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四集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烽火汹涌

得到各大帝国主义国家支持的沙俄军队在五月份拼凑了两个方面军,伏尔加方面军和哈萨克方面军,每个方面军有50万人,并配备了大量的大炮,沙皇的亲叔叔尼古拉大公亲自担任总司令,这是有史以来沙俄军队一次性投入兵力最大的军事行动。530日,自认为兵强马壮的沙俄军队气势汹汹向红区杀了过来,俄国红军的高层领导人大都是工人出身,他们并没有学过多少军事知识,经过讨论红军决定采取依托伏尔加河及其支流的掩护,把沙俄军队挡在红区之外的战略,所以除了留下第一军作为预备队外,第二、三军和在中国境内新组建的第四军分别部署在北、中、南三个区域。沙俄军队被伏尔加河拦住,在进行十多次偷渡,都被英勇顽强的红军战士及时发现打了回去,沙俄军被迫选择强渡。其中沙俄伏尔加方面军依靠强大的里海舰队和陆军重炮的掩护,于68日从察里津一带分多点强渡伏尔加河,虽然红军第四军的指战员依托阵地顽强阻击敌人,打退了俄军十几次疯狂进攻,累计打死打伤沙俄军23千多人,战斗从凌晨一点持续到下午3点多,寡不敌众的红军被迫边打边向后方退却。同一天在北边喀山一带企图渡河的沙俄军队在第二军和第一军的密切配合、顽强阻击之下损失了19000多人,却始终未能建立起牢固的滩头阵地,被迫了退了回去。

沙俄伏尔加方面军过河后更加猖狂,他们依靠强大的炮火不断向前推进,而红军第四军的指战员利用一道道战壕英勇地阻击敌人,到了9日晚上红军第三军也投入了南部战场,终于击退了沙俄军队的疯狂进攻。随后两个星期,双方在南线不断投入兵力,反复争夺阵地,各自的伤亡也不断增加。在北路的沙俄哈萨克方面军由于得到新组建的乌拉尔方面军的掩护,得也秘密把部队调集到伏尔加河西岸,在24日凌晨2点强渡伏尔加河,经过15个小时的激战,拥有明显炮火优势的沙俄哈萨克方面军在付出25000多人伤亡的代价后,终于突破红军第三军和第一军联合组成的防线,红军第一集团军司令部紧急调集刚刚从中国境内过来的两个师开赴前线,终于顶住了敌人的疯狂攻势。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沙俄军队继续向红军阵地发起猛攻,寡不敌众的俄国红军被迫边打边退,形势越来越紧张,红军司令部把根据地能够调集的力量都投了进去,也只能延缓敌人的前进步伐。

这时候以杜勃罗文斯基为首的红军司令部终于感觉到这种拒敌人于红区之外的机械战术的缺点,后悔没有听取解放军顾问的意见:派主力大胆插入敌后,而派少量部队在根据地打游击的战术。尽管一个月以来红军指战员非常勇敢,这些天下来也累计打死打伤沙皇军队113000多人,但自己的伤亡也超过了六万,人多势众的沙皇军队依仗其占据更多的后勤资源,能够有效弥补损失,而红军目前的兵员补充明显缺乏,杜勃罗文斯基亲自到中国境内搬求援,并诚恳向解放军顾问道歉。在哈萨克省的解放军又调集了基本上由哈萨克、维吾尔、乌兹别克、吉尔吉斯等民族组成的解放军指战员,全部穿上了俄国红军的军服(其实都是中国的被服厂生产的),以俄国红军第五军的名义开赴前线,原解放军第八军副军长黄玉成担任这个军的军长,来自中国境内的七万多俄罗斯解放战士和新兵也补充进了其他各军,这些强大生力军的加入终于挡住了沙俄军队的前进步伐,沙俄军队在随后一个星期时间里发起了数百次进攻,又损失了54000多人,还是未能有效突破俄国红军的钢铁防线,不过红军也没有余力发起反攻。沙俄军队看到在75日还派大量兵力企图从中国境内绕到红军的侧翼迂回攻击,被严阵以待的解放军第八军和第二十一军狠狠教训了一通,丢盔卸甲狼狈退回境内,解放军紧紧咬住敌人的尾巴,两天时间就消灭了26000多沙俄兵,迫使沙俄军队调集重兵防守俄中边界,从而有力地支援了俄国红军的战斗。

在沙俄军队准备调集主力进攻俄国红军的时候,中国人民党北方工委和北方军区司令部也认真研究了消灭沙俄军队的战略,由于目前整个北方军区集中了我军31个野战军中的15个:第一、四、五、七、八、十、十二、十三、十五、十七、二十、二十一、二十五军和第一、二骑兵军,这些部队在4月份以后逐渐调到了西北前线,而强大的第六机械化集团军已经在内蒙古草原完成了合成训练,准备在65日向西西伯利亚进发,所以北方工委决定采取关门打狗的策略,彻底消灭盘踞在乌拉尔山脉以东的沙俄新西伯利亚方面军。在哈萨克省的解放军协助俄国红军抵抗沙俄军队的进攻,东线我军的强大攻势也可以分担西线我方联军的压力。解放军的计划是先派部队从南边的孙武城和北边的草原出发,进入乌拉尔山,彻底切断沙俄新西伯利亚方面军与俄罗斯本土的联系,如果敌人派兵来援或者向西突围,正好利用我军占据的有利地形大量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如果敌人继续盘踞在西西伯利亚平原的大中城市不出来,那就得到我军强大的机械化集团军到来后再慢慢收拾他们。

531,解放军第十军进入乌拉尔山脉中部,消灭了守卫铁路和马路的一个师的沙俄守备部队,一举切断了彼尔姆到与叶卡捷琳堡之间的通道,而第一骑兵军在第十军炮兵师的支援下也夺取了叶卡捷琳堡北边的谢罗夫、沙伊姆,消灭了11000多敌人,切断了敌人北逃之路。530晚上9点,第四军和刚刚来到这里两天的第十五军秘密从孙武城出发,沿着乌拉尔河悄悄进入乌拉尔山,沙俄军队在这一带驻扎有两个师,控制了从乌法到车里雅宾斯克之间的铁路和马路,31日凌晨2点,解放军集中优势兵力对敌人控制的二十多处要点同时发起了进攻,猛烈的炮火迅速摧毁了敌人的堡垒,措手不及的敌人在解放军凶猛的打击下完全乱了阵脚,许多人在睡梦惊醒时就乖乖做了俘虏,战斗只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英勇的解放军指战员就完全控制了附近所有的制高点。随后解放军稳扎稳打,并加强了政治宣传攻势,盘踞在铁路沿线军营里的沙俄军一点一点被消灭掉,这一仗总共用了三个多小时,全歼敌人28000多,其中俘虏就有11000多。在乌法和车里雅宾斯克的俄军在接到求援电报以后,各派了两个师出来救援,都在山区外围被英勇顽强的解放军战士打退了,只留下6000多具尸体在阵地前。

同样在530日晚上,秘密隐蔽在哈萨克省阿斯塔那北部的解放军第十七军和第十三军突然出现在新西伯利亚以西600多公里的霍木斯克城郊,守在这里的沙俄军共有两个师28000多人,战斗首先在野外正式打响,第十七军拥有两个炮兵师,加上第十三军炮兵师,这么强大的火力很快就摧毁了敌人的坚固工事,也摧毁了敌人顽抗的决心和信心,经过不到五个小时的激烈拼杀,所有负隅顽抗的敌人统统被消灭,还有12000多人乖乖做了俘虏,在这期间龟缩在新西伯利亚和巴尔瑙尔城的敌军根本不敢出援,事实上解放军第一军和就部署在敌人来援的必经之路上,只要敌人敢于来犯,必然会遭到狠狠打击。与此同时,解放军第二十军经过六个多小时的艰苦战斗,一举夺取了霍木斯克以西300多公里的伊西姆,歼灭敌人一个师。解放军第五军也在同一时间对秋明以南100公里的库尔干之敌发起猛攻,不到两个小时就歼灭12000多俄军,夺取了库尔干城,有16000多沙俄军从城北逃出,跑了10多公里后被隐蔽在草原上的解放军第二骑兵军八万铁骑围歼。秋明之敌派了一个集团军出来救援,走了一半路程就得知南边之敌全部完蛋的消息,吓得不敢再南下了,灰溜溜缩了回去。至此,整个西西伯利亚的沙俄军队只剩下36万人马,被分成东西两个断开的集团,东集团有三个集团军19万人,分别盘踞在新西伯利亚城和巴尔瑙尔城,西集团也号称有三个集团军17万人,分别盘踞在秋明、叶卡捷琳堡和车里雅宾斯克。

这个时候正好是百万沙俄军队进攻俄国红军的第一天,已经在伏尔加河边上摆好阵势的沙皇军队根本不可能放弃对红区的进攻,在彼得堡的沙皇这次到没有惊惶失措,在西西伯利亚的沙皇军队全部驻守在拥有坚固工事的城市里,并储备了充足的粮食和弹药,其中在新西伯利亚城和叶卡捷琳堡还有沙俄的兵工厂,沙俄高层普遍认为坚守两三个月没有问题,所以沙皇给新西伯利亚方面军的命令是坚守在自己的城市,不要随便出来,防止被解放军在野外包围歼灭。他一边命令自己的叔父尼古拉大公率领百万大军加紧对红军的进攻,争取早日攻破红军和解放军的哈萨克防线,从南面打通与新西伯利亚方面军的联系;一边加紧从国内各地调集人马,准备直接进攻乌拉尔山中的解放军。本来还有大批沙俄军队在国内各地镇压工农起义,现在东线告急,只能在扑灭表面的革命烽火后急匆匆调往东线,与此同时他们也没有忘了大肆扩军,大批工人农民中的青壮年都被强行征召进了沙俄军队,到了623日,沙俄乌拉尔方面军在喀山、伊热夫斯克、乌尔茹姆(后世称基洛夫)、彼尔姆一带组建完毕,整个方面军共有七个集团军55万人,由俄国贵族、俄军上将罗曼罗夫伯爵担任方面军司令。

在沙皇政府竭尽全力调集人马准备救援西西伯利亚之沙俄军的时候,在乌拉尔山的解放军已经完全控制了整个乌拉尔山脉,主要进入乌拉尔山的通道的东西两面和主要山头全部修建了工事,特别是具有超前意识的密集坑道阵的建造,完全可以阻挡数倍敌人的轮番进攻。在东线的我军除了留下第七军和第十二军在新西伯利亚周围监视敌人以外,第一、十三、十七军在62日把敌人苦心经营的巴尔瑙尔团团围住,而第二骑兵军作为整个战役的预备队。沙俄军队从巴尔瑙尔郊外20公里开始到巴尔瑙尔市中心,构筑了密密麻麻的坚固工事,不但城外的工事全部实现了坑道连通,许多地方还埋设了大量的地雷,而整个巴尔瑙尔城更为恐怖,所有的建筑物全部变成了堡垒,而且主要堡垒之间可以通过地道相连,守卫在这里的沙俄第二十三集团军司令勃博洛夫上将在向彼得堡的报告中吹嘘自己可以抵挡解放军30万大军的轮番进攻三个月,而城里的沙俄正规军共有11万人,还有10万多妇女、老人和少年必要时也可以派上阵,那些女兵不但要承担修建堡垒和地道的劳动,也成了沙俄官兵淫乱和泄欲的工具,整个巴尔瑙尔城的绝大多数革命者及其亲属都被凶恶的敌人残暴杀害,在沙俄当局的竭力丑化宣传和蛊惑煽动下,这里的老百姓普遍仇恨解放军和中国人。在最近半年时间里,解放军中俄罗斯族侦察员多次从敌人后方潜入城里侦察,发现了这些现象,企图与城里的革命者进行联系的尝试也失败了,并且有多名侦察员牺牲,虽然并没有搞清楚敌人的具体部署情况,但经过七个多月的苦心经营,完全可以想象那里防守的严密程度。

李得胜总统对二战中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解放柏林战役和九十年代车臣首府格罗兹尼巷战有着深刻的认识,他在数十次与北方军区的电报中不断强调,一定要充分认识到进攻敌人重兵防守甚至全民皆兵的城市的困难,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虽然我军拥有炮火优势,还有60多辆装甲战车,但屡遭打击的敌人也会从失败中吸取教训,被包围的敌人迟早可以歼灭,必须珍惜解放军战士的生命。所以解放军包围了巴尔瑙尔以后,并没有发起大规模进攻,对敌人的打击首先是我军的狙击手,在过去的六个多月中,在巴尔瑙尔东边两军的交战中我军的神枪手就屡力战功,现在只不过把战场从单纯的一面发展到了四面八方,参与战斗的指战员更多枪法也更准了,不过敌人也更加学乖了,前沿阵地的敌人几乎不敢露出头来,都是通过暗堡进行监视,但这些暗堡照样受到我军狙击手的打击,准确的子弹从了望孔射进了敌人的脑袋,解放军在这里集中了六个炮兵师,只要敌人的暗堡、炮兵或人数密集的行动被发现,就会迅速遭到炮火的准确打击。

在完全压制住敌人的背景下,前线我军指战员开始耐心挖坑道和战壕,一条条通向敌人阵地的通道向前伸展,敌人看到这种现象也多次组织人马进行破坏,但在激烈的较量中总是以敌人的失败而告终,这种情况下敌人的伤亡还特别大,敌人只好也悄悄向前挖坑道,然后埋设大量地雷,企图以此阻挡解放军的前进步伐,敌人挖坑道的举动被我军指战员用专门设备及时发现,所以解放军战士在接近敌人阵地时也越来越小心,而且坑道也不是笔直前进的,往往采用之字型,一旦发现泥土特别松动的地方就停止开挖,用长竹竿或木条去捅穿坑道,这个时候大爆炸自然发生了,敌人自以为奸计得逞,往往是炸出一条明道,最终双方在这里进行殊死拼杀,依靠机智顽强的作战作风和先进的冲锋枪、半自动步枪和手榴弹,解放军指战员不断消灭前面的敌人,一点一点往前推进。在一条条战线向敌人纵深挺进的时候,解放军的猛烈炮火狠狠砸向敌人的后续阵地,而我军的战车部队也一起上阵,带领和掩护着步兵指战员杀向敌人,敌人的最外面的防线就此瓦解,接下去自然又是针对敌人下一道防线的攻势。

在巴尔瑙尔战火正酣之际,新西伯利亚、秋明、叶卡捷琳堡和车里雅宾斯克之敌并没有被围困,但离开这些城市数十公里外的区域敌人一般不敢来,解放军其他各军的指战员经常给予贸然出来的敌人以致命的打击,无论是敌人的大部队,还是小分队,毫无例外会遭到打击,随着时间的推移,敌人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到了625日,我军终于肃清了巴尔瑙尔城外的41000多敌人,逼近了坚固的城堡。这个时候勃博洛夫上将已经没有原来吹嘘的那种劲头了,解放军强大的军事攻势和宣传攻势,不断动摇着自己手下的信心和决心,虽然经过拼凑的沙俄军队号称还有十万,但战斗力到底有多少他还是心里有数的,所以向彼得堡求救的电报越来越多,沙皇政府只能命令进攻红军的部队以及新成立的乌拉尔方面军加紧行动,同时不断为前线的沙俄官兵打气,自然加官进爵、立功领赏不会少,这些举动也算给被围俄军注射了强心剂。

对于把整个城市都变成战斗堡垒的巴尔瑙尔城,用炮火可以摧毁整个城市的表面建筑,但躲在地底下的敌人仍然可以利用残垣断壁进行抵抗,而且破坏性实在太大,巴尔瑙尔城中还有包括一家兵工厂在内的十多家工厂,还有许多宝贵的财产,就此毁灭也实在可惜,而且以如此方式夺取巴尔瑙尔,必然导致所有老百姓也被炸死,从而在俄罗斯人当中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不利于我党我军在俄罗斯族居住区的工作,也会影响与我军并肩作战的红军指战员的团结,所以李得胜始终没有同意向巴尔瑙尔城发起总攻的请求,让前线我军耐心等待机会。事实上难过的是被包围的敌人和急匆匆赶来支援的敌人。随后巴尔瑙尔前线的解放军转入休整,对城里的敌人和民众的宣传攻势却日夜不停地展开。巴尔瑙尔的东边是鄂毕河,敌人放弃河东的外围工事后,就炸毁了河上的大桥,巴尔瑙尔城与新西伯利亚之间的河道目前已经被解放军彻底封锁。这个季节北半球已经进入炎热的夏季,不过这里的天气跟春天差不多,这也是各种病菌最猖狂的日子,连续激战、四面被围的巴尔瑙尔城的卫生状况也越来越差,城里的蚊子、苍蝇、老鼠等害虫却越来越猖獗,从6月中旬开始,在印度、伊朗地区横行的流感、霍乱、鼠疫和疟疾相继在城中出现,到后来传播越来越快,范围越来越广,缺医少药的沙俄军队根本无法有效遏制这些病魔的袭击。而前线的解放军当然也加强的消毒措施,该注射的预防针都打了,而且处在通风日照条件好的野外,因此并没有受到多少瘟疫的打击。

625,沙俄乌拉尔方面军从彼尔姆和伊热夫斯克出发,向乌拉尔山中的解放军发起进攻,敌人的进攻在最开始两天主要集中在两条通道一带,解放军第四、第十、第十五军的指战员利用自己辛苦抢修的坚固工事和占据有利地形,打退了敌人数十次疯狂进攻,打死打伤敌人两万多人,把敌人的援军牢牢地挡在乌拉尔山外面。不甘心失败的敌人不断向南北两边前进,企图绕过我军阵地,没想到走了近百公里,都会遭到解放军的阻击,虽然在北边解放军来不及修建坑道,但是在本来就没有大路的地方要通过有解放军战士防守的大山对敌人来说也很困难,特别是解放军第五军也进入乌拉尔山以后,四个军的指战员在绵延200多公里的山上布下了铜墙铁壁,沙俄军队的攻势全部被瓦解,而伤亡簿上又增加了五万多。在叶卡捷琳堡和车里雅宾斯克之敌也蠢蠢欲动,妄图从西面向乌拉尔山进攻,解放军第二十军和第十三军精心布下口袋阵,并利用游击队引蛇出洞,分别把敌人的前锋部队吸引到我军的包围圈,然后全军指战员奋勇拼杀,歼灭敌人3万多,迫使敌人狼狈退回老窝。

    而后沙俄派出的侦察兵终于发现在更远的北方的乌拉尔山解放军并不多,罗曼罗夫上将决定分兵,派三个集团军在方面军副司令契尔茹夫上将带领下继续往北前进,又走了50公里才调头转向山区,这次敌人果然没有遇到解放军的主力,只有一些游击队利用熟悉的地形不断阻击和袭扰敌人,大大延缓敌人前进的步伐,而在南边的解放军第十军也派部队过来,他们从南边狠狠打击敌人的侧翼,造成沙俄军队不少伤亡,但人多势众的敌人经过四天的折腾终于在78通过了乌拉尔山,由于这里本来就没有通道,所以过了乌拉尔山的22万沙俄军队并没有携带重炮,这些重炮全部留给西边的部队了。沙俄乌拉尔方面军东路军过山后,也遭到解放军骑兵第一军的多次突袭,损失了万把人,但总体上看还是比较顺利的,该路敌军气势汹汹向南杀来,在79占领了已经空无一人的谢罗夫城,沿途一直没有遇到大的抵抗,只有解放军的地方武装利用机智灵活的游击战术打击敌人。留在乌拉尔山东边的沙俄军却始终无法打通两条重要的通道,整个方面军全部从北边绕显然也不行,毕竟乌拉尔山以东是辽阔的平原,绝对不容有失。在叶卡捷琳堡和秋明的敌人现在也猖狂起来,他们各派了三个师往北进攻,自然是顺风顺水,最后南北两股沙俄军队于710中午在叶卡捷琳堡以北100多公里的下塔吉尔一带会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