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一名中年男子来到南京三牌楼大街某快餐店,在柜台上甩下一沓百元大钞,开口就要五百杯可乐。该男子买一杯摔一杯,将营业员吓傻了。据该男子称,他这样做是为了帮老婆讨个公道。最终,营业员电话报警,但在110没有来到之前,该男子就被其他顾客劝离了该店。(10月26日扬子晚报 )  
 
    摔五百杯可乐,讨一个“公道”,这事儿倒是头一遭听见。这个男子要讨什么公道呢?原来她的妻子几天前在这家快餐店用餐,随后却发现包丢了,于是找到店家,但店家认为,这并非是他们的责任,而且谁又能证明她带包进店的呢?该男子听了老婆的诉说后,决定要和店家讨个公道。这位男子要讨的公道能不能称为公道,其实也不言而喻,而他不仅想“讨”就“讨”,并且用了一杯又一杯摔可乐的“讨”法,则不但丝毫看不到“公道”,反而让人更看到了江湖黑道上地痞恶棍们的逞凶霸道。
 
    一杯可乐几元钱,左一杯右一杯摔在店堂内,而且要摔五百杯——我不知道这个男子的腰里缠着多少钞票,但至少可以肯定他绝对不缺钱花。有人也许会说这个男子犯傻,干吗和自家钞票过不去?我倒不这样看。其实,这个男子不傻,他是在借钞票作威作福,要把讲道理赢不了的事情用钱来“摆平”。我们不能把这个事儿当成笑话看;这个闹剧的后面,有很多发人深省的东西。
   
    这些年,社会上出现了一个先富阶层,然而先富阶层中的一些人,学会了赚钱的手段,却没有学会做人的规矩,也正因为没有学会怎么做人,因此有了钱反而更使其忘乎所以,自我膨胀到连不该做、做不得的事也敢做了。比如摆阔炫富,比如恃富撒野,比如仗富欺贫等等,总之是为富不仁。像南京这个男子,不就是一个恃富撒野的活标本吗?然而也正是这一摔,摔出了他钱令智昏的可耻与不成人样的可悲。
   
   现在是价值多元的时代,然而不论如何“多元”,有一个“元”总是至高无上的,要管着其他“元”的,这就是社会共同认可和遵循的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也就是常说的公序良俗。在公序良俗的框架内,有钱什么都可以做;而如果超越了这个框架,那么即使钱再多,也是不行的。然而这个“不行”怎么说,用什么说,恰又是社会必须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