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續寫--T版 第二十節-----http://duxie.net首發

日軍南線右翼集團是由戰車第五師團,第十三師團,第二十二師團,第六十一師團為第一陣,戰車第四師團,第十七師團為第二陣。阿南幾部知道:沒有鐵路支撐不起三十萬大軍的補給,由昌圖通往四平的鐵路運輸是前期作戰的保障,必需以優勢兵力加以佔領及確保。

挺進軍二十六師261團1營是雙廟子的守備部隊,這個四平重鎮的前哨,工事的強度不是寶力或七家子所能比擬的,除了近六百名官兵外,還有四平衛戍旅派來的400名士兵共同防守這個重要據點。不是只有阿南幾部重視這條路線,機甲軍的主力放在這裡,關東軍僅存的獨立重炮兵聯隊也放在這個方向;挺進軍也很重視,在這裡囤積了大量物資,構築了堅固的工事。為了增強防衛力量,派駐了一個105mm榴彈炮連及高射炮部隊。

當加藤怜三帶領戰車第五師團攻向雙廟子時就發現這個點不好打,完善的環形陣地,有效的直射火力,再加上活躍的士兵,戰車第五師團跟第二十二師團在頭一天進展緩慢。為了減少損失(已經損失了二十二輛戰車),加藤怜三放慢攻擊節奏並向阿南司令官請求按第二個腹案行動--機甲軍繞過雙廟子直擊四平,雙廟子留給其他部隊負責。隔天,第二十二師團(磯田三郞)跟第六十一師團(田中勤)圍住雙廟子,其餘部隊重整隊形向四平前進,配合左翼部隊夾擊四平。

呂純義知道前面的據點堅持不了多久,所以要求各前哨據點不必死守能撤則撤,等了一整天只有寶力的守軍回來。”張岷俠跟黃冀峰完了。”呂純義心裡想著,現在要關注的是四平的防務。四平的防禦工事是日本人留下的,挺進軍加以改造成堅固的水泥掩體,在這個城市駐紮了24師,26師跟41旅,由軍長呂純義指揮,在西邊-雙遼是25師,在北邊的沈洋,孤家子是機械化19師,另外還有四平衛戍旅,雙遼衛戍旅,雙山衛戍旅,秦家屯衛戍旅,榆書台衛戍旅。

十月十三日,晴。

戰鬥由雙方的戰鬥機先行展開,長春,雙遼及四平二百餘架鵰式及獵隼在執勤,關東軍則由瀋陽,錦州,通化,大連,安東,集結了四百餘架為機甲軍提供空中掩護。關東軍的空中力量全都出動了,作為預備兵力的是加賀跟大鳯兩艘航母的艦載機。挺進軍仗著雷達的指引,時時在戰場上空保持著70架的戰鬥機,相對的,關東軍沒有戰場雷達,掌握不到各航空隊的確實時程,反而犯了分批投入的毛病。在這場空中決鬥中,挺進軍不僅佔了性能上的優勢也佔了數量上的優勢,結果可想而知,23:162,關東軍不得不在隔天向海軍及朝鮮軍請求支援。

在地面上,由兩個方向攻向四平的機甲軍在四平外圍遭到頑強抵抗,雖然戰車第二師團已經推進到梨樹鎮下,完成了半包圍態勢,只要再向南推進就合圍了,可是第五戰車師團,第四戰車師團,第十三師團,第十七師團全被檔在四平城外。近七十輛坦克在四平城外燃燒著,第九軍的堡壘式坦克殲擊車幾乎是人人開張,正對著日本鬼子耀武揚威。

”沒辦法,只有靠夜戰了。”加藤怜三和戰車第四師團的田中信男商議後決定了作戰方式,在得到十三師團赤鹿理的支持後發動夜襲。24師的陣地一時之間煙霧瀰漫,75炮的射擊對工事的損害不大,但是藉著夜色跟硝煙的雙重掩護,日軍接近到200米之內。”照明彈!”24師師長胡甲午對炮兵營吼著,經由照明彈的幫助,24師赫然發現敵人逼近,日本人的坦克也接近到600米內,一時間槍炮聲大作。日軍第二十五步兵旅團押上了全部家當,上了刺刀衝過來,意圖展開白刃戰。”殺光支那豬!””X他娘狗日的!”雙方士兵相互纏鬥著,衝鋒槍跟輕機槍收割著日軍士兵的性命,三八步槍上的長刺刀啜飲著242團士兵的鮮血。沒多久,日軍的坦克跟242團的直射火炮加入戰鬥,前方的士兵浴血戰鬥,沒能為坦克及無後座力炮掃除阻礙。

在242團左翼是243團,正對著日軍17師團的牽制,雖然不在主攻方向上,但也承受了整個步兵聯隊的攻擊,實在騰不出手來支援242團。”叫371團上去,一定要奪回陣地。”胡甲午的命令傳到371團,由於投入援軍,終於驅逐了日軍第二十五旅團,奪回陣地。

”差一點點就成功了!可恨!”赤鹿理十分不甘,要是坦克能跟上支援,肯定可以突破,只是支那軍後面除了反坦克炮(日本人沒有火箭筒,一概視為反坦克炮)還有一個驅逐戰車團協防(由於四平位置重要,12戰區在這裡配置了一個坦克殲擊團,共60輛堡壘式坦克殲擊車),第五戰車師團也已經傾盡全力,不但又耗損了五十多輛戰車,連師團長加藤怜三都受傷了,實在是不能多說什麼了。

在檢點夜襲部隊之後,赤鹿理嘆著氣放棄了再發動攻勢的計劃,第二十五旅團現在只能算殘骸,就算把整個師團投入,再來一次又怎樣,要是後援部隊沒跟上,不過是重蹈覆轍平白損失罷了。”算了,等其他部隊會合後再說。”師團長的心中默默的想著。

”一切都要仰仗田中君了。”加藤怜三失去了他的左手,第五戰車師團也損失了一半的坦克,攻堅的任務自然落到第四戰車師團身上。由於夜戰的損失太大,幾個師團長(內田有山少將代理加藤怜三)商議後決定:先跟左集群完成包圍再作進攻計劃。

唉聲嘆氣不是日本人的專利,胡甲午也一樣,242團必須撤下來整補,防線自然是由371團接手,短時間內是沒問題,可是,四平保衛戰是個持久戰哪,只能寄望242團儘快恢復戰力。

”夜襲是小鬼子慣用的伎倆,你身為師長,難道不懂得防範?”呂純義板著臉在司令部訓著胡甲午,看著低著頭,無地自容的胡甲午,戴安瀾打著圓場:”雖然傷亡大了點,還算值得。一整天下來,打掉了一百多輛坦克,還斃傷了萬餘人,也不是無全戰功吧。”

”胡師長回去反省一下,決不能讓小日本摸得這麼近!”在”外人”面前(戴安瀾)不方便再多說什麼,呂純義打發胡甲午之後對戴安瀾說:”一個團換一個步兵旅團跟戰車旅團當然不虧本,可是一想到我軍還不到四萬人,再加上衛戍旅也才五萬,要是這樣消耗下去,只怕四平會守不住啊!”戴安瀾看著呂純義,心裡不禁想著:1:7,這個呂純義還不滿足,真是標準的”人心不足蛇吞象”。”呂軍長不用多慮,這樣高強度的消耗,日本人也負擔不起。”一想到奉命到12戰區前的諸般不如意,對照到挺進軍的活力跟素質,戴安瀾不禁要多考慮自己的未來。

戴安瀾指的是戰術考量,呂純義指的是戰略考量。只要守住四平這個點,阻斷日軍運用鐵路的意圖,關東軍就只能依靠汽車跟獸力來運補,在接下來的寒冬中,由於運補的困難,必然會跟去年德國佬一樣遭到失敗。這就是四平的戰略價值。

”....機甲軍應加速前進,向長春進攻。攻下長春之後,四平支那軍隊的支撐自然消失。命令:機甲軍及第十三師團,第六十師團直接攻擊長春,務必儘速拿下長春做為攻向北滿的基地。...”這是阿南幾部在收到戰報後所下達的命令。德國人在蘇聯的戰術是機甲軍乃至於關東軍學習的目標,只是,日本人沒有看到兩者的不同,沒有空優,也沒有火力優勢,士兵素質跟指揮能力,尤其是裝甲兵,關東軍都沒佔到優勢。

”這樣就想拿下長春?”雙遼前指拿到譯電之後,首先反應的是陳亮,他實在看不出日本人到底憑什麼來打這場仗,日本人唯一的優勢就是人數,但是,人多不保證能勝利。”通知空軍:重點照顧鬼子的坦克車隊跟補給車隊。27師及28師固守長春待援,A集群往雙遼待命,B集群往德惠待命。”朱江下達了作戰命令。公主嶺並不是核心陣地,工事的強度跟物資的儲備都不夠,即使守得住,傷亡也會比較大,要真被圍住了,糧食也供養不起整個27師撐到明年反攻。

黃冀峰的第一營還在雙廟子奮戰,關東軍的後援部隊必需繞過戰區,延宕了投入戰場的時間。兩天了,第一營已經陣亡了半數士兵,四平衛戍旅的四百號人全補充進來了,再怎麼抵抗終歸要被日軍的人海洪流所吞沒。”也好,全都夠本了,多守的兩天全都是賺到的。”黃冀峰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當磯田三郞踏入雙廟子時實在是欲哭無淚,就這千把人把第二十二師團跟第六十一師團擋了四天之久,還付出了五千多人的生命,幸好阿南幾部的目光集中在四平,沒追究磯田的責任。留下田中勸的第六十一師團之後,磯田三郞帶著第二十二師團向四平前進,當然,不是只有這支部隊而已,第五十七師團,第六十六師團,第七十二師團,第七十三師團作為後援部隊向四平前進。攻向長春的第四戰車師團及第十三師團則遭到挺進軍天龍式攻擊機的”照顧”,不但花了三天才到長春,一路上減損了六十多輛坦克和四十多輛汽車,還在長春郊外遭到401團跟長春衛戍旅的伏擊。”支那人在長春似有準備,我軍接戰不利,懇請司令官派兵支援。”田中信男不得不向阿南幾部請求援兵,手下兵力損失了近三分之一,田中信男只好停止前進。

第二戰車師團及第六十師團則是經由公主嶺攻向長春,在公主嶺跟27師打了一個下午,27師就撤到長春,第二戰車師團在隔天佔領了公主嶺,繼續向長春前進。

同樣的戰鬥報告送到朱江手上。”電告孫岐南跟梁錦義,陳參謀長不日即到,長春戰事歸參謀長指揮。”各主要陣地的指揮體系算是完成了,接下來的就是等待,等日本人的攻勢停頓,挺進軍就可以發起反攻。在反攻之前機械化19師扮演刺刀的角色,隨時在側背捅鬼子幾下,第一刀捅在四平西邊的第五戰車師團。

十月十七日,陰。

”34旅跟上,保持在左後方2000米。”鄭喜把部隊形成兩個楔形斜線,從日軍第十戰車旅團的後方突擊。沒有構築後方防線的日軍只能先用坦克來抵擋,161團的80輛T34/85面對著112輛的二式戰車,在1000米的距離上,挺進軍首先開炮。第一輪的炮擊讓內田少將為之心痛,雖然知道要以多攻少才能對抗,但是在四平,關東軍也只剩這麼百來輛。半個小時後,800米,日本人開始反擊,可是反擊得相當無力,80:73,少了近40輛,第五戰車師團已經佔不到數量優勢了,再加上挺進的步兵戰車也加進來了,情況更為不利。”向左集中,不要讓支那人衝到炮兵陣地。”炮兵陣地,輜重隊,醫療隊全在這一區,右邊已經遭到突破來不及救援,左邊這區還有點希望,只要第十七師團能派兵來支援就行了。

第三十四步兵旅團可是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第五戰車師團”救”出來,歷經兩個小時的作戰,旅團長本田少將損失了六千名士兵,救出了七百餘人,沒辦法,用步兵去進攻坦克本來就會傷亡慘重,還能救出友軍,算是他運氣好。

”各單位注意:咱們準備回家了。保修營去把受損的坦克拖回來,工兵營把拖不回來的就地爆破。161團向左迴旋,回來,16旅其他部隊掩護工兵跟救援兵作業。”鄭喜實施司令部所要求的突擊戰,打擊一陣後立刻撤退,不讓日軍黏上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