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口出狂言,不仅遭到欧美国家的强烈谴责,而且遭到联合国安理会的谴责。然而,艾哈迈迪-内贾德不仅没有认错,而且认为自己的言论是正确合理的,反映了全体伊朗人民的心声。伊朗人就这么憎恨以色列嘛?几年前以色列驻华大使馆公使就曾问我:“我们到底哪里得罪了伊朗?”
昨天晚上,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做客中央电视台“国际观察”时说:伊朗与以色列之间没有根
本的利益冲突,如果伊朗放弃要除掉以色列的政策,两国关系可以发生变化。嘿嘿,这是以色列梦寐以
求的!
伊朗与以色列真的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吗?
伊朗与以色列本来曾经是非常友好的战略盟友,两者曾经是美国钳制中东的一把钳子上的两片,一
东一西,正好遏制了整个中东,伊朗号称“波斯湾宪兵”,以色列自然是地中海东岸一霸,夹住中东的阿拉伯人大气不敢喘,就连萨达姆也不敢轻举妄动。那个时候,美国人还用得着自己亲自往中东出兵吗

问题就出在不守信用的霍梅尼身上。在法国巴黎,霍梅尼曾承诺将保持与美国的友好关系,但回了
国,伊斯兰革命成功了,霍梅尼不愿意给美国人作走狗。于是,美国的大使馆就被占领了。美国在中东的钳子立即少了一片,再也无法钳制中东了。美国好不容易看中了萨达姆,支持他进行两伊战争,希望伊拉克赶紧弥补伊朗的空缺,但这个萨达姆偏偏不争气,游离于美国与苏联之中。两伊战争结束,美国只好改变方式,使用“东遏两伊、西促和谈”,做一把新钳子来钳制中东。本来还很奏效,可这个惹事
生非的萨达姆一直不安分,既然不安分,钳制就没有必要了,重锤就来了,于是就有了海湾战争。
霍梅尼既然不愿做美国的钳子,还需要钳子的另一片吗?既然已经与美国翻脸,还能与美国的走狗
友好嘛?除非以色列与能伊朗一起造美国的反,但以色列可能吗?正如以色列人自己的说,以色列就是美国的一个州啊!没有美国,有以色列吗,以色列与伊朗可大不一样!面临这种情况,霍梅尼不反以也
是不可能的。
最根本的是,伊朗人也要做大啊!以色列人不要忘记,曾经统领中东的是波斯帝国,就连以色列人
还是波斯帝国的居鲁士解放的。而如今,以色列人却占领伊斯兰的圣城耶路撒冷,穆斯林朝拜都不自由,伊斯兰教的最初朝拜圣地并非麦加天房,而是耶路撒冷的圣殿。既然伊斯兰革命的大旗已经举起,当然不能不以解放圣城与圣殿为目标。伊朗人还想去耶路撒冷圣殿去朝觐呢!因此,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不久,就有伊朗人说一定要把革命的旗帜插到耶路撒冷去,要将以色列人赶进地中海里去。因此,伊朗只要还高举伊斯兰革命的旗帜,就无法承认以色列,就无法不与以色列为敌,除非以色列放弃耶路撒冷

新的国际形势下,伊朗要么成为过去的伊朗,要么成为今天的伊拉克,但伊朗人不愿意啊,伊朗人
说:做了走狗,你的一切都是狗主子的了,那广袤的疆土啊,丰饶的资源啊,还有那帝国梦,……,怎
么办?
伊拉克已经趴下了,下一个目标就是伊朗,否则伊朗核问题怎么这么热乎!但是,波斯湾是石油库
,原油每天需要从波斯湾一个小小的霍尔木兹海峡通过,美国人不敢轻易对伊朗下手,如果真的动武了,伊朗人破釜沉舟,将霍尔木兹海峡封锁了怎么办?这可只需要一艘万吨巨轮就可以封锁的。有一个小道消息引人注目,美国石油财团早在伊拉克战争之前就计划将来从伊拉克建一条输油管到以色列(别忘了,从伊拉克到约旦的油管是现成的),这样原油不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从波斯湾流到地中海了吗?欧美国家也就不需要绕道好望角或苏伊士,直接在地中海接油就行了。嘿嘿!一旦油管建成了,再收拾你伊
朗,咋的!
以色列啊,以色列!伊朗怎能不恨你呢!以为艾哈迈迪-内贾德说着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