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情结

喝咖啡,已有多年历史,从一个初中男生开始,喝到了而立年代。

记的第一杯咖啡是在一个很像样的咖啡馆里,跟一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喝的,十五六岁的人,把咖啡完全当成了高级娱乐项目,席间两人吃吃的笑,目睹这加足方糖的褚色咖啡真的像尝到了禁品一样。
接着进入了故做姿态的年月,看书作业,一定先冲杯咖啡放在前面,边喝边写字,再找点心事想想,如一处自恋的孤寂少男。其实我的性格并不是这样的,一切只是为了故做姿态。

在看了电影《给咖啡加点糖》的时侯,我喝咖啡不放糖了,这个习惯形成于一个偶然,某次,一个朋友生日,一个不大熟悉的朋友递给我一杯清咖然后与我攀谈,我逼迫自己将那苦涩如药的咖啡,伴随有滋有味的神情和话语喝下去,几个小时下来,倒真的感觉到了清咖的滋味,并义无返顾的爱上了它。事后我丧气的讲给别人听,说:“一定是我的年纪到了,苦的东西都喝出甜味道来了。”谁知听的人说:“想说明你已经成熟,这个例子太糟糕了。”引得我自慰的大笑。

不知哪天起,我得了头痛的毛病,一周总要痛一次,全身的神经都几呼集中到了头部,一齐向我发难。每当这时,我就迫不及待的要用咖啡来止住头痛,起先是很有效的,但多试几次就不灵了,家里人吓我,说这头痛是咖啡成瘾而致的。我害怕了,暂停了喝咖啡的习惯,然不料没几周头重重的痛了,我巫医一般告诫自己,这是放弃咖啡的结果,还得继续喝,于是,咖啡与头痛长此以往的相伴着我。

在阳光很好的白天,我常抱一本小说坐在咖啡馆里阅读,没有人打搅,抬头时可以看到窗外风一样的行人,喝一口咖啡,辩别清楚小说与行人之间哪一个是我真实生活着的世界,想明白了,再喝一口咖啡重将自己投入到小说之中,在虚构与真实间来来去去,咖啡成了美丽的媒介。为此我常被说成稍带神经质的人,但是我想,每个人都应有其静若处事的一面,从中可以体会自己,并以其在阳光底下安静独坐的形象感动周围的人。

我也时常在喝咖啡时,联系到男人抽烟的习惯,我想起初可能也是为了故做姿态吧,而后才养成了一个固执的习惯。因此,现在我看见高中模样的男生在抽烟,我便会窃笑,实在是因为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尝着咖啡,在咖啡店里吃吃作笑的模样。

今年的十一国庆,单位举行了一个联欢活动,其中有一个隐喻游戏,叫你用两个形容词形容咖啡,然后再告诉你这两个形容词隐喻着你对爱情的看法。我自己说完后,打了个电话给老婆,让她也做做这隐喻游戏,老婆大人是从来不相信这种鬼把戏的,但被逼无耐,只好给了两个形容词:香溶和醇正,我的形容词是:诱人和美丽。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用了美丽一词,但是,做游戏的一刹间,我确实觉的咖啡是美丽的,这可能隐喻着我觉得爱情是美丽的。

单位里有一个嗜茶的同事,品质学问都另人钦佩,我们在一起谈天时,他就给我 讲茶经,他明明知道我喝咖啡的,但我不跟他争,争不清的。以后他来我家做客,我给他沏一杯上好的茶,而给自己端一杯咖啡,如此开始交谈,便是了。

后话:其实各人的习惯,都是有许多小故事积累起来的,比如我的这杯咖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