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超女们都恋爱了吗?

有个词在我上大学时特别流行。

我是这个词的典型代表。

文艺青年。

<if-rame></if-rame>
<object> <EMBED></EMBED></object>

大一上学期,我由暗恋一个学生会文艺部长姐姐,开始了自己的“艺术道路”,嘻嘻,这事在《东西南北大学生》杂志上已经说过了,没说的是,当我升到大三担任文艺部长的时候,也成了“被暗恋者”。

“你要代买的电影票送来了。”那天一回寝室,隔壁屋的老大就跟了进来。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样的电子商务,他们寝室的代买代卖业务倒也在“跑腿”中做得挺红火。我一看座位号——13排14号,位置还算不错;片名是那时最吸引人的《玩具总动员》和《谍中谍》;时间嘛,是周六17:00,吃完晚饭就去看,倒也合适;地点在我们师大一墙之隔的工大礼堂,走两步就到,不是问题。问题是,“我根本就没订过票!”当我喊出这句话时,那老大反倒不高兴了,“你是不是怕花钱呀?这次两片连放是贵点,但已经有个女生结完帐了,你白捞个电影看还吼来喉去的。”

我写到这儿,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知道,票是谁买的呢?

我估计没多少,我一个目前已30来岁的光棍大老爷们,谁愿意关心我那些陈芝麻滥谷子的事干什么呀?现在全国都瞩目 <form><form></form>超级女生呢。

现在宿舍里的男生,谁要是能请超级女生中的哪个看场电影,那得够吹呼多长时间呀?就算请不上她,有谁知道她成为超女后被谁请了,也够猛料。特别是最终胜出的超女,她们是否傍大款?她们有无后台?在全国十亿人民七亿粉丝的今天,哪位同学要淘弄到最新内幕,在校园里讲得吐沫星子乱飞,那得多壮阳呀?

接着说我看电影的事。周六16:40,吃完晚饭我早早就冲进了电影院,不为看电影,就想弄明白隔壁屋老大“打死都不能说”的女生是谁?结果直到散场,我左边隔壁座位都一直是空的,右边倒有个妹妹长得挺壮丽——可惜这位肥美女一直跟再右边的更壮的男生卿卿我我,中间还偷摸接吻至少5次。

我无功而返回到宿舍,那老大又紧跟进门,又递上一张电影票,还是老地方,还是13排14号,时间是下一个周末。比上次多的是一张托老大转交的字条:临时有事,我没去成,你心所疑,下周揭晓。

又是周末,我又去了,又到散场,我左边隔壁座位又一直是空的,惟一不同,右边卿卿我我的男女生换成了两个瘦高个,中间接吻至少6次。

沮丧回到宿舍,那老大又紧跟进门,还是一张13排14号的电影票,预定的还是下一个周末。转交的字条写着:再次抱歉,你心所疑,延期揭晓,并非戏弄,皆因暗恋,皆因爱文艺爱你。

作为文艺青年,我那时的确受关注。其实不论你是哪个年代的大学生,只要你能唱唱歌、跳跳舞,或者你会主持朗诵会玩件乐器,你就能招引目光。 我时常埋怨爸妈把我生的太早,要是那阵子有个“超级男生”,我发誓把刘德华毙了。“龙粉”还不得在网上跟“华粉”大战300回合呀?为了不让这个屡屡买票的我的女粉丝失望,我又赴约了,结果还是被放了鸽子。

黑幕呀!!

直到毕业,我才知道,是体育系一个寝室的三个女生看到我发在校报上的 <form><form></form>歌词,想看我是个什么样子,就……,就是在旁边跟男朋友亲嘴的那……

我不就文艺点吗?至于遭着罪吗?于是单身至今的我笨寻思:文艺青年,对象不好找!跟你挥舞荧光棒的人多,真正敢托付终生的人太少,刘德华比我大10多岁,到现在都说没结婚呢。郁闷。我还笨寻思:从学生圈一步进化到娱乐圈的超女,她们肯定都是单身,否则咋没看见过李宇春男朋友呢,周笔畅也肯定没跟男生互相喂过饭,张靓颖去 <form><form></form>图书馆也没男朋友帮着占过座。当学生时不找,当超女就更难找了,有些事情,一旦时进入了公众火辣辣的目光里,就变得难办。

我祝超女们爱情甜蜜,未来婚姻幸福,早生贵子。真的比她们同寝同班同届同校同时代的非超女们快乐, 13排14号旁边不空座。 (原载《东西南北·大学生》,文/王奎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