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语的盛行,使之成为一种影响日趋广泛的社会现象,不免要引起社会各界尤其是文化界、教育界人士的重视。他们所要面对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应当如何认识并对待网语,应当在民族语言的层面上给其什么样的位置。当问题被上升到这一高度的时候,我们不免有些吃惊地发现,其实它真的很复杂、很难办。

时代产物 客观存在

所谓网语,是网络语言的缩写。按照维基百科(Wikipedia)的一种解释:“网络语言,即互联网常用语,代表了一定的互联网文化,它广泛地出现在聊天、论坛(BBS)等各种互联网应用场合,并渗透到现实生活中,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一定影响。它来源广泛,多取材于方言俗语、各门外语、缩略语、谐音等等,属于混合语言。”

如维基所说,网语的产生与发展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各个进程来看,每个时代都有其鲜明的文化特征,语言则是体现这种文化特征的最主要的方式,因此语言必然要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变化。有时候,语言的变化程度相当大,但人类依靠其聪明的头脑,往往能够很快地适应过来,并将其发扬光大。举例来说,在鸦片战争之前,全中国没几个人会知道欧罗巴、英吉力是什么意思,也不会知道毛瑟枪、白兰地是什么东西。然而在鸦片战争之后,这些词汇迅速进入中国人的语言之中,并通过音译长久地得以保留。

另一个更明显的例子是,改革开放以来,大量的政治经济新名词儿被普通民众所接受,在日常用语中广泛使用。比如“搞活”、“创收”、“按揭”、“还贷”以至“蓝领”、“白领”、“讨薪”、“低保”一类的词汇,都已经融入百姓的口语之中,而此前一个时期使用率颇高的“多快好省”、“抓革命、促生产”等词语,即使在报刊杂志和政府文件上也很少见到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网语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它实际也是当今互联网时代的一种象征。无论我们愿意还是不愿意,支持还是反对,它都将作为一种客观现象继续存在下去。

创新胡闹 有利有害

据说,世界上最早的网语发明者是IBM公司的研究员斯科特·法尔曼,时间是在1982年。当时,他在BBS上给人留言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在文末附上一个“:-)”,此后这个代表微笑的符号(网语)便在网络上流行起来。

“:-)”即使在今天也有很高的使用率,由此可见其生命力之强。“:-)”为何长期受到人们的钟爱?我想主要的原因是由于它形象生动、简便易用,同时具有正规文字所难以表达的含义。试想,如果让你用文字来表达与此相同的意思,你要怎么写才好呢?“真高兴”?“逗逗你”?还是“请别在意”?似乎哪一种说法都不是很准确,而“:-)”却已经把这些意思都包括进去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独出心裁地创造。

假如我们留心一下,可以发现有一些个网语新颖、活泼、极富创意,比如“美美(或写做美眉、MM)”、“伊妹儿”、“菜鸟”、“楼主”、“灌水”、“顶”等等,当然这样既简便实用又新颖独到的网语占的比例不够多。

在当今盛行的网语中,绝大部分是以英文缩写、数字、谐音来表示其含义的,因此如果稍加练习,也能够猜想出其中的意思是什么。但问题在于,一些缩写过于简化,数字、谐音则根本对不上,几乎成了一种只有内行才能弄懂的“黑话”。更重要的一点是,热衷于此道的青少年网民觉得在网上使用网语还不够,要把它搬到现实生活中来,这就显然是在胡闹了。

本无良策 坦然对待

我们知道,任何一种语言文字都有其书写和表述的规范性,即使是在发展演变中要接受很多新的成分,但这种基本的规范是不能被违背的。即如前文说到的“白兰地”,纯系音译,从字面上无法看出是一种酒的名称(更像是一个地名),但当我们把它作为一个专用名词接受下来时,并没有影响其含义的准确表达。相反,如果我们把一堆阿拉伯数字、英文缩写混杂在一起,当做正规的文字记录下来,那几乎就是在写天书了。这样污七八糟的东西,实在没有存在的必要。

当然,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如上所述,网语中固然以胡改乱用的成分居多,但也包含有一些富于创造性和生命力的词汇。对于后者,显然可以纳入到规范的语言文字序列中来,而不能一概予以排斥。一些人士对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不接纳网语的做法提出异议,原因就在于此。实际上,虽然受到“法统”汉语的排斥,一些网语却已经被新闻媒体广泛采用。

从另一个角度讲,即使对那些胡改乱用的网语,由于其在一部分人群约定俗成具有了一定的生命力,其他方面的抵御或排斥也都是没什么用的。作家陈村说:“只要我们的法律条文和规章制度等采用严格、规范的汉语,在生活中使用网语未尝不可。”他的意见虽不见得完全正确,却是一种客观而实际的态度。

总而言之,对于网语的盛行(或称泛滥),稍加疏导及限制即可,没必要严加治理。费力不讨好,不如任其自生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