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风尘

他叫阿暖。她叫恋恋。
那一年,恋恋的父母由于经济的问题而自杀。只有两岁的她被送到孤儿院。
她不愿说话,不愿微笑,只是一直在哭。院里全部的老师都逗她哄她。但她依然不为所动,她的泪水像决了堤一样汹涌。
孩子们都围绕着她。阿暖扯了一下老师的衣角,说我可以抱一下她吗。老师有点讶然,然后点头。
阿暖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入怀中,轻轻地哼着童谣。
恋恋睁着大大的眼睛盯住阿暖,慢慢地就不哭了。她安静地躺在他的怀中,歪着小脑袋睡着了。
大家都十分惊讶,阿暖把恋恋安抚下来了。其实阿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男孩,他很少和别人说话,更别说是给予拥抱。所以,大家都知道他并不讨厌她。
确实,阿暖看见她哭得通红的脸蛋,灌满泪水的眼睛,不断颤抖的身体时他是多么想保护她,让她在他怀里无忧无虑地成长。
如果她抬头凝视正午的太阳。他会用手遮住她的眼睛,就让她只看到从指缝中漏出来的暖熙光束,而不至于伤害她的身体发肤。
让她只看到希望,看到喜庆。
那年他九岁。


十年后,阿暖买了张单程的火车票北上。他离开的那一天恋恋一直在掉眼泪,拉着他的衣角不让他走,阿暖和他打勾勾说,一定回来看她。她问,是真的吗?阿暖说,当然是真的,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火车开去已经很远很远,但恋恋还是站在月台不肯离去。
那年,恋恋十二岁。


19岁的夏天,恋恋迫不及待地去往他的城市。
他来接她。他白色的棉衣和布裤子,是一个整洁的大男孩。她咧开嘴向他傻笑。她剪齐了刘海,像个布娃娃。
小时侯那次离别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转眼间,他已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她也匆匆长大有女人的韵味。7年来,他们渐渐明白,平和生活表面下是如此的粗暴。
活着是要张大嘴巴拼命呼吸。
他带她回家,两个人开始一起生活。白天他到公司上班。她有时侯背上背包游荡在城市里,有时侯窝在家里听音乐擦地板煮饭等他回来。
他唤她恋恋,她唤他哥。
慢慢地,她有点懊恼她每天做的菜要整碟倒进垃圾袋里。因为他总是很晚才回来,有时侯还连续失踪几天。她每次问他,他总用加班或出差塞搪过去。
渐渐地,她发现他的工作不是他所说的朝九晚五。她不止一次看见他和女人依在车子边亲吻。车子常常换,女人也常常换。
她终于忍不住,她想知道他究竟在干什么。她问他,你和那些女人是什么关系?
阿暖看着她闪动的眼睛。抽起烟来。
她们是我生活的来源,也就是顾客。
哥,你在出卖你自己。你知道吗?
恋恋,我要生活。我学历低,在这个社会根本生存不下去。做搬运,做送货,在餐厅当侍者……我什么都做了。我不能忍受这样的庸庸碌碌。
干这事儿你就不庸碌?
恋恋,最起码我不需要挨饿,她们让我生活富足。
恋恋拉住阿暖的手。哥,你从小就疼我,答应我不要再做这事了,好吗?我也可以找活干,我可以养活我自己,我不上大学了。
不可以,你一定要读书。而我是不会放弃现在的工作,有些事一旦接触了便再也没有退缩的余地。
阿暖。她第一次唤他的名字。
她向前拥抱住他,亲吻他的嘴唇。
哥,我不要你和那些女人纠缠,我要你只属于我。
他狠狠地推开她,恋恋,你疯了。
我是疯了。因为我眼里只有你,因为我爱着你。从小就是。
不,你不可以爱我。你需要一个温暖,让你安心的男人。我不是。
是,你是的。她将连衣裙脱掉。阿暖,你就好好地爱我一次。就算你把我当作成那些女人也没关系。
黑暗中,她的身体像白玉一样晶莹。
我不会碰你的。
为什么?你要钱吗?我也可以给你。
他的脸十分地阴沉,恋恋,你这话过分了。
她紧抓住他的双手慢慢松开。
对不起。
恋恋拾起裙子跑回房间。阿暖坐在沙发上抽烟,隐约听见她在哭泣的声音。

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尽量扮演以前的角色。想将那一夜忽略掉,但他们心里明白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直到恋恋要到南方上大学。她走的那一天他们简单地吃了一顿饭。临进车厢,她吻了一下他的脸。哥,我会常常想念你。
我也是。
就是这样告别。恋恋仿佛想到他们要再见那会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她放眼车窗外的一片绿野,什么也不想去想。
恋恋是个安闲的人,她的大学生活十分平淡。阿暖每个月都会汇钱给她。他的钱,足够让她像个富家小姐一样生活。但她不动他的钱除了交学费。
她有一个很好的男朋友,叫夏生。是她兼职时认识的。他们的爱情很淡但足够安慰。
久了她才明白阿暖说的对。她确实是需要一个温暖的男人。
常常会想起阿暖现在的样子,她从来没有决心忘记什么,但她怀疑,潜意识里对隐晦的童年和总是期待的年少时期的摈弃。
因为以前的事已经变得模糊,包括爱的人。
毕业后,她在一家外企上班。她已经见了夏生的父母。他父母对她很好,让她有感觉到家的等待。不久之后,他们订了婚。
恋恋写了一封信给阿暖,告诉他她要结婚的消息。还告诉他平安夜记住在家等她的电话。她喜欢往他家打,她从不打他的手机。其实,尘风房子里的固定电话号码只有恋恋一个人知道。

阿暖看完恋的信。什么表情也没有,吸了满地的烟蒂。
恋恋终于找到自己依靠一辈子的人了。他叹息,我亲爱的你,你终于不再属于我。
恋恋终于成为一个高贵的孩子,而他,只不过是一个风尘男子。
阿暖近半年和一个比他年纪要小的女人来往。女人的丈夫是这个城市的高官。女人给他很好的条件,她似乎不避忌她的丈夫知道她的越轨,她和阿暖双双出入公众场合。
女人很柔弱。她爱阿暖,她为他付出很多。和他在一起,她是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希望得到他的疼爱。
平安夜,女人拉着阿暖到海边看烟花,然后带他到一所新房子。她对他笑说,我用这几年的积蓄买了这栋房子。以后我们就可以生活在一起了。
阿暖望着有些疯狂的她。她却笑得一脸幸福。
也是在这个时候,女人的丈夫破门而入。男人愤怒地一巴掌把女人打倒在地上,他把所有的耻辱都寄存在手上的匕首上。他把它刺进阿暖的胸膛。可以听见皮肤和肌肉分裂的声音。
女人扑过去抱住坠落的阿暖。拼命地喊,阿暖阿暖,你坚持住,我送你去医院。
男人拉扯着女人的头发要她离开阿暖。女人猛地使劲把男人推开。冷冷地说,你是人吗?你自己想想啊,这些年来你有把我当人看吗?如果你曾经有一丁点爱过我,我求你放我们走。
男人看见女人悲伤的眼睛,退后一步让路给他们。女人扶着阿暖走向门口,忽然停下来转身对男人说,迟几天我们去办离婚手续,我会打电话给你。
她转过身对阿暖说我们去医院。阿暖死活不肯去,对女人说我要回家。最后女人只好先送他回家。


阿暖躺在沙发上静静地等待,汩汩的鲜血染红了布料。女人着急的流下眼泪。二十分钟后,电话铃响起,阿暖立刻拿起话筒。
哥,我是恋恋。
嗯……你还好吗?
我很好。哥,你怎么了,你的声音好像很虚弱。
没事,可能太累了。
哥,你要好好保重身体。还有我结婚想请你当主婚人,我下个星期三带他回来见你。你说好吗?
好。恋恋,如果我不在你的身边,你会想起我吗?
会啊。
真的吗?
真的。
那就太好了。哥真的累了,想休息。等你回来再谈吧。再见。
再见,哥。再见。
嘟……挂上电话。
女人在一旁冷冷地说,你爱她,为她做任何事,你为什么爱得那么寂寞?你爱她为什么不告诉她。
恋恋应该像公主一样幸福快乐,不应该受到伤害。
那么你就不怕伤害我。我那么爱你。
阿暖向她笑。说,如果我还活下来,就和你一起住那间新房子。
女人悲哀的微笑。
你说的,你说过的,你不要骗我。来,我们打勾勾,我们以情人的身份打勾勾。
女人伏在他已经没有心跳的胸膛上,哭得呼天抢地,口里还念着很多很多的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