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方解释工作继续遭到美方的无理阻挠[转帖]

扬州码头居士 收藏 2 164
导读:我方解释工作继续遭到美方的无理阻挠[转帖]

   19531222昨日三十三名我志愿军被俘人员申请遣返

        【新华社开城二十一日电】今天是朝中方面解释工作开始以来六十八天中实际对战俘进行解释的第八天。在今天听解释的第三号营场的二百四十九名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中,有三十三个人大胆表示申请遣返。这使美方所谓战俘“宁死不愿遣返”的谎言遭到了又一次破产,强迫扣留战俘的美国“心理战”遭到了又一次惨重的失败。

    同时,美国“心理战”专家们今天还是继续拒绝对南朝鲜、美国和英国战俘作充分解释,使松谷里的战俘又等待了一天。美方在九天的解释中对二百二十四名战俘进行了解释,但没有一个人申请遣返。

    今天东场里的解释工作在八点三十分开始。九点零五分,第一个要求遣返的战俘就走出帐篷向等待遣返的帐篷走去。

    在第三号解释帐篷,一个名叫任明新的战俘在听了解释代表的话以后,向附属机构印度主席说:“我有话要说。”接着,这个战俘悲愤地控诉了战俘们所遭受的美方的种种残酷迫害。他说:“是谁不让我们遣返呢?在去年美国人‘甄别’时,我亲眼看见有些愿意遣返的战俘被美国人打得血肉模糊。特务们还不准我带行李,恫吓我们说:‘谁敢回大陆,对他不起!’我亲眼看见有八个战俘被美国人活活打死,被装在麻袋里扔掉了。……”在这个战俘讲话时,我方解释代表和中立国人员都以深切的同情注视着这个经历了两三年非人折磨的人。可是,坐在一边的美方“观察代表”和“拘留一方代表”的脸却一会儿发红,一会儿发白,显得异常不安。这些人在松谷里的时候,也是非常害怕他们从前的士兵谈到过去在南朝鲜的生活的,他们甚至不惜迫使附属机构主席用武力把战俘抬走,不让他们说话。

    另一个战俘在第十二号帐篷里说:“在美国战俘营里我每顿只能吃半小碗饭,整天挨饿。特务分子发现愿意遣返的人以后,就逼着他们吃粪便,或者用黄土埋住他们的下半截身子当作刑罚。”这个战俘说完后就向申请遣返的门走去。

    另外一个被美方说成是“宁死不愿遣返”的战俘,刚一进入解释场所就愤愤地把身上的国民党匪帮的徽号撕下来。进入帐篷后不久,他就要求遣返。

    在第六号帐篷,一个面色苍白的战俘进帐篷后喃喃地说:“回台湾!”“回台湾!”解释代表知道他是在特务的恐怖影响下才这样说的,便以十分同情的心情,耐心地对他进行解释,告诉他特务分子已经不能再迫害他了。这个战俘越听头越低下去,最后抬起头来说:“我回去,我要回国!”他把国民党匪帮的帽徽和胸章扔在地上,不看美方“代表”一眼,匆匆地朝申请遣返的门走去。

    今天申请遣返的战俘,在申请遣返以后,仍然对特务分子非常恐惧。几乎所有战俘在走出解释帐篷时都问:“出去保险不保险?”他们一边问,一边就往等待遣返的帐篷的路上跑,怕有特务追来。

    和以前一样,我方的解释工作仍然受到美方的阻挠。

    在B一号解释场所,很多战俘在进解释帐篷前被迫在脸上抹着锅灰,头上戴着纸做的二尺多高的白帽子。印度部队把他们的锅灰擦掉,再带进解释帐篷听解释。

    混在战俘中间的蒋匪特务用拍桌子、顿足、歇斯底里的叫骂等手段进行捣乱。在第七号帐篷,一个特务竟公然说:“我就是特务!”在第二十七号帐篷,一个特务叫喊道:“要回国的人就应该杀,而且杀的太少了!”在二十八号帐篷有两个冒充战俘的特务因不服从附属机构主席,违反规则,当场被逮捕。

    在第二十七号帐篷,有一个满脸横肉的冒充战俘的特务分子。在解释代表指出张子龙被特务谋害的事实时,他竟大声说:“就是要杀死他!要回国的人我们统统要杀死他,不但要杀死他,而且要挖他心,剥他皮,抽他筋!”当时美方“翻译”人员对于特务的供词竟不予翻译。我方翻译人员照实翻译给在场的附属机构中立国人员听以后,他们都大为震惊。此外,还有二、三十名“战俘”假装听解释,然后用美国特务机关CIE所发“质问共产党解释代表的问题”来捣乱,拖延时间。

    美方的“观察代表”、“拘留一方代表”和“翻译”也继续公然以各种手段恐吓战俘,阻止战俘遣返。在第十八号帐篷,美方的“拘留一方代表”经常向战俘打手势、要战俘往尚未申请遣返的门走。我方观察代表向附属机构印度主席提出抗议后,印度主席就向这个美方“代表”说:“不但朝中方面观察代表看到了你这种行动,我们也看到了。我警告你再不能这么作。”可是当我方解释代表告诉战俘在申请遣返后就可由中立国负责遣返时,这个美方“代表”竟又违反《工作细则》插进来说:“这里哪里有中立国?这里只有附属机构”。印度主席当即命令他闭口,并告诉他:“这对中立国是一种侮辱。”在第十八号帐篷,美方“观察代表”在退出帐篷,让战俘考虑遣返时,故意走在最后,右手暗暗地在屁股旁边向“未申请遣返”的门竭力摆动,威胁战俘从那个门出去。在第三十号帐篷,我方解释代表指责美方“翻译”在翻译上的错误时,美方“翻译”竟破口大骂说:“你们放屁!”在第十号帐篷,一个高个子、戴眼镜的美方“翻译”竟指着尚未申请遣返的门厉声对战俘说:“这就是去台湾的门!”这个人姓李,是一个台湾国民党特务,曾命令战俘撕毁姓名卡片,使印度部队不能辨认安插在战俘中的特务。

    今天有四架美国喷气式飞机在解释场所附近盘旋,发出威胁性的喧闹声音,企图增加听解释的战俘的疑惧心理。

    今天美方新闻记者表现出和前几天在松谷里相似的失望神情。他们在上午看到有十几个他们叫做“宁死不愿遣返”的战俘申请遣返以后,下午就很少再出现了。

    今天东场里解释工作进行的情况,有力地证明了美方所以坚持其无理主张,要在十二月二十三日结束解释工作,其目的就是为了剥夺战俘听取解释、申请遣返的机会,使它的“心理战”得以避免遭到更可耻的失败。
转自:http://www.cass.net.cn/zhuanti/y_kmyc/review/1953/month12/19531222d.htm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