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在加拉揶岛电子沙盘上反复的琢磨着,思考着怎么进行这次战斗,根据基地送来的情报可以看出,这次美国那边来的人不少。那他们这次的目的到底是救出人质还是其他的就很值得思量了。林森估计他们要想给我们“怒龙”来个狠的,想一口吃个胖子,以前“怒龙”让他们吃够了亏,这次好不容易找个机会,肯定不会只是救人质那么简单,更何况他们等的不就是这个机会吗? 那他们会怎么进攻呢?可惜现在廖烈不在这里,要不还有个人商量一下,现在只有看自己的了,菲律宾这边的人嘛,哎!真是一言难尽啊!
  黄龙进来时正看见林森眉头紧锁的盯着沙盘,“怎么啦?什么事这么难啊?”
  林森抬头一看,“来的正好,过来咱们来商量一下怎么对付美国人的进攻。我正愁这呢!”
  “呵,廖参谋长不在你就没法了啦,我可不是什么好参谋,别对我要求太高。”
  “别,你说说看你是怎么想的,要是你是对方的指挥官你会怎么进攻呢?”
黄龙看了看沙盘,说到:“那要看我有多少人。”
“根据情报显示,对方大约有30人。”
  “30人,都是三角洲的吗?”
  “应该是的。”
“那我首先要留两三个对付廖参谋长那边,毕竟里面还有不少人质,也有他们要的目标。然后我会带剩下的人来这里,至于怎么进攻让我先想想。”黄龙想想了之后,说到:“第一,我要得到美国海军的支援,让他们派出飞机或无人机对这里进行侦察,以确定这里的武装力量和兵力分布;第二,在得到相关的信息之后如果菲律宾共产党的武装力量很强,就要求海军进行攻击。”
  “恩,还有呢?”
“这次的战斗总的来讲是特种兵与特种兵之间的战斗,因此前面这些只是前戏,后面的才是重点。如果有了近三十个精锐的‘三角洲’部队的战士我绝对有信心打赢任何一场这样的战斗,所以我的作战目的是全歼敌人。”
“在这个作战目的之下,首先要切断敌人的后路,所以在加拉揶岛靠近中国的这边要派重兵进行狙击;由于可以得到海军的支援,‘怒龙’怎么都不会选择这边撤退,所以在靠大洋这边可以完全不用考虑;至于这边嘛,由于‘怒龙’也具备一定的实力,不能把他给逼急了,所以应该留给‘怒龙’,把‘怒龙’赶到了海上之后再交给海军那可以大大减少本方的伤亡,所以也可以不管;然后就是进行正面进攻了,正面进攻很关键,不仅要达到消灭敌人的目的还要营救被‘怒龙’关押的人质,这个可不是一下两下就能想出来,你可以参照一下他们以前是怎么进行相似行动的计划,这个基地里应该找的到。我说完了,你觉得怎么样呢?”
  林森想了想,说到:“大概也就这样吧,我看也玩不出其他什么花样。那就好办了,现在叫同志们进来,我们来安排一下任务。”
  “是!”黄龙应了一声,就出去叫其他同志。 林森整理了一下思绪,突然通讯器响了起来。林森拿起通讯器说到:“我是林森,请讲!”
“这里是‘怒龙号’,我们刚刚得到的新情报,是参与这次行动的美国人员资料,我们将马上给你,请准备接收。另外还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们已经派出两架‘腾龙’战机在你们上空警戒,可以在你们需要的时候支援你们;而且还有一架无人侦察机为你提供最新的战况,大家期待你们的凯旋!”
  “太好了,有了这些我就更有把握了!大家等着呢,我们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等其他同志来的时候,林森正仔细的看着人员的资料。看见大家都到了,林森放下手里的资料,说到:“这次行动组织非常重视,已经派出两架‘腾龙’战机,随时可以支援我们;还有一架无人侦察机为蜗牛提供战场情报,还送来了敌人的人员资料,大家有没有信心打好这一仗?”
  “有!”
“很好,我和大家一样,相信我们不会让组织和人民失望的!根据组织送来的资料,我认为敌人会以下方式进攻,现在我给大家详细解说一下。”
“敌人是美国的‘三角洲部队’总共来了两个小队总共三十二人,指挥官叫罗占古斯,是三角洲部队的中队长,参加过多次行动,没有一次失手,在美国军队中得到的评价非常高,所以才被选来指挥这次行动。我觉得这样的人难免会有点骄傲,所以我认为对方的行动目标应该是在尽量消灭我们,并力争抓几个活的,而且还要尽量减少对海军的依赖,对于功劳和荣誉这样的人应该是比较看重的。”
“因此,我认为敌人会采取下列方案:第一,他们将对我们采取包围的态势进行进攻,在我们靠南沙这边会有较多的士兵进行狙击;在我们靠台湾方向这里也会少量的人,一是在我们战斗力较弱的情况下可以将我们全歼在岛上,如果实力强就把我们从这里放到海上;由于我们没有大型的船只,所以靠大洋的这边可以完全不用考虑,绝对不会有人放在那里,但是进攻完全有可能从那里发起。大家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他们的海军呢?不用吗,他们的第七舰队不是有不少船在那边吗?”黄龙问到。
  “海军会在我们被赶到海里的时候出现,由于这里的正式军事力量不强,所以他们应该不会要海军先进行轰炸,这点可以让菲律宾共产党的同志放心。”
  “那还不办了,咱们叫基地叫‘腾龙’也回去算了,咱们跟他们真刀真枪的来一次!”黄龙说到。
“那到不必,我们可不能轻敌,更何况‘龙翼’的兄弟们也想出来玩玩,叫他们回去了我们还不惹了马蜂窝啊!大家还有要补充一下的吗?”林森等了一下,见没人再说,便开始进行部署。 部署完毕之后,大家便各自进行自己的任务去了。
  廖烈等人的直升机在低空迅速的飞行着,通过基地他们已经得知龙飞虎等人已经顺利救出渔民,正在往科纳帕坎岛方向行驶,他打算就在科纳帕坎岛海域和龙飞虎等人汇合,然后一起护送渔民回国,当然也顺便将“鲍迪奇”号送到我们海军的手里。
后面远远跟着的“黑鹰”上的贺雷上尉觉得很奇怪,按照现在的方向,“怒龙”的直升机是飞不到中国,哪怕是中国的一个岛屿!那对方要飞到什么地方去呢?布商加岛显然不是一个好去处,对方怎么都应该知道他们的直升机是会被雷达跟踪的,如果在布商加岛停下来,他们只有四面受敌,但是不在布商加岛停下来的话,那架飞机只有掉到海里,除非前面的海面没有船只接应,而且是能够承受直升机起降的船只,那会是什么船呢?那艘船上的人又会不会是“怒龙”的人呢?有多少?这些东西不搞清楚是没法行动的,贺雷立刻与上头取得联系。
先进的信息系统很快就让贺雷得到相关海域一切船只的资料,不过贺雷怎么看都没有发觉有哪只船是接应“怒龙”的,但是没有船只接应是不可能的。对于这种情报分析的工作,贺雷觉得还是交给情报部门的人干的好,将相关信息报告给情报部门之后,贺雷和他的几个队员便开始专心的跟踪起来。
  “鲍迪奇”号奇怪的行为终于引起了美国人的注意,排除其他船只之后,美国人终于明白“鲍迪奇”号已经被“怒龙”劫持。在发现监狱里关押的渔民也全都不见之后,他们总算明白事情的原委,他们这次是完全被“怒龙”给算计了。
“怒龙”劫持人质只是为了调虎离山,先前几架离开的直升机也是为了吸引“三角洲”的大部分注意力,以便救出的中国渔民顺利回国。劫持“鲍迪奇”号也是想让美国人投鼠忌器,现在整个“鲍迪奇”号和船上的人都成了“怒龙”的新人质!最可恶的是,“怒龙”还不明说已经控制了“鲍迪奇”号,这样要是“鲍迪奇”号进入中国的领海,中国人就有话说了。
现在,要击沉“鲍迪奇”号也得想想美国国民的意思,营救就更困难了,“三角洲”在菲律宾的大部分人都去了加拉揶岛,就还有贺雷和几名战士能够有时间来进行这次任务,但是就那么几个人,能行吗?领教过“怒龙”厉害的美国人心里都个答案,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相关的报告在最短的时间内交到美国代总统切里的面前,事关几十个美国人的生死和先进的间谍船得失,这样烫手的事还是由总统先生来决断的好。 切里是最了解“怒龙”底细的美国人之一,他当然明白要救回“鲍迪奇”号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为今之计只有破坏“鲍迪奇”号的动力系统,如果连这个也不成的话就只有击沉她。虽然上面有很多人,但是也只好这样,最多让“怒龙”来背这个黑锅。
接到新命令后,贺雷上尉完全明白这次的任务有多么难,能够不声不响的控制住“鲍迪奇”号,实力不容小视,更何况前面的直升机上还有几个“怒龙”的人! 贺雷想先击落前面的直升机,又担心打草惊蛇,好在前面的飞机好像是为了掩人耳目,没有直接往“鲍迪奇”号飞,让他们就机会和时间绕过前面的飞机,直接往“鲍迪奇”号飞去。
与此同时,第七舰队的几艘舰船也奉命前往堵截“鲍迪奇”号,不过等他们到的时候能做的恐怕也只有营救落水的人员,因为天空上四架战机已经呼啸着赶去。 为了以防万一,还有一艘“洛杉机”核潜艇也在前往南沙群岛一带,以便在万不得已的时候追入中国领海击沉“鲍迪奇”号,以确保“鲍迪奇”号不会落入中国人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