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左手

一)

秋天下午的阳光淡淡的,空气里都是三秋桂花的清香,一阵一阵,疏密无间,下雨一般落满了行人的黑发、肩膀,经年的眼泪一样缠绵而执着。
美丽有时候就如一场幻象。

古镇看上去完美无缺,没有浮躁物化的痕迹,穿行其间的男人和女人,很明显地分成两类,那些本镇的居民们,有着与生俱来的天真甜蜜的表情。而眼神茫然带着探询或者好奇的急切的,都是慕名而来的游客了。

坐久了太长时间的办公室,透过半黄半绿的叶子流泻下来的光线,让眼睛感觉微微的刺痛,长久的失眠和上网,阿紫的脸色看去疲惫又憔悴,在明亮干净的小镇上,逃离工作的窃喜一点点地被夸大和融化。

晚风微凉,江南九月的晚上,裙角飞扬在晚霞迷暗时分,阿紫抱着自己的双肩,用力呼吸。

这样的季节,这样风情万种的芬芳里,南神情悠闲自得地出现在视线里,温和的样子,棉布的外衣,闲闲的信步而来,在夜色的厚重里,近乎透明的舒坦。

一场邂逅,折子戏一般的开幕,满天桂花,闲闲地落了。

阿紫问南从去哪里,南微笑的那么遥远,南说:“远方。”

南问阿紫从哪里来,阿紫也是虚虚地笑,阿紫说:“远方。”

这个年代,灯红酒绿,城市里早就已经爱情泛滥成灾。只有文字,才是最后的救赎。
是的,南,也许只有这样,阿紫才能够记住你。

弯弯曲曲的古镇小巷里,踢踏的拖鞋声,琳琳琅琅中穿过花香而来。庸懒的老人闲闲地倚河坐着,得天独厚地微笑,偶尔的一两声音调较高的聊天,也因这一幅水墨江南的渲染,丝毫没有出格。

想起来都简直不真实的那些日子,成了纪念日,阿紫和南,所有的思念和忧伤,就是纪念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