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另类抗战小说:零炮楼 第四部分 四十六 咱大爷之六

咱大爷打死了龟田,黑马团白马团消灭了贾寨炮楼里的鬼子,这件事引起的后果是严重的。日军方面向八路军提出了抗议,说八路军黑马团白马团枪杀了我已经投降了的日军,并且毁尸灭迹。为了保证投降日军的生命安全,日军将拒绝再向共产党的八路军投降,在八路无法保护我投降日军生命安全的情况下,日军只向国民党的中央军投降。

八路军接到日军的抗议大吃一惊。怎么会有这种事?在接受日军投降的事情上,八路军

是有严格的纪律的。八路军立刻调查,发现那所谓的黑马团白马团根本就没加入过八路军,只是一个地方武装,打了八路军的旗号。八路军向日军发出了严正声明,声明说在豫南一带活动的黑马团白马团根本就不是八路军。经查黑马团白马团的司令其实是中央军的军官,应归属鄂豫皖游击兵团,而鄂豫皖游击兵团归第十战区指挥。他们打着我八路军的旗号枪杀了已经投降的日军,这是有人别有用心故意栽赃,诬陷我八路军,从而达到不让日军向我八路军投降之目的。你们可以不向黑马团白马团投降,但是不能不向我八路军投降。如果你们拒绝投降,我们只有用武力解决。

日军又向中央军提出抗议,结果中央军却声明说,在豫南一带活动的所谓黑马团白马团原本就是八路军。早在几年前就是了,有儿歌为证。现在黑马团白马团枪杀了投降日军,八路军就不承认了,这是不负责任的。现将八路军编的儿歌提供给日军,请日军明察。如下:

日本鬼子太混蛋

烧杀抢掠啥都干

乡亲们呀该咋办

端了炮楼让滚蛋

谁是俺来俺是谁

共产党呀在抗战

八路军呀俺的天

黑马团来白马团

中央军将儿歌原样不动地提供给日军,用心险恶。这不但说明了黑马团白马团是八路军,而且还借儿歌骂日军,从而达到激怒日军,让日军不要向八路军投降之目的。为此,在日本投降后很多地方的炮楼都是八路军硬打下来的,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这样,在抗战胜利后,黑马团白马团成了姥姥不疼、奶奶不爱的角色,成了没娘的孩子。只是这一切咱大爷贾文锦还不知道,咱大爷在镇上养伤等姚抗战的消息呢。咱大爷没等来姚抗战的消息却等来了黑马团白马团的胡子队和别动队火拼的消息。这消息让咱大爷愤怒,自己的弟兄打起来了,这不就是左手打右手嘛。

咱大爷在镇上再也躺不住了,决定回贾寨养伤,也好控制局面。咱大爷对咱二大爷说,现在要赶紧联系上八路,否则还要出事。黑马团白马团是打鬼子的,现在鬼子投降了,这些弟兄没有了要打的目标,所以才自己人打自己人。

咱大爷向咱二大爷了解胡子队和别动队到底怎么打起来的?咱二大爷说,当时俺正在看戏,突然听到枪声。等俺赶到,已经完全乱了。黑马团白马团的人往老四院子里冲,老四的枪法又好,一会儿就放倒了十几个。不过,都没往要命的地方打,大部分都打在大腿上,以老四的枪法这是留了情面的。俺当时喊别打了,别打了,可是双方都打红眼了,喊也没用。最后,老四翻进了你家院里,从你院里带人跑了。

咱二大爷到底也说不清楚啥原因。咱二大爷说,可能大家都喝醉了,又互相不服,就打起来了。

咱大爷问,那大黑咋在俺院里被打死了呢?

咱二大爷回答,不知道。

当时,咱四大爷贾文灿出村后,贾寨人都到咱大爷家看被打死的大黑。咱大娘在屋里却破口大骂:“我日你贾寨人的祖宗八辈!”

贾寨人在咱大娘的骂声中静了下来。村里人已不是第一次挨这女人的骂了,村里人也不搭理她,觉得这女人肯定又犯了病。贾寨人把大黑抬走,三三两两地散了。

有外村人问:“那女人啥病?”

村人答:“脑子不够用。”

咱大爷回到了贾寨。咱大爷的伤一直没好透,因为子弹没取出来,镇上的郎中根本没动过外科手术,只能用草药给咱大爷治伤。伤口是合拢了但子弹却在里面,红肿着。咱大爷整天痛得咬牙切齿,脾气不好,性格怪异。咱大爷回到家时咱大娘见了问:“你是谁,到俺家干啥?”

咱大爷手里拄着个拐杖,由两个人扶着,站在门前望着咱大娘发愣。咱大爷扭头问咱二大爷:“她咋不认识俺了?”咱二大爷说:“她脑子受了点刺激,一阵清楚一阵糊涂的。你别理她,养你的伤,由咱凤英娘和书娘伺候你。”咱大爷说:“没想到她变成这样了。”

“唉——”咱三大爷在一边叹了口气,说,“这女人命苦。你们俩八字不合。”

咱大爷不语。咱大爷的三间堂屋西房被咱大娘和儿子占了,咱大爷被人扶到了东房。东房早已收拾好了,床上铺垫都是新的。咱大爷歪在床上,又痛了,龇牙咧嘴的。咱大娘望着咱大爷问咱三大爷:“贾文清,这人是谁,咋也留着大胡子,学俺孩子他爹。”

咱三大爷问:“你孩子爹是谁?”

咱大娘答:“是贾文锦。他是黑马团白马团的司令。”

咱三大爷说:“你再想想你孩子爹是谁?”

咱大娘想了想,说:“是谁,还能是谁,当然是皇军龟田的种了。贾文锦那个没良心的,俺偏说孩子是龟田的种,气死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