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力量

 

      一弯亮白的弧光飞窜而起,带着一串飘飞的血珠。

 

      盘旋飞舞的双刃,几乎瞬息之间,在那个曼妙优美的身躯之上,划过了数十刀。

 

      被这意外的变故,弄得一时间呆住了的系密特,甚至未曾发现,那紧紧束缚着他的精神力量,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是很快他便醒悟过来,因为萨格长老的突然袭击所创造出来的优势,已然在转眼间消失殆尽。

 

      那个看上去温柔可爱如同美丽少女一般的魔族创造者,她身上肌肤,看上去柔嫩得彷佛能够捏出水来一般,却拥有著令人难以想像的坚韧程度。

 

      系密特非常清楚,以一位圣堂武士长老的实力,全力劈出的一刀,足以将最为厚重的钢制铠甲轻而易举地分成两半,即便对上那些身材高大的泰坦,也至少能够在它们的身上,劈出一尺多深的伤口。

 


      但是此刻,那对锋利的弯刀,竟然只能够划开一道道口子,令那丰腴美妙的身躯之上,平添许多纵横交错的血痕之外,不能够真正给予致命的杀伤。

 

      系密特来不及多想,他伸手召唤出聚能刃,就打算冲上去加入那激烈的对决之中。

 

      可惜,当他发出聚能刃的那一刹那,他已然知道,自己丧失了唯一的机会。

 

      同样也就在那一瞬之间,系密特感到他的身体被一把长剑穿透,但是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除了飙出老远的鲜血,他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那无形的利剑,穿透了他的腹部,不过那显然并非是致命伤。

 

      系密特仍旧打算帮助萨格长老,但是在下一刻,又是两柄看不见的利剑,穿透了他的膝盖。

 

      同样不是致命的伤害,但是却足以令他难以行动。

 

      倒在地上的系密特,所看到的最后一眼便是,陪伴他一起冒险、在好几次危机中令他逃出生天的圣堂长老,此刻身体悬空倒飞而出。

 

      魔族创造者双眼圆睁,愤怒地站在那里,她一动不动,但是那双眼睛,却如同最为锋锐的利剑的寒芒,系密特终于知道他是被什么所击倒。

 

      萨格长老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他再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和反应,系密特挣扎着坐直身体,他这才看清,那位值得尊敬的长老,他的眉心正中,显露出一道极为纤细、几乎难以看清的伤口。

 


      “非常不错,居然能够打我一个措手不及,能够令我受伤,你的同伴即便死了,也足以因此而感到自豪。”

 

      刚刚还显得愤怒无比的那位魔族创造者,现在却非常平静地说道。

 

      “我必须为你刚才的迟钝而感到庆幸,就差那么一点点,你们的计画已然成功。”魔族创造者朝着系密特说道。

 

      她的语气显得那样冷漠,好像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对她来说,仅仅只是一场旁观的表演而已。

 

      不过真正令系密特感到惊诧的是,他看着那丰腴柔嫩的肌肤上,纵横交错着看上去是如此狰狞恐怖的一道道伤口,正在以他肉眼能够清楚看到的速度愈合著。

 

      即便在那些生命力堪称顽强的魔族士兵的身上,他也从来不曾看到过,如此迅速而又强劲的再生能力,没有任何一种生物拥有这种能力。

 

      一阵刺痛从腹部传来,这令系密特想起自己也受了伤,很显然,滑移软甲并不能够保护他免受那无形利刃的伤害。

 

      此时此刻他对那无形无迹、无可躲避的诡异又犀利的攻击,已有所猜测,曾经见识过圣堂大长老运用意念进行战斗的他,同样也完全可以想到,如果意念能够被当作是一把沉重的锤子来使用,或许同样也能够被打造成为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刃。

 


      一想到这些,系密特放弃了抵抗,毕竟他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过意念的转动。

 

      系密特无从得知,这算不算得上是意念这种神秘莫测力量的最高境界的运用,他只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绝对没有办法抵挡这样的攻击。

 

      “你难道打算就这样趴在地上?”

 

      那个魔族创造者突然间问道。

 

      只见她用极为轻盈的脚步,扭着那纤细美妙的腰肢,走到自己的眼前。

 

      如果不是已经非常了解,眼前这个外貌近乎达到了完美的生物,拥有着何等可怕的实力和冷酷的手段,系密特甚至怀疑自己,会彻底地沉迷于那非人的美貌之中。

 

      魔族创造者轻轻摊开了手掌,在她那如同玉葱般的纤细指尖顶端,捏着一枚从墙壁上挖下来的“眼睛”。

 

      此时系密特已知道,这东西,是眼前美丽迷人的雌性生物所产下的卵。

 

      虽然系密特可以毫不犹豫地吃下一打鸡蛋,咸咸的鱼子酱更是他的最爱,但是眼前的这个雌性生物,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人类,他感到犹豫而又恐慌。

 

      “吃下去,我可没有太多的耐心。”

 

      魔族创造者冷冷地说道。

 

      当她看到系密特仍旧无动于衷,她一把抓住系密特的下巴,将那枚卵塞进了他的嘴里。

 

      和之前迷迷糊糊、没有感觉的时候完全不同,这一次,系密特清清楚楚地感到,随着一阵难以形容的腥味扩散开来,一道暖流顺着他的脊髓,向全身流淌开去。

 

      这种感觉实在奇妙非常,更不可思议的是,那股暖流之中充满了生命能量。

 

      系密特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什么东西,拥有如此浓厚丰富并且纯正无比的生命能量,即便那些圣堂长老,他们身上也绝对不可能拥有如此众多和醇厚的生命能量。

 

      随着这股暖流的游转,伤口附近渐渐变得热了起来,同样的奇迹,令系密特惊诧地睁大了眼睛,那细微的、被无形利刃所伤的创口,在不知不觉之中消失了。

 

      系密特转过头来,此刻他才发现,魔族创造者的身体,早已经恢复原来那完美无缺、艳丽动人的模样,别说伤口,就连一道疤痕都没有留下。

 

      “怎么可能有如此迅速的治愈能力?”

 

      系密特喃喃自语着。

 

      “这算不了什么,只不过是生物科技的体现,再加上这个星球独有的地脉能量而已。

 

      “你不是曾经在那个被你称作为死亡峡谷的地方,看见过那些镶嵌在墙壁之中的灵魂结晶吗?

 

      “你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要那样做?

 

      “和你此刻所看到的一样,无论是我把卵放入这些岩壁之中,还是那些灵魂结晶插在石壁上面,全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吸收地脉的能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星球的大地才是真正的子宫,是大地赋予了这些卵充足的能量,令它们能够分裂成亿万,最终成为一个个能够活动,甚至能够思考的个体。

 

      “如此充沛强大的能量,用来治疗伤口自然更是轻而易举,如果不是因为我马上就要放弃这里,这些镶嵌在岩壁上的卵,只有百分之一才能够在没有我照料的情况下存活,并且发育成长,我才不会用它们来给你治伤。”

 


      魔族创造者漠然说道。

 

      “发育成长?难道这些卵可以凭藉自身的变化,最终成为许多你的部下?”系密特难以置信地问道。

 

      “不,没有特定的装置无法分裂成为许多个体,不过,却可以生长成为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分身。

 

      “但是这样形成的分身,并不拥有共同的意识。

 

      “正因为如此,对我来说,它们是一个威胁,在离开这里之前,我会将它们全部毁掉。”魔族创造者说道。

 

      “不允许另外一个意识体存在,不允许拥有思想的部下,这就是创造你们的那个人在创造之初,就给予你们的性格?”

 

      系密特忍不住质问道。

 

      “这是我们在漫长的岁月中,所得到的发现,不同的个体,拥有不同的思想,最终会导致分裂,甚至是争夺,你们人类毫无疑问就是最好的证明,难道不是吗?”魔族创造者反问道。

 


      “现在开始工作吧,在氧气消耗殆尽之前,挖出一条通往地面的通道来。”魔族创造者结束了在她看来毫无意义的对话。

 

      无论是系密特,还是魔族创造者,都没有料到,挖掘隧道的工作,没有多久便不得不停顿下来。

 

      之所以这样,原因是,系密特无法长时间维持聚能刃。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存在这样的局限,不过反过来想想,他倒是从来没有长时间用聚能刃进行战斗。

 

      再漫长的战斗,也顶多持续一个小时,事实上,大多数人根本就无法坚持如此长的时间,一刻钟连续不断地劈砍,足以让最为健壮的士兵手臂酸软。

 

      毕竟在战斗中,每一次砍杀,都需要用尽全身的力气,这可绝对无法和在矿山或者工厂中做苦力相提并论。

 

      但是此刻对于系密特来说,想要挖开一条通道,并不是一、两个小时就能够完成的工作。

 

      更何况,想要破开四周的岩壁,是那样的困难。

 

      一个多小时的艰苦努力,虽然勉强挖开了那最为厚实的岩层,但是,聚能刃也在破开那层浸滞着强大地脉能量的岩层之后,消失了。

 

      系密特无从知晓需要经过多少时间,才能够再一次召唤出聚能刃。

 

      他唯一知道的一件事情便是,当聚能刃迅速消耗光他体内的能量时,是一种多么不舒服的感觉。

 

      令系密特感到惊诧的是,那个魔族创造者既没有骂他,也没有做出其他过激的行为,只是冷漠地回到了那张宝座上面。

 

      看着那轻轻闭着眼睛、看上去颇为安然、彷佛传说中的睡美人一般的魔族创造者,系密特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两种冲动。

 

      其中的一种,或许是出于男性看到美貌而又赤裸的女孩,十有八九会产生的生理上的反应,而另外一种冲动,却是与之截然相反的杀机。

 

      但是,系密特很快将这两者全都驱散。

 

      前者对他来说,自然是想都不敢想像,而后者,系密特在动手之前,不得不掂量一下自己所拥有的实力。

 

      不说那远比自己更加快疾的动作和反应,那招将意识化为无形利刃的本领,更是令眼前这个美丽却诡异的生物处于不败之地。

 

      世人常常用“动念间令灵魂升上天堂”,来形容君王的威严和君权的可怕,但是那仅仅只是比喻,不过眼前这个魔族的女王,却确确实实拥有这样的能力。

 

      系密特绝对不认为,自己的身手能够比动念更加迅速。

 

      想要对付眼前这个可怕而又强大的女王,除非同样拥有将意念实体化的能力。

 

      只要拥有了这种能力,其他方面的差距,就显得没什么意义,身为圣堂武士的他,自然最清楚不过。

 

      在战斗中,真正能够决定胜负的,并非是平均实力的高低,而是谁拥有的最强手段更为高超。

 

      在那种无形无迹、瞬息即至的意念利刃的面前,无论是超高速的身手,还是近乎于瞬间转移的异能,抑或是那威力无穷的爆炸,全都显得毫无意义。

 

      任何攻击手段,都可以看作是在和时间赛跑,而意念利刃在这场赛跑之中,毫无疑问,远远将其他对手抛在了脑后,因为它几乎不需要任何时间。

 

      默默地走到萨格长老的跟前,系密特少有地跪在地上虔诚祈祷。

 

      系密特和大多数丹摩尔人一样,是父神的信徒,不过这并非是他本人的信仰,而是受到其他人影响的结果,其中最大的影响者,便是他的姑姑玲娣,玲娣姑姑毫无疑问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信徒。

 


      但是当他逃离奥尔麦,并且在前往蒙森特的途中,得到了力武士传承之后,系密特已然可以算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历代圣堂武士的记忆,对他产生了更大的影响。

 

      但是此刻,系密特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向诸神祈祷,祈祷眼前这位勇敢而又睿智的圣堂武士长老,能够得到安息。

 

      怀着沉默和悲伤的心情,系密特知道作为一个圣堂武士,他不应该被这些情感所左右,事实上,真正的圣堂武士不应该拥有这些情感,但是他仍旧做不到。

 

      同样系密特也知道,此时此刻他正在做的事情并没有错误,这是圣堂武士的传统,但是十四年之中建立起来的人类感情,仍旧令他感觉到这样做,是对于死者的亵渎。

 

      充满了犹豫,系密特将手指插入了萨格长老眉心的那条裂缝。

 

      他脑子里面的历代圣堂武士的记忆,告诉他应该怎样做。

 

      系密特摸索着,找到了那块保存着萨格长老,以及他无数前任的记忆核晶。

 

      额头的骨片被挖了开来,系密特取出了那块沾满血迹的记忆核晶。

 

      对于记忆核晶,系密特早已经不感到陌生,但是此刻却是他第一次非常仔细地观察,这种记忆着圣堂武士思想的神秘晶体。

 

      从记忆核晶之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道道细密整齐的晶丝,这些晶丝看上去,确实和那些镶嵌在岩壁上的眼睛,有几分相似。

 

      系密特犹豫不决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将那枚记忆核晶举到了自己的额头。

 

      记忆核晶的前端,有一个非常锐利的尖角。

 

      系密特无从得知,将这样一块记忆核晶直接插入额头,是否会起到作用,他甚至无法确定,那是否会令他立刻死亡。

 

      虽然在他的大脑之中,已存在两块记忆核晶,而其中的第二块,同样也是之后通过手术的方法植入,不过那毕竟是波索鲁大魔法师亲自动手,在好几位魔法师的帮助下,才完成的事情。

 


      而此刻,自己根本就连是否能够成功也不清楚。

 

      正当系密特犹豫着,将那块记忆核晶从额头取了下来的时候,他看到那悠然躺在座椅中的冷漠的魔族女王,正用不以为然的眼神看着自己。

 

      那眼神,彷佛是在嘲讽他的懦弱和无能。

 

      那冷漠得彷佛充满了轻蔑的眼神,令系密特重新振作,他再一次将那枚记忆核晶紧贴在了额头。

 

      锐利的尖角刺破了头皮,系密特感到一股热流从伤口流淌了下来,这一次他并没有停止,而是用力往额头按去。

 

      眼前微微有些发黑,系密特无从得知,这是否是因为压迫到了某条神经,而引起的失明。

 

      几乎是一边摸索着,一边爬到岩壁旁边,系密特小心翼翼地,摸着岩壁上的那一颗颗眼睛。

 

      这是他原本就想好的计画,系密特一开始就将他的性命,押在了这些奇特眼睛所拥有的醇厚的生命能量上面。

 

      他并没有本事像那位魔族女王那样,将这些镶嵌在岩壁之中的眼睛抠出来,他甚至不知道,那位魔族女王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系密特能够想到的办法,就只有将这些眼睛捅破,他将嘴唇紧紧地贴在岩壁上,用力吮吸着那腥咸的液体。

 

      和刚才一样,充沛的生命能量,源源不断地流淌于他的全身。

 

      系密特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他身上的每一道伤口,无论是在进来的时候,被掉落的岩石砸到的淤伤,还是那激烈爆炸引起的震伤,抑或是刚才那几下意念利刃造成的创伤,全都在以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速度愈合著。

 


      突然间,一种莫名的感觉,朝着系密特的心头涌来。

 

      就好像在一瞬之间,原本紧闭的双眼猛然张开了一般,但是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又和以往的并不一样。

 

      所有的一切都在扭曲抖动着,最显眼的,莫过于那些镶嵌在石壁上的眼睛,这些眼睛全都闪烁着妖异的寒芒。

 

      突然一道锐利的光芒朝着他射来,这道与众不同的光芒,轻而易举地穿透了他的身体,根本用不着回头,系密特就已知道,这道锐利无比的光芒,肯定来自于那个悠闲地躺在靠椅之中的女王。

 


      和其他的一切一样,那道光芒在抖动着、扭曲着,它所穿透的位置,正是自己的额头,那里除了大脑,就只剩下那三颗圣堂武士核晶。

 

      系密特非常清楚,那个家伙又在窥探他的思想,他极力想要挣脱,但是无论他作出什么样的努力,那道锐利的光芒,仍旧准确无误地穿透他的额头。

 

      系密特无从知晓应该如何面对这种情况,这令他回想起当初的恐惧和无奈。

 

      或许安纳杰教给自己的那种办法,此刻仍旧能够起到作用,系密特开始在自己的意识深处,再一次构建起那从来不曾存在过的自由之神。

 

      不知道为什么,和当初他所看到的完全不同,那位纯粹凭空捏造出来的自由之神,并非是虚无缥缈的朦胧身影。

 

      那清晰的轮廓,那恬淡的笑容,还有那熟悉而又显得陌生的面孔,系密特惊讶地看着,存在于他意识深处的那位自由之神,此刻的自由之神不正是他所知道的,那位从来未曾谋面的父亲?

 


      所有的一切,都和他一直看到的父亲肖像完全一模一样。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系密特感到眼前的景象是如此真实,而并非是一张没有生命的画像。

 

      随着一声冷冰冰的、微微有些愤怒和不满的哼声响起,系密特这才想起,自己这样做的原因。

 

      同样也令他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身体四周泛起一道黯淡的、微弱的光环。

 

      这道光环,并没有将那锐利无比的光芒彻底阻挡在外面,但是却使得那道光芒变得发散,以至于没有那么集中。

 

      看着那光环和光芒交接之处,看着那如同池水之中的两道波纹交织在一起,形成无比复杂的网状扭曲,系密特彷佛有所领悟。

 

      但是当他想要继续搜寻,并且捕获那一丝隐约感觉的时候,突然间,那道锐利无比的光芒暴涨起来。

 

      眨眼间,萦绕四周的黯淡光环,被撕扯开一道裂缝,而在下一时刻,系密特已然丧失了所有的感觉。

 

      “很有趣,你所得到的指点,确实能够有效地阻挡住我的力量,只可惜,此刻的你实在是太过靠近我。”

 

      那个魔族冷冷地说道。

 

      不过,系密特并没有注意到那位魔族女王所说的话,就在那道光环,以及意识深处那和他父亲一模一样的自由之神,被击成碎片的那一刹那,系密特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脑子里面,多了许多原本并不拥有的东西。

 


      那显然是记忆,但是这些记忆看上去乱七八糟,毫无疑问,其中的大部分是来自于萨格长老的那枚记忆水晶,但是却有另外一些,肯定不可能是萨格长老所拥有的模糊朦胧意识,闯入了他的大脑。

 


      系密特原本还感到有些迷惑,但是很快他便开始猜测,这些朦胧的意识,或许来自那位魔族创造者。

 

      系密特连忙放弃搜寻那些朦胧的、显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意识,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不希望被那位魔族创造者发现。

 

      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萨格长老的那块记忆核晶所记载的内容之中,系密特用最快的速度,从中找寻出他所需要的东西。

 

      那些记忆令他感到愕然,不过在愕然之中,又包含着无限的欣喜。

 

      因为系密特发现意念对他来说,原本就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更没有他以往所认为的那样不可思议。

 

      事实上,按照那些记忆之中的感觉,他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接触到了意念好几次,甚至是非常高深的意念层次。

 

      只不过,以往的他,仅仅将这一切看作是幻觉或者其他一些东西,更从来没有仔细找寻过,这种奇怪幻觉产生的过程。

 

      按照萨格长老的那块力武士核晶中的记忆,将注意力集中在意识的深处,系密特渐渐找寻到了,片刻之前那奇怪而又诡异的感觉。

 

      眼前的一切虽然仍旧那样清晰,但是系密特仍旧能够看到,那如同水中波纹一般的抖动,那景象,就彷佛是在透过一面沾满了水迹的透明玻璃,看着外面一般。

 

      “你好像找到了窍门,意念的世界是否相当奇妙?祝贺你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本质,你所看到的,正是这个星球独有的、无所不在的神奇力量。”远处那个斜躺在座椅之中的魔族女王,用听起来懒洋洋的语调说道。

 


      系密特转过头来,他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如果说,那些镶嵌在岩壁上的诡异眼睛,拥有的意念波动已令他感到吃惊的话,那么从眼前这个雌性生物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波动能量,足以用庞大来形容了。

 


      两者的区别,丝毫不比皓月和星辰之间的亮度差异逊色分毫。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感觉到你的力量已然恢复,去继续你的鼹鼠工作吧,这会令我感到满意,同样也对于你有好处。”

 

      那魔族的女王说道,她的声音听上去如此的柔和动人,但是却足以令系密特感到不寒而栗。

 

      以最快的速度连发几刀,无坚不摧的聚能刃,在岩壁上切下了一个足以让他爬出去的方块。

 

      系密特并没有考虑那位魔族女王,是否能够像萨格长老那样将身体缩成一团,事实上,他最希望的便是将那位冷漠的女王,扔在这个到处布满尸体、像地狱一般的可怕地方。

 


      那一块块被切下来、细长且呈三角形的石块,被他远远地扔到了一边,系密特有意将这些散碎石块,堆积在靠近那座殿堂的那一面,他甚至希望,碎石能够多到足以将那里堵塞。

 


      平心而论,萨格长老的死亡对他来说,也可以算是一种解脱。

 

      系密特有自信能够凭藉个人的力量逃出生天,但是,他绝对没有自信带着那位圣堂长老一起离开。

 

      不停地切割着岩壁,在聚能刃消失殆尽之前,系密特感到自己至少开辟出了几十米长的一条通道。

 

      系密特打定主意,以这样的速度,再开辟一、两百米的距离,到了那个时候,应该离地面不远了。

 

      除了洞口之外,稍微往上一些的通道,可以稍微挖得宽一些,系密特甚至想好,在通道的四壁,再开一些狭长的松散石槽,到时候只要折断四壁开凿出来的这些石条,掉落下去的石条,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底下的洞口再一次封闭起来。

 


      一想到这些,系密特就感到干起活来充满了动力。

 

      只可惜此刻他已然精疲力竭,召唤出聚能刃所需要的能量,显然远远比他原本想像之中要巨大得多。

 

      从洞口滑落下来,系密特四处游荡着,他希望能够找寻到一些能够填饱肚子的食物。

 

      事实上,他原本带着一些特制的浓缩食物,但是这些食物早已经在之前的连番战斗中,不知道丢在了什么地方。

 

      系密特只是想填饱肚子,倒是并不太在乎补充生命所需要的能量,多次品尝过那些镶嵌在墙壁上的眼睛的滋味,他非常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这里绝对不缺乏维持生命的能量。

 


      空空如也的胃的蠕动,令系密特感到难受,在万不得已之下,他不得不回到那个令他感到厌恶的大殿。

 

      一回到那里,系密特就愣住了,原本到处布满了尸体和血迹的大厅,此刻一尘不染,空空如也。

 

      “那些尸体呢?”

 

      系密特朝着那悠然坐在躺椅之中的魔族女王问道。

 

      “我并不在意那些尸体,也不在乎尸体腐烂有可能产生的气味,但是却不希望腐烂的过程,消耗此刻最为宝贵的氧气。”那个魔族女王说道。

 

      系密特并没有询问,她是如何处理那些尸体的,系密特非常担心,答案会令他感到胃部更加难受。

 

      “这里想必有食物吧。”系密特问道。

 

      “你饿了?”魔族女王说道。

 

      “是的,除非你没有胃,或者消化器官早已经失去了作用。”系密特连忙说道。

 

      “从某种意义上,你刚才所说的有些准确,消化系统占据身体的比重极大,但是从提供身体活动能量的角度来说,效率又显得糟糕透顶。

 

      “我的第三位前任,就已然弱化了这种效率低下的做法,通过吸取血液而不是咀嚼食物来获取能量,以及维护身体所需要的物质。

 

      “你记忆之中,魔族吸血的传说就来源于此,不过我们早已经摒弃了这种做法,血液能够提供的能量,甚至没有脂肪和糖来得多,得到补充的物质也很少。

 

      “我们创造出了更加高效的食物,不过很可惜,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说着,那个魔族女王招了招手,原本在角落如同宝石一般的一堆结晶,缓缓地飞到了她的手中。

 

      轻轻一弹,那块结晶到了系密特的手里。

 

      系密特用力捏了一下那块结晶,那绝对不是玻璃,也不是宝石,微微有些弹性,不过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他能够消化得了的东西。

 

      “有没有其他的食物?一些我能够消化得了的东西。”系密特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

 

      那个魔族女王轻轻用手,指了指岩壁上的那些诡异眼睛。

 

      “我相信那些对于你来说,完全能够消化,或者你到外面去挑选一个我的分身,我并不介意用其中的一个分身来填饱你的肚子。”

 

      系密特无从得知这番话到底是一种玩笑,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无论如何,他都感到自己的胃更加不舒服起来。

 

      将脸凑近岩壁,系密特再一次吸吮起那些奇特的卵,腥咸的感觉,再也不像最初知道这些东西来历的时候那样,令他感到想要呕吐。

 

      醇厚的生命能量流淌全身,系密特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感到拥有使用不完的力量,不过和力量完全相反的是,那咕咕直叫的肚子。

 

      这些眼睛和里面略带咸腥的汁液,显然并不能够非常有效地填饱他的肚子,系密特甚至有些怀疑,是否应该尝试一下,那如同宝石般坚硬的食物。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间,他的脑子里面,再一次跳出了一段奇特的朦胧记忆。

 

      系密特愣愣地回转头来,但是,他并没有看到,从那魔族女王身上投射过来的意念刺针。

 

      既然看不到,那也就是说,并不存在他刚才想像之中的、那意识方面的联系。

 

      这显然有些不可思议。

 

      系密特开始思索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回想着刚才所做过的一切事情。

 

      突然间,他将目光对准了,那些镶嵌在墙壁上的诡异眼睛。

 

      令他有所领悟的,是刚才那个魔族女王所说的一番话。

 

      这些眼睛能够变成她的分身,一个与众不同的分身,一个不具有共同意识的分身,但是不具有共同的意识,并不意味着不可能拥有共同的记忆。

 

      回想着刚才那奇异的感觉,捕捉着那朦胧模糊的记忆,那里面有许多晃动的身影,或许是魔族,也或许是那些创造了最初的魔族女王的诸神。

 

      系密特仔细地搜索着,有关意念的知识。

 

      那些记忆太过模糊,和意念有关的,更是少之又少,系密特感到难以满足,他立刻又戳破了一颗镶嵌在石壁上的眼睛。

 

      将那颗眼睛一口吸到嘴里,系密特轻轻咀嚼着,悬浮在正中央的、那颗瞳孔一般的晶体。

 

      当舌尖顶住那块晶体的一瞬之间,他彷佛看到了一些东西,这一次的景象清晰了许多。

 

      正当系密特沉醉于这个全新发现的时候,突然间他感到自己的脖子,被一只纤细而又强有力的手臂牢牢掐住。

 

      一只冰冷的手掌,已然贴在了他的额头上面。

 

      和那些眼睛有关的记忆,以及在那挖开的、狭小的通道里面的小小布置,全都飞快地在系密特的脑子里面迅速划过。

 

      一阵剧烈的刺痛,令系密特感到身体彷佛被一寸寸地撕裂,又彷佛无数钢针不停地扎着他的每一块肌肉。

 

      毫无疑问,这是他从来未曾体验过的可怕酷刑,系密特想要大声喊叫,但是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他多么渴望能够昏迷过去,但是意识始终如此清醒。

 

      撕裂和针刺的感觉越来越深,系密特感到身体内部,也承受着这非人的煎熬。

 

      “非常有趣的计画,如果你不是那样贪心,刚才就选择动手,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巨大。但是很可惜,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计画。”身后传来了魔族女王冷酷的如同寒风刮过一般的声音。

 


      就在那一瞬之间,系密特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时间,意识渐渐回到肉体之中,但是当他完全清醒过来之后,系密特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对于肉体的控制。

 

      他的身体彷佛是一具行尸走肉,或者说得更加确切一些,就像是那些没有思想的魔族一般,在那狭小的通道中干着苦力的工作。

 

      用不着回头,系密特凭藉着敏锐的感觉,就可以知道,那个冷漠的女王正站立在脚下,死死地盯着他。

 

      双手传来的阵阵刺痛,令系密特意识到聚能刃早已经消失,刚才吸收了那么多镶嵌在岩壁之上的眼睛的能量,现在却再一次变得空空如也。

 

      此刻,他正在用双手,挖着那坚硬而又冰冷的岩石。

 

      令系密特自己都感到难以想像的是,他居然能够用血肉之躯对付那些岩石,不过这同样也令他的双手变得惨不忍睹。

 

      系密特眼睁睁地看着那已然完全剥落、血肉模糊并且显得光秃秃的手指,用力最多的食指和中指,甚至可以清楚看到露出的骨头。

 

      那凄惨的模样,令系密特的心底,涌出一股难以名状的悲愤。

 

      突然间,他感到自己又夺回了对于身体的控制,不过稍微一愣之间,刚刚夺回的控制权力,再一次失守。

 

      毫无疑问,是那股悲愤的力量起到了作用,系密特再一次试图点燃起愤怒。

 

      但是这一次却远没有刚才那样成功,虽然没有继续挖掘那些岩石,但是他同样也无法令身体作出任何动作。

 

      在他和那个魔族女王之间,出现了僵局,系密特无从得知,自己能够支撑下去多久。

 

      事实上,他越来越清楚地感觉到,一股强大无比的意念,正在将他的意识驱逐出这具身体。

 

      系密特感到身体变得越来越沉重,浓浓的倦意朝着他袭来。

 

      对于应该如何对付意识控制,如何进行意念对抗,系密特一点经验也没有,但是对于如何与困倦搏斗,他倒是有所认知。

 

      剧烈的疼痛,有助于大脑的清醒,将那血肉模糊的双手,朝着粗糙的岩壁抓了两下,刺骨的痛楚,令困倦的感觉一下子驱散了一些。

 

      几乎在同一时刻,系密特隐隐约约听到一声不满的怒哼,他非常清楚,自己已然令那位冷漠而又高傲的魔族创造者,产生了一丝怒意。

 

      紧接着,一阵大力的拉扯令他滑落了下去,系密特想要在四周的岩壁寻找一个支撑,但是却丝毫无助于阻止身体的滑落。

 

      那拉扯的力量是如此巨大,以至于虽然他用膝盖、用脚踝、用肩膀、用背脊、用身体能够用到的每一个部位,死死顶住岩壁,但是最终的结果,只不过是令接触部位的皮肤,转眼间变得血肉模糊。

 


      不过这番挣扎,却使得那丝倦意彻底消失,系密特只感到疼痛难忍,那是钻心刺骨的疼痛。

 

      重重地摔倒在地上,那个魔族创造者正满脸愤怒地,叉腰站立在他的面前。

 

      但是令系密特感到讶异的是,那分怒意很快又不见了。

 

      “站起来,你应该非常清楚,如何令伤口迅速愈合,快去治疗吧,然后继续你的挖掘工作。”

 

      系密特并没有试图反抗,此时此刻他已然非常清楚,自己和眼前这个冷漠的生物,在实力方面拥有的差别。

 

      毫无疑问,他的对手根本就用不着施展出全力,便能够轻而易举地将他收拾。

 

      因为有了上一次的教训,系密特自然不打算再一次受到来自背后的攻击,他躲得远远的。

 

      反正即便在大厅外面,在那条长长的通道中,四周的岩壁上,也镶嵌着足够数量的诡异眼睛。

 

      同样因为曾经有过的教训,系密特每吸一口那腥咸的汁液,便转过头来朝着大厅入口看上一眼。

 

      他可不想再一次,在瞬息之间,被那个恐怖的魔族女王从背后制服。

 

      手掌和身体上那血肉模糊的伤口,迅速愈合了,甚至连那光秃秃的手指头,也重新长出了一层新的、软软的、薄薄的指甲。

 

      系密特试着召唤出聚能刃,令他感到遗憾的是,不知道是因为身体哪一部分没有修复,还是因为精力过度消耗的原因,居然不能够召唤出聚能刃来。

 

      尽管如此,系密特仍旧不想在这里多待,现在反倒是那刚刚挖掘出来的、狭小幽暗的通道,令他感到一丝安宁。

 

      通道里面,充满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顺着那倾斜的通道,艰难地往上爬,和那些不能够自我思考的魔族一样,后面那段挖掘出来的通道,坑坑洼洼显得极为粗糙。

 

      毫无疑问,那位魔族创造者并不知道,应该如何控制自己正确运用聚能刃的力量。

 

      系密特突然间眼睛一亮,他的脑子里面立刻跳出一个可能。

 

      不过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令他吓了一跳,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担心,再一次惊动那位冷漠而又残忍的魔族女王。

 

      系密特提心吊胆地躲在那里静静地等着,令他感到庆幸的是,那个令他不寒而栗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在底下的洞口。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系密特再一次在自己的意识之外,筑起了一道意念的围墙。

 

      系密特所想到的办法,就是将底下的通道彻底堵死,隔着那些岩石,他足以和那个魔族创造者对峙。

 

      刚才那番对于他的意识控制的争夺,令他产生了这样一丝希望,只要稍微隔开一点距离,他有能力和那位魔族女王稍微抗衡一下。

 

      唯一令系密特感到犹豫的便是,将底下堵死之后,他怎么才能够继续往上挖掘?

 

      系密特早已经注意到,挖掘出来的散碎石块,总是显得比原来多出许多体积。

 

      当然如果快要挖到顶部的时候,这将不会成为困惑他的麻烦,不过系密特确信,到了那个时候,那位魔族女王肯定会非常小心谨慎。

 

      另一个让系密特感到担忧的,便是那位魔族女王口中所说的氧气。

 

      虽然他并不知道氧气到底是什么,不过系密特多多少少能够猜到,那肯定是和呼吸有关的物质。

 

      以他对于魔族的了解,系密特确信,那位魔族女王即便无法呼吸,也能够通过进入类似冬眠一般的方法生存下来,这几乎是任何魔族都拥有的本能。

 

      更别说,她可以通过退化成为胚胎来保住性命,按照她曾经说过的那些,变成胚胎的模样,能够令她轻而易举地度过千年的岁月。

 

      系密特非常清楚,自己绝对没有这种能力,他绝对不可能变成胚胎,他只会成为一具埋葬在岩石堆里的尸体。

 

      朝着头顶看了一眼,失去意识后的效率非常之差,按照这样的进度,或许得经过二十几次休息,才可以挖掘出一条通往地面的通道。

 

      系密特马上意识到,或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认知,那位冷漠的魔族女王,才放弃了对自己的控制,甚至没有因此给予自己任何的惩罚。

 

      如果那位魔族女王确实如此聪明的话,那么什么时候开始,她会对自己加以警惕?

 

      系密特迅速地估算了一下,如果按照他清醒时候的工作效率,三到四次休息之后,那位冷漠的女王就会感到警觉。

 

      毫无疑问,那位魔族女王除了冷漠之外,还有谨慎和多疑的特征,考虑到这些,系密特将数字定在了三次上面。

 

      突然间,一个较为完整的计画,在他的脑子里面渐渐成形。

 

      小心翼翼地爬回到底下,系密特确信那位魔族创造者并没有注意着他。

 

      贴在岩壁边上,系密特仔细观察着其中的一颗诡异的眼睛。

 

      那东西,就像是真正的眼球镶嵌在眼眶之中一样,事实上,岩壁上原本就存在着一个个整整齐齐的圆孔,这些圆孔里面稍微大一些,而口却反而小些。

 

      系密特原本并没有想过如何将它们挖出来,反正有用的,只是那些汁液和瞳孔一般的晶体,直接吸取和取下来扔进嘴里,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为自己储备足够的“食物”。

 


      系密特并不记得,那个魔族女王是怎么做的了,他原本并没有注意,不过按照系密特的猜测,十有八九仍旧和意念有关。

 

      既然与意念有关,从萨格长老那里得到的记忆,便显得极为有价值,系密特仔细地搜索起来。

 

      居然真的让他找到了答案,在那些记忆之中,确实提到了意念的一种用途,那便是力量的传递。

 

      这种用途更进一步,便是改变力量的形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多数的魔法都是来源于此。

 

      不过,系密特此刻并没有兴趣深究意念的高深奥秘,他只需要基础之中的基础。

 

      用手指轻轻地点着那颗眼睛,系密特轻轻地按压下去,他在寻找着那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感觉。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失败,系密特甚至感到自己已然有些气馁。

 

      突然间,一股莫名的警觉,令他停止了所有的动作,那个令他感到恐惧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厅的入口。

 

      “我刚才还在想,你难道在偷懒?原来你居然有空在这里寻找意念的存在。不过你的方式显然并不准确,我相信那十有八九是因为,你刚刚得到的那块记忆核晶,对你产生的误导。

 


      “那些被你称作为长老的人类,在他们的身体力量,达到了难以继续进步的情况下,才寻求精神方面的突破,正因为如此,他们将意念看作是力量的升华。

 

      “但是你是否想到,意念的力量原本就存在,当这个星球还未曾拥有任何一种生命形式之前,便已存在,那些人类并非是通过力量的升华,产生了意念的力量,而是发现了意念力量的存在。”

 


      说着,那位魔族女王将手轻轻地贴在旁边的岩壁上面,突然间,在她那纤细柔嫩如同白玉一般的手掌周围一米半径的墙壁上,那些原本深深镶嵌在岩石之中的诡异眼睛,全都激射飞跳了出来。

 


      “我没有用任何身体的力量,我的手,仅仅只是聚集和传导意念力量的媒介。”那位魔族女王说道。

 

      就在刚才那一瞬之间,系密特看到一阵波纹,从那玲珑小巧的手掌中涌了出来,这些波纹,紧贴着墙壁迅速流淌着,虽然仍旧无法看清这些奇妙的波动,到底是如何将那些镶嵌在岩壁上的眼睛推出来,不过足以令系密特受到启迪。

 


      但是,他立刻又感到疑惑起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传授我有关意念的知识?难道你不担心,我拥有了新的力量,反过来对付你吗?”系密特忍不住问道。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可以将这当作是在我们被创造出来之初,便已然固化在我们意识深处的烙印。

 

      “我曾经说过,创造了我们的那个人,给予我们的第一个使命,便是寻求这个星球独有的力量的奥秘。

 

      “事实上,这个使命还有其他一些附带的事情,让尽可能多的其他生物,知道这个星球以及这个星球独有的力量的真相,这同样也是使命的一部分。

 

      “你应该和我一样清楚,这原本就是创造我们的那个人,和她的同伴们最初存在分歧的根源。

 

      “所以你用不着惊讶,也用不着感谢我,至于说到用意念的力量对我发起进攻,可以告诉你,我随时都保持着警惕,更何况,我对于自己的力量还有那么一丝自信,你首先得拥有和我抗衡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