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转战新疆的东北抗日义勇军

(一)塔城的“津商”

保新是我的战友,几年前退役到地方工作,我在塔城挂职工作那年的“八一”建军节,把退役的几个干部请到支队食堂聚餐,我们已有七、八年没见了。那天保新很高兴,保新高兴的时候就容易喝多,喝多的保新餐后拉着我在支队院子转,院中的徒步道有四、五百米,中间是果园和菜地,八月的果树已挂果,院中不同品种的果树透出天然的清香和透人的色泽。当年保新是后勤处长,我本以为保新会告诉我院中每一颗树的故事。

保新却给我说了一段与部队生涯无关的故事。

保新说,他媳妇的娘家上世纪民国时期是塔城“津商”中的牛家,牛家是做“油坊”的,当年牛家牛气是由于塔城东关一带吃的食用油都来自“牛家油坊”。

牛家的祖上是1901年从天津来塔城的,祖爷牛富本是一个兽医,1900年时京津一带义和团盛行,为抵制洋教、洋货,牛富也参加义和团,当年6月21日,牛富参加了天津保卫战,大沽口失陷后,俄、英、德、美联军闯入天津海河西岸紫竹林租界,用毒气炮轰天津城,之后入侵北京,沿途烧、杀、抢、掠,并绞杀抵抗的清军和义和团。

晚清政府为了保持自己的皇权,外逃西安的慈禧太后派李鸿章与入侵的八国联军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辛丑年就是牛年,但这年大清不牛,外国人都牛。幸免于难的牛富为避祸在满州里与塔城的刘姓“津商”偶遇,商号叫“利顺成”的刘老板正逐步由赶大营的“行商”发展成“坐商”,准备以百货为主,向畜牧业发展,而牛富早年当过兽医,两人相遇,一见如故,拜为兄弟。

当年西伯利亚铁路尚未完全贯通,两人随同百余“赶营客”大包小包的由西伯利亚走走停停的抵达斜米,然后乘马车通过巴克图口岸进了塔城。

牛富起初当兽医,塔城本身就是一个牧区,不几年勤劳的牛富就攒下不少家业,当年的兽医与人医区别不大,用药只是量大小不同而已,这其间牛富发现塔城的红花、油葵含油量高,制成食油,清亮外加清香。

塔城汉城东关一带有九棵大榆树,高大茂盛,树下自然形成了商业街,当地人称九龙街。牛富就在九龙街买下地块,把其中一棵榆树圈入了自己的院子中。在街面上开起了“牛家油坊”。那棵榆树现在还在,编号是塔古树001号,就在商业街那块。牛家的孙女,就是保新的丈母娘,当年是大户人家的大小姐。

保新说完,我问,那你丈人家以前也是大户人家喽?保新用手搂着我的肩说,我老丈人家是开酒坊的,开的酒坊就在牛家隔壁,叫“毛家酒坊”,到现在为止我老丈人一顿还喝一斤酒呢。我老丈人和丈母娘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

边走边说的保新握着手中的矿泉水瓶,“咣、咣”的灌了半瓶水,用袖子抹了抹嘴,刚想开口接着说,旁边已退役的哈萨克老干部阿尔泰,拉着保新说,行了,保新,又说光荣家史呢,参谋长忙的很,走,夜市再喝一点啤酒去,你请客。

保新这会被一边架一个,拖着向车上走,临上车,保新回头说,参谋长,哪天请你到家里,我让老丈母娘给你做苏波汤。

保新走后,我查阅了北洋政府财政委员谢彬1916年11月6日的旅新日记,日记中记载,塔城当年有满、汉两个城池,相距很近,满城居东,周长1000米,有三个城门,建于1888年,汉城在西,略大于满城,周长1350米左右,也是分东、西、南三个城门,建于1766年。在汉城内有照相馆,东关为集市。满城和汉城之间有俄商贸易圈,洋楼历历,市街整洁。占地周长约4000米,东面是财神庙,西边是龙王宫,南面是汉城城墙,北面是将军祠。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原因,市井极为萧条。

东关有日本妓女三人,一个中年,两个少年,中年妓女有丈夫,是个裁缝,来塔城很多年,与其沟通的信函多来自迪化日本浪人佐田繁治,这个佐田繁治名义上是给三井洋行调查物产商业,其真实的身份是日本间谍,安排妓女来塔城的目的是拢络当地官员,为将来设日本领事馆做准备。

在这天的日记中谢彬有一段感叹:噫,日本学士大夫,皆谓女子为彼国力向外发展之急先锋。余观日妓之来塔,深滋危虑。方今新疆逼处英俄两大之间,交涉已极困难。脱再益以日本,自更不堪设想。

日记中还记录了,谢彬给塔城当地的治安官员写了一封信,请地方官面出面,把日本妓女赶走,断绝这个祸根,免于后患。

经多处查阅,我找到了日本人佐田繁治的资料,此人1873年7月15日生于日本岛根县,日军预备役下士,来新疆之前是殖民台湾的日本警察,到新疆的表面目的是研究宗教和调查物产。当年在新疆常出入杨增新的省府官邸,在中国已呆了十来年。可见日本当年侵华前的准备工作的充分。

保新丈母娘的家在塔城哈尔敦一带,这一带有一些老房子,祖上牛家油坊和毛家酒坊的家产在四十年代塔城革命时被没收,房产解放后,公私合营时,国有化,现在这个宅子应该建于上世纪60年代,也很老旧,院中狭长,一面是另一户的外墙,一面是住人的宅子,院中拴着身材不一的数条宠物犬,一看便知是善良的主人收留的流浪犬。

进入侧屋,保新用脚把两条小狗踢出屋子,从院子四面马上发出不同音调的犬吠声。

屋内有三个老人,一位老太太坐在椅子上,抿着嘴友好的看着我们,这老太太,面象不是汉人,是典型的俄罗斯人。而站在屋中间的老头看不出是那个民族,鼻梁和眼窝也不像是汉人,而另一个较为年青的老太太,则是典型的河北一代的中国大妈,此时也笑哈哈的望着我们。我本以为是邻居在一起聊天。

保新依次介绍,老太太是奶奶,俄罗斯族,九十多岁了,老头是他丈人,又指向中国大妈说,这是丈母娘。

我问,那爷爷呢?保新说,早年去世了,爷爷是山东人,三十年代闯关东,与一群东北人从西伯利亚绕道来塔城,后来在塔城开了一个做帽子的店,再后来开了毛家酒坊。

我惊讶的看着保新说,爷爷那辈,很可能是1933年,穿越西伯利亚回国的东北抗日义勇军……

此言一出,几个人同时“啊”了一声,望向我。

火炉上,煨着保新说的苏波汤,这种汤是用土豆、卷心菜、西红柿、碎肉、肉汤熬成,是俄罗斯人家的最常食用的饭食,西红柿汁鲜红的色泽,很是诱人,“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

桌上放着各式的俄式点心,成一种奇特的形状搬放着。

中华民族,得以生息繁衍,是因为我们这个民族每每在国家和民族危难时,总有一些不愿做奴隶的人,站出来,为了国家和民族,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

我们的国歌叫《义勇军进行曲》,当庄严而雄壮的国歌在静立中响起,“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有多少人知道国歌中的义勇军去哪了?

甚至连我们的教课书上都有没有那段艰难的抗战史。

1933年的那个冬季,21500名弹尽粮绝的中国军人,在日、伪军的围攻下,被迫分批退入苏联,被苏军缴械后,在西伯利亚的寒冬中忍饥挨饿穿越茫茫的雪原,从木斯克经西伯利亚、赤塔、伊尔库斯克、克拉斯诺亚尔斯到达阿亚故斯,再由塔城巴克图口岸进入新疆……

这支部队就是东北抗日义勇军,这支部队的将领叫马占山、苏炳文、李杜、郑润成、张锡侯……

被日、伪军打散,未能后撤的义勇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苏联援助下,形成了东北抗日联军,继续战斗在白山黑水之间,后被迫撤入苏联整训,1945年随苏联红军进入东北打击关东军,并与进入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一部,形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这支部队的将领叫林彪、粟裕、刘亚楼、肖劲光、黄克诚、周保中……

而这批西撤的义勇军的命运,无意中改变了新疆的命运……

一段鲜为人知的抗战史(一)

一段鲜为人知的抗战史(一)

一段鲜为人知的抗战史(一)

一段鲜为人知的抗战史(一)

一段鲜为人知的抗战史(一)

请继续关注一段鲜为人知的抗战史之二,日本的野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