雷,老是抱怨我们把他的的名字写错,其实我们是故意的,以体现军评对少数民族的热爱和优待。天下,虽然不是版主,却总愿意为我们分担责任。酒鬼,我总感觉他像个诗人,尽管我一向觉得一般人看不懂的诗肯定是好诗。姬姬,一个“单兵用燃药推进剂非制导型身管类自动击发轻武器”专家。还有点大,一个可爱的女孩,她喜欢我们叫她水大,可我们一致认为:叫她点大比较有满足感。

    最后说说大勇,大勇是一个好领导,也是一个好朋友,他坦率真诚,幽默风趣,乐善好施,总是帮这个做做图片,帮那个做个印章,还把自己的签名图片,都打上“江泪之印”“小涯之印”“高山之印”,弄得高山哭笑不得,看着这家伙满屁股都是印章,说了句:这小子厉害啊。

    大勇是军评最尽职的人,每天早上我在公司打开电脑挂上qq,首先看到的总是他在群里的留言:楼下那只傻鸡又叫得心烦,天亮了,睡觉去鸟。然后到了中午,他又活蹦乱跳的上来了,问上一句,谁在打扫卫生?或者是亮一个头发飘逸,风度翩翩,极其有型的猪头图片,令人忍俊不禁。到了晚上,我基本上都是第一个下线的,下线前总会抛出一个堂皇的理由:谁叫我是帅哥呢,帅哥有时候也是要靠脸蛋吃饭的,睡眠不好影响容貌哦,大勇会说:你少恶心我一次你会失眠啊?要是某一天我睡晚了点,他又会说好像你小子休息不正常啊。

    大勇非常爱玩,他的flash图片总是很多,发得整个群都是,我们就骂他刷屏。他也爱发贴,我们常开玩笑:有灌水处就有大勇勤劳的身影。大勇发完贴后如果是精彩的帖子还不忘嘀咕一句:这么好的帖子怎么就没人给我加精华呢,不行,我找高山要个精华先。

    大勇是个急性子,说话有时候很冲,但绝无恶意,久而久之我们也不当回事。大勇还怕罗嗦,要是谁唧唧歪歪的话,他就会皱着眉头说,怎么又来了个唐僧。记得有次群里加了个mm进来,我们都怀疑她是男的,一个劲的拿她开刷,气的她要哭,大勇看不下去,说都给我干活去,谁要是再吵,我就踢谁出去。结果没过两分钟我们又和她开火了。

    群里的兄弟都喜欢劫富济贫,整天嚷嚷谁的金子多,大勇的金子不少,看得兄弟们眼馋,每每成为打劫的对象,打劫多了,他就会唠上一句:我决定了————,弄得兄弟们真以为他赈灾放粮,蜂拥而上,可他话锋一转:我把你们全开了。

    记得我们几个版主说要成立内参编辑部,大勇第一个赞成,又是联系高山又是帮我们出谋划策。在内参编辑部的讨论群里,我们和大勇一起调侃高山,扯东拉西,说得高山望风而逃,临走的时候大勇还不忘总结一句,这个高山还行,没被这帮小子侃晕。

    后来军评被迫改版了,我们都很难过,那两天晚上大家都一起熬夜,晚稻忙完了环球改版的事,还过来帮我们的忙,我做得慢,冬虫也过来帮我。

    再后来经过大勇和众多兄弟的努力以及高山的帮助下,血狼兵团终于成立了,在血狼总部的qq群里,大勇把自己的名字改成“血狼小兵”,在总部东悠悠,西晃晃,挨家挨户串门,碰上了总装备部部长,死缠着人家给他个职务,总装备部部长不明就里,真把他当小兵了,训斥到:严肃点,你一个小兵怎么跑这里来,你是谁介绍来的?一边去,没见看我很忙吗?大勇说我是来当官的。总装备部部长:去那里的BBS看一下军籍管理,并且填写一分交给铁卫参谋长。大勇说:这个不是吗?总装备部部长:建议你去征兵部报到。大勇问:为什么啊 ?总装备部部长:没事少说话好吗 ?你谁呀?我们在旁边爆笑不止。后来大勇又缠上空军副军长,空军副军长问他搞什么明堂?他说要官当。空军副军长暂时性的任命他为空军某师某大队D中队队长,问他接受么?他问是啥官啊。军长说:少校。他说:白拿中队长不当干部啊 。又问配秘书么?空军副军长汗死。

    现在,我们这里出了点问题,大家都很气愤,也很迷茫,但是我们一直在坚持,因为我们是一个集体,这里有我们的心血,有我们的努力。

    我要感谢大勇让我认识了那么多军评的兄弟,感谢军评让我领会到在铁血这个虚拟的世界里,也有兄弟情,朋友义,每当有一个兄弟得了精华,我们都会高高兴兴去分享,若是有兄弟被欺负了,我们都会义愤填膺,尽力帮助。在这里其实什么权利都是摆设,不再重要,兄弟情意才是最值得珍视的。

    最后我要说,军评的生活是我在上网以来最难忘的经历,如果下辈子我还能上铁血,我还要来军评做大家的兄弟,做大勇的小兵。


                                                                                   铁血内参八部
                                                                                    2005.10.31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