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某作家说,他能从两个男孩脱T恤衫的动作里看出谁是地道的中国孩子,谁是在美国长大的——不管中国孩子英语说得多棒,他绝不会两只手拎着T恤衫的肩部,从头上褪下来后,还让它保持正面。 

    每个人,在生活中,一旦养成某一种习惯,是很难改变的。一种习惯的养成,又难免造成“习惯以外”的无心之失。比如我们,刚开始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旅客”,谈到最多的词,也是“旅客”。结果,我们在日常谈话中,老是不自觉地把所有人都叫旅客:“我跟你说,那天我碰见一个旅客,哦,不对,碰到一个人……” 

    我想,每一种职业,都会给从业人员带来一种习惯。在医生眼里,所有人都是患者;在教师眼里,所有人都应当受教育…… 

    某天,在公共汽车站,大家正在静静地候车,突然,人群中一阵骚乱,原来,有一位老太太晕倒了。当所有人都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敏捷的身影向老太太冲过去,观察,摸脉,心脏体外按摩,人工呼吸……她沉着冷静地指挥周围的人,叫来救护车……老太太得救了。 

    大家用赞叹的目光表示对这位身手不凡、妙手回春的女大夫的敬意。同时,人们发现,她,还是那么漂亮。 

    “女大夫”,就是我们乘务培训中心的教员,一位资深空姐。那一刻,她把车站当成了客舱,把出现险情的老太太,当成了我们飞机上的一位老年旅客。什么也没想,平时是怎样面对的,她就这么去做了。平日的训练有素,就这么自然地流露出来了。这就是职业习惯。 

    在家里,从洗手间出来时,我顺便就把架子上的卷纸叠了一个整齐的三角——全忘了,这不是在飞机上;饭桌上,我接过老公递过来的一碗饭,随口对他说了声“谢谢”;不小心踩了他的脚,又是一声“对不起”。婆婆在一旁笑:“怎么搞得这么客气啊,一家人。”真不是矫情,文明礼貌用语,我们是掌握得太好了,每天在飞机上至少也要说成千上万回,下了飞机,猛地不让说,还真不习惯。 

    空姐阿媛还把职业习惯带到了梦乡——某次在宿舍,阿媛一觉醒来,发现大家都在笑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家问她:“很累吧?一晚上都站在舱门口迎客。”原来,阿媛睡觉的时候,双手并拢交叉微翘,轻握摆放身前,挺胸收腹,双脚呈丁字形,端端正正地摆出了一个标准“站”姿,就差没说“您好,欢迎登机,请出示一下登机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