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抗日之血债血还 第十九章 韩复榘(三)作者:binbin1970425

第十九章 韩复榘(三)

作者:binbin1970425

    老李把宴会设在平邑的飘香楼,一共五桌,在座席时,老韩特意把我们五人加范县长李县长拉来和他坐一桌,于是左边是李树春右边是范县长,最后还把潘胖子拉来团成一桌,把潘胖子高兴的脸上的肥肉都堆在一起,首先老韩举起大杯子向我们临沂的大小官员敬了一杯酒,我一喝发觉酒的度数很高,一问老范才知道是竹叶青酒。

    在祝酒词中,老韩高度赞扬了我们临沂的大小官员,说我们是山东的楷模,是全国的楷模,为山东作出了巨大贡献,又盛赞了我们的爱国义举,说我们是青年的榜样。接着老韩又挨个敬我们的酒,当我们几人都表示和不了多少酒,韩复榘说了一句让全场大笑的话:“你们肚里都已经被墨水装满了,所以不能喝酒,不像我的肚里墨水装得不多,所以能装酒,不免强,你们随意,我干完。”于是老韩在我们每人面前喝了一大杯,然后老韩又到每一桌敬了一杯酒,敬完后和李树春一阵耳语,李厅长连连点头,看见他们的头儿向我们敬酒,在官场待久了的人那儿不知到我们将成为韩复榘的红人,所以纷纷过来敬酒,看我们喝不得,纷纷是我们随意他们干完,一场宴席到九点半才结束,老韩由于高兴已经喝多啦,其他人也喝的不少,潘胖子更是酩酊大醉,只有我们五人和李树春是清醒的。

    在安顿了韩复榘等一众官员后,大家都感觉松了一口气,各自回到自己的住所,我回到宿舍用冷水洗了一把脸,人也清醒了不少,在点灯下痴痴发愣,把玩着从原来的那个世界带来的望远镜,回味着近6个月的所作所为,似乎一切都比较顺利,我们五人现在都在默默的为国家的强盛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而且随着弹药厂的建立,我们将进行大量的扩军备战。正想得出神,突然门被推开,我一看发觉是李树春厅长走了进来,我忙让座倒茶,然后就是沉默,李树春看了我足足有五分钟,看得我心里直发毛,我不停的告诫自己一定要沉着,同时脑海里想着李树春的资料。

    从资料上看,李树春是非常有智谋的军人,而且从政也很有一套,是韩复榘的智囊,在山东影响很大,在很多事和重大决策上韩复榘都听他的,连蒋介石都想挖他去当参谋长,由此可见他的才能。而此人有极其清廉正值,任人唯贤,在山东口碑很好,而且在关键时刻能以民族大义为重,力劝韩复榘全力抗日,在韩复榘死后又全力抗日,差一点壮烈殉国。由于李树春在“西安事变”中支持张杨二人,被蒋介石恨之入骨,最后在1945年抗日要胜利时被蒋介石暗杀。

    回忆完李树春的资料后,我决定赌一把,除了我们是来自未来人的事不说,其他的都向李树春实说,争取得到李树春的支持,为今后的事业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在李树春问完了我们几人的来历后,我就把王元读书回国途经日本时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主要是日本在近两年已经完成了大举进攻中国的准备,而东北军的不抵抗政策和完全放弃东三省,不但没有满足日本人的胃口,反而还刺激了日本占领全中国的欲望,现在又在搞华北自治,进一步的蚕食我国,估计在两年内肯定要对我国大规模的进攻,而我们在海外的爱国学子,是决不可能目睹日本人对我国的侵略而无动于衷的,于是我们几人在没有毕业的情况下,毅然回国投身祖国建设,准备抗日。

    在回国后,我们几人仔细研究了小日本进攻我国的路线,发觉首先是过山海关后,占领华北平原,然后分两路沿正太路进攻山西和沿京浦路进攻武汉,然后结合在上海和广州等地的沿海登陆,迫使我国政府投降,从而达到征服中国的目的。而如果一旦发生日本对我国的全面侵略,那决不是中国内战能比的,完全是两个民族的你死我活的搏斗,这场殊死搏斗不仅仅是中央政府的事,而且也是各地方政府和大小军阀各政治集团的事,更是全中国每一个人的事。如果在战事起后,去投靠日本人,那是去做狗,那么千古骂名从此上身,如果在抗战中消极避战保存实力,那么肯定会被中央政府抓典型,弄不好会掉脑袋。

    因此在战事起后一定要全力抗战,并且山东处在京浦路的侧翼,资源丰富民风彪悍,如果我们在这里全力抗战,那么就将会死死拖住日本人的大量兵力,打破日本人的如意算盘,为抗战作出重大贡献,我们也将成为民族英雄。但是由于日本人留下大量兵力和我们对峙,那么以山东现有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是要蒙受巨大的损失的,甚至有垮掉的危险,因为日本人是绝对不允许在它的战线后面有一根大的钢钉,必会对山东进行军事打击和封锁的。所以我们山东必须发展可支撑战争的钢铁和军火工业,而我们山东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完全有能力在较短的时间里发展小规模的军火工业的。因此我们五人回国后,就直接到了山东,找到范县长利用他的影响力,在临沂建起了钢厂和机械厂,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李树春听着我的话,脸色也不停的变幻着,随后缓缓说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李树春七尺男儿,一身铁骨铮铮,决不做汉奸,去干那些对不起国家和祖宗的事。况且我李树春戎马二十多年,全是打的内战,愧对国家和人民。今后在对日作战时一定全力以赴。对了,文先生年纪轻轻,对中日格局看得非常清楚,而且对日人进攻我国路线也分析得有理有据,不简单。”我连说:“不敢当不敢当”心里按说惭愧,这可是以后知道的事拿来卖弄。

    看来我的一番话起作用了,随后李厅长又问这一两年山东应该作些什么,我指出首先是再建两座钢厂和一个弹药厂,第二是加强军队的训练,士兵是单兵能力的训练,军官要加强伏击,偷袭,游击战,地雷战的训练,尽量减少硬拼的战斗,作到充分利用地利人和打击敌人。第三是军训学生,轮训保安队民团,顺带在农闲时训练农民,扩大后备力量的建设。第四是加大对民众的宣传,使广大的民众做好抗战的准备。

    老李听了这四点后,不停的点头道:“有道理有道理,其他都好办,可是再在那里建钢厂呢?”我说道:“在我们回国后,在山东各地考察了很多地方,发现在莱芜有大量的铁矿,而且莱芜煤炭资源也丰富,因此在莱芜建一两座钢厂是没有问题的。并且莱芜三面环山,易守难攻,非常好防御。”老李听了大喜,但是一会他又皱上了眉说道:“建这种大型工厂肯定要很多钱,建一个弹药厂的资金够,再建两个钢厂就不行了,省府财政没有那么多钱。”我说道:“李厅长,钱我们还有100多万马克,估计购买炼钢设备还够,实在不够还可以想其他办法。”老李听了我们还有100多万马克,而且还无私的拿出来,非常的感动,激动的握着我的手说:“我现在彻底相信你们是一群真正的爱国者,要我帮什么忙你尽管说。”我想了一下说:“能不能让张波到莱芜去当县长或者副县长?其主要目的是让他在那里建钢厂。我想乘这段时间整顿临沂的保安队,军训农民扩大后备力量,发展临沂的经济,再把枪厂的规模扩大,并且争取早日建成弹药厂,生产弹药。”李树春厅长听了以后说道:“没问题,我们这次下来的另一个原因是让老范到聊城去任专员,韩主席在先前也给我说准备任命你为临沂保安团的团长,看来你再兼任临沂专员也好,”我们两人的会谈取得圆满成功,我终于把李树春将军拉住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韩复榘召开了行政会议,会议由李树春厅长主持,在会上韩复榘高度赞扬了临沂的各级官员,特别表扬了我们五人,然后宣布了人士变动,范筑先县长调到聊城任行署专员,我知道老范应该是36年调任的,由于我们的原因提前了,任命李修元为临沂地区行署专员,文彬为行署副专员兼临沂保安团团长,管临沂五县和莱芜的保安队。任命赵厚才为平邑县长,王元为沂水县长并负责弹药厂的工作,任命张波为莱芜副县长兼钢铁厂厂长,李玉为平邑副县长兼机械公司总经理,平邑钢厂和机械厂合并,任命潘胖子为临沂副专员兼总协调员,并且由省府在拨150万元下来作弹药厂和钢厂的启动资金。

    这下可好,我们四人都当官了,在宣布了人士任命后,老韩在会议结束前,鼓励临沂大小各级官员一定要努力工作,不搞腐败,为民办事,会议在一派欢乐的气氛中结束,中午在飘香楼吃完饭后,老韩酒足饭饱的走了,在临上车以前,韩复榘握住我们的手说,一定要把枪厂扩大,把弹药厂建起并尽快的投入生产。我们一一答应。

    在老韩走后,我们召开了和范县长的交接和分工会,参加的由老范李修元赵县长潘胖子(潘长民),郑佐衡和我们四人,赵刚列席。会议首先由老李发表了一通恭祝老长官高升的话,老范也笑着答谢,完后老范提出带走人的事,考虑这边是重点,老范决定只带王金堂姚第鸿和张郁光三人,我们这方现在事有点多,建营房安置过来的省府部队,修建一千多人的宿舍安置学生,宿舍建在沂水和弹药厂一起,扩大机械厂规模,还要买机械和招熟练工,会上进行了分工,老李管全面工作,主要是行政一块,我管军事和指导工业事宜,老潘现阶段主要任务是向省府要钱,完后主管基建,在会上潘胖子表示决不乱动一分钱,少喝酒,干力所能及的事,老郑主管全面财政,老郑在查了临沂的帐目后发现临沂还是比较有钱的,今年除开上缴省府的70万元,还盈余近50万元,钱主要是平邑盈余近20多万,占全地区的一半,老郑的小金库现在还有近15万,这主要是肥皂厂和青霉素的收入,剩下一批青霉素钱回来就可以达20万元,在会上还决除了过年发10万元的红包外,其它钱全部投入建设共计200万元,老郑留10万的应急款,会上还给老潘布置了一个任务,就是再争取50万元省府拨款,老潘也答应了,我还特别交代多找李树春厅长,老潘点点头。张波也提出就是在莱芜建厂采用建好一座投产一座,多出效益,减轻负担的方法,还有就是大量招收钢厂工人,特别是有土窑炼钢的工人,到厂后,采用新老工人结合安排的方法,采用传帮带,储存工人,到时莱芜钢厂一完工马上就投产,缩短磨合时间。

    我会上还提出任命赵刚为临沂通讯科长,在临沂五县和莱芜建立无线电报和无线报话,提高通讯质量和效率,反正也有发报机和无线电报话机,现在就用还可以培训人员。为了让李玉从日常事务中脱离出来,我让李玉提原来的副厂长李师父为机械厂的厂长,并让他再随我们去青岛招技术工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