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体院学生自发组织打击两抢分子抓获7人(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0月23日晚,一歹徒趁车流等红灯之机迅速接近一辆绿色出租车,打开车前门抢夺乘客,
随即逃跑。


第二次伏击行动示意图


图:抢夺发生后,伏击的大学生在群众协助下抓获两歹徒并报警


大学生阿方站在一栋高楼上用望远镜观察抢夺者的一举一动。


已扭送7名疑犯,有关人士认为,最妥当做法是及时向警方举报犯罪线索


“看见那些犯罪分子抢东西得手,心里就很着急,恨不得马上抓住歹徒。”为朴素的公德心所激发,广州体育学院的一些身强力壮乃至身手不凡的大学生禁不住自发组织起来,连续一个月伏击那些横行马路的“两抢”分子,并大有斩获。

专家曾分析,广州流动人口众多,但表面上的热闹掩盖不住人与人之间的陌生感、疏离感。人们只关心自己的事情,不愿伸手帮助他人。这加剧了面临“两抢”犯罪分子时被害人的恐惧感、紧张感,同时也助长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如此形成恶性循环,极易导致集体正义感的丧失。

这些体院大学生并非打击“两抢”的专业人士,他们的想法或许过于简单,他们的组织也嫌过于粗疏。这里,我们不必过分夸大这些体院大学生行动的意义,但路见不平一声吼,这是青春的象征,这是血气的证明。有他们的存在,谁也不敢说广州是一个丧失集体正义感、缺乏社会责任感的城市。

10月23日晚,夜幕下,广州体院公交站北侧十字路口。一名男子冲到一辆遇红灯停车的出租车前,拉开副驾驶一侧车门,探入车内,拉扯乘客财物,随即逃跑。这一幕,被在附近楼房天台伏击已久的4名广州体育学院的大学生尽收眼底,他们立即出击,会同群众将其擒获。

这样的伏击已持续了一个月,已扭送7名犯罪嫌疑人。参与者全部是广州体育学院的大学生,最多时有20多人。

然而四次的抓捕行动总存在问题:找不到事主,找不回赃物,有人打歹徒泄愤,现在他们都期盼能在警方的带领下,开展行动,打击犯罪。

酝酿阶段

体院公交站成潜伏点

抓捕行动有两个发起人:阿叶、阿方。10月20日晚,本报记者见到了正在进行抓捕行动的几名同学。

“那伙人太嚣张了,出租车遇红灯一停车,他们就拉开车门抢夺,乘客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跑了。更可气的是,那些人抢完后不久,又回来继续抢。”大学学了四年田径的阿叶愤愤地说。广州大道中与林和西横路交界口是个十字路口,犯罪分子专抢遇红灯停靠的出租车乘客财物。旁边广州体院公交站台,则是犯罪分子潜伏的地点。9月22日他就目睹了一起这样的抢夺事件。

1米8的个头,喜欢练健美的阿方,一身运动装扮:黑色汗衫+黑色运动裤+白色运动鞋。他脱下汗衫,露出全身结实的肌肉,“我们是体育生,身体很健壮,有抓贼的优势。”

阿叶称,他和阿方商量后,决定先摸清犯罪分子的活动规律。他俩找来望远镜,从9月23日起,爬到附近一幢住宅楼天台,连日观察,并予以记录。“每次一蹲就是几个小时,夜里风很大,都吹感冒了。”

阿方称,连日观察发现,这伙犯罪分子通常在晚上9时至12时作案,少则五六个人,多则15个人左右,等红灯一亮,出租车一停,两三个歹徒就冲上去,拉开车门抢乘客的东西,如果车窗没关,就伸手进去抢,得手后穿过马路,通常往水荫路路口逃跑,随后将赃物交给同伙。等乘客醒悟过来,大声呼救,歹徒已无影无踪。更为猖狂的是,歹徒得手后,见没有群众追击,不一会又返回来,继续抢。

“每当我站在天台观测,看见那些犯罪分子抢东西得手,心里就很着急,恨不得马上抓住歹徒,睡觉做梦还在描绘着怎么才能抓捕成功。”阿方说,天天看见歹徒抢,对方的猖狂让他下定决心,利用自己的力量来教训教训歹徒。“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不够,人多了就稳妥。”当他把抓捕的想法告诉几个好朋友时,大家一致赞成。就这样,通过老乡、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介绍,到9月26日,已有20多名同学愿意加入,决心一起抓捕歹徒。

“快毕业了,以后也不一定留在广州,我们就是想给这个城市留下点东西。”阿叶说这话时,眼睛亮亮的。“为何不将歹徒的情况反映给警方?”记者问。“警察来了,我们就不是主力了。”阿叶说,他们想自己干,将犯罪分子抓到后转交给警方,以表明大学生的能力。

第一次

打草惊蛇无功而返

“第一次行动还没开始就暴露了。”阿方说起此事颇显遗憾。9月26日晚7时30分,20多名热心同学第一次聚在学校溜冰场。他把犯罪分子的作案规律介绍之后,随后将人员分成五组,其中4组安排在水荫路口、学校西门、溜冰场等4处埋伏,距离犯罪作案地稍远,“但都是犯罪分子可能逃跑的路线”。他自己则在附近观察。

阿叶称,可惜当天各组埋伏了1个小时,就有同学不耐烦了,出来随意跑动,“还跑到犯罪分子聚集的公交站台”,很快歹徒就察觉了,站在原地,就是不下手抢。没办法,此次行动只能取消。

阿方说,通过这次行动,他感觉到要想抓捕成功,必须制定详细的行动方案,而且各个同学都要遵守纪律。随后他和阿叶研究,画出详细的方位图,标好每组埋伏的位置,准备第二次行动。第二次行动计划准备设立8个组:7个组的队员分别埋伏在十字路口四周,他自己在天台观测,一旦发现歹徒得手,立刻电话通知7组人员从四面合围。“为了防止歹徒穿马路逃跑,我们在马路对面都留了人,这样歹徒绝对跑不了。”阿叶显然对这一次布置很满意。

第二次

抓了4人1人被打晕在地

阿方出示一张“作战地图”,讲述9月28日实施的第二次行动过程。9月28日晚7时30分,阿方一行人集合完毕,分工、蹲点。深夜11时30分左右,阿方在天台看见,12名犯罪分子从路边的树丛内钻了出来,之后趁出租车遇红灯停车之机,上前寻找机会抢,可出租车的窗户和车门均关上了,歹徒打不开,未能得手。“由于歹徒没抢到,我们就没有动手--我们想人赃并获”。阿方解释。

直到次日0时30分,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一名警察和一名保安,把其中5名男子控制住,命令对方蹲在路边接受检查。此时,藏在路边的几组同学见警察来,,发现另外7名男子往四处逃跑,就全部冲出来,将其中4名男子在马路对面抓住,一并交给警察。

有参与的同学对那天晚上的“战绩”相当得意,“虽然跑了几个,但是总算有收获。”参加者阿丰笑着说。

“想起来还是有点怕,当时有同学打歹徒,真怕出事。”阿叶说,当时一名胖男子冲过马路,几次被抓但都被挣脱。一个等在对面的学散打的同学冲上去,对着胖男人后颈就是一拳,“胖男子瘫在地上不动了,当时吓死我了。”最后警察来的时候,那个胖男人也没能站起来,最后被人抬上车带走了。

“下手太重了,毕竟我们学过(武术),事后我一再提醒同学,歹徒不反抗,千万不能打,即使反抗,我们下手也要轻点,千万别打头,千万别用工具。我们本来都是好心要见义勇为,别弄成坏事了。”阿叶说。

阿叶告诉记者,除了担心同学打歹徒外,这次他们还从警方那里获知证据的重要性。如果要想让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就要在现场找到赃物,还要及时拦下事主。否则,犯罪分子即使落网,也会因为缺乏证据,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第三次

缺乏证据只好放走疑犯

第二次

行动之后的一段时间,犯罪分子消失了一段时间。“10月17日晚,我又看见有7、8名男子来抢。”阿方说,当晚,他途经十字路口时,无意中发现了以前观测到的几名歹徒。当他走到公交站台时,与一名此前观测到的抢匪擦身而过。就在此时,红灯亮了,多辆汽车在此停靠。该名抢匪冲到一辆出租车前,抢了一名女乘客的耳环,就逃跑了。“当时由于对方人多,我没敢追歹徒,而且知道,事先没有准备,追也追不上。”

10月20日晚7时30分,20多名同学聚集在学校操场,商量好分工。晚8时30分,几个交警在十字路口附近设点查摩托车,直到晚9时30分才撤离。此时各组人员在大风里守候了2个多小时。晚10时15分左右,由于歹徒还未出现,阿方通知各组先收队,自己仍留在天台观察。不料2分钟后,两名男子从站台后面的树丛里钻出来,趁一辆黑色跑车遇红灯停车之际,抢了正在打电话的司机手机。阿方立刻打电话给同学,要求按照原计划再次埋伏。

当时公交车站台附近有2个抢匪,周边还有两三个,可一直没有动手,后来有4名同学等得不耐烦,擅自走到车站站台察看,歹徒察觉就开始逃跑。各组同学见状一齐出击,抓到其中一名男子,但因没有证据,就把对方放走了,并没有交给警方。

阿方说,这次行动失败,首先是因为自己没有耐心,提前通知撤退;另外还有个别同学不讲纪律,擅自走动再次错失了抓捕良机。阿方决定暂时休整一下,但仍继续观察匪徒行踪。

第四次

警察接报将3名疑犯带走

10月23日晚,阿方和阿叶等人想再次组织行动,可因有很多同学不在学校,于是他和3名同学一起前往天台观察。

晚9时许,阿方指着公交站台的3名男子说,“他们是歹徒”。3名男子在附近逗留了一会儿,仔细查看身后的草丛。“歹徒怕中我们埋伏。”阿方有些得意地说,“现在歹徒动手前都要先到我们学校门口察看,确定我们没有聚在一起才敢动手。”

风很大,阿方从背包里取出准备好的厚衣服递给衣着单薄的伙伴,“前几天蹲点蹲得感冒了,这次是有备而来。”阿方说。

晚10时30分,十字路口红灯亮起,汽车逐一刹车停靠。穿灰色无袖衫的男青年突然跑动前来,在汽车中穿梭,往停在最前面的一辆绿色捷达出租车冲去。该名男子一把拉开副驾驶室一侧车门,整个身体探进去,与女乘客展开拉扯。不到一秒钟的时间,该名男子就出来了,冲向马路对面。车内女乘客呼救,停在旁边的一辆摩托车司机扭头看了一眼,旁边汽车的司机也没人下车帮忙捉贼。

就在歹徒刚动手抢的时候,在天台观测的阿方、阿叶等4名同学扔下望远镜,冲下楼前往抓捕。阿方称,动手抢的那名歹徒先往马路对面逃跑,随后往北逃到十字路口,准备再次返回。他们上前将该名歹徒控制在地,原先另一名戴帽子的接应男子也被抓获。等记者拍完照片赶到抓捕地点时,两名男子已经倒在了地上,双手已被皮带捆住,一名歹徒头部被衣服盖住。他们在现场周边寻找赃物,可未能找回,被抢的出租车也随绿灯亮起而离开。

此时,有群众和同学上前揣踢歹徒,阿叶、阿方等人在旁大声喝止,可有人并不听劝告。阿叶同时注意到,在旁围观的一名男子也是此前观测到的歹徒,他们立即将其抓获。随后警察接到记者报警后赶到现场,将3名带走。

反思

“群众打歹徒场面难控制”

对于10月23日晚的这次伏击行动,阿方、阿叶等领头人颇感满意,但很快又显得有些不安。阿方说,这次行动还是暴露出很多问题,首先是既没找到事主也没找回赃物,其次就是打歹徒的问题,这次行动很明显地暴露出,万一群众打歹徒,现场会非常混乱,凭他们几个学生很难控制。

阿叶表示,几次行动过后,他们深切体会到打“两抢”是一项很专业的工作,抓捕的同时需要保留证据,这一点光靠他们自己的力量很难做到。他们希望能在警方的带领下,开展捉贼行动。

阿叶说,对于这种伏击行动,有些同学不理解,说他们多管闲事。“把那些家伙抓到警察局,至少可以给警方提供线索,也是想让广州的治安好一点。”行动参与者之一的阿创同学说。

“看见歹徒我冒起三丈火”

2005年9月24日

白天我跟许多同学讲了歹徒的事,并问他们是否愿意一起为民除害,很多(人)都同意了。今晚观察到他们的人数约为10人,分工明确!这帮家伙!

2005年9月25日

今晚他们得手了一次,我们战绩不佳。

2005年9月26日

我们终于定于今晚出击,7点一集中,我欣慰得不得了,因为在座的大部分都是散打的高手。可惜一个晚上匪徒空手而归,我们也空手而归。

2005年9月29日

看完电视我马上又回到老地方蹲点。看见昨天那几个被警察吓跑的歹徒居然都来了,我马上冒起三丈火,即刻给队友打电话,由于种种原因,我们还是决定先放一放,等国庆回来再从长计议。

2005年10月8日

连续两个晚上都风平浪静,于是我们以为天下太平了。

2005年10月20日

晚10点15分,现场还是一片风平浪静,没有匪徒的半点影子,思前想后,(我们)终于决定收队,没想到刚过了一分钟,两名匪徒从站台后面的树丛里钻了出来!我气得直跺脚,很恨自己刚才为什么决定收队!

警员:

具体行动应由警方执行

当地警方一名民警得知此事后,对大学生的公德心、社会责任心首先表示肯定,但他从专业角度认为,这群学生的做法不妥,最妥当的做法就是将发现的犯罪线索及时举报给警方。另外,他个人猜测,这群学生愿做“孤胆英雄”,和这个阶段年青人“血气方刚”有关。该名民警担心,这些学生因没经过专业训练,一旦遇到紧急情况就会惊慌失措,要么就自身受侵害,要么就以暴制暴,总之容易出现纰漏。他最担心学生将歹徒打残或打死,可能触犯刑法。该名民警感慨:打击犯罪的确人人有责,但具体的行动还是应由警方执行,学生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

校方:

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昨晚,记者将此情况通报给学校一名负责人。该名负责人听后表示,这个事是个好事,但毕竟他们还是个学生,要以学习为主。另外就是安全问题,万一受伤了怎么办,此前学校还未发生过这种事情,到时候还需要研究解决。该名负责人称,最好不要鼓励学生把此作为一项工作来做。如果遇到突发事件,学生挺身而出,体现一个大学生的风貌,学校肯定会支持。

专家:

松散团体可能事倍功半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硕士潘登认为,这个群体有点像民间团体或社团的雏形,比较松散,但有个优点,各成员具有维护社会治安的积极性,这一点在当今社会已非常难得,必须值得肯定。但因为该群体在治安管理这方面,缺乏经验、理论知识,往往事倍功半,甚至“半”也达不到,还会无功而返。何况,这类群体还没有执法权,如果强行执法,容易侵犯其他人的权益,严重一点,可能导致一系列社会问题,比如形成“帮派”等等。总之,这个群体同之前的广州义务反扒QQ群一样,都需要政府加以引导,同时政府也不能忽视引导。