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武警第一支女子侦察队炼狱般的训练

 

中国武警第一支女子侦察队炼狱般的训练(附图)

资料图:中国女子特警队擒敌术演示

 

为适应新的作战需要,继中国女子特警队成立之后,又一支特殊的女子侦察队今年初在武警江西总队组建。这群平均年龄18岁的姑娘在接受严酷的训练之后,将在未来反恐作战中担负情报侦察、反恐突击和重要警卫等特殊任务。

近日,我们走进武警女子侦察队,亲身感受了她们“炼狱”般的训练生活。
 
体能是汗水泡出来的

10月11日,早上6时,刺耳的哨声划破了黎明的天空,女侦察队员们3分钟集合完毕。

5公里长跑拉开了一天的训练序幕。12分钟跑完全程后,紧接着10个100米冲刺。6时45分收操时,姑娘们人人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解散后,姑娘们迫不及待地拎起水壶,仰起脖子直往嘴里倒水,1000毫升凉水一饮而尽。班长文芳说:“我们成了真正水做的女人,自跨进侦察队的门,除睡觉外,身上的汗水从没干过,一天至少要喝6000毫升的水。”

每天的训练量是一组苍白的数字,但对姑娘们来说就意味着挑战生理极限。上午,500个手掌俯卧撑、500个拳头俯卧撑、500次蛙跳,双手握5斤重的钢筋击拳1000次,小腿绑沙袋踢腿1000次。头撞墙10组1000次,擒敌对抗1小时。下午攀登、特技驾驶、精度射击训练……她们说:“每一组运动下来,都累得嗓子直冒烟,心脏像要跳出体外,难受得立即就要死去一样。”

身体的灵活性是撕拉成的

拉韧带是姑娘们最难闯的“鬼门关”,王迪至今想起进侦察队之初拉韧带还心有余悸。

她和队友们流着眼泪,双腿架地,可上身离地面还有20厘米的距离,两名教练不由分说,一左一右硬架着上身往下压。“顿时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向全身袭来,觉得下肢都被撕碎了。”

痛得实在无法坚持,她们就咬住自己的手臂以缓解疼痛,许多人的手臂都被咬破。从此,李正义教练被姑娘们称作“鬼教练”。可李教练说:“如果不先把身体的韧带拉开,其他特技训练无法进行。这是基础,也是考验队员意志力的‘鬼门关’”。

闯过了这一关后,姑娘们从中尝到了甜头,来自广州射击队的冯婵说:“韧带拉开以后,整个人都舒展开了,关节像装了轴承似的,腿可抬过头顶,在空中画圈,前踢、后踢、翻踢、侧踢灵活自如。”

硬功是血换来的

硬气功是侦察兵必备的素质之一,在秘密打入敌人内部暴露身份时,必须有高强的武艺和过硬的抗击打能力,从头到脚都必须练就一身自我保护的“铁外套”。

头颅破砖、碎酒瓶是检验头部硬功的一项训练。李教练手拿三块砖“嗨”的一声,往头上砸去,砖头顿时变成两段。姑娘们见状,个个吓得大气不敢出,心里直打鼓:“用头撞墙,不是鸡蛋碰石头吗?”为了逼出她们的力量和勇气,教练想出了“歪”招,用一块砖贴住墙,让姑娘们双手背后,用头顶住不让砖掉下来。队员们的头皮磨出血,结痂,又磨出血,又结痂后,头皮就变光变厚了。

第一次头断砖时,冯婵举起砖往自己头上砸下时,双手发软,使不下狠劲,不仅砖没断,反而把自己的头砸得头破血流。李教练“训斥”起来:这是砖和头两种力量的抗衡,砖不破,你的头就得破。要把训练的砖,当作敌人朝你头上砸来的凶器,你抵挡不住猛击而来的凶器,就有可能流血牺牲。这番话鼓起了队员们的斗志,她们双眼一闭,“嗨”的一声,砖头顿成二节。“铜头”就是这样练成的。

铁拳、铁腿也是这样练成的。队员们说,“我们都练成男人了。”她们讲,有一次星期天上街去上厕所,清洁员特别提醒她们“男厕所在那边”。

特技是哭出来的

女侦察兵的主要作战任务是化装深入作战核心区,了解敌情,获取详细情报。而且大多数情况下是独立作战。为了完成任务,女侦察兵不仅要有过硬的身体素质,还必须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和一招制敌的本领。因此姑娘们必须进行精度射击、特技驾驶、搏击对抗、攀登、刀棍术等特技训练。李教练告诉笔者:“每项特技都是‘哭’出来的。”

高空攀登是队员们普遍遇到的难关。刚开始,把她们拉上30多米的高空,个个吓得脸色灰白,双腿发抖,3米高的跳台,跑到台边就紧急“刹车”,一个个哭着折了回来。教练只好堵死她们的退路。用背包带捆牢她们,一个教练提着往下推,一个教练在下接。经过这样反复试跳,克服她们的“恐高症”后,4米、5米逐渐加大训练难度。现在她们个个身轻似燕,能顺着水管迅速上蹿到30多米的高空,并能顺势翻飞凌空而下。

射击训练也是一道坎儿。来自北京的王丹誉第一次射击,闭着眼睛放了一枪,听到子弹炸开的声音,吓得趴在地上双手捂着耳朵嚎啕大哭起来。射击教练赵亮手把手地同她一起端枪,扣动扳机,对着脚下射出一串子弹,土崩尘起,震耳欲聋。“就这样,有什么害怕的。”她们的胆量就是这样连哭带吓被逼出来的。这些姑娘们都是好样的,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她们的射击成绩令教练咋舌:25米,5发子弹,3分钟内打完,人人都能打出48环以上的成绩,王丹誉竟成了有名精度射手,几乎每次都能打满50环。

抗摔、抗击打能力也是侦察兵与敌对抗搏击的基本能力。跃起腾空前摔、后摔、侧摔,一天几百次摔下来,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姑娘们说“身体都摔成迷彩了”。

姑娘们出了这么多汗,流了这么多血,但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她们还必须学习特技驾驶、微型摄像、无线传输、各地方言等侦察技术。

结束采访时,李教练反复说的一句话就是:“她们的确是很辛苦!很辛苦!”但姑娘们的歌声表达了她们的心声:“吃苦不言苦,有痛不说痛,人前的汗人后的泪,都装在行囊中,风也女儿行,雨也女儿行,春来美丽秋也俏,一笑百花红……”(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杨淑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