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情敌帮我挽回老公的心

秦澜是自己开车来的。略加漂染的卷发,随意洒脱的休闲服,从外表看怎么也不相信她已经44岁了。

短短两小时间,秦澜的表现,足以让我相信她的掌控能力—她也有脆弱时,比如说到伤心处,她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簌簌洒落;难得的是,她同时具备着女人身上少见的理性,在讲述中,她几次接到客户的电话,电话一通,她立马收住眼泪,没事人一样操着纯正的武汉方言和客户一板一眼地谈业务。

秦澜走后,我把她的故事讲给办公室同事听,男同事和女同事的反应迥然不同:女同事大多表示欣赏和佩服,男同事则多做恐惧状,摇头说道,乖乖,这样厉害的老婆谁招架得住?

眼前幸福来之不易

清晨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老公熟睡的面孔;吃过早饭,送儿子出门上学,看着老公出门上班;晚上,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快乐地吃着我亲手准备的晚餐;老公帮着我和儿子夹菜,儿子开心地讲着学校的趣事。晚饭后,我一个人在厨房里收拾,老公和儿子在 里下象棋,听到他们为了小小的输赢斗嘴,我心里好温暖。

我所描述的只是一个平凡家庭的普通生活场景,然而,对我而言,这种温馨来之不易,它是我经过艰苦的婚姻保卫战挽回的。这期间的痛苦、挣扎、辛酸,只有我自己才能体会。

一起吃苦的幸福

认识杨忠的时候我已经28岁了。之所以拖到这个年龄,并不是我的条件不好,我的身边不乏追求者,主要是我一直逆反心理强烈,“女人就非要结婚吗?”可我妈姐妹4人就我这一个孩子,再加上一个望我成婚的年迈外婆,耐不住这5个女人长年累月的唠叨,我只有缴械投降。

那时,杨忠是个电工,只有高中文化,每月工资仅仅39元,而我已经停薪留职在外做生意。我没有嫌弃杨忠,我看中的是他的忠厚老实和吃苦精神。

杨忠后来被调去做产品售后服务。他骑自行车跑业务,三伏天从汉口新华路骑到青山,他毫无怨言。他也不讲吃穿,两个馒头一杯开水就是一餐。他对我更是体贴关爱,呵护有加,每天晚上连洗脚水都替我打好,待我洗完再帮我倒掉。虽然日子过得不富裕,但是心里是甜蜜的。我们享受着一起吃苦的幸福。

后来,杨忠从厂里出来了,以技术入股与朋友合伙开店。生意不错,但杨忠的报酬却很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个朋友是在利用他,但是杨忠还是傻乎乎地没日没夜地帮他打理。我劝杨忠出来单干,他唉声叹气说没有资本。我拿出我所有的积蓄,加之炒股赚的钱,一共8万元,十分郑重地交到他手上。

他怨我给他压力

那是1999年,我们先租了个小门面。慢慢生意越做越好,公司旗下有二三十位员工。

我们的日子也越过越滋润,买了房,买了车。这时杨忠的思想开始发生变化了,他常常埋怨我给他的压力太大,他说我总在后面不停地推着他往前走,他想歇口气都不行,他说他想拥有个人的空间。

去年“五一”,我做好晚饭,下楼去喊儿子回来吃饭。谁知,等我和儿子进门,看到的却是满桌狼藉,饭菜被杨忠和店里的伙计吃得一干二净。“谁让你不早吃,乱跑什么!”他倒打一耙。累了一天的我没有力气再进厨房,就把当天收到的货款放到卧室里,锁好后领着儿子出去吃饭。

等我回来时,发现卧室门被挖出了一个大洞!再进去一看,货款不见了!“洞是我挖的,钱是我拿的。凭什么我只有挣钱的份,没有管钱的份?”杨忠斜着眼在一旁理直气壮地说。我明白了,这几年一直都是我在管理财务,他不服气了。

我气得浑身发抖,恨不能给他一巴掌。但我最终强忍住怒火,走进书房,拿出这几年的账簿,“拜托你好好看看。如果你觉得你有能力把财务管理得清清爽爽,我乐得让贤。”

杨忠没有料到我会这样冷静,他悻悻地推开我递给他的账簿,然后,从包里拿出那笔货款很不情愿地还给了我。
查出他的情人

去年秋天,杨忠迷恋上网聊天,经常聊到凌晨三四点。以前他总是早睡早起,从来不会熬夜。凭着女人天生的敏感,我隐隐感觉事情有些蹊跷。

我把他的聊天记录调了出来,那个每天和他聊天的女网友叫“寂寞天涯”,两人的谈话很暧昧。我旁敲侧击对杨忠讲网恋的危害性,他说:“你别总是自以为是,事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把打印出来的聊天记录给他看,他依然否认道:“聊聊天能说明什么?我们聊天又不见面。”

此后杨忠总说工作忙,回家的时间一天比一天晚,开始是晚上12点,后来到了凌晨三点、五点、清晨七点,原来他无论如何还会赶回来送儿子上学,后来,儿子也不送了,工作也不管了,经常晃到临近中午才到公司。问他去哪儿了,他说,你不要问。

十几年夫妻,我太了解杨忠了,从他的一个眼神就能判断他的心思。但他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模样,我也没辙。兵法上不是有一招欲擒故纵吗?我没有再逼问他,也没有和他吵,我对他说,你不愿回家,估计是不愿看到我们母子,那我和儿子就出去住。我带着儿子搬到另一套房子去住,与我家仅隔一栋楼。一周过去了,杨忠还是没回家住。我想,问题严重了。

那天上午,我回家取东西,正好杨忠在冲凉,手机放在桌上充电。我偷偷地翻查他的短信:“我正在逛步行街,在喝奶昔呢,你在干什么?”“我看中了一对耳环,好漂亮哦,我想买,可以吗?”“这里有条裙子我试了试,很漂亮,可是我的钱不够了。下次你给我买好不好?”看着这些短信,我已经对那个我未曾谋面的女孩有了初步印象: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一个追求物质的小女孩。我悄悄地记下了这个号码。

逼他签下协议

我假装若无其事地在卧室收拾衣服。杨忠冲凉出来,见到我,吓了一跳。

我问他,你是不是在外面又有了一个家?他说没有。我又问,那你是不是想和我离婚?他又回答说不是。

我神情淡淡地说,杨忠你可以不管我和儿子,但你不能不管公司的业务,我们能到今天,容易吗?那可是我们赤手空拳一点点打拼出来的。你现在这种懒散的样子让我很没有安全感。既然你一再表示你很清白,那我们签个协议,如果你敢签,那就证明你对这个家绝对没有二心。

我拿出纸笔,很快拟出了协议:如果杨忠和秦澜离婚,一切家庭财产包括公司财产全部归秦澜和儿子,杨忠将一无所有。

杨忠定定地看着我,恨恨地说道:“秦澜,你真够狠的!”但他最终还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么一逼一试,我心里已经有了底,杨忠是不愿意离婚的。而我,也不想离,我不是不怨恨杨忠,只是我认为,离婚并不是惟一的解决办法,我不想给儿子一个破碎的家庭,何况,从目前看来,杨忠的心是还可以挽回的。

约他情人见面

我到楼下的公话亭,拨通了我抄下的那个手机号码。“喂?”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刚刚起床,可现在已经上午11时了。“我是杨忠的妻子,我们见一面吧。”我开门见山。“秦澜姐,如果你要谈你们的婚姻,不要找我。”她慌乱地拒绝道。我苦笑了,她连我姓甚名谁都知道,可我只知道她的网名。
 
我们约好中午在咖啡厅见面。一个身着粉红上衣的女孩走了过来,看得出她精心修饰了一番,但还是掩不住身上的土气,她的家境应该不是很好,学历估计也不高。

我的猜测很快得到了证实。“寂寞天涯”真名叫汪敏,农家女孩,大专毕业,比杨忠小20岁。
我告诉汪敏我和杨忠的艰苦创业经历,我们以前的幸福生活。我不是为了得到她的同情,而是让她知道生活不是她想像的那么简单。

“你知道杨忠每天接你的那辆车是怎么来的吗?”汪敏瞪大眼睛看着我,“去年在我姨妈们的赞助下才买的。姨妈说既然杨忠这么喜欢开车就给他买辆车吧,反正跑生意也用得到。”我看到汪敏的脸色开始变了。

我拿出我和杨忠签下的协议,我要让汪敏知道, 离婚后杨忠将一无所有,汪敏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你爱杨忠吗?如果你们真心相爱,我可以和他离婚成全你们。但是,你有决心和他白手起家吗?”汪敏低着头一声不吭。我看到了她的退缩。时机已经成熟。“你还年轻,比杨忠好的男人多的是。何必为了一个杨忠而浪费自己的青春?如果你让杨忠离开你,我可以给你找个工作,再给你一笔钱。我给你时间考虑。”说完我就走了,留下她一个人呆呆地坐着。

他的情人向我倒戈

我在等待着汪敏的回应。杨忠最近也没什么反常,看来汪敏没有把我们见面的事告诉他。

“我同意了。”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我一点也不快乐,相反却感到悲哀——杨忠喜欢的女孩居然可以拿他做交易,我为杨忠感到悲哀。

我们的计划开始顺利地实施。

杨忠回家越来越频繁了,并且,每次回家都垂头丧气的,我知道是什么原因,肯定是汪敏故意惹他生气了。但我什么都不问,只是嘘寒问暖的,尽心为他准备可口的饭菜,让他感觉到只有家才能给他关爱。

前几天,他怒气冲冲地回到家里,把门关得震天响,躲进卧室呆了很长时间。他从卧室走出来时,我注意到他的眼睛有些红红的。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喜悦还是悲伤,突然间,我发现自己心痛得失去了感觉。

那夜,杨忠静静躺在床上,眼睛一动不动盯着天花板。我没有打扰他,就让他好好地考虑吧。突然,他转过身紧紧抱住我,求我原谅他以前的所作所为。他说,走了一大圈,发现还是你最好。一直强撑着的我,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脆弱,我顿时泪眼滂沱。

从那天以后,杨忠再也没有去见过汪敏。

按照约定,我和汪敏见面。“那天,杨忠很伤心。”“是吗?看来我这招还挺有用的。”从汪敏的脸上我看不到一丝的伤心,相反,她显得很得意。“那天,我故意带着一个男孩出去逛街,我们俩手牵着手很亲密,故意让杨忠看到……”我再也听不下去了。

“这是我承诺给你的钱。你找这个人,他会给你安排工作。”抛下这两句话,我头也不回地走了。这个女孩,我希望以后再也不要见到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