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入魔

    初六日,惊蛰,春雨绵绵。
    
     这是我第一次遇见她。
    
     其实出门前就隐约觉得这次远行会不同寻常,因此没有用飞行之术,而是选择了步行。
    
     我想会会这个女子。
    
     哪怕碰到的是大罗金仙,我也与其躲避,宁愿交锋。这是我向来的性格。
    当我是看守潼关的小吏时我已经是这样了,成为散仙后我也依然故我。
    
     700年来我的性格从未改变。
    
     心之所至,情之所衷。
    
     这是700年前,我与李耳秉烛夜谈时说的
    
     现在想来,这句话说的可真好啊。
    
     他要我清心寡欲,潜心修道;说这样才能上窥天道,达到天人和一的境界。
    
     我回答他心之所至,情之所衷。
    
     他楞了半响,然后拿起酒杯,浮一大白。
    
     清心寡欲本身就是对天道的误会,上天降人入凡尘本来就是要让人体会世间百态,尝便酸甜苦辣。能入世方能出世。即便你清心寡欲,潜心修道那也是对天心的亵渎。就好像父母为儿女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儿女却只看不吃,岂不是糟蹋了父母的一片苦心?
    
     说完,我停了停,看了看窗外。窗外的夜色很好,月光挥洒进来,照得我的长袍如黄玉一般;有风微微吹过,衣袖轻轻抖动。望着窗外墨色天空的疏星郎月,我有些出神地喃喃自语:“寻道,这就是道啊。”
    
     然后我转过脸,对着正拿着酒壶的李耳一字一句道:“万物自然,道不外求”
    
     哐当一声,李耳拿在手里的酒壶掉在了地上。
    
     李耳久久的注视着我,然后长叹一声,无奈的说:“你赢了,可我也没输;天心难测啊,罢罢罢,你我道不同,还是各自修行吧。”
    
     三天之后,他给了我一本《道德经》飘然而去;从此不知所踪。
    
     一年后,我有了一个儿子,我给他取名庄周;我把《道德经》留给了他,然后,我开始按照自己的方式开始悟道了。
    
     这一悟,就是700年。
    
     这是我700年第三次入世,前两次,我收了两个徒弟:一个是张道陵,另一个是张角;这两个徒弟,都让我很伤心。
    
     今天,天气真的很好。
    
     春雨很柔,落在青色的长袍上,绵软得如同女子的手,很舒服。转过山坳,就看见她站在路上。前面,有条因为雨水才出来的小合,不深,但很急。
    
     她穿着淡兰色的依杉,在充满雾气的山涧显得极其淡雅清爽。油伞下她的身影婀娜多姿。我从来没有特意去留心看女子的背影,但也从未刻意避免去看。在我看来,美也是自然,也是道。

====================================================================================

这是我仿写的一篇短篇小说,本来是和一个MM合写的,可惜没有完成MM就飞了,自己也出国读书了。现在再看,恍如隔世。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春天到了(好像是冬天了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自己春心动了,又把这篇短篇翻了出来,准备写完。正好得月MM恩准,终于可以把文章发到中国文化坛子,诸位先看看,给点意见。

当然觉得不行就说一声,我也就不再拿出来祸害诸位得法眼了。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