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李耳总想杀点人什么的,以表怀念,因为他曾经是江湖十大杀手之一,可惜的是,他也有好久
没有动刀子了。然每次面对敌手,抽刀,欲刺,终止。因为他深感无从下手。无从下手,并不代表无人可杀。对李耳来说,武林中他憎恨的人,言之不尽,又怎会无人可杀?
无从下刀,只因心中有太多压抑的感情,不知该如何尽情的释放…… 
一个悲运的杀手,一颗孤单的灵魂。 李耳的心静静地绽放在一片荒芜之中,仿佛在为永恒的死亡默哀。一个孤单的身影从这片寂静中悄悄掠过 ,然后停留在风中,执著而落寞地眺望远方。
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杀手,他用了二十年的时光,完全继承了武林盟主那令人销魂惊绝的刀法。他本身更是江湖上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一个人所向往的传奇。
杀手无情,可亦多情。
如果没有风婵,如果不是杀手,如果没有一身武功,那么,李耳的江湖会将怎样书写?会不会像现在这样
,带着一颗伤痕斑驳的心故作坚强地流浪?
他喜欢女人,身边也曾美女如云。他是武林盟主身边的红人,掌上之珠,无数美女要为他倾慕一生。
但他的心,却是任何人所不能占有的,除了风婵——任何人都不能,甚至连他自己都不能!
杀手的心,无根。杀手的踪迹,如天边的浮云。杀手的爱情,也令人难以捉摸。
时间之河为他敞开了一个黑黑的洞口,风婵的灿烂天真,风婵的一颦一笑,在记忆的深处召唤。穿过时空
的黑洞,温暖的阳光立刻将李耳整个人笼罩其中。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一十五年前,幼时旧家院,枫红亦漫天。两小无猜儿,携手共嬉戏。男童身矫健,女孩骑身上,穿梭在,枫叶纷飞间。女孩天真的瞅着他笑:“与你一起真好玩,不管长多大我都要这样子。” “那好啊,你就做我的娘子!”此时红日的娇艳,映照在男童眼里,成了他永远耀眼深刻的记忆。
兵荒马乱日,江湖动荡时。杀戮声四起,鸡犬不得宁。父母倒血泊,冷月挂天边。男童嚎啕哭,人生似风残。头领闻其声,高亢颇有力。抄起一只手,俘虏上马骑。男孩苦挣扎,徒费一身力。无可奈何际,高喊
风婵女。不料风婵到,闻之好焦急。也许从今后,青梅竹马伴,天涯难再见,已无归期时。车辚辚、马萧萧,无奈烟尘翻腾入云霄。渐行愈远的辘辘声间杂着嘶吼:“风婵…… 等我…… ”和着她涕泣如雨的哭声,女孩心,一阵阵,风敲碎……
岁月如飞刀,刀刀须臾到。往事如云烟,他忘了自己,忘了过去。往日那个孤苦无助的少年,在武林盟主的门下,已经脱落成威武英俊的青年。遭遇的流离起落,造就出他一份内敛与成熟的内涵。 他为了练成上乘刀法、天下绝学,旦夕淫浸,孜孜不倦,终日沉醉在武学的意境之中而不能自拔,即使汗湿衣衫,都浑然不觉。似雾化梦幻般的催化中,他恍若翩然在仙界,一握着刀,就忘了自己,忘了过去。院子里的枫树,伴着他抽枝残魂,发芽零落十几度春秋。散落在地上的破刀断剑足足有三百六十余把。每把刀都诉说着他的一个故事,那是关于苦心孤诣的故事。他炼武的动力无人知晓,无人理会。他也不需要别人知晓,不需要别人理会。只要自己知晓理会就已经够了。一十五年前,幼时旧家院,枫红亦漫天……
一日,武林盟主相约他的好友马将军前来观看众弟子的表演,前面的几个师兄弟的武功让马将军大为失望,盟主的脸色很难看。轮到他时,他便迫不及待地将盟主所传的刀法一口气比划下来。抽、带、提、格、击、刺、点、崩、搅、压、劈、截、洗等套路尽相展开,他感觉到身如游龙,势似流水,一举手一投足似乎已经达到无为而用的境界,水到渠成,顺乎自然。招与招之间起承转合里闪耀着无限的华丽,凌厉的刀锋锐不可挡,咄咄逼人。大有乱石穿空,龙哀虎吟之感。 刀法施展完毕,他收式息气。顿觉得心中一吐块垒,十几年间的压抑与苦闷风卷云散,心旷神怡,空明一片,神采焕发。此时空中枫叶漫天,被刀的力道振得潇潇洒洒,翩然而下,煞是好看。
“精彩!精彩!如此厉害的刀法让人叹为观止,大开眼见!”马将军首先鼓着掌走了过来,“正所谓‘十年磨一剑,今朝把示君’,你终于厚积薄发,豁然开朗了。古今中外方成武学大家者,无不把武功推致‘淡泊境界’。淡泊者,物我相融,人剑合一,像一颗尘埃那样毫不张扬,任何时候都能够以一种无声无息的姿态去行进与轮回。你叫什么名字?” “不才弟子李耳!”武林盟主满脸堆笑,恭恭敬敬。盟主夫人也巧笑倩兮地倚在马将军身旁。“很有本将军当年的风采,虽不及我的气魄,却也显得难得,就让李耳来听我使唤吧。”众人发出欣羡叹息,而李耳再次随波逐流。以后的日子,他就像一具木偶,在马将军的摆弄下东征西讨,剩下一身华服包裹的空壳躯体,在腥风血雨中,纸醉金迷里麻醉自己。
只有在夜深人静时,孤影独坐阶台,心中波澜万分,昔别儿时伴,谁复相寻觅?
一日,他受命前去猎获一美貌女子,为马将军做妾。不惊意间,看见那一对空洞的美眸,那一池无波的心灵,似曾相识的眸。那一晚,李耳辗转难眠。那个风吹云淡的深夜,静如死海般静寂。让他感到全身冰冷,冷得两目怅然。希望总是以失望的开始或是用绝望来轮回,等不到花之灿烂,却总是黑暗的沉沦。不知不觉中,他忽然哭了。他感到惊讶,作为一个冷酷杀手的他,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哭泣过,更没有泪滴。
第二天,他被外面骚动惊醒。六军鼓噪,悲风飒飒,沙尘狂舞,杀气漫天,诡谲万分。马将军突然走了进来,泣道:“现在皇上说我意图谋反,欲逼我以死谢罪,我欲随侍从乘隙归隐。你就为我尽忠,作我替身吧!”
李耳回念起将军的恩德,感念到今生儿时知己难寻,人不孤独,心却寂寞。不如一死百了。急忙披上将军的华服,由人带至外面,头架着刀,天空开始下雪,他神智已经飘荡。 “不要!”一声凄泣,让人残冷。李耳恍惚间,看见将军小妾翩然而来,是她?怎么是她?李耳怔住了,大惊失色。突然脑袋一沉,整个人如一堆烂泥,阵阵旋晕,有什么粘粘的东西从喉咙里涌出,那是……血! 青梅竹马的玩伴已不复当年的神韵天成,已经被包装成了美艳时髦的丽人,面容看上去依稀带着些儿时的摸样,顿觉亲近如家人。她热泪盈眶,一切朦胧了:“李耳,我为你而来。”倏地,晶泪,宣泄而下……
“与你一起真好玩,不管长多大我都要这样子。”她轻声细说着。李耳眼前闪着的影像,是枫红漫天。那是他一生最真实最充实的日子。快乐地撕去了每一处疤痕,生活象童年一样充满了阳光。这是她永远的追寻,至死不休。她面容憔悴,眼中尽是煎熬的神情,伸手捧住李耳双颊,深情无限。哽咽诉说:“李耳,我终于找到你了。二十余年哪!你到哪儿去了?昨晚我听到将军讲起,才知道我苦苦寻觅的人是你啊!你明白否,传你武功的武林盟主,受了马的好处,当年就灭了你父母啊。你在马的门下,看似享尽荣华,实乃是他花了一万两白银买的狗。你一直为虎添翼,现在又替他受死,好冤、好苦!”
李耳差点昏厥,受到命运捉弄,好害怕。
仇人,却要用一生来报答。爱人,却抢了她献给仇人做妾。他看看天空,冷冷的秋,冷冷的冻死枝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