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八年抗战的头号英雄,应该是非老蒋先生莫属,这是看了《一寸河山一寸血》(以下简称《河山》)之后得出的结论。无论如何,在这里谨向领导抗战的老蒋,向当时坚持八年浴血抗战的我军将士和全体国民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观老蒋抗战,本人以为,其最大的功绩有如下三点:

第一,在“七七事变”前统一了全国,虽然这种统一只是名义上的。西方有论者言,三七年中日全面开战,对中国而言,早了两年,对日本而言,则晚了两年,如果早两年开打,则日本可以轻易征服中国;若晚两年开打,则中国可以独立抵抗日本,从其间的差别可以看出老蒋的功劳。事实上,到1936年,老蒋已基本上在政治上,军事上统一了全国,经济上,1936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也达到上世纪前半叶的最高水平,这样中国才能与日本展开一场持久的胶着的战争。若中国能再有两年的平稳发展,便能独自抵抗日本,当不是虚言。谈到这里,想扯几句题外话,现在网上竟然还有人认为中日再战,中国必败。真不明白,1937年我们都不曾战败,现在就会战败?说实在的,若和美国开战,这心里头还有点打鼓,若是和日本人开打,中国人民半个多世纪前的那些国恨家仇正没处诉去,这下可找到正主儿了,连战前动员都可以免了,直接拉上去打,什么原子弹,中子弹,尽管往那日本列岛招呼,反正日本挨原子弹也不是头一回,美国人能干,我们为什么不能干。说白了,不把那日本列岛炸沉了或是炸成个不毛之地就不算完。扯远了。

第二,采纳陈诚的建议,主动进攻驻上海的日军,迫使日军逐次增兵上海,使整个战略态势由日军自北向南进攻演变成日军自东向西进攻,从一开始就掌握了战争主动权。老蒋这一手“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战略构想,现在已得到普遍认可,认为是中国得以坚持下来的战略关键。日本军人徒有良好的军事素质,却没有杰出的战略家,虽赢得一次次小的战役,却输掉了整个战争,让他们悲哀吧。

第三,坚持抗战,决不妥协,老蒋身为中国军队的统帅,不管国家情形多么险恶,也不管有多少困难,问题,最后都要由他来解决,无法回避,也无法推诿。《河山》里蒋纬国回忆说,抗战期间,他常常听见老蒋洗澡时在浴室里长啸,可见其压力之大,负担之沉。显而易见,如果老蒋屈服了,中国的抗战便无法继续,但他没有屈服,一直坚持着领导中国抗战,其功莫大焉。与其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

然而,老蒋作为一个专制政府的领导,中国的抗战也深深打上了蒋氏烙印。就从西安事变说起吧。其实,西安事变应该说是老蒋自己一手造成的。老蒋统一全国,张学良功不可没。皇姑屯事件后,集国恨家仇于一身的张学良毅然东北易帜,归顺中央政府,又于中原大战时领兵入关,支持老蒋平定各方诸侯,他自己也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副总司令。然而,“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率军入关,老蒋大约看着三十万东北军有些眼晕,便派他们去陕西剿共,用意无非是让他们与共军拚个两败俱伤,自己坐收渔利。没想到背井离乡的东北军将士一门心思只想打回老家去,根本没心思剿共,于是西安事变便成为不可避免。大陆最近拍了一部电视剧《长征》,这部电视剧除了一些具体细节外,反映的历史事实相当真实,尤其是第一次向观众展示了当时国共两党的党内斗争,可以当作历史来看。看了《长征》,就会知道前面用于东北军身上的借刀杀人的策略,其实是老蒋惯用的手法。从《长征》中,我们可以看出,老蒋当时并没把江西苏区数万红军当作心头之患,他的心腹之患仍然是李宗仁,白崇禧,何健,王家烈,龙云,刘湘这些拥兵自重,占山为王的军阀,薛岳率领的中央军并没有全力剿共,而是远远地盯着,起个督战队的作用,逼着那些地方军与红军开打,老蒋则今天飞贵阳,明天去昆明,后天到成都,借剿共之名,忙着设立行营,在地方上安插亲信,实力稍弱如王家烈,则直接清除。各地诸侯也不傻,没人原意与红军拼命,只要红军不在自己的地盘停留,便烧高香送你过境,于是红军才能一路远征到达陕北。老蒋的成就是逐渐将地方的权力收归中央,后果是最终没能消灭红军,使其日后坐大。一直到抗战初期,老蒋还在玩这套把戏,看看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中的中国军队,几乎清一色的杂牌军,其中令人印象深刻是隶属西北军的88师,师长是当代影视明星秦汉的父亲孙元良将军,他率领88师从最东面的上海一直打到日军铁蹄所至最西地贵州独山。还有台儿庄大捷,参战部队也几乎全是杂牌军,汤恩伯的中央军只是在最后关头胜利在望的时刻才出手给日军以致命一击。可见,抗战时期力图保存实力的并不只有中共。老蒋这种做法,让那些杂牌军将士极为寒心,抗战时期保家卫国,尚无话可说,后果是在日后的国共内战中,常有国军的杂牌部队对老蒋的嫡系部队见死不救,坐视其被共军全歼。可见老蒋成由于此,败也由于此。

皖南事变这桩公案,《河山》语焉不详,给人的印象是新四军在调防时主动向国军上官云湘的部队进攻,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很难想象新四军会主动向十倍于己的国军进攻,而且是用军直属机关的部队去进攻。这件公案,应该还是中共的说法更可信些,应该是老蒋手令令新四军调防,而上官云湘则于途中设下口袋,将新四军直属机关包了饺子,新四军军长叶挺被俘,副军长项英被叛徒杀死。细究起来,这次事件曲在国军。周恩来《新华日报》上一段题词“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回肠荡气,令老蒋十分尴尬。

黄河花园口决堤,也是老蒋一大败笔。既然战略需要决堤,那就决吧,决堤只是为了阻挡日军,而不是为了消灭日军,应无机密可言,早点决定,尚有足够时间疏散百姓,可老蒋遇事当断不断,事后又遮遮掩掩,只是这种既要做 *** ,又想立牌坊的心态致使百姓50万人葬身黄泛去,300万人无家可归。这些做为,使国民政府失分不少,埋下了日后失败于中共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