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黑拳王中中国人占四席!!!!!!!!!!!!!!!

转个血腥的!华人还是有一席之地的.

最恐怖的格斗比赛---黑市拳赛
世界上KO率最高的格斗比赛是什么?泰拳比赛?自由搏击比赛?无限制格斗比赛?这些比赛的KO率的确很高,但和黑市拳赛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世界顶级的黑市拳赛几乎从来都是100%的KO率。

拳台上,一名拳手一记强劲的高扫踢击中对手头部,使他像被砍倒的大树一样轰然倒地。台下的观众发出阵阵欢呼。这名拳手不久因脑部严重受损死去。这不是泰拳比赛,也不是自由搏击比赛,而是黑市拳赛。在这里,这种情景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这就是格斗界的梦魇---黑市拳赛。很多人拒绝承认黑市拳赛的存在,他们认为黑市拳赛的存在对于格斗是一种耻辱。但不论人们承认与否,黑市拳赛都在世界的很多地方发生。这种游离于正统的格斗道德以外的比赛形式,其历史几乎和格斗本身一样悠久。从美国到非洲,黑市拳赛几乎出现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何谓黑市拳?黑市拳有两最重要的个特点:1。奖金高。黑市拳赛的奖金总是比相同水平的其他拳赛高一些。黑市拳赛不需要纳税,交纳各种费用。因为残忍刺激,很多富人愿意支付高额门票。更重要的,黑市拳赛允许各种形式的赌博。虽然西方的大多数商业比赛都允许赌博,但黑市拳赛最彻底,没有任何限制。2。无规则。黑市拳是真正的“无限制格斗”,除了不能使用武器,参赛者可以用任意方式击打对手。越是残忍的方式越受到鼓励,正因为这样,黑市拳才能调起满足人们渴望刺激的欲望。

黑市拳赛中伤亡情况极为普遍。在顶级比赛中,几乎每场比赛都有人受重伤,死亡率也很高。一旦走上了拳台,就只有两种选择:将对手打死打残,或被对手打死打残。既然这样,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人参加黑市拳赛呢,他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高额的奖金是拳手参加黑市拳赛最原始的动力。黑市拳赛中没有其他拳赛中复杂的赛制,只要连续几场或胜,拳手就会很快暴富。尽管职业拳王争霸战的奖金很高,但与黑市拳王争霸站相比仍然逊色。黑市拳赛要求选手掌握纯粹的杀人技能,纯粹依靠技术取胜、缺乏杀手锏的选手是无法生存的。反过来,很多实力型的选手,在其他拳赛中受到规则限制成绩一般,在这里却能有好的表现。黑市拳赛还会使隐藏在人心底的残忍心理得到发泄。绝大多数黑市拳手并不打算长期从事这项职业,他们有着类似赌徒的心理,总相信自己能赢到最后。有的人比较幸运,适时地离开了黑市拳台,很多人则永远地倒在了拳台上。

黑市拳赛是所有格斗技术的试金石。这种残忍的赛事至少有一点是其他拳赛想做却永远也做不到的:选择最实用的技术。任何不实用的技术在这种生死较量中都会暴露无遗。黑市拳赛有句老话:“任何人都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正统的格斗界最不愿承认的一点就是:黑市拳手们的水平确实很高。因为只有他们,是真正依靠自己的拳脚摆脱死亡的威胁的。米特卡内拉曾是美国黑市拳王,和所有黑市拳手一样,他也希望自己能赚足钱后全身而退。可惜他在自己的最后一场比赛中被对手踢中头部受了重伤,因而输掉了比赛。他的老板认为奄奄一息的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准备将他杀死。幸好此时赶上警察抓捕,卡内拉才拣回一条命。警方希望能借助卡内拉斩断黑市拳击组织的大网。可惜狡猾的黑市拳组织者从不让参赛者知道过多的信息。警方仅仅斩断了这张大网的边缘几个小结。

“我们只关心两件事:金钱和生命”,卡内拉说,“黑市拳手在圈外名气都很小。如果不是这样,黑市拳赛要求我们必须在社会的边缘生活。我对所谓的荣誉确实也不敢兴趣。那些拳王、泰拳王、搏击冠军在我们这里只要几分钟就会被杀死。没有死亡的威胁,你不可能掌握全面的技术。你必须疯狂地训练,把自己变成一台杀人机器。任何训练的不足和比赛的疏忽后果只有一个,就是死亡。”黑市拳手必须考虑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包括掏裆、挖眼、咬喉咙、折手臂等。“全面是最基本的要求。只有绝招而不全面是不行的,在拳台上,对手总能找到你的弱点。那一刻,就是你的死期”,卡内拉说,“但没有绝招也不行,否则对手就能在几秒钟之内杀死你。”与大多数人的想象不同,黑市拳赛并不总是地面上的贴身肉搏。正相反,绝大多数拳手都倾向于和对手保持距离,用腿法解决对手。很多黑市拳手都有全面的技术,贴身肉搏往往会两败俱伤。卡内拉说:“这就想俄国人会用远程导弹袭击美国,而不会直接派人登陆一样。当然,前提是你必须全面。如果你有明显的弱点,对手一定会攻击你的弱点。”

虽然黑市拳手要对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作准备。但长期的拳赛证明,规律是一定存在的,每个人都会使用最有利的技术。在黑市拳赛中,使用最多、最致命的技术是扫踢,其次是膝撞。这里没有复杂的技术,但真正实用的技术会被千锤百炼。“几乎所有的拳击种类都宣称自己有世界上最强劲的腿法”,卡尔帕切克说,“但他们的腿法根本不能跟我们相比。据说在中国有人能踢断27英寸的铁柱。这个力量确实惊人,但如果不能用在格斗中,就没有丝毫用处。安东尼也能作到这一点,但不是为了炫耀踢断铁柱本身,而是为了获得最可怕的威力。”安东尼马库斯在他全部168场黑市拳赛中只有一场失利,而他的167场胜利中有114场对手被他可怕的铁腿当场击毙。没有人测量过他的铁腿力量有多大,黑市拳手们自己也不关心。力量本身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只有胜利才是重要的。

为了把自己锻造成杀人机器,黑市拳手必须进行最艰苦的训练。没有人敢偷懒,因为这是要用生命作为代价的。在1998年被捣毁的西伯利亚黑市拳训练营中,训练的残酷让拳手仿佛生活在地狱中。他们每天要和野兽搏斗,用树干、石头甚至钢铁练习腿法。不过训练的效果也很显著。这个训练营走出的拳手好象一切感情都丧失了,在拳台上他们真的是一部杀人机器,让对手不寒而栗。

除了双人对打的比赛,黑市拳赛中还有其他刺激的项目:一对多。高水平的黑市拳手有时会同时面对多名拳手,以展示超强的实力。有时多方还被允许使用棍棒,但单人一方不允许。马库斯曾经战胜过3名手持铁棍的拳手,其中有两人被他当场击毙。卡内拉说:“好的黑市拳手的腿就像铁棍。”此外还有与野兽搏斗以及群殴。这些项目更像是对生命的嘲弄。很多正统格斗界人士对这些项目都深恶痛绝,认为这比古罗马时代的角斗还要残忍。

不管人们是否承认,高水平的黑市拳手确实掌握着世界上最强的徒手杀人技术。正统格斗界人士鄙视他们,但在心底里却对他们感到恐惧。人们很难从感情上接受:最强的格斗技术不是出自人们顶礼膜拜的英雄,而是出自这些毫无感情的杀人机器,也许这就是格斗最残酷的地方。黑市拳手不是英雄,他们在人们的心里更像怪物。他们生活在社会的边缘。人们试图让自己相信:世界上不存在这样一群人和这样可怕的徒手格斗技术。但他们仍然存在着。

在大多数国家,黑市拳师都被列入禁止的范围,但却是屡禁不止。巨大的经济利益和人类残忍的本能可能是黑市拳市场的源泉。黑暗的拳台上永远都有拳手在浴血奋战,今天的胜利者明天可能就会变成一具尸体。人们在西伯利亚黑市拳训练营中甚至发现了十几岁的孩子,这些小街头霸王认为打黑市拳是他们发财的最好出路。一个孩子攥紧了拳头,目中透出冷酷的光芒,“等在这里赚足了钱,我就在莫斯科买幢别墅。就算不能成为拳王,以后也不会有人敢惹我。”

参赛最多的拳手---格林威尔张(1907~1971)。有记载的战绩为476战全胜,其中241场击毙对手。张出生在中国,身高1。82米,体重86公斤,卧推110公斤,深蹲550公斤。技术细腻,滴水不漏,腿法攻击路线极为丰富。1946年以不败战绩退出拳坛,创造了拳击史上的神话。

击毙率最高的拳手---弗兰克陈(1951~1979)。97战96胜1负,其中95场击毙对手。陈出生在台湾,身高1。81米,体重94公斤,卧推125公斤。深蹲585公斤。对同时代的拳手来说,陈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被他击败的拳手只有一人活着走出拳台。虽然陈只是一名短命拳王,但他的“大斧”---两条腿仍被公认为拳击史上最可怕的“武器”。

最快击毙对手的纪录---阿格拉昆特在1964年的一场比赛中2秒击毙对手。比赛开始后昆特的第一腿就击中对手头部将其击毙。黑市拳赛中很多比赛双方实力相差悬殊,但如此迅捷的结束比赛实不多见。

最漫长的比赛---低水平拳赛中经常出现“泡蘑菇”场面。1958年美国的一场拳赛竟然进行了84分钟。双方浑身是血,无奈实力有限,使出浑身解数也难以结果对手。最后终于有一方体力不支失去了知觉。比赛结束时观众席上已经空空如也。

力量最大的拳手---拳手的攻击力量很难衡量,现有的测力器都难以准确测量。相比之下,绝对力量虽然和攻击力量有一定差异,但能够准确测量。一般说来,攻击力量与绝对力量成正比。俄罗斯拳手尤里波雷夫卧推160公斤,深蹲615公斤,在拳坛堪称一绝。波雷夫的腿击确有千钧之力,但进攻路线略显单调。波雷夫(1964~),94战全胜,其中64场击毙对手。他身高1。85米,体重107公斤。格斗专家的意见虽然缺乏数据作为佐证,但往往更有说服力。根据赌博公司对100名格斗专家进行的调查,弗兰克陈在此项得分最多。

速度最快的拳手---测量时的速度和实战中相差很大,但也能说明一定问题。韩国拳手金贤智在测量时一分钟出腿312次,平均每秒5。2次,创造了出腿最快的纪录。但格斗专家普遍认为,印度拳手阿格拉昆特才是速度最快的拳手,常能后发先至,让对手十分恐惧。

平均比赛时间最短的拳手---一般来说,拳手实力最强,平均比赛时间最短。弗兰克陈平均每场比赛时间只有68秒,令人惊叹。但格斗专家认为查克里森和威廉王的纪录也毫不逊色,因为他们参赛场次更多,与高手的比赛也更多。查克里森出生在印度,战绩为421战全胜,其中317场击毙对手,平均比赛时间1分52秒。威廉王出生在中国,战绩为433战全胜,其中352场击毙对手,平均比赛时间1分48秒。

身材最高的拳手---加纳拳手蒙多利格鲁瓦身高2。10米,体重109公斤,卧推100公斤。深蹲425公斤。他身高腿长,攻击范围很广,但爆发力稍差。格鲁瓦(1874~1905)的战绩为94战93胜1负,其中47场击毙对手。

体重最大的拳手---美国拳手威尔比伯格身高1。94米,体重165公斤,卧推130公斤。深蹲535公斤。伯格练习终极摔跤出身,摔法精湛,加上一身巨块,在终极摔跤场上是个巨无霸。可惜格斗不是摔跤,伯格第三场比赛就被体重只有82公斤的对手击毙。

击毙率最高的技术---扫踢。尽管顶级拳手腿法技术极为多变,但论及击毙率最高的单项技术,非扫踢莫属。
实力最强的拳手---这是最难回答的问题,很难在不同时代的优秀拳手之间作出比较。根据赌博公司对100名格斗专家进行的调查,得出的排名如下:1。杰克森胡(1894~1942),出生在中国,419战全胜,其中311场击毙对手。2。查克里森(1826~1883),出生在印度,421战全胜,其中317场击毙对手。3。威廉王(1928~1995),出生在中国,
433战全胜,其中352场击毙对手。4。安东尼马库斯(1962~1996),出生在印度尼西亚,168战167胜1负,其中114场击毙对手。5。昆特冈萨(1754~1816),出生在尼日利亚,362战全胜,其中243场击毙对手。6。格林威尔张(1907~1971),出生在中国,476战全胜,其中241场击毙对手。7。穆罕默德查尔汗(1788~1819),出生在印度,174战173胜1负,其中109场击毙对手。8。哈格勒李(1934~1969),出生在中国,369战368胜1负,其中181场击毙对手。9。塔克霍根(1961~1992),出生在加纳,267战266胜1负,其中177场击毙对手。10。桑德阿尼姆(1928~1964),出生在印度,248战247胜1负,其中117场击毙对手。

身材最矮的拳手---矮小的身材对格斗十分不利。低水平黑市拳赛中曾有过身高1。50米的拳手,但战绩都很差。相比之下,身高1。54米的柬埔寨拳手齐奥塔林能取得37战36胜1负的战绩,已经很不容易了。

体重最小的拳手---研究表明,拳手体重至少应在70公斤以上,才能维持高频率的重击。高水平黑市拳赛几乎都不分级别,体重较轻的拳手更加不利。泰国拳手万猜昆巴齐亚(1956~)体重80公斤,体重虽不算小。但他有着218战全胜,
131场击毙对手的骄人战绩,曾在顶级拳赛中排名第一。相对于其战绩,昆巴齐亚并不粗壮的身体爆发出的力量令人惊叹。
最强的双人组---来自泰国的差猜卡托吉和勇利菲巴南。他们在双人组格斗中取得了164战163胜1负的战绩。1974年的一场比赛中卡托吉被对手击毙,而菲巴南也身负重伤,小组就此解散。

最强的三人组---印度的“湿婆战士”---赛奥加塔南、昆兰齐亚和桑德达姆罗克。他们在三人组格斗中取得了92战91胜1负的战绩,这在偶然性很强的三人组格斗中极为罕见。

级比赛:扫踢18%,侧踢14%,腾空腿法5%,其他腿法9%,膝法7%,拳法14%,其他手法0.3%,肘法5%,反关节12%,摔法0.3%,地面技术8%,头术0.4%,内围技术7%。

各种技法都有致胜的纪录,且比例相差不大。说明拳手技术上的差异性很大,而且倾向性不强。
中级比赛:扫踢33%,侧踢24%,腾空腿法%,其他腿法1.3%,膝法18%,拳法9%,其他手法%,肘法1.7%,反关节8%,摔法%,地面技术3%,头术%,内围技术2%。

一些技术由于实用性、适应性上的限制,在这个阶段已经基本被拳手抛弃了。即使在比赛中仍有运用,也很难形成致命一击。如腾空腿法、其他手法、头术。重击技术主要集中于扫踢、侧踢、膝法、拳法和反关节技。

高级比赛:扫踢37%,侧踢36%,腾空腿法%,其他腿法4%,膝法18%,拳法%,其他手法%,肘法0.2%,反关节1.4%,摔法%,地面技术0.4%,头术%,内围技术3%。

技术上的倾向性很强,一些虽然没有明显弱点但重击能力有限的技法作用明显削弱,如反关节和拳法。拳法在这个阶段已经基本上不能形成重击了。

顶级比赛:扫踢27%,侧踢17%,腾空腿法%,其他腿法54%,膝法1.8%,拳法%,其他手法%,肘法%,反关节0.14%,摔法%,地面技术0.02%,头术%,内围技术0.04%。

技术上的选择高度集中。绝大多数重击集中于腿法。其他技术的作用进一步削弱。
下面是各种技法在不同水平拳赛致胜一击中所占比例的变化趋势:
扫踢:18%---33%---37%---27%。初级水平的拳手技术差异性很大,扫踢的作用并不突出。随着比赛水平的上升,其作用逐渐增强。在高级比赛中达到顶峰,是致胜率最高的技法。但在顶级比赛中比例显著下降,原因是顶级拳手腿法非常精湛,能用各种腿法进行重击,不再依赖于某一种单一的腿法。

侧踢:14%---24%---36%---17%。在顶级之前的比赛中都属于致胜率最高的技法之一,比例略小于扫踢。变化趋势与扫踢基本相同。

腾空腿法:5%---%---%---%。除初级水平的比赛外,基本形不成重击能力。原因是随着拳手力量和速度的增强,腾空腿法已失去其意义,且在各方面存在诸多限制。

其他腿法:9%---1.3%---4%---54%。比例先降后升。水平较低的拳手一般都依赖常用腿法,其他腿法攻击能力较差。在初级比赛中,由于防守能力普遍较差,形成重击的概率比较大。到了中级比赛就很难形成重击了。但随着拳手实力的增强,各种腿法的攻击能力逐渐上升,在顶级比赛中,重击能力已经显著强于扫踢和侧踢。

膝法:7%---18%---18%---1.8%。初级比赛技术差异大,膝法作用并不突出。在中高级比赛中都是重要的重击武器。但膝法属近距离武器,危险较大,故在顶级比赛中作用较小。

拳法:14%---9%---%---%。拳法在所有技法中最容易掌握,但限制也很明显。在初级比赛中作用较大,中级比赛以后就很难形成重击能力了。

其他手法:0.3%---%---%---%。不太实用的技法,初级以上的比赛很少有人采用。
肘法:5%---1.7%---0.2%---%。限制较大,但在近距离有一定优势。虽然比例逐渐下降,但在顶级比赛之前都能形成重击能力。

反关节:12%---8%---1.4%---0.14%。初级比赛中由于很多拳手不适应这种技法,重击能力很强。随着拳手实力的增强,重击能力逐渐下降。但因其特殊作用,即使在顶级比赛中,偶尔也能形成重击。

摔法:0.3%---%---%---%。由于自身特点,很难形成重击。
地面技术:8%---3%---0.4%---0.02%。变化趋势与反关节技术基本相同,但作用比它略小。
头术:0.4%---%---%---%。不太实用的技法,初级以上的比赛很少有人采用。
内围技术:7%---2%---3%---0.04%。初级比赛中由于很多拳手不适应这种技法,重击能力很强。随着拳手实力的增强,重击能力逐渐下降。高级拳手一般设立远、中、近三条战线,故其作用有所加强。但近距离攻防危险较大,故在顶级比赛中作用很小。

市拳技术分析
黑市拳赛等级繁多,其技术特点各不相同。随着等级的上升,技术取向越来越集中和优化。格斗技术的取向是一个自然选择的过程。拳击只允许用拳,因此拳手在纯粹用拳的环境里技术是最优秀的。泰拳限制摔法,禁止反关节和地面技术,因此拳手在拳腿膝肘的综合运用上最为娴熟。而黑市拳赛没有规则的限制,因此技术能够向最实用、高效的方向发展。

不同等级的黑市拳赛水平相差很大,技术上也有很大差距。初级水平的黑市拳赛参赛选手众多,水平参差不齐,鱼龙混杂。几乎所有的格斗技术在这种比赛中都能见到。技术优秀的拳手一般都能很快跳出这个档次的比赛。长期参加该档次比赛的拳手一般实力都很弱。整体来看,技术取向发散。很多拳手技术单一。该档次比赛的平均比赛时间最长,致死率最低,但比赛场面最为残酷。因为拳手重击能力不足,很难在短时间摧毁对手,僵持场面经常出现,两败俱伤的情况时有发生。很多其他格斗项目的运动员由于技术不全面,不适应实际格斗环境,经常在反关节、地面及内围技术前一筹莫展。

初级水平的黑市拳手由于个人背景相差很大,技术上差别也很大。如伯朗内维尔专以地面技术制胜,凯伦查克专门研究插眼技术,里克刘易斯擅长飞腿,帕特里克莱尼反关节技术优秀。但这些拳手实力非常有限,而且技术单一,在高手面前往往不堪一击。长期不能冲出这个层次比赛的拳手,最后往往只有两个结局:退出或被高手击毙。该层次的比赛由于拳手技术不成熟,有时会持续很长时间,如印尼的一场比赛打了一个多小时,双方头破血流,但都不能有效摧毁对手。

初级水平的黑市拳赛中,各种技法的平均使用频率为:扫踢11%,侧踢7%,腾空腿法2%,其他腿法%,膝法6%,拳法42%,其他手法2%,肘法5%,反关节8%,摔法7%,地面技术5%,头术2%,内围技术3%。技术运用非常平均。除拳法使用最多外,其他技术使用比例差距不大,体现出拳手技术的多样性。初级水平的黑市拳赛中,技术选择的趋向是最不明显的。

中级水平的黑市拳赛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在技术上进行了明显的过滤。明显不实用的技术在该档次的比赛中已经被淘汰。能够进入这种比赛的拳手技术都比较全面,一般都能应付各种可能出现的局面。但长期参加该档次比赛的拳手一般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重击能力不足。该档次比赛的技术比较明显地分为:腿法、拳法、膝法、肘法、反关节技、摔法、地面技术和内围技术。擅长各种技术的拳手都能够见到。该档次比赛的平均比赛时间仍然较长,致死率已经比较高,但多数击毙发生在比赛后半段拳手体力严重下降的时候。

该档次比赛的拳手一般技术都很成熟,有自己的杀手锏,但与高手相比弱点很多。如跆拳道出身的金南泰,在腿法技术的多样性上几乎能与顶级拳手媲美,但速度、力量则有天壤之别。虽然也获得了74胜的高胜率,但在与查姆卡马拉的比赛中面对对方强劲的腿法显得虚弱无比,卡马拉第一次扫腿就将其击毙。阿兰提耶克擅长拳法,其杀伤力虽不及拳击运动员,但在实际格斗中与其他技术的综合运用则远胜之,也有57场胜的战绩。但在与库斯王的比赛中也被轻易击毙。

中级水平的黑市拳赛中,各种技法的平均使用频率为:扫踢24%,侧踢14%,腾空腿法0。3%,其他腿法2%,膝法10%,拳法21%,其他手法0。3%,肘法5%,反关节11%,摔法4%,地面技术5%,头术0。4%,内围技术3%。技术运用比较平均,扫踢、拳法、侧踢、膝法、反关节等技术占的比例都比较高。但限制性较大、实用性不高的技术,如腾空腿法、其他手法、头术等,在这个层次的比赛中已经很少有人采用。

高水平的黑市拳赛比赛时间较短,致死率很高。拳手都有很强的重击能力,各方面技术都非常优秀,僵持局面几乎不会发生。拳手的技术已经表现出比较强的取向性:腿法、膝法和内围技术最为常见,在距离上体现出层次性。拳法、肘法、反关节技和摔法重击能力不足,且都或多或少地影响防守,在距离上可替代性也比较强,在这里已经很少使用。拳手一般都采用腿、膝、内围技术三层攻防。最典型的是渡边哲也。他的进攻一般都以重击腿法展开,以期在外围摧毁对手。如果对手试图展开近体攻防,就用膝法重击。如果距离继续缩短,就用插眼、咬颈、反关节技术应对。这种策略效果很好,约70%的对手在外围就被摧毁,25%的对手被膝法摧毁,5%的对手用内围技术解决。渡边的腿法威力很大,但还不能达到运用自如的程度,仍有30%的对手能突破外围防线,这和顶级拳手的差距仍是很大的。渡边在和尤里莫罗索夫的比赛中仅24秒就被击毙,就是差距的体现。该档次比赛的拳手攻击力都很强,因此技术上要求严密防守,进攻要迅速、猛烈,短时间内摧毁对手。腿法重击是效率最高的技法,即使内围技术也要求一定要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

高水平的黑市拳赛中,各种技法的平均使用频率为:扫踢29%,侧踢28%,腾空腿法0。04%,其他腿法22%,膝法18%,拳法0。3%,其他手法0。02%,肘法0。1%,反关节0。2%,摔法0。2%,地面技术0。1%,头术0。04%,内围技术2%。扫踢、侧踢等高效率的腿法主宰了拳赛,其次是膝法和内围技术。拳手腿法威力虽大,但都局限在几种技术上。膝法控制中近距离,能与防守完美结合,是中近距离攻防的首选。内围技术作为最后一条战线,也被给予了很高的重视。各种技术的分化已经十分明显。

顶级的黑市拳赛可以说是与时间的较量。能参加该档次比赛的拳手都有摧毁性的重击能力,能在瞬间击毙对手。即使最微小的失误也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1982年宋猜帕昆和格里卢西奥在方井拳台内比赛。帕昆后退时担心撞到墙壁,向后扫视了一下,即被卢西奥抓住机会,一记扫腿击毙。这里几乎是清一色的腿法技术,因为对这种层次的拳手来说,近距离格斗只能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一般只在极偶然的情况下出现。1964年伯纳德奎恩和布里奇斯维托的比赛中,奎恩一次扫腿出现罕见失误,失去了重心,而维托竟然也没能抓住反击机会。双方距离已经十分接近,都怕调整位置遭到对方反击,只好靠在一起。维托反应更为敏捷,一记重膝将奎恩击毙。这是30多年里顶级黑市拳赛第一次出现近体攻防的局面。比赛时间一般都极短,致死率极高。很多比赛都只需要一轮进攻就能结束。弗兰克陈4秒击毙鲁伊凯恩斯。穆罕默德阿齐兹7秒击毙罗格阿鲁姆。

顶级的黑市拳手都有非常强大的腿法,力量、速度都很完美,而且技术多样。最著名的像“章鱼”格雷斯李,能在几乎所有角度和位置发起致命的攻击,让对手防不胜防。步法在顶级黑市拳赛的防守中占据中心位置。这里因为攻击威力太大,格挡已经难以使用,多数只能利用步法和身法进行躲闪。像鲁宾凯特这样的高手都拥有极为灵敏的反应和高速的步法。但即使最灵活的步法和躲闪也难以长期奏效,因此拳手必须先发制人,在尽量短的时间内结束比赛。

顶级的黑市拳赛技术上非常集中,各种技法的平均使用频率为:扫踢32%,侧踢30%,腾空腿法0。008%,其他腿法37%,膝法0。8%,拳法0。0007%,其他手法0。0001%,肘法0。001%,反关节0。1%,摔法0。01%,地面技术0。02%,头术0。0002%,内围技术0。06%。其他腿法所占的比例最高,反映了顶级拳手腿法技术运用自如,已经不再局限于常见腿法。但腾空腿法很少有人使用,原因是这个层次的拳手力量很强,原地发力已经远远强于借力。除腿法外,其他各种技法所占的比例都很少,可见格斗技术自然选择的趋向是远距离决定胜负,这也是广义战争策略的发展方向。

黑市拳历史上最经典的十二场大战
1. 哈格勒李VS桑德阿尼姆(1964年)
哈格勒李(1934~1969),出生在中国,绰号“战虎”,身高1。84米,体重90公斤,卧推100公斤,深蹲565公斤。战绩368胜1负,其中181场击毙对手。虽然击毙率不是特别高,但技术全面,腿法极为精湛,是拳击史上最好的技术性拳手之一,在20世纪60年代统治着世界拳坛。1969年被“铁锯”奥兰多比耶克击毙。

桑德阿尼姆(1928~1964),出生在印度,绰号“怒象”,
身高1。78米,体重84公斤,卧推110公斤,深蹲550公斤。战绩247胜1负,其中117场击毙对手。阿尼姆也以技术著称,擅长控制节奏,对手经常会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他死亡的圈套。

这场比赛后来被称为“中国虎与印度象之战”,参赛双方来自最著名的两个格斗大国,都是参赛超过200场的拳坛宿将,且都以全面的技术和滴水不漏的攻防见长。该场比赛创下了黑市拳历史上赌注金额最高的纪录。两位拳手比赛前均受到严密保护,以防不测。比赛开始后双方攻防转换极快,让人眼花缭乱。阿尼姆试图控制节奏但未能成功。显然还是李在快攻中更加严密,于第4分52秒以一记看似随意的腿法击毙对手。赛后部分赌徒发生枪战,4人丧生。

2. 安东尼马库斯VS塔克霍根(1992年)
安东尼马库斯(1962~1996),出生在印度尼西亚,绰号“地狱魔王”,身高1。88米,体重102公斤。卧推160公斤。深蹲560公斤。战绩:168战167胜1负,其中114场击毙对手。马库斯是西伯利亚训练营最出色的拳手之一,扫腿最为突出,几乎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打法看似单调,过于依赖扫腿,但却每每奏效。1996年被“疯子”
阿兰佩迪拉击毙。
塔克霍根(1961~1992),出生在加纳,绰号“食人鱼”,身高1。96米,体重118公斤。卧推140公斤。深蹲580公斤。战绩:267战266胜1负,其中177场击毙对手。霍根力大无比,外型酷似黑铁塔。铁腿招招致命,经常将对手的腿踢断,但速度相对慢一些。

参赛双方都是典型的重击型拳手,技术相对简单但攻势如潮。两人以往都能迅速结果对手,但这次实力过于接近,比赛竟然持续了15分38秒。过程也异常惨烈,霍根的双臂和锁骨先后被踢断,最后基本已经丧失了防守能力,被马库斯扫腿击毙。但马库斯也折断了右臂和三根肋骨,比赛结束后几乎要虚脱了。这场比赛标志着马库斯已经达到了自己格斗生涯的颠峰。

3. 万猜昆巴齐亚VS卡莱宁伊万诺夫(1984年)
万猜昆巴齐亚(1956~),出生在泰国,绰号“鳄鱼”,身高1。81米,体重80公斤。卧推105公斤。深蹲485公斤。战绩:218战全胜,其中131场击毙对手。昆巴齐亚是黑市拳历史上最瘦小的拳王之一,但其腿法路线多变,很难防范,经常击毙比他重得多的拳手。昆巴齐亚退役后,一直在印尼班加旺训练营担任教练。

卡莱宁伊万诺夫(1955~1984),出生在前苏联,绰号“重炮”,身高1。94米,体重113公斤。卧推155公斤。深蹲570公斤。战绩:147战146胜1负,其中102场击毙对手。伊万诺夫秉承西伯利亚训练营的传统,技术简单、精确、凶狠,典型的压迫式打法。

双方体型相差悬殊,技术特点也截然不同,一个简洁实用,一个狡猾多变。开场后伊万诺夫一直追击对手,但步法略显缓慢,因而不能控制对手。而昆巴齐亚很好地贯彻了预定的战术思想,用变线腿法狙击对手。4分16秒,伊万诺夫对对手的一记腿击路线判断失误,结果被击毙。尽管比赛以昆巴齐亚获胜而告终,但潜在的挑战者们多数都认为他比伊万诺夫更容易对付。一年以后,昆巴齐亚即退出拳坛。

4. 弗兰克陈VS纳瓦托迪萨(1975年)
弗兰克陈(1951~1979)出生在台湾,身高1。81米,体重94公斤。卧推125公斤。深蹲585公斤。战绩:97战96胜1负,其中95场击毙对手。公认拳击史上最凶狠的拳手,两条钢腿如同利斧一般,攻势猛烈得令人窒息。然而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体力不足,1979年被“推土机”克里斯蒂保利击毙。

纳瓦托迪萨(1951~1979)出生在菲律宾,身高1。80米,体重88公斤。卧推100公斤。深蹲490公斤。战绩:126战125胜1负,其中71场击毙对手。也是一名极为凶狠的拳手,尽管在顶级拳手中间力量稍显逊色,但他用密不透风的进攻和多变的攻击路线弥补。

两名拳手特点相近,都是凶猛型的打法。原本被认为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没想到迪萨在陈潮水般的攻势前根本没有还击的机会,仅38秒就被陈的大斧砍倒。观众甚至还没有准备好,迪萨已经被饿虎般的陈击毙了。陈再次展示了他深不可测的实力,让整个黑市拳击界感到震惊。

地狱般的训练
“我养了一只猫,它喜欢趴在沙发上。有一天我用一根手指粗的绳子把它栓在栏杆上。等我回来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它又趴在沙发上了,绳子已经被它弄断了。就连猫这样小的动物也有很大的潜力。”

亚历山大彼得罗夫喜欢用这段故事作为它的开场白。他在西伯利亚的一个黑市拳训练营当了8年教练,后被判“组织恐怖活动”而入狱,刚刚才重获自由。他从不承认自己是格斗教练,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研究生存”。

“生存是任何生命最基本的要求。生存受到威胁的时候,就能发挥很大的潜力。你把青蛙扔到油锅里,它会立刻跳出来。老虎和狮子在笼子里呆的时间久了,再出来就会丧失大部分生存能力。天赋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随时处在生存的压力中,这样才能发挥最大的潜力。”彼得罗夫认为黑市拳手恐怖的杀伤力并不是因为他们天赋多么出众。黑市拳决定了它最多只能吸引天赋一般的拳手,只有训练才是决定性的。“如果都是充分训练,天赋好的人肯定更加出色。但如果训练有差距,这个差距会比天赋的差距大得多。”

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拳手来源复杂,有桀骜不逊的格斗运动员,臭名昭著的街头打手。但只要他们踏进了训练营,就只能成为格斗机器。训练营的周围有电网、地雷,荷枪实弹的警卫巡逻。任何反抗都会招来杀身之祸。老板雇佣了很多资深的黑市拳教练、原克格勃教官及其他格斗项目的高手来训练他们。从第一天起,拳手就要面对生存和死亡的选择。教练的要求苛刻地令人咋舌。两个小时之内完成600次100公斤深蹲、四小时之内踢断30英寸的木桩、在封闭的室内徒手和6只狼狗搏斗、徒手和两名手持棍棒的教练搏斗。很多人在训练中伤亡。死去和重伤难以医治的人都被埋掉,拒绝训练的人会被当场处决。对这样残酷的训练,彼得罗夫称之为“自然选择”,“在训练中总会有人死掉,这无关紧要。只要有1/3的人能活下来,就说明训练是成功的。实际上自然界的一切事情都是这样。适应的活下来,不适应的就淘汰掉。作任何事最重要的就是积极性。没有最高的积极性,就不能成为最棒的。外面那些可笑的格斗,拳手有规则、裁判和教练的保护,实在不行还可以自己放弃,怎么可能全身心地投入格斗和训练。自然界的豹子今天不知道明天是否会有猎物。如果没有,它就会挨饿,甚至死掉。只有这样,才能使它最高的警觉和精力。拳手也是一样,必须随时使他处于死亡的威胁下,这样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潜力。当然有人会精神崩溃,有人力所不及,但总有人能活下来。”

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拳手精神时刻处于高度紧张之中。在这里,最不可思议的要求也被认为是正当的。拳手只是这里的产品,不合格的要销毁掉。90公斤级以上的拳手必须达到400公斤以上的深蹲成绩,一脚踢断20英寸的木桩,限期达不到的都被处死。教练经常在夜间溜进拳手的宿舍,用鞭子抽打他们。后来拳手们都锻炼出了一种技能,只要稍有响动就会惊醒并迅速作出反应。拳手们有时要围着400米的训练场跑两个小时,来回爬100多层楼梯。达不到要求的拳手轻则遭到毒打,重则被当场处决。有时犯错误的拳手还会得到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与灰熊关在一起20分钟,能不受重伤地走出来的人会被宽恕。

教练们教授的技术十分简单。虽然所有可能的徒手攻击手段都要涉猎,但核心的训练内容不超过十种。黑市拳要求一切训练内容都要以最快、最狠地击毙对手为目标。拳法的威力有限,并不作为重点。最受推崇的是扫腿、侧踢,其次是膝肘和各种关节技术。训练营要求拳手的腿法要像铁棍一样凶狠。很多拳手都能踢断铁棍、石头和木桩。在比赛中,很多人都是一踢致命,颅骨和脑组织破裂造成当场死亡。踢断四肢、震坏内脏的更是时有发生。拳手们平常都要进行大强度的深蹲和跑步练习,以具备超人的力量和体能。彼得罗夫说:“不要轻视人的潜能。人能在遍布恶狼和毒蛇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地震中的人能推开巨石,关键是要创造近乎令人绝望的环境。我们恰好能作到这些。”从西伯利亚训练营走出的拳手已经丧失了常人的感情,他们残忍而镇静,不放弃任何击毙对手的机会。在世界各地的黑市拳场,“西伯利亚来的拳手”让人闻风丧胆。

彼得罗夫已经76岁,头发已经全白。他在谈论这些可怕的过去时没有任何愧疚之感。他突然对我说:“如果你在那里训练,说不定也会成为拳王。”

存的思考---怎样训练出最强的拳手
每一个真正的拳手都想成为拳王;每一个真正的教练都想让他的拳手成为拳王。怎样才能训练出最强的拳手?帕特严说,真正优秀的教练不仅能把天赋最优秀的人培养成拳王,而且能把天赋最差的人培养成拳王。如果天赋最好的人和天赋最差的人在相同的环境里接受相同的训练,天赋最好的人肯定会远远超过天赋最差的人。但现实情况是,天赋最好的人往往并不练习格斗,或正在接受错误的或愚蠢的训练。如果天赋最差的人接受严格的训练,最后很可能会远远超过他们。真正优秀的格斗训练是一条流水线,差的毛坯经过这个过程会非常优秀,好的毛坯经过这个过程会更加出色,但无论如何,结果都会远远好于没有经过这个过程的毛坯。

如果训练过程本身不够优秀,它所起到的作用往往还不及拳手天赋的作用。这时训练的差异甚至还不如天赋的差异。拳手天赋上的差异可能会掩盖训练的优劣。这也非常自然,如果一种训练不能获得天赋优秀的拳手,它自己就必须发挥更大的作用,否则就应该被消灭。很多所谓的格斗术,人们练习很长时间有时甚至打不过一个莽汉。可以说他们的天赋相差太大,这也许是实情,但如果格斗训练本身不能改变这个差异,它就没有任何价值。古代的人迫于生存的压力,不得不进行严格、合理的训练。现代人已经失去了这个动力。为了强迫拳手发挥出最大潜能,必须模拟最严酷的环境,这就是黑市拳赛和各种格斗训练营的价值所在。但绝大多数人不愿意接受严格的格斗训练,黑市拳手的天赋往往都不太好,这就更需要优化训练过程。

要想训练出最强的拳手,必须拥有:最严酷的比赛环境、最实用的格斗理论、最严格的训练。严酷的比赛环境是技术发展的动力所在。如果能安全、轻松地取得胜利,任何人都不会去研究生死攸关的技术。拳击、泰拳这些退化了的格斗都不同程度地对比赛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在这些理想的假设基础上思考实战,注定会碰得头破血流。尽管职业拳王的拳法举世无双,他能在一个真实的格斗环境里要求对手只用拳和他搏斗吗?只有从真实的环境出发,才能得到真正实用的技术。只有在真实的格斗环境下,各种技术才能真正“适者生存”地进化。如果不是这样,只能在规则限制下扭曲地发展。最强的拳手不会有刻意追求的特点,如果是那样,他早就横尸拳台了。最强的拳手只会追求最强的技术,只有这样才能在拳台上生存。很多形形色色的格斗术那些鲜明的特色,其实十分可笑。格斗只有一个真理,中国人的格斗和印度人不会有任何不同。“特色”只有在规则的限制下才能生存,在实战中是没有任何价值的。最后是严格的训练,它必须在前面二者的前提下进行。只有实战中生存的压力才能激发拳手最大的潜能,只有实用的理论才能保证实用的训练。训练时间是有限的,他对每个拳手都是公平的。在天赋落后的情况下,必须以效率和强度为核心,抛弃一切不实用的训练项目。

斗技术的趋向
就像自然界在进化,格斗技术也在进化。只有最强的技术才能生存,这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但人们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技术发展偏离自然的轨道,增加各种限制。这正是非自然的格斗不可能培养出真正拳手的原因。一旦有了限制,人复杂的感情就会以各种方式阻碍真正实用的技术的发挥。这些技术在实际的格斗环境里是很自然的。

人类在感情上对上肢非常依赖。原因很简单,是上肢复杂灵活的动作将人和动物区别开来。但上肢在力量上处于弱势,对格斗也是如此。上肢有自己的特点,速度和灵活性。但正像格斗不能只依赖力量一样,它也不能只依赖于速度和灵活性。事实上,高水平黑市拳手的攻击能力远大于防守能力。任何一名拳手都不能支撑长时间的防守,必须在短时间击溃对手,否则就会被对手击溃。就像坦克步兵时代可以长时间拉锯战,但核时代却只能速战速决一样。上肢进攻无法在短时间形成毁灭性的重击。中国功夫认为各种技法只是外在的体现,都应该利用腿部统一发力。这样虽然统一了发力方法,也使上肢进攻的力量和速度有了长足进步,但因为上肢进攻传力距离较长,损耗较大,力量仍比腿击小得多。如果放弃自身优势追求力量,更是舍本逐末。各种技法都有自身特点。每种技法都练到最强是不可能的。必须以整体最强为目标,各自发挥最有价值的部分。扬短避长不可取,而且这样做代价很高。另一方面,上肢进攻也是拳手最容易掌握的。人天生的惰性总是喜欢简单的招法。当然简单并不一定是坏事,但简单的同时必须有效。很多人事实上是让惰性左右了自己的选择。总之,成为格斗高手的第一步,就是在感情上不要对上肢进攻存在特殊的偏好。

带有限制的格斗项目总是在力量和速度之间摇摆,要么偏于一方,要么两者都作不好。在缺乏实战气氛的环境里,要将两者平衡确实非常困难。那些所谓的特点,其实都能从比赛的规则中找到根源。职业拳击手被禁止了腿击这个最重要的重击武器,因此他们必须发展拳法重击,让拳法形成一个基本完整的体系,尽管这样做代价很高,限制也很大。跆拳道更是规则的产物,由于禁止重击和缺乏坚实的基本功训练,腿法在这里几乎成了表演,完全丧失了有威力的重击和攻势。在格斗中,只有整体的攻防才是重要的,一切技术的趋向都要由实战决定。顶级黑市拳手都有毁灭性的重击腿法。但如果速度不够,就只能任人宰割,他就不可能在擂台上活下来。反过来,如果拳手的速度十分出色,但重击威力不够,不能形成摧毁性的强攻,不能在短时间内结果对手,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就会越来越危险。顶级黑市拳赛拳手的重击力度极大,格挡几乎是不可行的,防守方式除了同样用腿截击,就只能利用步法和身法躲闪。因此顶级拳手都拥有其他格斗项目中难以想象的敏捷的步法和身法。但即使这样,防守方也不可能长期和进攻方抗衡。防守不可能长期进行,要想生存必须进攻,和对手抢时间,用强大的进攻压制住对手的进攻。在双方都拥有强大攻势的情况下,格斗实际上就是时间的竞争。谁能更早地发起致命一击,谁就能在擂台上生存。

在顶级黑市拳赛中,拳手们普遍采用腿法远距离制胜,这是格斗技术的发展趋向。在拥有强大的远程武器时,远距离作战无疑是最安全和最有杀伤力的。事实上,这也是现代战争的发展趋势。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人使用这种策略都能生存。策略的选择决定于客观条件。弱小的游击队只能采用近距离的突袭战术,因为他们不具备远程的杀伤力。同样,一个普通的拳手采用顶级拳手的战术可能会一败涂地,因为他的腿法没有顶级拳手那样强大的杀伤力。技术的趋势只是一个发展方向,决不是万能药。他是自然选择形成的,而不是能够刻意追求的。事实上,腿法的训练最为困难。很多限制性的格斗项目都能在某个单项上求精,如拳法(拳击)、摔法(摔跤)。惟独腿法不可能,因为它是格斗技术的核心和发展方向,它的内容太丰富。拳手在训练时应该以腿法为中心,但决不应该对训练和实战添加任何限制。只有这样,拳手才能自然地体会到格斗技术的趋向,才能懂得真正强大的格斗技术对拳手的要求。在现实的格斗环境里,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

皮特阿宾斯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身体强壮、目光凶狠的中国人正在扫踢铁柱。“他就是‘唐龙’,我所见过的最凶狠的家伙。”他艰难地抬起手臂,这条手臂肌肉已经萎缩。“这就是他的杰作。说老实话,和他比赛后还能活着走出拳台已经非常幸运了。”当时阿宾斯体重122公斤,而“唐龙”只有91公斤,然而“唐龙”一上场就像砍柴一样将阿宾斯扫倒在地。他的“大斧”曾经96次将对手砍倒,而阿宾斯是这些人中唯一一个后来又苏醒过来的人。这是拳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纪录。

“唐龙”真名叫弗兰克陈,中国名字叫陈进生,出生在台湾新竹。尽管他喜欢叫自己“唐龙”,但拳手们都叫他“鲨鱼”。任何绰号都不足以说明他的凶残。陈的名气虽不及凯特斯林德、安东尼马库斯等人,但这多半是因为他的拳击生涯太短。但拳击界将他统治的时期公认为拳击史上最黑暗的时期。陈是劣势和优势同样突出的拳手。公正地说,他的攻击是整个二十世纪最强的。如果不是因为体力实在太差,陈可能一直打到50岁。在他的全部获胜的比赛中,没有一场超过四分钟。最强大的拳手在和陈对攻时都显得衰弱无比。即使是逃,也很难避开他锋利的“大斧”。

陈的双腿事实上比“大斧”还要锋利。阿宾斯是在和的较量中失利后唯一能够回忆场上情况的人。“陈的腿非常随意,好象能从任意角度进攻。看上去好象随随便便踢出来的,但力量实在太大了。以前我观看他的比赛总是非常奇怪,他的对手总是非常轻易地被砍倒,哪怕只是擦到一点。直到我自己被击中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是太可怕了。”

陈出生在一个格斗世家,他的父亲精通中国功夫,陈从小就受到严格的训练。但与父亲不同的是,陈从小好勇斗狠,喜欢凶狠的招法。“我总是追求最简洁和有效的招法。一天只有24小时,我没时间练习那些软绵绵的东西。”父亲对他的练习内容非常吃惊,因为他的格斗纯粹是要把人置于死地。陈与人较量时也从不留情面,他认为功夫比赛中的条条框框
“非常愚蠢,是保护弱者”。他12岁时和人比武就险些将对手打死,从此名声扫地。陈开始打黑市拳,他的“大斧”让习惯了拼杀的黑市拳手也感到恐怖。很多黑市拳手甚至准备雇佣枪手把他干掉。后来,陈的父亲莫名其妙地遭到枪击身亡,很有可能和这有关。陈疯狂地杀掉了6个他怀疑是凶手的人,然后来到了美国。

陈称自己“充满了仇恨”,他有一种破坏欲,即使和他站在对面说话的人,也常被他言语和目光中流露出的凶狠惊呆。但他的日常生活却非常规律。仿佛是为格斗而生,他每天除了饮食休息,就是疯狂地训练。他不沾烟酒,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因为他要始终处于最佳的身体状态。陈非常重视力量和击打威力的训练,每天都进行高强度的深蹲练习,用最坚硬的物体练习踢腿,锋利的“大斧”就是这样练成的。但他不喜欢有氧训练,很少跑步和爬台阶。

陈的弱点其实非常明显:体力严重不足。只是因为他的进攻实在太强大,绝大多数对手根本等不到他体力下降就被结果了。陈的进攻是立体式的,两只“大斧”以惊人的速度挥舞,从不吝惜体力。对手经常感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但这种另人绝望的进攻并不能持续很长时间。在陈拳击生涯的后期,已经有一些拳手找到了对付他的办法。虽然他们都失败了,但陈的弱点也暴露无遗。在拳台上,他不是战略家,不会聪明地分配自己的体力。可悲的是,他宁可将自己强大的攻击发挥到机致,也不愿抽出时间强化一下自己可怜的体能。“唐龙”的神话还在继续,但离终结已经不远了。

陈的后期精神上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他经常公开宣扬暴力和杀戮,声称“自己一生中最喜欢的事就是在拳台上把对手的脑袋踢爆”。他的训练也越来越疯狂和残忍,有时甚至连续24小时训练,而临近比赛时却总是无法调整到最佳状态。陈在一种焦躁不安的状态中迎来了和“推土机”克里斯蒂保利。此人也是以攻击力著称,但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陈会像砍断一根木柴一样轻易地结果他。比赛开始了,保利没有像以往一样向对手猛扑过去,而是一反常态,几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逃避着陈的追击。台下顿时炸开了,咒骂声四起,黑市拳台上还从没见过这样怯懦的打法。陈的眼睛死死地咬住对手,两只“大斧”抡圆了攻击,但始终无法碰到对手。如果陈停止无效的攻击,保利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可悲的是,在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中,猫最终耗尽了体力而任人宰割。10分钟过去了,陈在一生中从未和人打过这样长的时间,虽然他的进攻看上去好象没有什么改变。但内行能够看的出,在这样高水平的拳赛中,陈最有威胁的进攻已经完全落空了。保利一记扫腿飞来,如果在5分钟以前,陈甚至用不着躲避,他那高速的大斧可以直接迎击过去将对手的腿砍断。但是现在,陈却无法躲避,他像折断了的木棍一样直挺挺地倒在拳台上,就像那些被他砍倒的拳手一样。

陈的拳击生涯虽然短暂,却是拳击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之一。他蔑视僵化的技术。他的腿法完全没有固定的模式,但却招招致命。他提倡有规律的生活方式,很多有天赋的拳手正是因为不健康的生活毁掉了自己的前途。他用自身的成就证明了在拳台上力量和重击的重要性。但他的教训也非常深刻。拳手的素质必须全面。如果某一方面特别突出,可能会在很长时间内掩盖大量的弱点。但只要有一个弱点,在黑市拳这样的生死决战中,迟早会被对手抓住。在今天,拳手们非常重视体能训练,负重跑和跳台阶几乎是每天的必修课。虽然大多数比赛还是在很短的时间内结束,但拳手随着时间的延长体能迅速下降的现象已不多见。

附:弗兰克陈(1951~1979)身高1。81米,体重94公斤。卧推125公斤。深蹲585公斤。战绩:97战96胜,其中95场击毙对手。

侧踢之王---里克拉皮德
在大多数人眼里,印度是个贫穷愚昧的地方,那里的人面黄肌瘦,皮包骨头。仿佛是对传统观念的嘲讽,黑市拳历史上最强大的拳手之一---“撕裂”
里克拉皮德是个地地道道的印度人。在他的拳击生涯中,曾经109次用他那令人生畏的侧踢将对手打进地狱。他对于和他同时代的拳手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噩梦。

说起拉皮德,就不能不谈到他的教练“魔鬼”威廉拉赛尔。拉赛尔之所以被称为“魔鬼”,并不是因为他自己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事实上他从未参加过黑市拳赛,但却是拳击史上最好的理论家和最冷酷无情的教练之一。拉赛尔早年练习拳击,但成绩一般,心有余力不足。另一方面,他是个极端主义者,毕生都在追求最强的格斗术。限制重重的拳击远不能达到他的要求。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成为一名低水平黑市拳手的教练,从此便如鱼得水。他发现自己更希望制造一部真正的杀人机器。

拉赛尔进入黑市拳界后最重要的发现是,格斗术的强弱只取决于科学的格斗理论和高质量的训练。除此以外,一切越简单越好。高级黑市拳手的攻击威力极大,防守相对就落后很多。比赛往往在瞬间定生死,不允许拳手出现任何失误。拳手一般都用双手严密防守,而用双脚进攻。而拉赛尔只有拳击的经验,因此他开始向一名印度拳师学习腿法。拉赛尔说:“他教了我许多种腿法,但我只学会了一种:侧踢。一般格斗最大的问题就是技术体系过于复杂,故弄玄虚。事实上格斗非常简单,关键是训练水平。”拉赛尔专心研究侧踢以及与之相关的技术和战术,摸索出很多行之有效的针对性练习。“在技术全面的基础上必须深入研究一种技术。各种技术都很精通是不可能的。即使最简单的动作也有深入研究的必要。”

拉皮德是拉赛尔一生中最出色的学生。他的天质并不出色,力量、协调性都不突出,但他对拉赛尔言听计从。拉皮德是个孤儿,从4岁起就在拉赛尔的指导下训练,很早就培养出了强烈的求生意识。拉赛尔认为一般格斗总是或多或少带有表演的性质,每场比赛只有输赢之分。而黑市拳手面对的生和死的选择,必须去除一切无价值、不实用的技术,用全部精力投入训练和比赛,才能生存下去。拉皮德的世界只有格斗。拉赛尔研究了瑜珈,并把它运用到训练中。结果证明非常有效,拉皮德有时一天只休息4小时,其他时间几乎全部用来训练,还能够保持充沛的体力。宗教信仰也在训练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宗教狂热产生的力量有时甚于求生的欲望。里克是湿婆神的化身,因此他具有毁灭性的力量。”

拉皮德22岁就称霸印度黑市拳坛。印度是个格斗大国,很多拳手都有丰富的技术,但他们却总是被拉皮德看似单调的侧踢摧毁。1962年,拉皮德前往美国,一方面是在印度已经没有对手,一方面他也很难在印度立足下去了。在一次街斗中,拉皮德被十几名手持钢刀的暴徒围住,结果他自己毫发未损,对方却扔下六具尸体。暴徒们所在的黑帮头目下令干掉拉皮德,幸亏拉皮德的老板从中干预。虽然暂时逃脱追杀,但印度已不可能在呆下去了。1962年,他进入美国黑市拳场,很快就杀出一条血路,成为令很多拳手闻风丧胆的拳台杀手。

拉皮德在擂台上非常凶猛,总是一开场就向对手全力发动进攻,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果对手。他的对手很多还没来得及反击就被他强大的攻势淹没了。他的侧踢攻击范围很大,每一击都有摧毁性的威力。他和“扫腿之王”文斯巴拉克的火拼好似火星撞地球,让观者胆战心惊。虽然巴拉克最终被摧毁,但拉皮德也身负重伤,很长时间才痊愈。1968年以后,他开始走下坡路,状态逐渐下滑。虽然仍保持连胜,场面却越来越惊险。1970年,在艰难战胜“饿鬼”理查希克之后,拉皮德终于退出了拳坛。

退役后的拉皮德来到哥伦比亚,在著名的黑十字丛林训练营担任教练。在这片遍布毒蛇和蚊虫的热带丛林里,他用近乎残酷的方式训练着来自世界各地狂热的格斗信徒们。很多黑市拳高手,如“巨蟒”查朗吉耶拉、“死星”保罗布兰顿,就是在他的训练下铸成铁拳钢腿的。他的学生大多都拥有铁锤一样的腿法。现在拉皮德正在担任“恶棍”何赛拉菲奥的专职教练,这个强壮的墨西哥人几乎就是拉皮德年轻时的翻版。拉菲奥正在用他的侧踢统治着美国的黑市拳台。要想推翻新老拳王联手的暴政,恐怕还有待时日。

附:里克拉皮德身高1。82米,体重98公斤。卧推130公斤,深蹲545公斤。战绩:174战全胜,其中109场击毙对手。
拳击界的人喜欢把实力最强的拳手称为“魔王”,如索尼利斯顿和乔治福尔曼。在黑市拳场上有一位“地狱魔王”,虽然知名度远不及以上二人,也从未有人将他视为英雄,但他的实力却足以让让他的每一个对手从心底里感到恐惧。卡特曼塞尔说:“他的名字是死神的代名词。了解他的人,每当提到他的名字,就会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168场正式比赛167场胜利,114场将对手当场击毙。而正式比赛只占他全部比赛场次的1/3。这不是天方夜潭,而是血肉之躯产生的威力。

这个人就是安东尼马库斯,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拳手。在徒手杀人技巧方面,无人能与他相提并论。很多人谈到他时都感到心情复杂。他是一部令人恐惧的杀人机器,但在格斗领域却无人能达到他那样的成就。他那令人胆寒的“钢铁扫腿”让对手感到绝望。每一个黑市拳手在上场之前都坚信自己能够胜利,这是他们能够生存下去的前提。如果你的信心垮掉了,在场上就只能是一具会走路的尸体了。但马库斯能打垮最坚强的人的信心,因为你几乎找不到他的弱点。几乎没有人能突破他的扫腿组成的火力网。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机会。只要被他的扫腿击中,你就只能企求自己能够保住性命,即使那些天生的杀手也不例外。头部和躯干被击中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就连手臂被击中后也多数会折断。很多人试图在他起腿的瞬间寻找反击机会,但在他那惊人的速度和力量面前,几乎没有人能捕捉到稍纵即逝的机会。

马库斯来自恐怖的西伯利亚训练营。他在这之前的情况几乎没有人知道。当他离开西伯利亚的时候,就连最苛刻的教练都对他赞赏有加。他能一脚踢断27英寸的铁柱,每秒钟踢出4脚,徒手杀死一头北极熊。他把西伯利亚的严寒带进了美国的黑市拳场。他的前六名对手几乎都是被他一招击毙的,总共花费的时间不超过两分钟。整个黑市拳击界震惊了。在这里,几乎每个人都拥有强大的踢技,但像这样恐怖的威力却是史无前例的,甚至超出很多人的想象。他的身价直线上升,开始和一流的拳手交锋。他的对手几乎都是黑市拳击界最可怕的人物,如贾森雅格布、迈克奎罗特、瓦西里比绍夫,但这些人都先后倒在了他的脚下。马库斯终于有机会面对当时的“魔王”塔克霍根。霍根也拥有毁灭性的扫腿和令人窒息的攻击速度。两人的这场殊死搏斗持续了接近16分钟,霍根最后还是没能逃脱死神的召唤,而马库斯也折断了右臂和三根肋骨。这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宣告了新魔王的诞生,马库斯从此代替霍根成为黑市拳手的众矢之的。

为了在极度危险的黑市拳场上生存下去,马库斯一直沿袭着在西伯利亚时的训练体系。每天用400公斤以上的重量深蹲10~15组,用花岗石和钢铁练习扫腿,让手持铁棍甚至加纳砍刀的助手陪练,每天训练超过12小时。在黑市拳场上,最小的失误也会导致致命的后果。马库斯用这种疯狂的训练方法保持最佳的体能和神经兴奋度。与此同时,一批批黑市拳手也在悉心研究马库斯的弱点,艰苦地训练,不断地向他发起挑战。但是,最后倒下的总是马库斯的对手。他在对手心目中的形象越来越可怕,已经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人谈之色变。

马库斯的技术体系十分科学。他的技术非常全面,重击、侵扰、反关节及地面技术都很出色。但他几乎从未与对手进入过贴身肉搏的阶段,因为他的重击技术太突出了。马库斯几乎只使用扫腿这一种腿法,但技术非常完美。经过千锤百炼,他的双腿已经成了毁灭性的武器。他的每一个对手在上场之前都会进行周密的战术策划,但却很难奏效,因为在拳台上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即使是魔王也有弱点,不可能永远胜利。黑市拳赛最可悲的一点,就是昔日的霸主多数都用一种最极端的方式退出:倒下。拳手们的攻击威力太强大,最小的失误也往往无法挽回,今天的强者很可能会在明天的生死对决中突然倒下。马库斯也不例外。正当他如日中天的时候,却在一场拳赛中出现了罕见的失误,被阿兰佩迪拉一记重击击倒,再也没能站起来。佩迪拉使用的,正是马库斯最擅长的:扫腿。偶然之中总是隐藏着必然,佩迪拉很快就以他强劲的实力横扫拳台,一个新的魔王又诞生了。黑市拳台上的生死轮回还在继续。拳手们用一种最极端的方式展示着他们惊人的能量和潜力。虽然很多人对黑市拳手极度凶狠的攻击和对生命的蔑视感到反感,但却无法找到一种人道的方式与他们匹敌。难道是格斗残忍的本质造就了他们?

附:安东尼马库斯(1962~1996)身高1。88米,体重102公斤。卧推160公斤。深蹲560公斤。战绩:168战167胜,其中114场击毙对手。

重要比赛:1988年47秒扫腿击毙“吸血鬼”卡特斯彭尼。
1988年53秒扫腿击毙“绞肉机” 贾森雅格布,马库斯的右臂也被踢断。
1989年2分52秒扫腿击毙“黑幕” 迈克奎罗特。
1989年1分15秒击昏“眼镜蛇” 恩里克布兰科,布兰科左腿被踢断。
1990年1分37秒击毙“野兽” 瓦西里比绍夫。
1991年15分42秒击毙“魔王”塔克霍根,马库斯的右臂再次被踢断。
1992年4分21秒击毙“野兽” 瓦西里比绍夫。
1992年5分14秒击毙“怪物” 奥德布朗。
1993年1分17秒击毙“毒箭” 哈曼施威格。
1994年9分32秒击毙“火山” 尤里扬诺夫。
1995年14分20秒击毙“狼” 本杰明门泽尔。
1995年7分26秒被 “疯子” 阿兰佩迪拉击毙。

这个可能不能算武术了,属于徒手杀人技巧!转自中华绝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