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晚报』〖第6期〗夜访“原创小屋”【原创】

           金秋十月,桂花飘香,菊花争相斗艳。无暇的月光照得如同白昼。笔者沿着桂香,一路行走。不觉到一曲径通幽处,见有一座高雅别致的粉红色小楼。小楼左右各有一侧门,左侧小门虚掩着,门上挂一匾,上写:原创小屋。

          一推开门,一屋子的寂静,淡白的月光透过磨砂玻璃投射在洁白的墙上与木地板上,斑斑驳驳地留下了隐隐约约的阴影,好一幅没着色的仕女图!屋里真静啊,静得仿佛听得见自己呼吸的声音。作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书卷气与香水味。

          东晋诗人陶渊明有诗云: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小屋没有士兵俱乐部的喧哗与吵杂,没有贴图区多姿的色彩,也没有礼物区的拥挤与杂乱。没有,什么都没有,政治,经济,军事都与它无关。此处如世外桃源,纷纷扰扰都是尘间事。

        小屋的三侧是整齐的书柜,上面摆列着一卷卷精致的书籍。书册整齐划一,无一丝尘埃,由见主人的细心与勤劳。顺拿一册于手中,翻开细看,仍楚云飞的《八声甘州》:又香销魂断水流愁,风流自难留…引得笔者频频颔首。读来清壮顿挫,好听!从词义上看遐思忆跹,好意!  ‘恨亦缕缕,爱也幽幽’有那说不尽的缠绵,道不尽的风流! 如美的碎片,深邃又迷离,又引人悠悠神伤!笔者神思良久,才不舍合上了书卷。

          老瘦星,林妹妹,楚去飞,慕容九儿,一个个陌生又仿佛熟悉的名字。这里留下了他们曾经的热闹,仿如就在昨日。笔者叹息没遇上。他们在哪呢?他们还好吗?他们还记得这片乐土吗?

          从书册中仿佛传来了吱喳音。听!那是谁的声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像是林妹妹的低头自语,又像是老瘦星在独自吟唱。像是在说成立什么诗社,或又像在议论韵律。旁人不得而知了。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相遇在这原创小屋,你有你的方向,我有我的目的地。文字中流动着的是彼此思想的浪花,那是思绪的交汇。有词,有诗,有随笔,有散文,有诗歌,那册册智慧都是浪花冲刷后留在岸边闪亮的珍珠。

       借着月光,见屋内在门的正前方的墙上用镜框裱着一幅字,上书:‘往来无白丁’五个篆体大字,下看落款:一朵时光。想必就是小屋的主人了。镜框的下方是一书桌,上备文墨四宝,桌一角摆一盆素心兰。细长的兰叶随着晚风轻轻摇曳,似在欢迎客人的来到。君子爱兰其香也淡,其姿也雅。渊明有言:“闻多素心人”,人亦花,花亦如人,知花如知人。笔者一时兴致所起,执笔疾书: 才华横溢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置于主人案头。

         月已西斜, 从门口吹来了一丝凉爽的风,似乎提醒笔者时间已经不早了。作者静静呆了片刻,怕惊动了这里的寂静与每粒尘土,轻轻掩上门,悄然离去。


   『铁血晚报』主编0我行我素0 撰稿于2005年10月26日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