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诗歌小集

《我总是喜欢透过树

看我的黄土高原》

 

春天

路边的草芽儿正在长高

农民在田间地头

忙着种瓜点豆

我的亲人啊

我总是喜欢

透过泛青着的树梢

看我的黄土高原

 

夏天

麦熟时节即将来临

临麦浅飞的雀儿

欢快地歌唱着

我的亲人啊

我总是喜欢

透过浓荫密布着的树

看我的黄土高原

 

秋天

沉甸甸的高梁弯下了腰

高高的玉米杆儿挺着胸

悠闲的糜子像在风中漫步

我的亲人啊

我总是喜欢

透过飘着落叶的树儿

看我的黄土高原

 

冬天

山山峁峁光秃秃的

凛冽的风恣意地吹着

抑或就有雪花儿漫舞

我的亲人啊

我总是喜欢

透过长长的树梢儿

看我的黄土高原

 

20011127

《新  娘》

 

伸出臂膀

以手为刀

裁一段汩汩流淌着的

清涧河为布

乘着艳丽的太阳

给我贫瘠的家乡

做一件色彩斑斓的衣裳

 

家乡栩栩生辉

在起自山野的

一阵甜甜的歌声里

变成楚楚动人的新嫁娘

而我更愿意是一棵树

在山冈的风中

站立成腼腆的新郎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

2001.12.31

  

《做一回心地纯纯的和尚》

 

 

风连着雨  雨接着风

风雨过后

寺院的砖缝里

呼啦啦冒出一片嫩绿

 

风铃响起  钟声响起

盯着一口井看

木鱼声从深深的井里

缓缓地游过来

 

一片诵经声里

有几朵白云飘入殿中

此时  跳跃于屋宇间的麻雀

早已静穆成一位得道高僧

 

曾经坐化了的老方丈

一觉醒来后

亲手栽植的老槐树

枝繁叶茂

 

那就让万事皆休吧

双手合十  口念南无阿弥陀佛

低眉顺眼  端坐于蒲团

做一回心地纯纯的和尚吧

 

                1995.6.8

 《暗夜里星光四溢》

 

漆黑的夜晚

你长长的睫毛

被别处的月光打湿

 

你的目光

为此走了很远的路

月光无处可寻

身前身后

只有甜腻的风在吹

千里的哇鸣

为你唱一支摇篮曲

 

你深情地吻一朵花

暗夜里

星光四溢

 

2002929

 

《把你藏在心里》

 

前面是雨

后面是雨

左面是雨

右面是雨

伞下的我

对着雨微笑

 

前边是太阳

后边是太阳

左边是太阳

右边是太阳

夜晚我把你也看成是太阳

藏在深深的心里

 

2002912
   
《春》

 

柔嫩的草尖

拱破板结的土地

悄悄探出嫩黄的头

窥视麻雀们谈情说爱

 

风一吹 雨一淋

草就长高了

就触到我的唇边了

 

远天的云很谈

像少女青春的脸

 

夏季从今天开始

 

20021015

 

《此  刻》

 

此刻

语言停顿

在泪滴打湿的花丛

花儿开了吗

紫色的花儿

 

语言什么也不说

风实在太累了

沉沉地

在花丛间睡去

阳光似乎正好

 

20021024

 

《悼一棵树》

 

星期四的下午

空气凝滞

田野里的土腥味

落上草尖

虫们鸣唱过后

我看见一些白色的石头

蹲在树的根部哭泣

 

树的死亡

始于一朵花的开放

一朵紫色的花

被定格成一种静物

或一幅忧郁的剪纸

开在这场秋天之初

 

我只想知道

秋天的爱情

会在雨后成熟吗

 

                 2002.10.15

 

《独坐红石峡》

 

独坐红石峡

峡里的水

漫过唇边

 

阳光

被束成一把丝线

骑风而来

 

历史悠悠

思古之情愫悠悠

 

风从耳边吹过

水从心头流过

 

2002130

《风栖身树间》

 

风栖身树间

雪停留在额头

冰结于唇边

灰色的鸟

彳亍于古典的

瓦楞上

 

让思绪驻足山间

让想象徘徊街头

让情感捆梆在炊烟上

让日子踩着一朵云

随一声叹息而去

 

2002110

《根》

 

盘腿坐在洪桐大槐树下

静静地眯着眼

眯糊一会儿

就准能遇到

骨子里与你流着

同样血脉的那个人

 

那个人你从末见过

他其实也并不认识

甚至你觉得他和你

其实没有多大干系

他不说一句话

只冷冷地瞅你一眼

那目光

却像一把利剑

刺的你血溅当场

 

200211

《花》

 

黄的花

红的花

白的花

紫的花

蓝的花

粉的花

 

花沾着雨

花沾着露

阳光照耀下

花在风中摇曳

花在唇边舞蹈

 

只眨了一下眼

花飞入蝴喋丛中

再也寻它不见了

 

2002.9.7

《花的泪》

 

雨在静静地下着

我不知想寻找点什么

从前村走到后村

 

这时

阳光已是一片灿烂

风正好停在发际不动

 

路边的一朵花

抬头

盯着我看

 

我看见

她的眼里

正饱含着泪水

 

《咀  嚼》

 

将民歌吞进肚里

然后像牛一样

慢慢地反刍

 

上好的养料

让诗歌之花开得红艳

如漫山漫坡的山丹丹花

 

人们不经意地

随手拾起一枚诗歌

含在口里

慢慢咀嚼

 

诗歌

像一枚橄榄果

芬芳的香气

溢满心间

 

200234

 

《看一朵云远去的方向》

 

一朵云即将远去

我不知道该对你说点什么

你在云朵的故乡

生活的怎样

我总是很惦记

会不会像今年我们这里

总是在下雨

路也很泥泞

 

一朵云正在远去

阳光照着我的忧郁

我认为阳光剌了我的眼

我就走到一棵树下

这棵树你当然熟悉

就像我们的一位老朋友了

这时我就在树下搡了搡眼

眼睛是否刮进了沙子

反正揉了揉觉得舒服些了

我举起手遮住剌眼的阳光

看一朵云远去的方向         

 20021015

 

(惠建宁,男,陕北清涧人,曾发表诗文少许,与人合著有陕北民俗文化散文集《鱼神——清涧河的投影》。719000-陕西省榆林市胜利巷3号,13319128633ylhjn@126.com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