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唱不尽的黄沾(转帖)

maolv99 收藏 1 129
导读:[电影]唱不尽的黄沾(转帖)

            沧海笑,
滔滔两岸潮,
浮尘随浪记今朝.
苍山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涛尽红尘俗世知多少.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远胜了一襟晚照.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笑傲江湖之《沧海一声笑

是先有江湖,再生金庸,还是先有金庸,再现江湖?
是徐克篡改了金庸,还是只有徐克的江湖,才是我们唯一认同的光影江湖?
是徐克的这部电影,让我们记住黄沾的这首歌,还是他的这首歌,成全了徐克的电影, 成全了金庸的江湖?
千古绝唱,不唱豪雄唱苍生,不唱成败唱沧海,不唱恩怨唱豪情。
千古绝唱,三个不会唱歌的男人一起唱,黄沾唱,徐克唱,罗大佑唱,许冠杰唱,达明一派唱,小白脸任贤齐唱,浊酒一杯,高歌一曲,我们唱吧,纵情地唱吧,唱它个地老天荒。


(南帝)
问天,
此生所爱是谁下决定?
梦一生,
怎么醒了没余剩?
大地为我安静,而为何难续我情?
傲慢一生,但心中多冷清.
(北丐)
没利禄,却丰盛.
无浮名,怀内却有情.
穷途一生,但心中不冷清.
(合)
爱恨是谁定?
云游苍海,在天总有星.
迷迷痴痴,狂狂颠颠,但愿一生不醉醒、、、、、、、
——射雕英雄传之〈一生不醉醒〉

问苍天爱为谁定?问世间情为何物?抛却江山,循入佛门,仍摆脱不了红尘情爱之纠葛;一个人,可以逃到世界最远的角落,可却又怎么能够,逃出自己的内心?
逃不了,挣不脱,那就喝吧,酒中生日月,杯里有乾坤,但愿长醉不复醒!
爱一回,梦一生,醉一世,最痛苦的追问,结局总是最痴迷癫狂的人生。
从酒中,从梦中,从曲中,怎么能醒来?


傲气面对万重浪,
热血象那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如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我发奋图强,
做好汉,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
热血男儿汉,比太阳更光.
让海天,为我聚能量,去开天劈地,为我理想去闯.
看碧波高壮,又看碧空广阔浩气扬,我是男儿当自强.
昂步挺胸大家做栋梁,做好汉,
用我百点热,耀出千份光.
做个好汉子,热血热肠热,比太阳更光.
--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

“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江山秀丽,叠彩锋岭,问我国家哪象染病!”
这是另外一首,《霍元甲》中的《万里长城永不倒》。
两首歌,一呼一应。正所谓,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热血男儿,昂首挺胸,前仆后继,用血肉之躯、碧空凌云之志构筑的长城,怎能会倒?
徐克和黄沾,都是旧瓶装新酒,把那从屈辱历史中觉醒的,无数奋发图强的中华男儿之伟岸形象,寄予在黄飞鸿和古曲《将军令》之中。
此为亘古以来,天地之间,男儿之最强音。


人生路,
美梦似路长.
路里风霜,
风霜扑面干.
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
找痴痴梦幻中心爱,
路随人茫茫.
人生是,
美梦与热梦.
梦里依稀,依稀有泪光.
何从何去,去觅我心中方向?
仿佛在梦中轻叹,路随人漫漫
人间路,
快乐少年郎.
路里崎岖,
崎岖不见阳光.
泥尘里,
快乐有几多方向?
丝丝风雨般梦幻。
——<倩女幽魂》之主题曲

长路的崎岖,长路的风霜,梦中的轻叹,梦里的泪光。
人生路漫漫,当年的少年郎,由南至北,由北至南,在一座座城市里飘荡,在年年岁岁中蹉跎,得到了多少快乐,又收获了几许阳光?
我的青春,已成往昔,往昔的歌者,亦已和我们长别离。
歌中泣下谁最多?
是我,也是所有怀念宁采臣,怀念程蝶衣,怀念十三少,怀念卓一航的人。

自寻道
向前找
自由人间道
水和山
走了多少数不着
天不老
保我家乡永远的好
看尽尽是青山
青山处处是雨箭风刀
故园路
怎么尽是不归路?
道人道
道神道
自求人间道
妖与魔
都说自己好
风急雷暴
天地鬼哭神嚎
旧日江山
为什么变成了血海滔滔
故园路
怎么尽是不归路
问人间
道到底在哪里找?
——<倩女幽魂.人间道》之主题曲

1990年,北望神州,“LIU SI杀戮”血迹未干,故园妖魔横行,人们噤若寒蝉,借《倩女幽魂II》和《人间道》,珠联璧合,徐克和黄沾又一次共抒乱世之情怀。


沧海一声笑 ,白云飘啊绿水摇,世界多逍遥 !
自由的风啊自在的鸟,今朝的欢笑,,多么的快乐,多么的美妙, 多么的不得了!
唱你的歌啊,唱我的调,唱尽世间逍遥.
今朝的欢笑,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身在飘啊心在摇,唱我的逍遥调,快乐人唱快乐歌谣,声声都是欢笑.
沧海一声笑,笑看啊,滔滔两岸潮.
世界好逍遥,浮沉随浪只记,只记今朝笑.
今朝的欢笑,多么的快乐,多么的逍遥,多么的美妙,多么的不得了!
沧海一声笑,白云飘啊绿水摇,世界多逍遥,自由的风啊自在的鸟、、、、、、
——东方不败之《笑红尘》。

这首歌是唱给东方不败的。
天下风云出我辈,可他终究还是,从丑陋的蛹壳中,完成了一次美丽的蜕变。皇图霸业谈笑间,但她终究已经是个女人了。
女人是痴情的:为情所伤,为爱而亡。
女人又是最狠毒的:当她在黑木崖中飘落而去时,她幽怨地说,我要让你恨我一辈子!
女人是不能唱《沧海一声笑》的,由此,黄沾为了让天下女人开心,再作一曲《笑红尘》,轻快明朗,与《沧海一声笑》相映成趣,俨然是它的姊妹篇。


浪奔!
浪流!
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淘尽了世间事,
化做滔滔一片潮流.
是喜?
是愁?
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
成功,
失败,
浪里看不出有未有.
爱你恨你,
问君知否?
似大江一发不收.
转千湾,
转千滩,
亦未平复此中争斗.
又有喜,
又有愁,
就算分不清欢笑悲忧,
仍愿翻,
百千浪,
在我心中起伏够。
——《上海滩》之主题曲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百川归海,浪奔浪涌,席卷上海滩,得失成败转头空,欢笑悲忧随浪去。
遥想发哥当年,雄姿英发,谈笑间,上海滩风起浪涌,忽悠弹指二十年,白发已生。
二十年的怀念,由黄沾而起。
北宋以降,千百年来,除了黄沾,谁还能传承东坡豪放之衣钵?
呵呵,应笑我多情啦,总去翻一些陈音旧影,朝花夕拾,老也。

附注:
又是周末,想痛饮一番,高歌数曲,所以把旧贴、把这些老歌翻出来。只是担心嗓子唱哑了,知音却何处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