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德国黑出翔的意大利海军

第二次世界大战意大利海军作战史 作者:[意大利] M·A·布拉加丁 序言 美国海军和意大利海军之间通力合作的关系,大大有助于盟国保安宗旨的发扬和民主生活方式之推进。我个人就能举出许多事例来说明,我们的意大利海军朋友们曾对美国第六舰队和美国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中的军事部署,给予公认的得力的帮助。由于有了这些令人满意的回忆,又加上我们对于促进当代意大利海军发展之卓越的专业精神表示尊重,使我觉得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意大利海军作战史》一书贡献一言以为序,是一桩愉快的事情。 布拉加丁海军中校把意大利海军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史料编成此书,诚属一举数得。这里他对历史家们所掌握的全部事实有所补充;他对意大利海军命运的叙述,提供了有价值的材料来说明海权的重要性与原理;他把意大利海军的经历写成故事,使其本国人民有理由感到过去足以自豪并对未来有了信心。 用意大利人的观点来写成一部地中海海战史,这件事是合乎需要的。意大利海军在战时的努力,以及其官兵所表现的许多刚勇的业绩之所以没没无闻者,这或多或少是被欧洲事变的终局所遮盖,同时也许又被世界其他地区大量海军活动所淹没而不彰。为了理解地中海的战略意义,为了理解地中海斗争中胜败互见及其一些辅助战役的意义,意大利海军史之问世是合乎需要的。有了这部书,许多因素便会纳入更好的焦点。 我还认为这部书有助于宣扬意大利的民族大义。作为意大利武装部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的海军,将由此书而在意大利人民心目中肯定地树立起形象;而其人民亦将因而更好地了解通过海军所体现的民族自尊心。他们还能借此明确有关海权方面的若干课题——海权的重要性与其基本原理。 布拉加丁海军中校的叙述明白通畅,连门外汉也读得懂。他在文字中穿插着充分的评注,以吸引具有更多分析能力的读者。显而易见,此书是为他自己所服务的部队而写作的,可是,国内外的读者们将会发现它对于政治、战略和战术等学问领域也做出了有价值而必要的贡献。 《第二次世界大战意大利海军作战史》一书纪载详明,观察深刻,既可以说明基本的问题,而对变化着的局势也一样有所启发。除有助于理解过去的事态外,留心当前危机四伏的现实以及思考过去问题的学者们还能从篇幅中吸取他们认为具有根本重要性的推理和结论。关于军事组织、地中海战略、海军部队的技术效果、指挥部的组织、士气以及情报资料之收集与鉴定等这类问题,本书都提供了很多富有营养的食物。 墨索里尼略知海军之重要性,但他却显然不能掌握许多重要的原理。对于地中海的地理政治学中的战略因素他缺乏正常的理解。在战争发动以前,不管是意大利海军统帅部所提出的理论还是所提出的必要的准备手段,都没有对墨索里尼产生足够深刻的印象。但尽管墨索里尼把战争设想为短期的,尽管他低估了适当地控制邻接海区的必要性,意大利海军却想方设法进行储备,这才使海军后来具有作战的活力而不至束手待毙。从意大利海军因燃油缺乏所做的斗争中,后勤工作者可以吸取充分的思考的材料。 不理解一支海军在战时执行其海上职责所需要的工具,彰明昭著地是海军自己的航空兵,这也是这本书所再三致意的问题。就意大利海军而论,缺乏自己航空兵的结果,使意大利海军部队在同盟军对抗中始终是束手缚脚的,从广义方面说来,它使墨索里尼的全面战争目标受到制约并在海上招致了挫折。 意海军本身存在着某些技术上和专业上的问题。鱼雷和鱼雷的发射指挥仪都是令人失望的,指挥权之过分集中常常窒息海上指挥官的主动权;对情报之收集与分析也是做得不够的——虽然就这最后一点而论,我们将会看到,不完全是海军的能力所能改正的。 但尽管有了这些困难,意大利海军仍然进行广泛的活动以支援其国家的战略和目标,而且凭其出色的想像力和无畏的行动,干出了许多惊人的个人业绩来。在亚历山大港和直布罗陀港,水下爆破小组所干出的戏剧性的冒险,是使人读了会拍案惊奇的。 在仔细研读意大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海上活动之后,也许其唯一的最大的教训是关于海权方面航空兵之运用和指挥问题。有一条失败的线索贯穿于全书,那就是不能及时地以有效的航空兵支援来进行侦察、掩护和攻击。必须承认这一事实并加以分析,这是比任何其他因素都更加重要的。 基本的决定取决于政府,也永远取决于政府,归根结底,军事地位和使命是由政府加以规定的,而且它把工具分配给各军种以发挥其作用与遂行其使命。假如一个政府决定它必须满足海上航空兵活动的基本需要,它便应当提供资源以实现装备上和训练上的最基本的目的。再则,假如这些部队在需要时既可使用又有效果的话,那么负有海上责任的那个军种就应当无条件地支配这些航空兵。不能责怪空军把海上的任务列为次要的考虑,假如对空军说来,海上任务只不过是它的基本职责之外的偶然的任务;按此推论,则当空军资源不能兼顾海上任务时,不消说,海军的需要总是要吃亏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意大利海军战史有充分的实例来说明。其水面舰艇部队和潜艇部队是斗志旺盛而训练有素的:在错误情报引导下出击,因缺乏健全的海上空中侦察而盲目行动,没有空中掩护以抗击其拥有可攻可守的航空兵的海上敌人。由于缺乏经常而有效的侦察,因而不能计划、布置或选定有利的作战条件,使意大利海军部队接连受挫于敌人,而其对手则以其训练有素的海上航空员所提供的情报为根据而进退自如。 没有由海军训练的轰炸机和鱼雷机中队,使意大利海军不能袭击亚历山大港或直布罗陀港,而盟军却能空袭塔兰托港而取得大捷。 地中海仍然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因而在战时对地中海的控制、对于邻接地中海的和远离地中海的许多国家的命运来说,还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空军是用以控制地中海的必要工具之一,因此,为了有效起见,必须指定适当而基本的空中工具以实现此目的。要使工具适合并由熟练的人手加以运用以实现高度专业化的任务,则对于意大利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经验应该加以严密的研究,因为它提供了足资回顾和思考的痛切的材料。 总而言之,本书所纪载的是:斗争失败的史迹、有英勇行为和惨重损失做见证的豪迈史迹、经过考验而组织与纪律基本上完好的意大利海军领导得力的史迹。意大利海军所遭受的损失和所加于对方的损失的统计资料,雄辩地证明它是顽强地战斗过来的。 意大利海军从战争的粉碎性的影响中迅速恢复过来了——这应归功于其领导和士气。由于具有这样的领导和这样优良的精神,意大利海军在保卫其国家在具有关键性战略地位地中海利益中,是幸运的。 R ·B ·卡尔内(Robert B Carney) 美国海军上将( 退休) (1951 ~1953年任南欧盟军总司令; 1953~1955年任美国海军参谋长) 1957年1 月5 日于美国首都华盛顿

准备的情况 伴随着1935年春埃塞俄比亚战役而来的国际危机期间,意大利海军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第一次完全动员起来了。由于埃塞俄比亚战争的结束,海军把许多辅助部队削减了,但到1936年末,舰队仍然处于动员状态。西班牙内战和跟着来的种种国际危机以及最后对阿尔巴尼亚的侵占,所有这一切使舰队一直保持着战时的编制。 按进行准备以应付未来世界战争的要求说来,这些事件当然是不利的,因为由此而来的一等战备,使战斗舰艇继续遭受耗损,因而便干扰了进取的计划之推行。再则,意大利政府交给武装部队并在意德轴心条约签订时加以肯定的任务,原定最早要在1942年准备完毕,以应付在那时可能发生的战争局势。意大利海军对于各种规划的发展,都是以这个命令为依据的。 1940年6 月10日忽然奉令实行参战,这就比原先预定的最早日期提前了两年,因此从构成“备战”的总体说来,许多部队是来不及完成战备的。例如,按原定计划,有四艘新式的强有力的战列舰本定于1942年建成,还有四艘旧式战列舰本定于1942年完全现代化(四艘新的战列舰是“利托里奥”号、“维托里奥·万内托”号即“维托里奥·维内托”号,MMS Vittorio Veneto 、“罗马”号和“帝国”号——各35,000吨、30节、9 门381 毫米大炮。四艘现代化战列舰是“加富尔”号、“凯撒”号、“杜伊利奥”号即“杜利奥”号,MMS Caio Dulio和“多里亚”号——各23,000吨、26节、10门320 毫米大炮)。这样一支核心力量本来是会得到任何敌对海军之另眼相看的。可是,1940年6 月,只有“加富尔”号和“凯撒”号已经实际上编了队。至于“利托里奥”号、“维托里奥·万内托”号和“多里亚”号还正在装配之中。“罗马”号还得两年的工程而“帝国”号则至少还得三年(“罗马”号实际上到1943年春才完成战备,而“帝国”号的工程则终于完全停止下来)。战争之提前爆发,使12艘轻巡洋舰和大批的驱逐舰、护航舰,潜水艇和其他小型舰只还在建造中,其战斗准备,则因战事的影响而拖延得更久。 如果再有两年的准备,则若干技术方面和训练方面的缺点一定会得到矫正。这些主要缺点表现在夜战、鱼雷发射、雷达和水中听音器(编者按:指对潜水艇声音的侦察器)等方面。尤其是缺乏雷达使意大利海军的作战能力遭受严重的削弱,因为敌舰敌机能于夜间对意舰发动攻击,使意舰在实际上成为挨打的瞎子。其结果,敌能有效地运用新战术,而意大利海军则完全没有抗击的准备。 意大利海军从1936年起就懂得雷达和水中听音器的技术原理了,当战争爆发时,这两种装置正在实验室里进行实验。然而,要把它们提高到实用的阶段,则还要经过花钱很多的工业发展,尤其是雷达。甚至就再有两年的时间,意大利海军和工业能否取得真正显著的成效,也还是很可疑的。不过,有了这一段时间,则战术上措手不及的情况,就不至于像实际上那么糟糕。仅仅在战争快要结束时,我们方才制成为领航员使用的、其设计大体上还处于实验阶段的少数几部雷达。 在战争的年代里,由于这些和别的较小的缺点,使海军付出巨大的代价,有时使它不能利用有利的态势。但是,整个说来,意大利海军仍然是准备有素的而且使所分配的军费发挥了良好的作用。 海军曾把每一种补给品的储备列入准备工作之内,因此一旦战争到来,许多项目都有足够数量以应付每一种的需要。例如,海军船厂在整个战争期间没有停工过,甚至在1943年停战协定签订后也没有间断工作,所用的器材几乎都是战前时期储备起来的。利比亚沙漠的战争不是一次而是若干次地要求海军把各个港口完全重新装备过,我们完全从自己的库存中拿出器材来满足这些不是预期的要求。有时还对别的军种进行过补给。 燃料油的补给是完全不足的,下面我们将看到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1940年6月,海军库存的燃料油只有大约1,800,000 吨,这是用政府所指定专为此用途的少量外汇所一点一滴地购买进来的,那时估计海军在战争状况下每月平均需用燃料油200,000 吨。据此,则现有的存油仅足供九个月作战之用。可是,墨索里尼却认为这个储存额已经太多了,他估计战争只消打三个月。战争实际开始后,他还几次强迫海军把总数达300,000 吨的燃料油让给空军和民用工业。因此当战争继续下去时,海军只好渐渐限制军舰的运动以减少每月的消耗。1943年第一季度,每月限用24,000吨的燃油。把这个数量和预定的最低限度每月需油200,000 吨比较起来,就不难了解所有海军活动受制约之严重的后果了。 海军官兵用士气来抵消这些困难。到停战协定签订为止,意大利海军苦战达39个月,再加上停战后的20个月的处境,证明海军个人和集体的勇气是无可非议的。意大利海军遵循其军种传统,大体上抵制住了法西斯的政治渗透。长久以来,意大利海军以英国海军为其天然盟友,因此它不知道怀恨英国人。但一旦战争爆发,便为责任感所驱使,而奋不顾身地与强敌作战并用荣誉和勇气来面临战火的考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