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的金色恋爱 (连载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与文章无关

[楼主:灵七七]

  懒得想认识陈东是什么时候。
只记得那时刚刚开始流行视频聊天。

我QQ里都是同学或朋友,从来不加陌生人。
所以,陈东加我的时候,我拒绝说对不起,我只加同学和朋友。
他说:呵呵,我各占一半吧!
我说:什么意思?
他说:我是你同学的朋友你加不加?刘枫你认识吧?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加了他。
他刚一出现便要求视频,我好奇地同意了。前提是先拔掉了我的摄像头。
视频框里出现了一个帅气的男生。
他笑,说:怎么看不见你啊?
我说:我没有摄像头啊。
他皱皱眉,说:真可惜!
我说:不可惜,不可惜!我可以看到你啊!没想到刘枫还有这么帅的朋友!
他扮酷地甩甩头发,然后会心一笑。
不记得后来都聊了什么,只记得他真的是个很帅的男生!笑起来的样子也很好看。

以后每天上网都会和他聊上几句。
有时候是问候,有时候聊个通宵。
不问彼此的姓名年龄职业家庭,我们就这么海阔天空地聊着。
大部分时间他都会接受我的视频邀请。有时他说心情不好,就不要视频了。我坚持一定要看的话,他也会接受。
我就逗他开心地说,你颓废的样子也很帅啊!
然后他就无奈一笑,一样的好看。

闲来他也会抱怨:什么时候让我看看你啊?
我说:我看你就好了,你就不用看我了吧?
他皱皱眉,说:这不公平啊?
我说:就允许你们男生上网看美女,就不允许我们女生看帅哥养眼啊!再说,我又不是美女,你看了会失望的!
他说:美女不美女又不是只看外表的。
我问他:那你通过摄像头除了外表还可以看到什么呢?
他就会说:被你打败了!然后在那里眉开眼笑地笑。有时还会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我窃喜自己胡搅蛮缠的功夫越来越强了。
心想,我才不会让你看到我呢!心里很有种拣了大便宜的感觉。

以为事情就会慢慢因彼此的熟悉而渐渐平淡地结束。
却不想生活也会有戏剧化的转折。
造化弄人。

 

   一天和刘枫去逛超市。
我逛完食品区,抱着一大堆零食走向刘枫的时候,看到他正在和一个人交谈。
再走近,天啊!居然是我每天在视频中看到的那个帅哥!
我转头就走!装作没有看见。可为时已晚。
刘枫一把拉过我,向陈东介绍:“这是我哥们,七七。”
天啊!他居然说我是“哥们”,还报我的小名。我在QQ上就叫“七7”。
我咬咬牙,勉强抬起头,挤出无奈一笑,“嗨!”
陈东看到我笑了,居然迸出四个字:“挺可爱的!”
我的火一下子上来了,脖子一梗,质问他:“你是说我可怜没人爱吧!”
他显然被我吓了一跳,转而又是眉开眼笑的笑,反衬着我一脸的挑战。旁边是一头雾水的刘枫,一脸迷惑。
之后,他说要请我们吃饭,我硬生生地以没兴趣回绝了。
回家以后,心有不甘。其实有个帅哥请吃饭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啊,又饱眼福又饱口福。恨自己一时的冲动,错过一个好机会。
还有,我刚才看到他本人的时候,居然有些脸红心跳,晕倒,晕倒!

打开电脑,想上网解解郁闷,不想又碰到了陈东。
这次他主动邀请我视频,我没理。说:哎呦呦,今天怎么帅哥向我发邀请了啊?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他说:我有那么恐怖吗?让你从见过我本人之后就嘴里含着火药。
我说:没那么恐怖,不过也没电脑上那么帅!不过一普通男生而已!
他说:我也没说过我帅啊!不过没想到你真名就叫“七七”。
我说:那只是我的小名。
他说:那大名呢?
我说:哎,我连你的姓都不知道,你还想问我的大名。这是什么道理啊?
他说:你在QQ里看了我那么久,我到今天才看见你。这又是什么道理啊?
这次我没有拔下摄像头,接受了他的视频邀请。说:这下公平了吧?
他说:啊!原来你有摄像头啊!真是被你个小丫头骗了!
我继续摆出一副挑战的表情:警告你!你已经第二次损伤我的人格了!这个摄像头是我今天才买的。
说实话,我都为自己吹牛不打草稿而暗自脸红。
他宽容地笑笑,举了举双手,说:被你打败了!我叫陈东,这下你满意了吧?
我面无表情:你叫陈东我有什么满意的?
他一脸无奈的笑:真的被你打败了!七七大小姐,我请你吃饭赔罪怎么样?
我装出一副很宽容,很无奈,又有点不太情愿的表情:好吧!就成全你一次,不驳你的面子了。
其实我在心中偷笑。没想到第二次机会来的这么快,我可没有理由再错过。
他在镜头前双手作揖:谢谢七七大小姐。
我说:不过有一个条件,要刘枫一起去。
他哈哈大笑:你还怕我把你卖了啊?
我继续我惯用的挑战表情:切~,是为了你的安全!谁把谁卖了还不一定呢!
他意味深长地一笑,我心里有些发毛。
我没好气地问:你笑什么?
他依旧笑着打过来一句:原来这才是最真实的你啊!
我突然没有了再和他饶舌的兴致。告诉他:我要下了。88
便关了电脑。


睡了一觉起来,无聊。
打开电脑。
陈东还在线,主动邀请我视频。
我接受。
他笑:七七大小姐刚睡醒吧?肚子饿了没?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我揉揉惺忪的眼睛,不解地问“今天什么?”
他恍然大笑,吃饭啊!没想到七七大小姐忘性这么大啊!
我摸摸肚子,中午只吃了些零食,现在确实有些饿了!
于是说:好啊。
他马上摆出一副很感恩的样子,忙说:那地点你选吧。
我想了想说:就“码头”吧,那比较熟。
他犹豫了一下,问:“码头”是哪啊?
我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去。反问他:不会吧?你连“码头”都不认识啊?
他很认真的表情:真的不认识。
我无奈地说:就是**大学旁边的那个海鲜大排挡啊!
真不敢相信他连“码头”也不知道。在我看来,不知道“码头”的人,至少在30岁以上,而他怎么看都绝对不是。
他说:好。那我去接你吧。
我反对:不要。我自己有腿。
其实,我自我保护意识还是蛮强的。绝不会让一个陌生男生知道我的住址。
他微微一笑:那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我吧,到时候方便联系。
哼!要不到地址要手机号码。没门!我才不会那么容易上当呢!
我眼珠一转,告诉他:我刚上大一,还没来得及买手机呢!
他说:那好吧。6点,“码头”门口见。
我犹豫了一下,说:叫上刘枫吧。
他说:他最近刚认识一个倍儿清纯的美眉,哪有时间理咱们啊!
我说:你试试吧。
他没有回答。
我想想也是,还是成全刘枫的爱好吧。就没再说什么。

傍晚五点四十五分,我随便套上一件休闲吊带裙,绑个马尾,踩双人字拖,挎上我的大包,向“码头”进军了。
五十七分到达“码头”门口,陈东已等在那里,一件七分袖的套头衫,休闲长裤,休闲皮鞋,简直帅呆了。
但我却装作忍不住嘲笑他:“大哥,没有搞错吧!现在是盛夏嗳,您穿这么正式不热吗?”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是有点热!”
我看他有点腼腆的样子,简直要笑翻了。
由于正值暑假,“码头”生意并不火。上百张桌子,零零散散地上座率不到三成。
陈东走过,惹得两边跨栏背心,大裤衩,两脚拖板的男生一阵白眼。就像他是一个怪物。
他的这身装扮确实和环境不符,所以我们拣了靠近角落的一张桌子坐下。
他四下张望,不解地问:“怎么没人过来给我们点菜呢?”
我再次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拿起旁边的圆珠笔和一沓便笺纸,装作一本正经地告诉他:“同志,我们这是自助式服务,自己动手写好菜单交给服务员就行了。”
他自我解嘲地笑笑,点点头,好像长了很大的见识。然后看我熟练地在便笺上写下菜名。
我把便笺推到他面前,“就点这三个了!”
他拿过便笺看了一下,然后抬头问我:“这没有菜单吗?”
我觉得自从我认识他以来,他总是问我让我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的问题。
我嬉笑着,指着很远处墙上的一张纸说:“有啊,在那!”
他无奈地笑笑,“你这不是难为我嘛,我又不是千里眼!这样吧,你再写三个,就当是我点的吧。”说完,他又把便笺推给了我。
我说:“有没有搞错!两个人六个菜,你大胃王啊?!”
他依旧笑着,“请七七大小姐总不能太寒酸了吧?”
瞅着他的笑,真是气得我说不出话!唉,反正是他让写的,盛情难却嘛。再说一个愿挨一个也只好愿打了。
唰唰唰,我又写了三个。
然后想一下,歪头对他说:“人家都说借酒下菜,我们点一扎啤酒吧。不要辜负了这六个菜。你没问题吧?”
他呵呵笑着,“七七大小姐的吩咐我没意见!”
如果在网上他打“七七大小姐”的话,我没有什么感觉;可是现实中也这样叫的话,真是不太舒服。
我绷着脸说:“看看咱俩,谁是小姐,谁是公子啊?你要再叫我‘七七大小姐’的话,我就真的生气了!”
他笑嘻嘻地敬个礼,“遵命,七七同志!”
我没好气地说:“就叫‘七七’,后边什么都不许加!”
他依旧带着浅笑,“七七……”却没有了下文。
我抬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什么?”
他扑嗤一笑,“你不是说:‘七七后边什么都不许加!’嘛!”
我正要发火,看他大汗淋漓的样子,不禁失笑。报复他说:“看把你热得!看你下次还装不装帅!”
他很无辜地看向我,“谁知道这连个空调都没有,还是露天的!”
我笑得喘不过气,过了很久才反问他:“您见过有空调的大排挡吗?”
他的眼神有些无所适从,有点像做错了事的孩子。
忽然,他把目光转向了我的身后,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菜来了!”

酒桌上自然熟。这话不假。
整整一个晚上,我们海阔天空,聊个不停。
具体内容现在不大记得了。只记得我们那天都喝了很多酒。我口若悬河,还声称以后要考虑把他列入我哥们的行列,还说这是他莫大的荣幸;他边微笑边点头,时而配合地回答几句。
气氛非常融洽。

不知过了多久,我站起身,伸个懒腰,“谢谢你的款待,我要回家了!”
他说:“我送你吧。”
我说:“不用了。从这到我家走路不过10分钟。”
他笑笑,想说什么却又收了口。
出门以后我才发现,街上已经很冷清了!抬手看表12:13。
即使不到十分钟的路也还是不太安全。我正为刚才拒绝他而后悔,陈东却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连一次护‘花’的机会也不给,真小气!”
呵呵,正中我下怀。我马上“大方”地说:“唉,算了!给你一次机会吧!否则我也太不近人情了。量你也不敢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却感觉得出,自己的话明显没有了底气。
陈东笑笑,没说什么。跟着我一起走。
我们没再聊什么,静静地走着,听得见夜呼吸的声音。
我家的楼梯口前,互说再见。
陈东转身离开,却突然回头,笑,然后很认真地说:“今天的饭吃得真的很开心!”晕,这句话好像应该是被请的人说吧!
我“嗯”了一声。转身匆匆上楼。
想着他刚才的回眸一笑,心里竟一阵莫名的温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