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油画百年(349P)




                                     序 言

                                    吴冠中

二十世纪初,李铁夫、李叔同、林风眠、徐悲鸿、刘海粟、颜文梁、吴大羽、庞熏栗、常书鸿、卫天霖、吴作人等前辈画家到西洋和东洋学油画,在繁杂多样的西方油画中,他们凭各人的理解和喜爱,学习不同的表现手法,取回不同的经卷,传播不同的教义,颇有呈现百家争鸣和百花齐放的气象了,无奈昙花一现。

在没有见过照相或照相很不普及的年代,从官到民,中国人民惊喜于油画的逼真,因此,祇有学院式的写实面貌首先获得通途。以林风眠为首的对西方印象派以后的现代艺术的介绍,则一直受到压抑。要识别西方油画的精华与糟粕,尚需较长的岁月。就在以“真实”面貌为主要追求目标中,中国油画在艰难的物质条件中摸索了数十年,哪是正道,哪是歧途,留待历史评说,但有目共睹,油画作者们都付出了艰苦的努力,功劳并苦劳。

春风终于吹进了中华大地。改革开放后,我们纔大量接触到西方油画的方方面面,我们摸他们的家底,也就同时回顾自己传统的家底,中西方家底的什物虽有异同,但双方的“治家格言”却完全一致:情真。油画这一洋技术有什么稀奇呢?一切技术都易学,技术不过是艺术的手段,只有艺术,艺术的品位纔呈现一个作者、一个民族的精神实质。我们从封闭的年代走出来,从自卑回到自尊,都缘于中华民族几千年文化的哺育。春风之后也会刮一阵西风,崇洋媚外也曾在油画中招摇,有不少画展不就像假面舞会吗?令人按不到作者自己的脉搏。但智能的、硬骨的、有出息的作者大批涌现,中国当代油画正步入真正百花齐放的大好时代。

传统是一条长流,但这长流不是顺流而下,而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每当艺术面貌只陈陈相因而缺乏创造性时,传统便萎缩、衰退、消亡。这种时候,往往出于外来新因素的冲击而引起剧变。中华民族文化之悠久就凭立足于包容、消化外来的新因素,藉以壮大自己。西方的油画已传进中国一个世纪,今天返顾,这是中国油画成长的世纪。缘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艺术司、中国油画学会、中国美术馆在2000年举办了规模宏大的“二十世纪中国油画展”,展示了百年来中国油画发展的基本历程,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在此基础上,他们通过北京出版社、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更进一步编辑出版了三卷六巨册的《二十世纪中国油画》,为中国油画的发展建立了百年丰碑。我想,前辈、后学及广大读者都将为之欣喜.欢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