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喝酒的弟兄进来看看

      关于“绿蚁”的由来

      一直算是个酒鬼,喜欢豪饮,高兴的时候、郁闷的时候、忧愁的时候、感伤的时候......尤其是朋友相聚的时候。
      从古至今,酒和朋友是结了缘的。“酒逢知己千杯少”说明有酒还要加上知己,才能真正品出情味。
      那天和驴、达在黄河路喝酒,比我还爱拽文的驴提起了白居易的《问刘十九》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回来之后就改名叫绿蚁了。
 
      “绿蚁”考据
      蚁:酒的泡沫,如:蚁绿(有浮沫的酒);蚁尊(酒杯。借指酒);蚁瓮(酒坛)。
      新酿的酒,未滤清时,酒面浮起酒渣,色微绿,细如蚁,称为“绿蚁”。
      (正写着驴发消息问我为啥叫绿蚂蚁,哈哈,解惑一次,为师一日,为...终生)
 
      “绿蚁”检索
      检索了下,发现三篇诗词用了这个词:     
      问刘十九——白居易(见上)     
     
       行香子——李清照
天与秋光,
转转情伤,
探金英知近重阳。
薄衣初试,
绿蚁新尝,
渐一番风,
一番雨,
一番凉。
黄昏院落,
凄凄惶惶,
酒醒时往事愁肠。
那堪永夜,
明月空床。
闻砧声捣,
蛩声细,
漏声长。

 
      渔家傲——李清照
雪里已知春信至,
寒梅点缀琼枝腻,
香脸半开娇旖旎,
当庭际,
玉人浴出新妆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
故教明月玲珑地。
共赏金尊沉绿蚁,
莫辞醉,
此花不与群花比。
 
      天气凉了,想起白乐天那头两句,真是无比的诱惑。雪中拥炉把酒,虚席待友,惬意啊!可惜现在常常只能在屋里闷闷的独酌,哎,这种幽怨连李白和杜甫都有过,李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杜甫“无人竭浮蚁,有待至昏鸦”,我也能忍受吧。
      希望常有人来问我一声“能饮一杯无?” ^_^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